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第588章 經年往事,沉冤終得雪(五)

書名:妃不棄醫 上傳會員:一念天堂 作者:公子世無雙 更新時間:2019-06-23 00:22:15

  白秋落帶著人離開之后,皇上繼續端著酒自斟自飲,神色淡漠。

  這樣過了好一會兒,張福海才上前,低聲道:“陛下,夜深了,您該回去歇息了,明兒還要早朝呢。”

  皇上聞言抬眸看了他一眼,頓了頓,似乎真的聽進去了他的話,放下了手中的酒壺和杯子,起身走出了涼亭。

  原本無星無月的天空不知何時掛上了幾顆稀疏的星,不算明亮,但是卻也不容忽視。

  皇上的聲音略帶惆悵,低聲開口道:“張福海,你說人死了,真的能化作星星嗎?”

  張福海愣了愣,這才低低道:“啟稟陛下,微臣不知。”

  “你說如果能的話,她會是哪一顆?”皇上又問。

  張福海這次沒吭聲。

  他心里清楚,皇上就是自己想說話而已。

  哪怕沒有人回應,哪怕是他自己自言自語,他也是樂意的。

  果然,等不到他的回應,皇上也不在意,自言自語的說:“朕想應該是最亮的那一顆吧。”

  他的聲音很輕,卻也帶著淡淡的希冀。

  張福海心里有些發酸,心疼皇上。

  雖然皇上是這大蒼的王,但是只有一只跟在皇上身邊的張福海才知道,皇上他過得一點都不容易。

  每日要處理數不盡的政事便也罷了,還要應對各種的勾心斗角,而后宮的那些女人,入宮也是有著各種權勢的牽制,也是讓皇上心生不喜的。

  而皇上喜歡的人,能給他帶來輕松愉悅的人,一個是麗妃,一個是蘭妃。

  但是這兩人卻最終都因為皇上的寵愛而亡。

  這樣的痛不是尋常人能夠忍受的。

  而皇上不但忍受了,還在心中想著法子要如何替她們報仇。

  “陛下,還請節哀。老奴相信,蘭妃娘娘若是在天有靈,一定不會希望您這樣傷感的。哀思傷身,還請陛下保重龍體。”

  若說皇上身邊還有什么人敢直言相勸的,那一定是張福海。

  比如這種時候,皇上的身邊只會留張福海,而也只有張福海才敢開口勸皇上。

  皇上聽了張福海的聲音,回頭看了他一眼,最終邁步朝著夜色走去。

  “走吧,回去。”

  傷感憂思什么的,接機發泄一下便也算了,日子該過,還是要過的。

  畢竟眼下,他還沒替她們報仇呢,怎么也是不能夠就這么垮下的。

  張福海見皇上振作起來,心里頓時松了口氣,連忙小跑步跟上了皇上的步伐。

  一夜轉瞬即逝,很快便到了第二日早朝之時。

  新一天的早朝,依舊按部就班的進行著固定的程序,宣布早朝開始,眾人有事的紛紛稟告,等稟告萬之后,就是一片沉寂。

  在這片沉寂之中,張福海出列,“諸位可還有事要稟?有事起奏,無事退朝。”

  “啟稟陛下,微臣有事要稟。”

  巨大的金鑾殿上,響起一道清潤的嗓音。

  眾臣驚訝,齊刷刷的看向出列之人,眼中俱是震驚。

  邵南初他們知道,他掛職督查院都御史一職他們也知道,但是平日里邵南初一般是不早朝的,便是偶爾心血來潮的來上早朝,一般也是不怎么喜歡開口說話的。

  他大多數時候就是站在一旁,旁觀一次早朝,然后就走了,然后便又是幾日不來。

  因為邵南初沒有什么正兒八經的職位和要負責的事情,所以眾人也沒有多在意他。

  眼下邵南初開口,對他們來說,無疑是一件極為讓他們驚訝的事情。

  皇上在上首淡淡打:“邵愛卿有何事要稟,直言便是。”

  “啟稟陛下,微臣此番,要翻一個二十多年前的冤案舊案。”邵南初沉聲道。

  皇上的眼中似乎閃過了一絲驚訝之色,當即沉聲開口:“是何冤案,你即刻說來。”

  “不知陛下可還記得二十多年前和大將軍孫耀齊名的白毅宇?當年的京兆府尹,科舉狀元,白毅宇!”邵南初淡淡的問。

  時間已經過去二十多年,朝中不知交替了多少的官員,一些新上任的官員聽到白毅宇這個名字,當真是一點印象都沒有的,眼中全是茫然之色,然而一些資格比較老的人,在最初的茫然之后,卻是漸漸的想起了白毅宇這個名字,也想起了當年的事情,一個個都變了臉色。

  “恭親王世子怎么會提起白毅宇來?那可是二十多年前就被定義成了叛國罪臣的人啊!”

  “可不是,當初白毅宇一案鬧得那么大,而且主要的受害者還是孫將軍一家呢!”

  “啊?孫耀大將軍?可是大將軍不是世子的外祖父嗎?”

  一時間,朝堂之上眾臣頓時議論了開來。

  雖然已經過去多年,但是但凡是二十多年前曾見識過白毅宇風姿的人,哪怕他已經失蹤了二十多年,哪怕他被說是叛國罪臣,可他留下的痕跡依舊是不可磨滅的。

  所以只是一提,這個埋在記憶深處的名字便開始熠熠生輝,重新活在了眾人的眼前。

  皇上也不管下頭的議論紛紛,淡淡的問:“你提起白毅宇,又說是舊案冤案,可是對當時朕的判決有所不滿?覺得真冤枉了他?”

  皇上的聲音充滿威嚴,眼中更是光芒閃爍,給人一種他很不悅的感覺。

  因為皇上的變化,眾人原本還議論紛紛,這會兒頓時噤聲了。

  天大地大,對朝臣來說還是皇上最大,眼下皇上明顯的不開心了,他們也不會傻不拉幾的自討沒趣的去撞上去。

  然而他們噤聲了,邵南初的神色卻是依舊淡漠:“是的,陛下當年斷錯案了!白毅宇并沒有通敵叛國,也不是叛國罪臣,他是被冤枉的,陛下您被人誤導了!”

  邵南初的話音剛落,在場的眾臣便是不由得倒吸一口涼氣,震驚莫名的目光齊刷刷的落在邵南初的身上。

  要知道,雖然皇上主張聽從百官的建議,也經常會有所采納,但是皇上畢竟是皇上啊,是主張生殺大權的皇者,他開心的時候,你說的話若是不好聽,他可以當成是建議,他不開心的時候,那你說的話若是不好聽,那就是以下犯上,不尊皇上,一個命令下去,就能要了你的命。

  而眼下皇上明顯是不開心的,邵南初說這話,是在找死嗎?

  眾人心里悚然,紛紛在猜測下一刻皇上是不是會直接下令拿下邵南初。

  然而讓眾人驚訝的是,皇上并沒有如他們所料的雷霆大怒,反倒開口道:“你說朕被誤導,判錯了案,可有證據?”

  “啟稟陛下,微臣這么說,自然是有證據的。”邵南初說著,從袖中取出一疊信,對著皇上道:“陛下,這是二十多年前,微臣的外祖父,也就是當年出事的另一方,孫耀將軍和白毅宇的通信,還請陛下過目。”

  張福海從一旁走下,接過邵南初手中的信件,匆匆走上臺,交到皇上面前的龍案上。

  隨著張福海一封一封信拆開,皇上一一看去。

  期間大殿內的氣氛很是安靜,透著些許壓抑。

  眾臣齊刷刷的看著皇上看信的舉動,心里好奇死了,恨不得能透過已經發黃的紙張背面看到信上的內容。

  然而事實自然是只能徒勞。

  很快,皇上便看完了信。

  他將手中的信放在桌案上,看著邵南初淡淡道:“若是信中所言屬實,那么當年便是孫耀主動請求白毅宇幫忙他找尋失蹤的女兒,而非白毅宇綁架了他女兒,是這樣?”

  “回陛下,是的。”

  “既然如此,那當年孫耀為何不說?”皇上說著,目光落在一旁的孫耀身上。

  孫耀雖然年事已高,但是還沒有解甲歸田,每日早朝也是會出席的,聽到皇上的話,便自覺的出列,站在邵南初的旁邊。

9582 3580562 MjAxOC8xMC8wMy8jIyM5NTgy http://m.clewx.com/book/201810/03/9582_3580562.html
新快3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