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751 負荊請死or連夜逃往,三爺助攻

書名:名門暖婚:權爺盛寵妻 上傳會員:一抹陽光 作者:月初姣姣 更新時間:2019-06-19 10:17:07

  “你姐和寒川都領證了。”

  段林白語氣輕松隨意,完全不似在開玩笑,許堯卻好似被人當頭一棒,打得暈頭轉向。

  汽水灑在鍵盤上,他都來不及收拾,汩汩冒著氣兒,就好像他此刻的心情,晴天霹靂,焦灼沸燃。

  “咱們以后也算是一家人了吧,你們兩家商量過什么時候辦酒嗎?”

  “臥槽,許堯,你丫干嘛呢,你特么倒是動啊。”

  隨后那頭傳來段林白氣急敗壞的聲音。

  “你丫是不是傻子!你干嘛呢,在不在啊?還是在掛機?”

  沒聽到對方回復,他擰了擰眉,這傻叉玩意兒,又坑他。

  而此時許堯的門忽然被推開。

  伴隨著吱呀聲,后側陡然出現一個令他毛骨悚然的聲音。

  “許堯——”

  許正風聲音渾厚低沉,他渾身激靈觳觫,只覺得眼前一黑,幾乎是激靈觳觫般從椅子上滾起來,轉身看著自己父親。

  他耳朵上戴著耳機,慌忙扯下。

  臉白如紙。

  許正風看他這般作態,認真打量著一番,嚇得他更是魂不附體。

  好似兩軍對壘,但他絕對是最先潰敗的,一雙手緊握成拳,臉漲得紅中透黑。

  “你干嘛呢?”許正風晚上喝了一點酒,眸子染了點紅,緊盯著他,視線鋒利,越過他,看向他后側的屏幕。

  許堯此時也是傻逼兮兮的,他居然挪了下位置,擋住了電腦。

  “爸,您怎么來了!”許堯聲音發顫。

  段林白那邊也不再說話,安靜聽著對面的動靜,只是此時他們是通過耳機語音,收聲效果不大好。

  “你緊張什么?在看小電影?”

  許正風的小電影自然是指某些片子,許堯臉都漲紅了,“沒、沒啊。”

  “那你在怕什么?你的電腦E盤有什么,我很清楚。”

  許堯此時才回過神,自己剛才是戴著耳機的,“沒、沒事啊。”

  我去,我電腦里有什么?你怎么知道!

  “你那些叔伯要回酒店了,下來送送他們,你的鍵盤也收拾一下。”許正風說完轉身就走。

  許堯長喘口氣,扭頭看向自己的鍵盤,汽水浸泡時間太久,這鍵盤怕是要廢了。

  而他再去看段林白的時候,他已經退出了語音。

  他咬著牙,心底發懵。

  Mmp哦,這特么都什么事啊,他姐是不是瘋了!

  他該怎么辦,直接告訴爸媽,還是先瞞著,如果此時告知,他們肯定會第一時間沖過去……

  他雖然很希望京寒川被揍,可對面還有他姐啊。

  打死打殘了,他姐怎么辦?

  他本來就是個思維單項的人,此時滿腦子都是兩人背著家里結婚領證,這比之前交往更加過火,這事一旦爆發,肯定是山崩石裂……

  結果京寒川與許鳶飛領證,最著急上火的居然是許堯。

  *

  段家

  段林白掛了語音之后,才嗅出了一絲不同尋常的味道,他急忙給傅沉打了電話。

  傅沉此時正在書房處理公務,瞥見手機震動,隨手就按了接通免提,“林白……”

  “傅三,我問你個事兒。”

  “說。”

  “寒川結婚領證的事,他們兩家人知道嗎?”

  “不知。”傅沉說得篤定干脆,沒有半點猶豫拖泥帶水。

  “你這么肯定?”

  “結婚領證是大事,按照他們兩家的情況,就算沒有三媒六聘正式定親,京家人為了顯示誠意,也會登門拜訪,可是京家并沒動靜。”

  傅沉手指還在鍵盤上飛快地躍動著,嘴里還在和他解釋,“許家最近也很忙,忙易出錯,許爺不會這時候談女兒婚姻大事。”

  “寒川今天才有被允許去許家,許爺除非腦殘,才會短短幾個小時改變想法,讓他們領證,而且……”

  “這兩人沒有在任何社交平臺秀曬炫!明顯是要低調行事。”

  段林白嗚呼哀嚎:“你怎么能夠想到這么多啊?我怎么想不到。”

  傅沉聳肩,“很顯然,我們腦子不同。”

  “去你丫的!”

  “說吧,問這個干嘛?你做什么了?”傅沉過于敏銳,加之彼此太熟,他這個時候問這事兒,必然事出有因。

  “我把事情捅出去了。”段林白真不是有意的。

  “捅給誰了。”

  “許堯。”

  傅沉靜默數秒,沒吱聲。

  “傅三,你說寒川知道的話……”

  “兩條路。”

  “什么?”

  “第一條:坦白從寬,負荊請死。”

  段林白心底咯噔,“那最大的結果……”

  “看在多年的交情份兒上,他可能會給你留條全尸。”

  段林白恨不能以頭搶地,把鍵盤給啃了。

  “第二條路是什么?”

  “逃亡吧。”

  段林白怔了下,“老子和你說認真的,你讓我跑路?”

  “你去勸說一下許堯,只要他肯保密,這事兒就還有回旋的余地。”

  “我去?”

  “這事兒我去說,你收拾行李,還是連夜走吧。”

  “臥槽,我……”

  段林白想起之前因為許舜欽的事,京寒川居然把他“綁架”了,他此時回想起來,還是心有余悸,這人瘋起來,真的六親不認的。

  “許醫生最近不是回家了,去投奔她吧。”

  許佳木最近在弄就業合同的事情,醫院這邊有名額,可以把戶口遷到京城,她這次回家,就是去戶籍所在地弄這事兒。

  段林白原本想跟著一塊兒過去,不過公司有事走不開,他手頭有許多項目在齊頭并進,暫時無法離京,特意讓小江送她回寧縣。

  “傅三,你認真的?”段林白此時躺在床上,一臉的生無可戀。

  掛斷電話后,他一不做二不休,收拾東西,拖著行李箱就往外走。

  段家人此時都睡了,壓根不知他半夜逃亡了。

  *

  掛了電話后,傅沉瞇著眼,心底思量了一番,給許堯打了電話。

  他們這群兄弟,平素雖然互相坑,但是這種事上,傅沉也不會故意讓坑京寒川,這是關系到終身大事的,雖然對他提前領證這事兒,心底不爽,這忙還是會幫的。

  許堯剛送走親戚,整個人都是懵逼的,有個陌生號碼打來,他身子一僵,還是猶豫著接了。

  “喂——”

  “你好,我是傅沉。”

  “三爺?您有事?”許堯此時正坐在床上,目光呆滯。

  “有事和你說一下。”

  傅沉說得道理很簡單,他算準了許堯也不知怎么與家里開口,肯定也在猶豫,而今天是京寒川與許鳶飛領證的大日子,現在戳穿他們,是否不合適?不如佯裝不知。

  許堯心底天平本就搖擺不定,傅沉又慣會算計人心,知道他此刻也是慫的一逼,立刻就攻克了他。

  “那行,看情況再說吧。”

  “多謝。”傅沉說著就把電話掛斷了。

  許堯盯著手機,忽然覺得自己就像一個傻逼一樣,一直跟著傅沉思路走。

  臥槽,這男人絕壁有毒吧。

  他明明很討厭京寒川啊,讓他被打死好勒,干嘛要幫他保守秘密。

  而此時忽然雨打玻璃的聲音。

  這場雨來得猝不及防,許堯伸手把窗戶關上,下樓準備拿瓶冷飲,這才得知由于今晚暴雨,許鳶飛不回來了。

  許堯偏頭看了眼窗外,雨勢漸漸加大,電閃雷鳴,忽然一道白光劃過夜幕,夜空瞬時被劈成兩半,將他的臉,襯得越發慘白。

  居然不回來了?也太過分了吧。

  這兩人剛領證,就這么明目張膽?

  不過冒雨行車的確危險,許正風即便心底不爽,也只能忍了,讓許鳶飛自己注意分寸。

  傅沉這邊掛斷電話,剛洗了個澡的功夫,就接到段林白的電話:

  “傅三,你特么坑老子啊,暴雨啊,封路了,我特么被困在休息區了,這前不著村后不著店的,我怎么辦啊。”

  傅沉沒忍住,笑出聲,這二貨,逃命速度倒是快。

  不過饒是傅沉背后幫了一把,也沒能最終拯救京寒川。

  該來的,總會來的。

  隔天一早,許家人就沖到了京家!

  ------題外話------

  開始更新啦~

  好兄弟關鍵時候還是會兩肋插刀的,只是三爺也只能幫到這里了,剩下的六爺……

  自求多福吧!

  段哥哥:我去,那我咋辦,我特么被困在雨里了。

  眾人:……

  **

  看文別忘記留言投票哈,筆芯~

  瀟湘頁面紅包還沒領完,有投過票的,別忘了戳紅包呀

  【ps:之前屏蔽章節已經出來了,大家清除一下緩存就可以看到完整章節啦~】

9460 3579351 MjAxOC8wOC8yOC8jIyM5NDYw http://m.clewx.com/book/201808/28/9460_3579351.html
新快3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