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208洗澡澡呀洗澡澡~

書名:暖婚似陽 上傳會員:一抹陽光 作者:卷卷淚 更新時間:2019-06-23 00:02:12

  “恩,很好。”沈千尋認真臉,回。

  金毛吃完一根香腸,沈千尋準備拎著黑色袋子上樓了,但是金毛跳起來,兩腿搭在了桌上,對著烤箱里的香腸流口水,它還想吃,“汪~”

  買香腸!狗老大要吃香香的香腸。

  狗爪子使勁的撓桌子,把桌上放的一盒小魚干給弄撒在地上了。

  “毛毛。”

  金毛似乎知道自己干了壞事,狗頭垂的低低的。

  許庭堯彎腰把小魚干給撿起來。

  沈千尋幫著撿,許庭堯的手伸了過來,要撿她手旁邊的小魚干。

  她看見了,手下意識躲開。

  對方的手表滑過她的手背,冰冰涼涼的。

  許庭堯垂頭,眸暗了暗。

  沈千尋見小魚干收拾的差不多便站起來,余光無意瞥過對方的腿,見他的褲腿因為蹲下而往上跑,但對方的襪子拉的很高。

  她倒沒想什么,只是覺得天氣這么熱,襪子穿到小腿上面不悶嗎?

  夏天穿這么高的襪子的人還是頭一回見。

  小魚干已經收拾整齊重新放回桌上,沈千尋跟店員開口:“再拿一根香腸吧。”

  店員:“好的。”

  沈千尋遞出鈔票。

  正好許庭堯也掏了錢包,“我給它買就好。”

  沈千尋說沒關系,說小區里很多居民都喜歡給金毛買好吃的,她也不例外。

  許庭堯只笑了笑。“你這么喜歡它,一開始怎么不收養?”

  沈千尋眉目柔軟,臉上對繞著她轉圈圈的金毛也有著明顯的喜意,“短時間內不打算養寵物。”

  “不是因為你男朋友不喜歡?”

  那日靳牧寒說自己有潔癖,沒讓金毛進屋,沈千尋搖頭,“我執意要養,他會同意。”

  況且,靳牧寒表現上看著對金毛嫌棄,但實際,他對金毛并不排斥。

  “狗狗很拆家,以后真養,以你男朋友得脾氣,未必受得了。”許庭堯又說,“像毛毛這么聰明的狗,最會看人眼色得寸進尺。”

  啃香腸啃得正歡的金毛抬起了狗頭:“汪~~~”別亂說我壞話,本狗子聽覺靈敏的很。

  三分調侃,七分不明意味。

  沈千尋:“不知怎么稱呼?”

  “許嘉青。”

  姓許。

  許這個姓也很常見。

  但一說到姓許。

  沈千尋率先想到的是北灣許家,許庭堯。

  “許先生,我男朋友脾氣的確不好,那天待你挺無禮的,我替他跟你說聲抱歉。”別人指點自己的男人,沈千尋只會護犢子,會比護著身邊的朋友更加護犢子,如果可以,最不想聽到別人說靳牧寒不好之類的話,她會生氣的。

  “言重了,這倒無所謂,就是有點傷自尊。”許庭堯笑了笑,又補一句:“我并沒有編排你男朋友的意思。”

  “恩。”

  許庭堯:“如果可以,倒是希望可以做個朋友,以后有什么事,還能多多關照。”

  所以,是想跟鄰居,跟她家靳先生打好關系?

  打好關系的幾率是零。

  沈千尋淡淡的口吻:“那徐先生可能要失望了。”沒有多聊什么,“我先回去了。”

  “一起吧。”

  許庭堯拿的是飲料,結了賬。

  一路,無言。

  沈千尋跟他保持有一段距離。

  進了公寓樓。

  沈千尋電話響了。

  是靳牧寒打來的電話,她停住腳步。

  已經朝前走了好幾步的許庭堯回過頭,投以疑惑的視線。

  “我接個電話。”

  許庭堯說好的,獨自進了電梯,金毛不想進去的,所以在男人威逼的眼神下,不情不愿的走了進去。

  又要回去那個冷冰冰的窩了,它好想公園的家,那才是它的天下。

  金毛趴在電梯地上,沒精打采的。

  沈千尋虛虛的看了眼,電梯門合上了,手機還在鈴鈴鈴的想著,她只好按下接聽,柔聲開口:“送完老奶奶了?”

  靳牧寒:“我在你后面。”

  沈千尋往公寓門外看。

  路燈剪影。

  靳牧寒的身影漸行漸近。

  離的挺遠的,遠遠望去,看到的只有一團黑影,也不知道靳牧寒是怎么認出她來的。

  人走到自己面前了,手被牽起。沈千尋仰起頭,“火眼金睛的,大老遠的就看到了我。”

  仰著頭看人的時候,靳牧寒只有低下身子就能親到她,是一個很好接吻的姿勢。

  趁著無人,他俯身親了一口,問:“那個男人找你聊了什么?”

  “聊你。”

  靳牧寒擰眉。

  “人家可能還想跟你做個朋友,說好歹鄰居,以后出了事,還能有所關照。”沈千尋說。

  “是跟我做朋友還是跟你做朋友?”靳牧寒啟唇。

  沈千尋想了想,那個叫許嘉的男人并沒有對她表露出多熱情的樣子,守禮紳士的,性子倒是溫善熱情,不過總覺得這個人有些奇怪便罷,但也不知道奇怪在哪。

  仔細想了想,貌似是掛在臉上的笑容有點刻意,沈千尋倒覺得,他應該是一個不愛笑的人。

  “si~~”

  沈千尋的鼻子被靳牧寒手指夾了下,回了神。

  靳牧寒說:“這種問題不值得想這么久,最值得想的,就在你面前。”

  沈千尋失笑,真是個醋壇子,靳醋壇子。“看他表現,應該是更想和靳先生你做朋友,他三兩言語都離不開你,有那么幾分想了解你的意思。”

  男人會想要跟男人結交或許是嗅到了同類的氣息。

  靳牧寒哦一聲,“除了我夫人,我誰都不想理。”他揉了揉沈千尋的掌心,一把拽到了樓道口里。

  樓道口的燈是感應的,沈千尋背靠著墻,靳牧寒兩手撐著墻,把她圈緊。她大抵是知道靳牧寒想做什么,心跳加快了些,想到公寓里人進進出出的多,他們這樣子不合適,“阿寒,別鬧。”

  大概十秒這樣,因為他們沒有動靜,感應燈滅了,他們陷入黑暗之中。靳牧寒的氣息越來越近。

  沈千尋往下挪一寸,靳牧寒便挪一寸。

  最后兩個人都已蹲著的姿勢在角落里。

  “阿寒···”

  靳牧寒啄了她一口。

  沈千尋聲音倏地停了。

  沈千尋建議:“回去再親?”

  靳牧寒嗓音壓低:“回去親就舍不得放開你了。”

  噢。

  那一定會耽誤工作的。

  靳牧寒一旦有癮了,說什么都不會停下來。

  四周靜悄悄的。

  “那親一會就上去?”

  “好。”

  靳牧寒的唇壓了下來。

  樓梯口的角落很暗的。

  但是他位置找的很精準,一下子就擒住了沈千尋的。

  沈千尋閉上了眼,抬手摟過了他的脖子。

  但說好的一會卻是難舍難分,是聽到外面傳來聲音,沈千尋才睜開眼睛,推了下靳牧寒,示意有人。

  樓梯口的感應燈在聽到有聲音自覺的亮起。

  靳牧寒呼吸輕喘,緊緊的抱住懷里的人。

  他呼吸亂了。

  有了別的想法。

  從外面進來的人坐電梯上去了。

  四周再恢復沉寂。

  靳牧寒揉著沈千尋的發:“背你上樓?”

  “好。”沈千尋覺得自己腿麻了,要背。

  他們真的是什么場地都能接吻,還是蹲著的親,早知道剛才就別起想要逃的心思,直接稱了她家靳先生的意好了。

  背一會,等腿不麻了,她可以自己走。

  但靳牧寒卻是一口氣把她背上了19樓。

  夜里九點。

  一直待在靳家的五叔出現了。

  五叔送來了一塊懷表,那塊懷表是他在打掃許清秋曾經住過的宅屋里找出來的,打開懷表,里面是一張泛黃的照片。

  照片里的女人赫然是許清秋,但是跟著許清秋拍照片的男人并不是靳南華。而是一個陌生的男人,許清秋的手搭在對方的腕臂上,笑容清甜。

  看眉目,他們倒是有六七分的相似。

  這也是靳牧寒第一次如此清晰的看到自己生母的樣子。

  畢竟他剛出生沒多久,這個女人就去世了。

  他的腦子里,根本沒有許清秋這個女人的輪廓。

  如今,她的輪廓在靳牧寒的腦子里慢慢清晰。

  沈千尋端倪著許清秋的臉,發現她家靳先生長的真像許清秋,尤其是眼睛,“媽媽是個大美人。”

  靳牧寒情緒仍是偏淡,“恩。”

  沈千尋轉頭又親他,“我家靳先生遺傳了媽媽的美貌,也是大美人。”

  靳牧寒笑了笑,眉眼寵溺。

  沈千尋指了指:“那這位會不會是舅舅?”

  “也許。”

  “看媽媽跟舅舅的感情似乎很好。”沈千尋頓了頓,“阿寒,你要不要試著去找一下你的舅舅?”

  靳牧寒卻一口拒絕了,說沒必要。

  他對自己母親都沒有多大的感情,就更別說是一個二十多年沒有見過面的舅舅,就算見了又如何,他們的關系是不會親近的。

  沈千尋說:“舅舅手上的表在當時好值錢。”現在也值錢,因為是古名表,有收藏的價值。

  許清秋。

  靳先生的媽媽也姓許。

  北灣那邊姓許的人家是不是很多?

  看那塊表,這許家應該也是大戶人家。

  “靳南華有沒有跟你說過你母親的事?”

  “沒有。”

  “他會不會知道?”

  “也許。”

  沈千尋:“要回去問問嗎?”她還想不明白,為何許清秋嫁給靳南華,她的家人怎么就沒有一點表現呢?是不知情嗎?還是發生了什么變故。

  因為有關于靳牧寒的身世,沈千尋好奇心很重。

  其實靳牧寒一點都不好奇,但是他的阿尋寶寶可好奇了。“靳然景下個月初跟何氏餐飲的千金結婚,到時可以問一問。”

  “好。”

  沈千尋道:“其實我們也可以通過這塊名表去找到照片的男人,不過這難度稍微有點大。”

  “這事不著急。”靳牧寒把懷表收起來,“阿尋,如果你不去工作,我們可以去洗澡了。”

  “要去。”

  “好,那我等你。”

  沈千尋臉有點紅,飄進了書房。

  要說季凜折磨人是有一套功夫的,反正怎么狠怎么來,但季凜真的懷疑江塵偷了一個嘴巴最難撬開的人回來給他審,簡直就是給他找事情做。

  他也很忙的。

  對于此事,靳牧寒給出建議:“人都會有弱點,找到他的弱點,沒什么可以難得倒你。”

  喲呵。

  如果不是知道靳牧寒的性子,季凜真的會懷疑他是在給自己吹彩虹屁。

  季從業這兩天并沒有心思管女人之間的那點芝麻豆丁事,所以,跟吳湘吵了一架之后,也沒有去找過南詩靜。

  他并不知道吳湘已經知道他的情人其實是南詩靜,此時,吳湘出現在了第二監獄,目的很顯然,找南詩靜算賬。

  一去之后發現了問題。

  原本監獄的獄警說不可以探監,于是她親自找了監獄長。

  吳湘在看到那個‘南詩靜’,頓時笑了。

  好啊。

  原來南詩靜已經被季從業從監獄里弄出去了,還找人頂替了她坐牢。

  ------題外話------

  推薦好友長袖扇舞暖萌現代文《叨叨小悍妻,送你一世無虞》。

  唐頌一拖把救下了校草晏歌,然后被歌歌的哥哥晏無虞重金聘為保鏢。

  唐頌:可是我好像是個女的?呃,不要緊,只要月薪兩萬五,我也可以是個男的。

  傳說中的頌哥:獨立堅強正義上進……褒義詞+10086。

  晏無虞:所以這個話多愛叨叨、俠義卻莽夯、財迷兼花癡、搖擺墻頭草的人是哪個?

  【小劇場】

  大boss晏無虞面無表情:“昨天晚上你在哪?隨叫隨到是你的職責。”

  唐頌習慣性和老板嬉皮笑臉:“現在大家不都討論996工作制是剝削么……”老板你是要變成吸血鬼嗎?

  晏無虞繼續面癱:“你的工作時間是007,?不同意滾。”

  唐頌眨巴眼,后面沒有了嗎?以前都是雙向選擇呀,老板你這樣小氣我們是很難做朋友的。

  晏無虞不負所望:“同意的話……送你一世無虞。”

9558 3580547 MjAxOC8wOS8yNi8jIyM5NTU4 http://m.clewx.com/book/201809/26/9558_3580547.html
新快3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