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第161章終局

書名:殃妃錯 上傳會員:絕密style 作者:孟長情 更新時間:2019-11-12 16:15:15

  兩年后

  那個曾經絕代風華的司南羽,那個東華無數少女瘋狂熱愛的二皇子,那個人人皆知愛著冥王妃的東華君主,離開了。

  他在心愛之人膝前,帶著少年時的美夢長眠。

  蒼子夢早在一年前就讓念白給司南羽解了毒,讓他在往后一年時間里可以少些痛苦。

  因為這一年的時間里,司南羽對她很好,對曦辰也很溫柔,沒有做過任何逾越的事情,現在的曦辰已經會叫他叔叔。

  司南羽也如約給曦辰解開了身上的毒,順便對蒼子夢說:“解藥其實很簡單,就算沒有,長期吃些馬奶人參也能好。”

  他怎么會真舍得讓蒼子夢的孩子受苦,特意研制的這中毒,就是想將蒼子夢陪在自己身邊一段時間。

  一年足夠了,兩年更好。

  他最后的時刻,靜靜躺在蒼子夢的懷里,閉著眼睛,輕聲說到:“真希望能陪你一直走下去的人是我,可惜你的心里,已經裝不下別人了。”

  那個叫閻銘玖的男人占據了蒼子夢整個心房,沒有一點能容納他司南羽的地方。

  蒼子夢像是哄孩子一樣摸了摸他的頭,回道:“司南臨沒有那么做的話,你不會這么痛苦,或許會找到一個真正愛著你的人。”

  “我這一生,從沒有被人愛過,也不需要了……”

  將死之人,是不配擁有愛的。

  又怎么奢望,能有人來愛他這個一無所有的家伙呢。

  他枕著蒼子夢的腿,伸手握住蒼子夢剛剛摸著自己頭的那只手。

  心愛的人就在這里,睜開眼就可以看見,伸出手就能觸到,還有什么不滿足呢。

  “司南羽。”

  “嗯?”

  腿上的人呼吸越來越弱,蒼子夢的心就像被什么揪住了一樣。緊緊的,揪成一團,有點難受。

  她剛剛下意識的喊司南羽,聽見回答才松了一口氣。

  “沒事。”

  “嗯。”

  就這樣沉默了一會,司南羽開口道:“你送我的流蘇,在我枕頭底下,我想要它們一直陪著我。”

  “好。”

  司南羽睜開眼,伸手輕輕撫上蒼子夢的臉。

  “真希望能永遠停留在這一刻……”他話音剛落,就捂著心口抽搐了起來。

  早就預料到會這樣,他抑制不住的笑了。

  蒼子夢被他的反常驚到:“你怎么了?”

  司南羽捂著胸口,調整了一個舒服的姿勢,回道:“沒事,有點累,讓我睡會。”

  “你這朝政都交給冥了,一個月來休息的還不夠嗎。”蒼子夢有點無奈,這個人幼稚起來也真是可以。

  司南羽沒有回答,呼吸漸漸平穩,漸漸……消失……

  蒼子夢臉頰剛剛被他撫摸過的地上落下了一滴淚,滴在他的眼角。

  “司南羽,你醒醒……不是睡一會么,醒來呀……”可是,這個安然睡去的男人,永遠都醒不過來了。

  蒼子夢早就知道,司南羽對自己的愛,是讓他生命加速衰竭的真兇。

  她是司南羽最致命的毒藥,其實如果遠離她,司南羽不會這么早的離開。

  是她,加速了司南羽的死亡。

  剛開始來到這里的時候,她對司南羽還是很有芥蒂的,處處警惕著。

  一直到安費諾找上她,那個司南羽最忠誠的仆人。

  他對蒼子夢說:“當初北昭亡滅,君主以為你死了,差點也活不成。你是他的毒,也是他的解藥。讓他堅持下來的理由就是要幫你報仇,就算后來知道你沒有死,君主也還是默默的做著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知道為什么君主在西慕那么想讓你來東華么?”

  “想讓我陪他度過剩下的世間?”

  安費諾點頭,又搖頭:“是想考驗一下冥王對你的信任以及愛的多深,這也是后來我知道的。”

  開始的時候安費諾不明白司南羽的作為是為了什么,后來他知道了,又為自己的君主覺得惋惜。

  他告訴蒼子夢,是希望蒼子夢能夠原諒司南羽偏激的做法。

  蒼子夢當然選擇原諒,但是她沒有告訴閻銘玖。

  所以閻銘玖也不知道,為什么蒼子夢會突然對司南羽像是變了一種態度,變得溫柔了,變得親切了。

  他心里吃醋,一想到司南羽的情況,又勉強原諒了。不計較分一點蒼子夢的關心給將死之人。

  慢慢的,曾經司南羽做的事情,逐漸被她們淡忘了。

  好像成了一家人,司南羽完美的融進了他們一家三口的生活里。

  讓蒼子夢想起來一個人,也是這樣完美的融入自己曾經的家,又悄無聲息離去。

  那就是閻銘玖的父親。

  司南羽離開,讓蒼子夢有些恍惚。

  閻銘玖抱著曦辰走進來,剛剛他一直站在外面看著,曦辰也乖乖的沒有發出一點聲音。

  他知道,該留給這兩個人一個道別的時間。

  只聽見曦辰奶聲奶氣的嘟囔:“叔叔。”小孩子的發音還不怎么準確,聽起來像是在說酥酥。

  要知道每次司南羽聽見這兩個字的時候,都會開心的癡笑。

  蒼子夢摸了摸司南羽逐漸失去溫度的臉頰,擦去眼角剛剛滴落的淚滴。

  輕聲道:“乖阿辰,你羽叔叔睡了,別打擾他。”

  曦辰可不知道蒼子夢在講什么,他見叔叔躺在娘親壞里睡得香,自己也朝蒼子夢伸手:“娘親,抱。”

  蒼子夢抬頭看著面前的閻銘玖和曦辰,眼眶閃爍的淚花逐漸模糊了他們的身影。

  “冥,你先帶阿辰出去。”就讓她再陪這個男人最后一刻,給他一場好夢。

  閻銘玖沒有說話,抱著曦辰就走了出去。

  蒼子夢就這樣靜靜的坐了好一會,然后將司南羽從自己的腿上放下來,讓他躺好。

  “還是希望,來生能有很多愛你的人。”

  這一生的司南羽,沒有親情,手刃雙生,沒有愛情,愛而不得。

  沒有人愛這個絕代風華的翩翩公子,也沒有人愛那個萬人仰望的君主。

  蒼子夢誠摯希望如果真的有來世,一定要有很多人來愛他才可以,這樣才能彌補今生世人對他的虧欠。

  他們遵從著司南羽的意愿,閻銘玖成了東華的君主。

  其實在半個月前閻景知道司南羽把東華的朝政都交給閻銘玖處理的時候,就來過書信。

  讓閻銘玖快點接手完這邊回去,他當皇帝當的要吐了,再不回去可能就要隨便找個人來接管。

  在司南羽逝世一個月后,閻景下了最后通牒。

  再不回去,他就不管西慕了,這兩年閻銘玖和蒼子夢在外面是自在,可苦了他沒日沒夜操勞。

  不得已,閻銘玖一下子接手了兩個國家,蒼子夢也無可奈何。

  不想要的,還是來了,甩都甩不掉。

  如今,真的算上了四國統一。

  四國皇室,也只剩下了他們這幾個。

  閻銘玖正式登基的那天,蘇祁玉來了。

  一別兩年,他不變的紅衣,不變的金色曼珠沙華。

  變得,是他沉穩的心境。

  蒼子夢說:“好久不見,這些年都去了哪里?”

  蘇祁玉大致講了一下自己去過的地方,見過的山河。

  他去了大陸外的地方,然后發現在很遙遠的地方,也有一片大陸,也生活著很多不同的人。

  聊到最后,他長嘆一口氣道:“預言還是成了真,師父他老人家的努力,也算是沒有白費。”

  蒼子夢問:“還有什么是我不知道的?”

  蘇祁玉搖頭:“你知道。”說著他掏出一個錦囊,從里面拿出一張紙條。

  蒼子夢拿過來,讀道:“長相思兮君情長,長相憶兮卿長情,短相思兮君有意,短相憶亦卿風流……這是?”

  蒼子夢當然知道這是什么,她不知道的是蘇祁玉為什么會有這個。

  蘇祁玉回答:“這是師父給的,他讓我在一切塵埃落定后再打開,說這是你的命運,你也一定認識這個。”

  “我的確知道這首詞的全部,不知道從什么時候開始,這首詞的每一句,都像是烙印一樣烙在了我的腦子里,怎么都忘不掉。”

  “最后那一句,本該是你最終的命運。卿友情兮君不見,君不見兮……”

  “好了,我知道,反正結局已經這樣,我們無需再糾結這些了。”她還是不愿意面對這首歌詞的最后一句,也不相信。

  蘇祁玉答道:“這一次,我終于看見了你的心事。”

  他一直都讀不懂蒼子夢,但這次不一樣,他輕易看清了蒼子夢的心事。

  一旁的閻銘玖問:“你們兩個,到底在講什么?”

  他記得自己聽過這首詞,記得蒼子夢曾經彈唱時的樣子。

  蘇祁玉從蒼子夢手里拿過紙條,又疊好小心放回錦囊,回道:“沒什么,我這次來恭喜你,順便一提,果然如師父所言那樣,得馨寧者方得天下。”

  閻銘玖毫不掩飾自己的無奈:“把這天下給你如何?”

  蘇祁玉聳了聳肩:“不要。我是不會在同一個地方停留太久的,皇位什么的太拘束了。”

  天下亂過了,王朝也覆滅了盡數。

  四國歸一,更名歸戊。

  來到父皇母后還有皇兄的墓前,蒼子夢對著三個墓碑,像是聊天一樣的語氣說:“是不是我早一點認識他,你們就不用躺在這里了啊,搞得我想跟你們聊會,都得拋下兒子跑這么遠來。”

  一震風吹過,蒼子夢抬頭看著搖曳的樹葉,似是感覺到了她們的回應。

  “切,我說的是實話嘛,你們用不著反駁,反正我也聽不見。”

  樹葉安靜了,蒼子夢靠在自己皇兄的墓碑旁,想象著曾經靠在他肩膀上的時候。

  “皇兄啊,蘇祁玉和你好像,明明你們兩個是截然不同的兩種人,你最討厭穿紅色的衣服,說太陰柔,蘇祁玉又最喜歡那種陰柔。可我還是總能在他身上找到你的影子……”

  蒼子夢覺得自己是幸運的,幸運能夠遇見蘇祁玉,能夠愛上閻銘玖,能夠生下小曦辰。

  北朝的仇恨已得昭雪,蒼子夢終于可以沒有枷鎖的活著。

  “卿友情兮君不見,君不見兮……佳人隕。”蒼子夢念起這句詞,明白父皇母后拼盡全力換來的,就是自己現在的安穩。

  本來,該死的是她,佳人隕落是指她。

  父皇母后用了一切來換得她活下去,幸福的活下去。

  蘇祁玉在與蒼子夢獨處的時候說過,逆天而行結局無法預料,他的師父為彌補過錯已然搭上了全部。蘇祁玉知道,師父的嫉妒根本不會擁有如此強烈的影響。

  不可避免的還是天命,蒼子夢注定會成為皇后的結局。

  這大概,就是那首詞最后沒有應驗的原因。

  “又偷偷跑來這里,怎么不叫上我?”

  聽見閻銘玖的聲音,蒼子夢起來拍了拍身上的塵土,撲進他的懷里。

  “你要處理朝政,不想打擾你。”

  閻銘玖摸了摸她的頭,眼底的寵溺一覽無余。就算這個女人已經是他孩子的母親,在他眼里仍然還是沒有長大的小丫頭。

  “好了,以后不許一個人跑出來,一起回去吧,阿辰還在等我們。”

  走了幾步,蒼子夢回頭看向墓碑,仿佛看見了父皇母后還有皇兄站在那里,目送她離開。

  蒼子夢握緊閻銘玖的大手,同他一起步入屬于她們的國度。

  就讓曾經的錯誤,伴隨那首詞的結局一起,沉寂在時間的河流里。

9555 3619320 MjAxOC8wOS8yNS8jIyM5NTU1 http://m.clewx.com/book/201809/25/9555_3619320.html
新快3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