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491心計

書名: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上傳會員:絕密style 作者:天泠 更新時間:2019-06-23 07:16:13

  魏永信只是在門簾前停留了兩息,就繼續往外走去。

  當他走出屋子時,正好與都知監掌印太監彭仁正交錯而過。

  “彭公公。”魏永信順口叫住了對方。

  彭仁正見是魏永信,布滿皺紋的臉龐上掛著親和的笑,拱了拱手,“魏大人。”

  魏永信是天子近臣,與內廷十二監的內侍當然也時常有些往來。

  魏永信朝東暖閣的方向望了一眼,壓低聲音問道:“彭公公,你可是來請示皇上何時回京的?”

  彭仁正點頭應了一聲,每每想起這件事就有些頭疼。本來早就應該啟程的,結果皇帝拖了又拖,這一不小心就都二月了。

  魏永信笑了笑,“那我就不耽誤公公了。”

  說著,他繼續朝著庭院方向去了,嘴角勾出一道嘲諷的弧度,心道:皇帝最近怕是不想回京的,江南這邊的事遲遲沒有解決,以皇帝的多疑,怎么敢在這個時候回京?!

  二月的江南細雨綿綿,清冷潮濕,但是魏永信毫不在意,昂首闊步地行走于朦朧細雨中。

  的確,如魏永信所料,皇帝駁了回京的請示。

  自打岑隱來了姑蘇城后,皇帝的日子果然舒心多了。

  岑隱從隨駕的五軍營中調了一千中軍協助施總兵追剿白蘭軍的殘黨,又令蔣州、稽州兩州的幾大主要城鎮加強了進出城的守衛與警備,嚴查進出城的那些外地人的路引,并令各地府衙定時派衙差在城中書院、鬧市等地巡邏。

  有了岑隱操持外頭的這些煩心事,皇帝終于可以萬事不管地好好養病了。

  這些姑蘇當地的官員也都不是蠢人,從皇帝的態度中,立刻就瞧出了皇帝對岑隱的看重,便是有什么事也都沒直接來找皇帝,先是去了岑隱那里察言觀色、試探口風,才謹慎地進行下一步。

  這一個多月來,姑蘇城里一直平靜無波,沒再鬧出什么事來。

  而皇帝還是待在姑蘇城里沒有離開,既沒有按照原定的行程繼續南下前往稽州,也沒有踏上回京的返程。

  回京的日期繼續無休止地擱置,到后來,禮部尚書和彭仁正都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不敢再去請示皇帝何時回京。

  這些日子來,皇帝一直在滄海林里休養龍體,許是因為病情反復,纏綿病榻的緣故,他的性子變得更加喜怒無常。

  這一日,二皇子和三皇子因為一件不大不小的事爭了一場,都被皇帝罵得狗血淋頭。

  “你們兩個都這么大人了,還為了這種雞毛蒜皮的事吵架,也不怕讓人看了笑話!”

  “兄弟倆本應兄友弟恭,你們倆呢?!”

  “現在還是在朕的眼皮子底下,你們就吵成這樣,要是背著朕,你們是不是就要兄弟相殘了?!”

  “……”

  皇帝根本就不給這對兄弟辯駁的機會,狠狠地把二人怒斥了一番,跟著就把他們給打發了。

  當兩兄弟從含暉堂出來時,皆是面沉如水,心頭當然是不太痛快。

  都是三皇弟(二皇兄)害了自己!

  兄弟倆彼此對視時,都在對方的眼神中看到了同樣的嫌棄,兩人的眼眸皆是深邃如淵。

  本來在抵達姑蘇前,二皇子慕祐昌因為那個戲子以及王廷惟的事,讓皇帝生厭,三皇子慕祐景一時勝了一籌,可是他還沒得意幾日,又因為那些學子的事令皇帝不滿。對外,皇帝雖然保了慕祐景,沒有推他出去,但是近來皇帝對他很是冷淡,情份大不如前。

  兄弟倆本是指望借著這次南巡的機會討好皇帝,誰想,結果卻是事與愿違,這段時日,他們倆都心急得很,想在皇帝跟前表現,然而,心越急,反而越弄巧成拙。

  憑三皇弟(二皇兄),是絕對不可能斗得過自己的!

  兄弟倆又冷冷地互看了一眼,甩袖離去,分別朝兩個方向離開了,一個朝東,一個朝西,誰都懶得回頭看對方一眼。

  含暉堂大門口守著的兩個小內侍自然是把兩個皇子之間的爭鋒相斗看在眼里,默默地交換了一個眼神,如兩尊石雕般立在原處。

  慕祐昌一路往滄海林的西北方去了,一直來到了明瑟閣。

  宮女見二皇子來了,連忙相迎,把人引到了東次間中。

  穿著一身柳色暗紋褙子的楚青語正坐在靠窗一張美人榻上,手里拿著一個繡花繃子,慢悠悠地繡著花。

  “語兒,這屋子暗,你仔細傷了眼。”慕祐昌在榻邊坐下了,替她推開了一旁的窗戶。

  二月才剛入春,陽光曬進來的同時,一股帶著寒氣的微風也拂了進來,屋子里一下子亮了不少。

  慕祐昌撩袍在楚青語的身旁坐下,他的衣袍緊貼著她的衣裙。

  慕祐昌神情溫柔地看著她,又道:“語兒,其實女紅什么的,你交給下人就是了。”他看來深情款款,體貼入微。

  說話的同時,楚青語的丫鬟連翹低眉順眼地給慕祐昌上了茶。

  “多謝殿下關愛。我也只是隨便繡兩針。”楚青語從善如流地放下了手里的女紅。

  她被軟禁在這明瑟閣中都兩個多月了,每日無事可做,也只能看看書繡繡花來打發打發時間。

  楚青語的臉上同樣笑得溫柔,脈脈含情地看著慕祐昌,心里卻是冷笑:自打她小產后,慕祐昌對她就從來沒有問過一句,這兩個月來他踏入明瑟閣的次數更是屈指可數。

  也就是如今……

  楚青語的長翹的羽睫微顫,問道:“殿下,你可是見了文公公?”

  慕祐昌一邊端起茶盅,一邊應了一聲。

  本來,楚青語建議他可以與文永聚合作時,慕祐昌也考慮了很久,文永聚現在可不是以前那個御馬監的掌印太監了。

  但是,楚青語的有一句話說動了他——

  “殿下,您是不可能讓岑隱站在您這邊的。”

  這句話猶如一語驚醒夢中人,令得慕祐昌深思了許久,反復回想著岑隱對他的態度……他終于還是直面現實,如同楚青語所言,想要說服岑隱為他所用太難了。

  既然他沒法得到岑隱相助,那么干脆就退一步,用自己的力量培植出一個足以取代岑隱在父皇跟前地位的人。

  當他從這個角度思考時,就發現文永聚確實是一個不錯的人選。

  今早,慕祐昌剛剛私下去見過文永聚。

  文永聚是曾經的御馬監掌印太監,當時也是西廠廠督的后繼人,他肯定是有能力、有人脈,也有手段的。

  但是……

  慕祐昌遲疑地微微蹙眉,擔憂地嘆道:“文永聚比之岑隱,還是弱了。”

  楚青語似乎早知道他會這么說,神情一絲不變,心里在暗暗冷笑著:區區文永聚還想與岑隱相比?!這根本就是一個天,一個地,根本就沒得比。

  “殿下,事無盡善盡美,”她不疾不徐地說道,“岑隱有權有勢,權傾朝野,便是首輔端木憲都要避其鋒芒,殿下您掌控不了岑隱,但是文永聚就不一樣了……”

  “你想想,文永聚現在正跌落至式微,他想要重新崛起,就要倚靠殿下您,那么他勢必就會對殿下忠心不二。便是現在弱了點,不是還有殿下您襄助嗎?!文永聚重回御馬監掌印太監之位也是指日可待。”

  慕祐昌的眉梢動了動,還是沒有說話,垂眸飲茶,一口接著一口,似是心不在焉。

  真是優柔寡斷。楚青語如今看慕祐昌是哪里都不順眼,不露聲色地繼續勸誘道:“殿下,您想想,其實三皇妹的婚事就是最好的驗證。有了像文永聚這樣的人在父皇身邊跟著,對于殿下您而言,行事還是很方便的。”

  這一次,慕祐昌終于有了反應,一下子從茶湯里抬起頭來,熱切地看著楚青語,雙眸炯炯有神,一副如醍醐灌頂的模樣。

  “語兒,你說的是。”

  慕祐昌放下茶盅,改而抓住了楚青語的左手,將她纖細無骨的素手握在了他的掌心中。

  他太過興奮,完全沒有注意到楚青語的身子隨之一僵,很快她又笑了,溫婉如畫。

  “多虧了語兒你在身邊提點本宮,否則本宮身在局中,難免一葉障目啊。”

  慕祐昌柔情似水地看著楚青語,心里嘆道:是了,文永聚比岑隱弱些不妨事,關鍵是文永聚在父皇身邊伺候,知道父皇的行蹤,父皇的喜怒……關鍵時刻,自己也會需要人在父皇跟前替自己說句好話,這些比什么都重要!

  窗外,乍暖還寒的春風陣陣吹拂著,迎春花的枝葉在風中搖曳,嫩黃的花苞已經在枝頭冒了出來,宣告著春日的來臨。

  慕祐昌笑逐顏開,只覺得之前在含暉堂被皇帝訓斥的郁結也一掃而空。

  楚青語也在笑,唇角彎彎,那笑意一直蔓延到眼角眉梢,只是……不及眼底。

  她眸底深處一片淡漠,譏誚,甚至是嫌惡。

  她巴不得推開慕祐昌這個惡心的男人,卻又不得不暫時虛以委蛇。

  楚青語故作害羞地微微垂眸,她的眼底一點點地變得愈來愈幽邃。

  她思來想去了很久,實在不想勉強自己和慕祐昌這種有斷袖之癖又生性粗暴的人繼續過下去了。

  曾經一度,她人生最大的指望就是能有個慕祐昌的孩子,她奢望于倚靠那個孩子讓她母以子貴,助她鳳臨天下,然而,現實狠狠地打了她一個耳光。

  她懷上了孩子,可還來不及知道自己懷孕,那個孩子就沒了。

  這也許是命運的安排,老天爺在借著這種殘酷的方式告訴她,她走錯了。

  慕祐昌根本就不是她的良配,她的良配應該是封炎才對。

  楚青語在慕祐昌看不到的角度悄悄地握起了她的右手,指甲幾乎掐進掌心。

  此時此刻,她的人似是分裂成了兩半。

  一半的她對著慕祐昌盈盈笑著,另一半的她嘴角勾出一個冷漠的弧度。

  她想要封炎,可是她不會再天真地去乞求封炎的垂憐,在這個世上,利益遠比所謂的感情更能勾動人心。

  所以——

  她打算先把慕祐昌扶起來,她要讓封炎看到她的能力,她要讓封炎明白她的存在足以為威脅到他……

  等到了那個時候,封炎就會知道她的重要了……

  她與端木緋,到底是孰輕孰重,封炎心中自然會有答案。

  這個世上又有什么比權利與地位更能動人心呢?!

  她重活一世,就是為了封炎來的;

  她重活一世,就是為了尊榮一生,為了成為天下人艷羨的對象,即便是這中間有了些許曲折,但她也不會放棄的。

  古語說得好,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

  對封炎是如此,對她也是如此。

  “語兒,”慕祐昌動作溫柔地將楚青語攬入懷中,長臂橫在她的纖腰上,“還好本宮還有你這個女中諸葛。”

  他溫暖的氣息將她全身籠罩其中,可是楚青語反而覺得更冷了,她幾乎用盡全身的力氣才讓自己沒有反抗……

  她的眼睫又微微顫動了兩下,如同那受了驚的蝴蝶般,螓首故作柔弱地下垂,將小臉半藏。

  他的胸膛在她小臉上投下一片陰影,讓她的臉頰半明半晦,整個人看著尤為陰沉,宛如從地獄爬回的惡鬼。

  慕祐昌心不在焉地拍著楚青語的背,根本就沒注意,而不遠處的連翹卻是看到了,嚇得櫻唇一顫,別人也許不知道,可是她身為楚青語的貼身丫鬟,卻是清楚地知道她家姑娘不知何時變成了一個惡鬼。

  連翹默默地垂首,對自己說,都是姑娘命不好,嫁了皇子看著風光無限,可外人又怎知看似光風霽月的二皇子骨子里竟然是這般齷齪!

  哎,在她看來,姑娘還不如嫁給成家的表少爺呢!

  可是這世上哪里有后悔藥,事到如今,姑娘硬著頭皮也只能走下去……

  連翹的頭垂得更低了,這時,外面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跟著就有一個青衣宮女挑簾進來稟道:“二皇子殿下,二皇子妃,三公主殿下來了。”

  楚青語立刻就從慕祐昌的懷抱中起身了,抬手理了理鬢發,含笑道:“快讓舒云進來吧。”

  宮女就去把舒云領了進來,舒云步履匆匆地來了,秀麗的小臉繃緊,渾身散發出一種焦躁的氣息。

  舒云沒想到慕祐昌也在,驚訝地脫口道:“二皇兄,你也在啊!”

  慕祐昌嘴角微翹,立刻就順勢起身,“為兄這就走,不耽誤你和你二皇嫂說話了。”慕祐昌的語氣中帶著幾分戲謔。

  舒云跺了跺腳,嬌聲道:“二皇兄,你怎么說得好像是小妹把你趕走似的。”

  舒云一副小女兒的嬌態逗得慕祐昌朗聲大笑,兄妹之間看來和樂融融。

  而楚青語只是靜靜地坐在一旁的美人榻上,笑容溫婉地看著這對兄妹倆,她的笑容標準得像是用尺子量出來的一樣,與這對兄妹格格不入。

  楚青語溫聲吩咐道:“連翹,上午小廚房不是做了些芙蓉糕,三公主喜歡吃這個,你趕緊去取一碟來。”

  連翹連忙領命退了出去。

  舒云勾唇笑了,對著慕祐昌炫耀道:“還是二皇嫂知道本宮的口味。”

  “為兄自是不如你二皇嫂細心。”慕祐昌笑笑不以為意,然后話鋒一轉,“舒云,你好好陪你二皇嫂說說話,正好為兄還有事,就先走了。”

  慕祐昌優雅地撫了撫衣袖,又對著楚青語叮嚀了兩句,讓她下午記得睡個午覺以及注意這段時日容易著涼云云,然后才離開了。

  舒云看看楚青語,又看看慕祐昌離開的背影,天真地說道:“二皇嫂,本宮可真羨慕你和二皇兄,鶼鰈情深,神仙眷侶不外如是。”

  舒云下意識地揉了揉手里的帕子,要是她與曾元節以后也能有二皇兄和二皇嫂一半好,她也就心滿意足了。

  想著,舒云那白皙如玉的臉頰上染上了淡淡的紅暈,如霞似錦,俏麗明媚。

  舒云說者無心,但是她這句話在楚青語聽來,卻是極盡諷刺。

  楚青語差點沒捏破手里的茶盅,她的手微微顫了顫,茶盅里的茶湯也隨之蕩漾起些許一圈圈的漣漪,無數茶葉在茶湯里沉沉浮浮,就如楚青語此刻的心情一般……

  “舒云,你今天不是要去太傅那邊上課嗎?”楚青語才端起的茶盅就又放下了,呼吸有些凌亂。

  這下,輪到舒云變了臉。

  她皺了皺眉,抱怨道:“別提了!本宮心里不痛快,就沒去東明閣上課。”

  楚青語對著她招了招手,讓她在自己的身旁坐下,姑嫂倆看著十分親昵。

  自從楚青語幫忙解除了舒云與曹秦風的那樁婚約后,舒云和楚青語的關系就更進了一層,姑嫂倆好得就像是親姊妹一般。

  舒云無論有什么高興的事還是生氣的事,都會來找楚青語分享。

  “二皇嫂,你可知道父皇給四皇妹挑了李廷攸做駙馬?”舒云拉了拉楚青語的袖子,沉聲問道。

  正月初十,從上清湖回來后,皇帝就下旨點了曾元節為三駙馬,舒云心里頗為得意,覺得自己搶了涵星的婚事。

  這段時日,舒云每每看著涵星,都帶著一種高高在上的味道,覺得涵星不過是個連婚事都保不住的可憐蟲。

  直到一炷香前,她去東明閣上課的路上,偶然聽到涵星和端木緋在前面閑聊,才得知李廷攸將會成為未來的四駙馬。

  “……”楚青語驚得好一會兒沒說話,腦海中一片混亂,幾乎無法思考。

  李廷攸和涵星竟然被皇帝賜婚了!

  這又是與前世迥然不同的走向。前世,涵星早就死了,而且死得很不光彩;前世,李廷攸冒領軍功的事被揭穿,前程盡毀。

  這兩人這一世居然湊在了一起……那還真是什么鍋配什么蓋!楚青語的嘴角微微揚起,神情愜意。

  舒云的臉色卻不太好看,面沉如水。

  她越想越是不滿,“二皇嫂,這閔州李家可是總兵府,李廷攸有差事,有前程,怎么都比曾元節這么個舉子要好!”

  “二皇嫂,你說父皇的心是不是偏的,平平都是公主,為什么他就要把好的人選留給四皇妹呢!”

  舒云的聲音越來越高昂。

  這時,楚青語在短暫的驚訝后,已經冷靜了下來。

  對于舒云這種“一山望著一山高”的心態,楚青語心中不以為然,譏誚地暗道:慕祐昌和舒云這對兄妹還真是有其兄必有其妹!全都目光短淺得很。

  楚青語幾不可見地勾了勾唇,隨即就若無其事地拉起了舒云的手,安撫道:“舒云,四皇妹與李廷攸的婚事也未必有那么好。”

  舒云神情急切地看著楚青語,手也下意識地反握住了她的。

  楚青語抬手把宮人們都揮退了,屋子里只剩下了她們姑嫂倆,窗外枝葉搖曳的沙沙聲襯得屋子里愈發寧靜祥和。

  楚青語不緊不慢地分析道:“李家如今在閩州聲勢太旺,外人只當是鮮花著錦,卻不知李家已經如那烈火亨油般,弄不好就會引火燒身!”

  “你父皇的性子你該了解,一旦他決心對李家下手,可不會因為公主而手下留情。”

  “曾元節現在雖然只是一個舉人,但是他素有才名,父皇也曾夸他是棟梁之才,將來等他金榜題名,入閣拜相,你們夫妻倆豈非是一樁令人艷羨的佳話!”

  隨著楚青語的一字字一句句,舒云似乎也看到了將來的一幕幕,又喜笑顏開,覺得皇嫂的每一句話都說到了她的心坎里。

  是啊,李家不過是粗俗的武人,這一輩子最多也就是窩在閩州那種蠻夷之地。

  “二皇嫂,還是你看得遠。”舒云總算是展顏,笑吟吟地去捧茶盅。

  楚青語的瞳孔中閃過一抹寒鋒,又道:“舒云,你方才進來時氣呼呼的,可是你四皇妹又氣……”她似乎覺得自己失言了,尷尬地噤聲。

  舒云聽楚青語這么一說,心頭一動,涵星莫非是知道自己在后面,所以故意說給自己聽的,想要存心氣自己?!

  楚青語一邊察言觀色,一邊又道:“四皇妹也真是小孩子脾氣……”

  “她都快及笄了!哪里還是小孩子!”舒云皺了皺眉,沒好氣地說道。

  楚青語神態安素,眸底飛快地掠過一道異芒,嘆氣道:“也是四皇妹身邊有小人教唆。”

  舒云不以為然地撇撇嘴,“人以群分,物以類聚。”照她看,涵星和那個端木緋都是一路貨色。

  楚青語又安撫地拍了拍舒云的手,“舒云,你和四皇妹怎么說都是自家姐妹……有道是,吃一塹,長一智。你四皇妹也就是沒吃到苦頭,才會這般任性。”

  “你是皇姐,應該多‘教導教導’她才是。”

  楚青語的一字字一句句皆是意味深長。

  舒云沉默了,秀氣的柳葉眉微擰。

  她當然也想教訓教訓端木緋和涵星,讓她們知道自己的厲害,可是……

  舒云下意識地捏了捏拳,腦海中飛快地閃過臘月里游湖時的一幕幕,她當時就是想教訓教訓端木緋,可結果端木緋沒吃到苦頭,反而害得她自己落了水,還因此被那個無恥的曹秦風有了可乘之機……

  “……”舒云抿了抿櫻唇,猶豫了,猶豫之外,還有幾分不敢。

  端木憲這次沒有隨駕南巡,端木緋在這姑蘇城里本來沒什么依靠,問題是,她身邊有那些內侍護著,幾乎是寸步不離的,如今連岑隱也來了,要是鬧出了什么事,那些內侍不敢把自己這堂堂公主怎么樣,而岑隱就不是自己能控制的了……

  楚青語似乎看出了她在想些什么,笑著道:“舒云,你真是傻。你可是公主,你要做什么,哪里需要自己出面。”

9384 3580581 MjAxOC8wOC8xMi8jIyM5Mzg0 http://m.clewx.com/book/201808/12/9384_3580581.html
新快3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