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第二百八十八章 對戰黑魚

書名:末代3 太爺傳奇 上傳會員:絕密style 作者:途中的旅人 更新時間:2019-06-18 12:47:10

  蕭老道給自己穩了穩神兒,試探著問艄公,“既然道士和尚不歸你擺渡,那啥樣的人才歸你擺渡呢?”

  艄公又眨巴了兩下眼睛,回道:“啥樣兒的人?我……我、我不擺渡人,尤其是道士和尚。”

  “不擺渡人?”面對艄公難以理解的言辭,蕭老道似乎也有些失去耐心了,問道:“那你擺渡什么?”

  艄公吞吞吐吐道:“我、我擺渡……我擺渡的都是能來到這里的。”

  蕭老道被逗笑了,說道:“那貧道我也來到這里了,你為啥說不能擺渡呢?”

  艄公一本正經地回道:“因為你……你走錯路了呀。”

  蕭老道舔了舔嘴唇,繞來繞去,又繞回來了,這艄公的腦子,好像真的不太好使,要不然就是在故意裝傻充愣。

  蕭老道扭頭看向了太爺,似乎想聽聽太爺的看法,太爺低聲說了一句,“這艄公語無倫次,還是別跟他白費口舌了。”

  蕭老道點了下頭,“好,我再問他一句,若是答不上來,咱們即刻離開。”說罷,蕭老道又對艄公問道:“船家,你今日除了我們幾個,有沒有再見過其他人?”

  艄公連忙點了點頭,一臉誠懇道:“見過,還見過一個姑娘和一只猴子。”

  “什么?”太爺一聽,頓時把眼睛睜大了,狠狠問了一句:“你怎么不早說!”

  艄公看看太爺,露出一臉無辜,“你沒問我,我咋說呀?”

  “你……”太爺頓時被氣著了,剛想要發作,蕭老道見狀,連忙拉了太爺一把,不緊不慢地給艄公賠笑道:“不知那位姑娘和猴子,現在何處呢?”

  艄公回頭朝身后一望無際的河面指了指,“在河對岸呢。”

  太爺朝艄公手指的方向看了看,除了水就是天,水天相接之處,也看不見對岸,當即厲聲問道:“是你把他們擺渡過去的?”

  “是呀!”艄公露出一臉理所應當的表情,“凡是來到這里的人,都歸我擺渡,這么多年來,只有你這一位小兄弟,非要往前走,你知道前面那是地方么,那是、那是……那么什么地方來著?”艄公似乎又犯起了迷糊,“反正,反正不是好地方,進去的人,就沒有再回來的,你這位小兄弟居然還能回來,真是了不起……”

  話沒說完,太爺一個飛身跳上了紅船,艄公猝不及防,當即被嚇得一激靈,沒等艄公回神兒,蕭老道師徒接二連三也跳上了紅船。

  太爺對艄公冷冷喝道:“你少給我廢話,快渡我們過去!”

  艄公朝太爺幾個人看看,對太爺說道:“你可以渡過去,這三位道士……不能渡!”

  “怎么不能渡了!”

  艄公梗起脖子,斬釘截鐵說道:“這是規矩,他們有他們上船的地方,該去哪兒上去哪兒上,我這條船不渡他們。”

  太爺這時,早就忍夠了這個白癡艄公,過去一把揪住了他的衣領子:“你到底渡不渡!”

  “不渡,規矩就是規矩,不能改!”

  “誰立的規矩!”

  艄公看看太爺,毫無懼色,“你你、你放開我,我告訴你。”

  太爺并沒有放手,反而想揍他,蕭老道見狀連忙過來,把太爺的手從艄公胸前拉了下來,蕭老道對艄公笑了笑,和顏悅色問道:“哪位皇帝立的規矩,不能渡我們呢?”

  艄公看看太爺、又看看蕭老道,抬手朝天上指了指,又朝地上指了指。

  “啥意思!”

  艄公看向蕭老道說道:“這天地立的規矩……”

  “一派胡言!”太爺聞言,冷喝道:“快些撐船渡我們過去。”

  艄公搖了搖頭,“請這三位道士下去,我就撐船。”

  太爺抬手又要揪艄公的衣裳,蕭老道連忙攔下了他,蕭老道又對艄公笑道:“船家,實不相瞞,我們并非真的道士,只是為了掩人耳目,假扮成了道士。”

  艄公聞言,決絕的臉色緩和了一些,上下打量蕭老道幾眼,“你們真的是假扮的?”

  蕭老道頷首,“騙你作甚?”

  艄公翻著眼睛想了想,說道:“倒是也有扮成出家人修行的,不過,你們最好能證明你們不是道士。”

  “怎么證明呢?”蕭老道問道。

  艄公回道:“現出真身給我看看。”

  “啥?”蕭老道一愣,這次他似乎沒有多想,脫口問了一句:“啥真身?”

  艄公也是一愣,掃眼看了看蕭老道師徒三個,“你們難道沒有真身么?”

  蕭老道扭頭和太爺相互看了一眼,蕭老道眼神里閃爍不定,若有所思地反問道:“難不成,你擺渡的是修行畜生?”

  艄公不置可否,還是之前那句話,“我擺渡的……是能來到這里的人。”

  蕭老道聞言,似乎也失去了耐心,朝遠處河面看看,轉而問道:“那河對岸是什么地方?”這話太爺之前就問過了。

  艄公回道:“你們不讓我看真身,我是不會告訴你們的。”

  蕭老道舔了一下嘴唇,似乎還想再說啥,太爺沒等他說出來,上前一把又揪住了艄公的衣領子,“蕭兄,跟他沒什么好說的,他不撐船,咱們自己撐!”說著,太爺單手揪起艄公,將艄公扔下了船,“噗通”一聲,艄公跌進了河水里。

  太爺連看都沒看,轉身招呼蕭初九,“初九哥,咱們倆一起撐船。”太爺說罷,走到船尾搖起了船槳,蕭初九則在蕭老道同意之后,拿起了船上的竹篙。紅船掉頭,幾個人將船朝河對岸駛去。

  劃了沒多遠,就聽蕭老道疑惑地說了一句:“我咋覺著這么不對勁兒呢。”

  “怎么了蕭兄?”太爺一邊搖槳,一邊問道。

  蕭老道朝岸邊看看,說道:“那船家落進河里之后,我就沒見他再浮上來。”

  太爺聞言,回頭朝身后的河岸看了一眼,果然空無一人,而且河水十分平靜,就好像艄公從未落進河水里似的。

  太爺對蕭老道說道:“此地怪異之事頗多,蕭兄不必在意。”

  蕭老道憂心地嘖了下嘴,沒再說啥。

  寬闊的河面,一眼望不到頭,很快的,身后的河岸也幾乎看不到了,這時,蕭老道擔心幾個人會在河里迷失方向,連忙從包袱里拿出羅盤,放在船頭,以身后的河岸為基準,定了一下河對岸的方位。

  又朝前劃了一陣之后,在紅船一側撐竹篙的蕭初九叫了一聲:“師父,河里好像有東西。”

  “什么東西?”在船頭盯羅盤的蕭老道聞言,扭頭朝蕭初九看了一眼,蕭初九不確定地回道:“像是條大……”

  蕭初九話沒說完,突然“嘩啦”一聲,一條龐然大物從船頭竄起,凌空越過紅船,“噗通”一聲,快速鉆進了船尾的河水里。

  四個人頓時面面相覷,都看清楚了,這是一條大黑魚,個頭在一丈開外。

  蕭老道對太爺三人說道:“只怕來者不善,都要小心了!”

  太爺連忙招呼蕭十一,讓他先幫著搖槳,太爺自己則從腰里抽出了兩儀陰陽劍。這時候,船尾的河水像冒水泡似的“咕嚕”一聲,緊跟著,一道人腰粗細的水柱從河里噴出,直奔太爺。

  太爺連忙抬雙臂招架,水柱狠狠撞在太爺雙臂上、又落在了太爺身上,太爺不由自主在船上蹬蹬倒退兩步,緊跟著,又一道水柱從河里竄起,依舊直奔太爺,太爺這次不敢再招架,連忙把身子一矮,蹲了下去。

  幾乎與此同時,水柱從太爺頭頂掠過,“啪啦”一聲,狠狠撞在了船篷上,紅船跟著劇烈一顫,整個船篷被水柱掀飛出去,沉進了河水里,所幸太爺他們四個人都沒事。

  太爺迅速站起身,對蕭老道叫道:“蕭兄,你們照顧好自己,我到水里看看!”說罷,太爺也不管蕭老道同不同意,縱身跳進了船尾的河水里。

  太爺這時弄明白了,河里的玩意似乎是沖自己來的,自己只要跳進河里,至少能暫時保住紅船和船上的蕭老道師徒。

  太爺憋著一口氣,在水里把眼睛睜開了,就見河水清澈,沒有絲毫的雜質,但也沒有看見黑魚。

  突然,身下一股水流涌來,太爺低頭一看,大黑魚就在自己身子下方,正由下至上,朝自己頂撞過來。

  太爺沒多想,當即將身子一擰,頭朝下、腿朝上,雙手抄起兩儀陰陽劍在前,雙腳打著水花在后,整個人不退反進,朝大黑魚俯沖了下去。

  人魚相遇的剎那間,河面上激起一層水暈,導致紅船都隨之晃動了一下。

  河水里,太爺被大黑魚狠狠撞上了前胸,五臟六腑一陣翻騰,太爺手里的兩儀陰陽劍,則扎進了黑魚的魚鰓里,鮮血涌出,很快染紅了周圍的河水。

  大黑魚吃疼,一擰身子,甩開兩儀陰陽劍,尾巴朝太爺拍擊過來,不過,水里的阻力極大,魚尾巴甩動起來的水流也特別大,太爺借助水流,快速朝后游走,大尾巴從太爺身前險險掃了過去,太爺緊跟著追擊過去,將兩儀陰陽劍朝大黑魚尾部割去,大黑魚十分機警,擰身躲開,又用腦袋朝太爺撞來。

  太爺閃身躲過,反手就是一劍,大黑魚背部被割中,潛入了深水中,這時,太爺肺里的氣不夠了,一挺身子,沒有追擊,快速游出了水面。

  紅船上的蕭老道師徒,這時正在河水里尋找太爺,見太爺浮出水面,蕭老道擔心地問了一句:“老弟,你沒事吧。”

  太爺狠狠喘了幾口氣,大聲回道:“我沒事,一條黑魚算不了什么……”太爺話音沒落,“呼啦”一聲,大黑魚居然由下至上,撞在了太爺小肚上,太爺整個人像一葉扁舟似的,被撞出水面兩丈多高,蕭老道師徒三個見狀,頓時大驚失色。

  緊跟著,沒等太爺落回水面,大黑魚猛然從水里竄起,凌空朝太爺再次撞來。

  太爺這時候,被撞的眼冒金星,見大黑魚再次撞來,在空中強行一擰身子:“來的好!”

  電光火石間,大黑魚沖到了太爺身下,不過,沒等撞上太爺,太爺凌空抽起一腳,“嘭”地踢在了大黑魚的腦袋上,大黑魚沖擊的力道被卸去,在空中抽搐一下,翻著白肚無力地跌回了水面,太爺跟著同時跌了下去,在墜入河水的剎那間,太爺用腳尖又在大黑魚腹部點了一下,大黑魚則將尾巴一甩,狠狠拍中了太爺。

  “噗通”一聲,太爺與大黑魚同時栽進河里,消失在了水面上,蕭老道失聲喊了一句:老弟!

9205 3579124 MjAxOC8wNS8xNy8jIyM5MjA1 http://m.clewx.com/book/201805/17/9205_3579124.html
新快3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