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第693章 唐坤眼中的董雅寧

書名:限量萌寶,了解一下 上傳會員:我是小乖乖 作者:閑魚十千 更新時間:2019-06-23 00:23:15

  抬起頭的馮少啟看到走來的男人,剛要從凳子起身,就聽到木兮非常肯定的語氣,“按照他的輪廓畫。”

  “紀總?”太太說的不會是紀總吧?

  “嗯。”現在想來,那個人的模樣跟紀澌鈞還真是有幾分相似。

  不會吧,紀總的模樣和嫌疑人長得很像?

  皺著眉的紀澌鈞,看到木兮大晚上不睡覺居然和馮少啟在一塊,而且兩個人還站的那么近,醋意大發的紀澌鈞瞟了眼馮少啟,“你對我的出現有意見?”

  “不敢。”紀總的眼神怎么有殺氣?他是不是做錯什么事情了?

  紀澌鈞掃了眼桌上的東西,大晚上不睡覺在畫畫,還真是好雅興!

  木兮看到紀澌鈞盯著桌上的東西看,她還沒準備要怎么跟紀澌鈞解釋,就看到一旁的馮少啟上前說話:“紀總,這……”

  木兮只是單純看了眼馮少啟,結果就招來紀澌鈞的不滿,語氣嚴厲用命令式的口吻跟木兮說話,“回房睡覺。”

  “我這有正事要做呢,等下我就回去。”木兮雙手背在身后,說話時微微擺動身體跟紀澌鈞撒嬌。

  什么正事能比身體需要休息還重要?紀澌鈞遞了眼房間的方向,“別讓我說第二遍。”

  看到紀澌鈞對木兮態度360°大轉變,沒有憐香惜玉習慣的馮少啟忍不住替木兮捏把汗,“紀總,其實太太他……”

  這才認識多久,管紀律對犯錯的人從不手下留情的老馮居然給木兮求情了?本來是不悅,這會紀澌鈞醋意爆發,語調硬冷,眼神凌厲,“我在教育她,你插什么嘴。”

  她家紀先生這是在吃醋吧?木兮偷偷在笑,沖著馮少啟揮了揮手,“我先回去休息,睡醒了再繼續。”

  “是。”紀總這教育人的口吻和方式可不像是在教育老婆,更像是在教育孩子。

  這丫頭,都偷笑了,肯定是知道他吃醋了,居然還敢當著他面跟馮少啟說睡醒再繼續,這不是當著他面勾.引男人是什么?

  回房不把她教訓到哭,他就不是紀澌鈞!

  紀澌鈞盯著木兮離去的背影,直到人進了房間才回頭,他一回頭就看到馮少啟也在看木兮,而且嘴角還有一抹耐人尋味的笑容。

  這是他第一個遇見,毫無摻雜演技最純真的可愛和聰慧結合一體的女人,比起涂靜好的清高,和太太相處起來更容易吧,正在點評木兮和涂靜好的馮少啟回眸對上男人的眼神,趕緊收斂自己臉上的表情,“紀總。”

  “太太任性,你也糊涂?她身體不好,你不勸她回房休息,在這里畫什么?”居然敢盯著他老婆看,真想把馮少啟的眼睛給捐了!

  “紀總,太太是跟我提供線索,我們正在繪畫嫌疑人的長相。”

  “什么嫌疑人?”紀澌鈞走到桌子旁邊,撿起桌上作廢的幾張白紙。

  “是之前保鏢跟你匯報再轉交到我手上的事情,太太說她在草叢發現一個受了槍傷,并且認出她身份的男人,太太為了不打草驚蛇,并未立即通知別人,而是悄悄在手帕上留下了對方的血液樣本,通過村里監控的排查,這名嫌疑人的背影和梁號材車上下來的男人是一致的。”

  “長相呢?”

  “監控沒拍到,再加上模糊,就連背影也看得不是很清楚,也是大概有個身形的輪廓,現在只能靠太太提供的長相畫出嫌疑人的樣貌,不得不說,太太這放長線釣大魚的辦法用的好,已經讓人去追蹤這個人的下落了,相信很快就有結果。”

  他家小丫頭聰明他自己知道就好了,至于別人,不需要知道,也不必覺得他家小丫頭很聰明,“她也就是瞎貓碰到死耗子,有什么直得夸獎。”

  紀總還真是夠奇怪,自己的老婆被人夸獎優秀,難道做丈夫的不覺得臉上有光和引以為傲嗎?他還是第一次遇到像紀總這種,不夸自己老婆反倒在否定自己老婆的男人。“紀總,尸檢報告出來了,腦袋上那一槍是致命傷口,他中槍的子彈和你身上的子彈不是同一批,在他身上沒有找到手機,這很可疑,由此推測這不是一樁普通的綁架。”

  趙持,沈呈沈氏少東家的跟班,簡單來說,這件事和高博文脫不了關系,“盯住那個嫌疑人,從他身上打開缺口。”

  “是,趙持的尸體已經吩咐人送去給梁號材了。”

  “嗯,時候不早了,你也去找個地方休息。”

  馮少啟點了點頭。

  目送紀澌鈞離去后,馮少啟將桌上的東西收拾好,沒有去找房間睡覺,擔心會有情況發生,所以選擇在沙發上休息。

  回到房間,剛剛還語氣嚴厲教育木兮的紀澌鈞,輕手輕腳將房門關上生怕吵到木兮,關了房門,走到床邊正準備解襯衫紐扣就看到背對著他的木兮轉身看著他。

  “怎么還不……”脫下襯衫,彎腰掀開被子的男人,話沒說完就看到女人伸出一只腳霸占了另外一邊位置。

  紀澌鈞頓了數秒后,規規矩矩把掀起的被子一角放回床上,半蹲在床邊望著床上面無表情的女人,“兮兮老婆,我錯了。”

  “錯哪兒了?”

  身體微微往前傾,在木兮等他回復的時候,男人半個身子探上床,偷親木兮,“不該在外人面前教訓你。”兩只腳依次抬起放到床上,趁機滾進被窩。

  被紀澌鈞偷親的木兮,心里有無法言語的喜悅感和按耐不住的小激動,木兮故作生氣,“哼!這回就不跟你計較了,下一次你要是再敢亂吃醋,我就罰你喝醋。”轉身背對紀澌鈞讓他知道,她不是假裝生氣,是真的很生氣。

  身體往前挪,胸口貼上女人的后背,伸手將人攬入懷中,唇瓣貼在她嬌嫩的耳朵,沿著她的耳朵輪廓輕輕蹭了蹭。

  她家紀先生這是在撒嬌嗎?

  好像是耶。

  癢得不行的木兮,反手想推開紀澌鈞,手就被紀澌鈞抓住拉到自己的小腹上貼著。

  耳邊是他那極其低沉充滿磁性的嗓音:“丫頭,你感覺到了嗎?”

  他那慵懶的音調,環繞在她心尖,每一個字都好聽到讓人昏昏欲睡,“感覺什么?”

  “你的腹中,有一顆愛得結晶正在萌芽。”

  呂锃涼給她檢查身體的時候,跟她說過這件事,沒想到,呂锃涼也跟紀澌鈞說了,木兮摸著自己的小腹,雖然她不該懷疑呂锃涼的醫術,可是這種事情……“不一定吧,哪有那么準。”

  “乖,別擔心,為夫會提高你受孕率。”低頭吻上懷中女人的唇瓣,不管怎么樣,他得盡快讓她懷上孩子,這丫頭肚子大起來了,自然不敢亂跑,就會乖乖留在他身邊,哪兒都不去。

  “呂醫生說,要靜養,不可……唔……”唇瓣被吻住的女人有話都口吐不清。

  “求我,我就放了你。”

  “紀先生,不要。”

  他不喜歡聽他的小丫頭叫他紀先生,他想要聽她再喊他鈞哥,“叫鈞哥。”

  “……”想喊,可她卻喊不出口,始終無法突破那層障礙。

  “丫頭,你什么時候喊得出口,再跟我求饒吧。”她不喊,哪怕兩個人之間的誤會解釋清楚了,可他心里卻還是患得患失,感覺自己隨時都會失去她,這樣的她,讓他只想緊緊攬入懷中,不讓她有片刻逃離的機會。

  在男人深情又霸道的熱吻中,木兮用他的溫柔撫慰自己那顆曾經破碎的心出現的每一塊裂痕,希望傷痕早日痊愈,而她也能再一次喊他做鈞哥。

  ……

  睡下沒幾個小時,生物鬧鐘自動開啟,困得厲害卻睜開眼的唐坤,只能起身趕緊去傭人餐廳吃早餐然后開始一天的工作。

  吃過早餐,從傭人餐廳出來的唐坤先是給尋夏打電話,約定送早餐的時間,電話打完后,上樓去給董雅寧送白開水的唐坤剛敲門進房間,還沒關門就接到范勇打來的電話。

  取下眼罩的董雅寧,撐起身,揉著自己睡眠不足發暈的腦袋。

  唐坤走到床邊,將手里的白開水遞給董雅寧,“老板娘,早。”

  董雅寧瞥了眼來電顯示人,“接電話吧。”

  “是。”

  唐坤接電話的時候,喝了水腦袋暈的厲害的董雅寧往后躺,人打橫睡在床上,那橫向還不及董雅寧身高的床,在董雅寧躺下后,董雅寧的腳從床上垂落。

  看到董雅寧躺下,剛剛還揉著腦袋,唐坤擔心董雅寧是不是身體不舒服,接著電話的唐坤看向董雅寧時,董雅寧從床上垂落的白皙玉腿微微抬起,落在床上把身體往后撐,撐到后腦勺落在另外一邊床,脖子剛好靠在床邊才將腿伸直。

  董雅寧五十左右,但是身材卻保養的很好,平日穿旗袍氣質優雅,如今穿著真絲吊帶睡衣的樣子簡直就是風情萬種,唐坤覺得自己不該這樣盯著董雅寧看,否則會招來董雅寧的不悅,匆忙別過臉繼續打電話。

  “喂?”

  “我是范勇,有人跟蹤我。”

  “你別急,慢慢說。”電話那頭的范勇特別慌張,像是在逃命一樣,不急不慌的唐坤其實心里有些擔心,擔心跟蹤范勇的人是紀澌鈞的手下。

  “昨天晚上,我下樓拿東西,看到有人跟蹤我,我就離開酒店,那個人一直跟著我,剛剛我故意將車開過去,發現跟了我一夜的人是紀家那位上門的姑爺趙純宇。”

  趙純宇跟蹤范勇?“我知道了,我會讓人聯系你,把你接到安全的地方,你不能跟趙純宇見面,更不能向他透露任何事情。”

  “我是絕對不會出賣你們的,求求你們千萬別對我媽下手。”

  “你放心,只要你乖乖配合,我會盡快讓你見到你媽的。”唐坤說完后就把電話掛斷。

  橫躺在床的董雅寧用手揉著自己的胸口,“我有點不舒服,你把門鎖上,別讓其她人打擾我。”

  “是。”把門上鎖回來的唐坤,沒敢往兩邊走,而是站在床尾,“老板娘,范……”

  “我腦袋有點暈,你過來給我揉揉。”

  “是。”

  被董雅寧打斷的唐坤,來到床邊,因為董雅寧腦袋往后昂垂落在床,他要給董雅寧揉太陽穴,只能坐在地上。

  席地而坐的唐坤伸手給董雅寧揉太陽穴時,繼續匯報工作,“范勇說趙純宇跟蹤他一夜。”

  “只有趙純宇?”閉目養神的董雅寧像是不相信她那位寶貝兒子沒有派人查范勇。

  “目前得到的結果是。”

  不可能紀澌鈞沒派人查范勇,看來是范勇腦袋不夠使所以才沒發現紀澌鈞的人吧。

  “老板娘,這個趙純宇實在是太不安分了,留著只會給咱們帶來麻煩,留不留?”無意間看到董雅寧真絲睡衣下的胸,唐坤立刻回頭。

  “只要他不影響咱們,那就留著他的狗命,總有用得上的那天。”微微睜開眼簾的董雅寧看到唐坤回頭避開的舉動,很滿意唐坤懂得規矩,可心里卻有一絲的失落。

  董雅寧用手捂著胸口,皺眉一臉不適的表情。

  “老板娘,您怎么了?”他跟在董雅寧身邊不長,可還是頭一回看到董雅寧毫不避諱在他面前穿成這樣,舉手投足間散發出婦人那股空虛寂寞嫵.媚的氣息。

  “我胸口有點悶,你給我揉揉。”

9201 3580563 MjAxOC8wNS8xNS8jIyM5MjAx http://m.clewx.com/book/201805/15/9201_3580563.html
新快3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