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第一百零七章

書名:夢里什么都有 上傳會員:我是小乖乖 作者:星球酥 更新時間:2019-06-18 15:46:11

  第一百零七章

  -

  “我的阿十。”
陳嘯之說。

  沈晝葉聽到的時候都呆住了。
陳嘯之依靠在她肩上,眼底泛著血絲, 懷著七分酸楚和三分絕望。沈晝葉愣愣地問:“……我、我是阿十?”

  陳嘯之大概是無力解釋, 疲憊地閉上了眼睛, 不再說話。

  沈晝葉覺得應該等他醒來后好好問問, 但是當務之急是別淋雨――她拖著陳嘯之回了奶奶家, 雨聲貫穿天地,間或夾雜著沉悶雷聲。
沈奶奶全程熟睡, 房門關著, 屋檐下中彌漫著清冽水汽。餐桌繪著細柳燕雙飛的瓷瓶里插著數日前從別處折來的荼蘼, 葉脈上閃著金黃的光。

  沈晝葉:“……”
沈家小獨苗兒用盡最后一點兒力氣,終于將陳嘯之扛進了自己睡的廂房里, 擰亮了老臺燈, 然后打了水來給他洗。

  花棱窗外大雨滂沱,寫廢的詩稿被雨淋穿,窗內一盞如星點的燈火。

  “你不該喝這么多。”房間的小主人哭笑不得地拿著沾了熱水的毛巾道:“太不像話了。”
陳嘯之坐在她小時候睡的床上搖了搖頭, 模糊地道:“……阿十。”
沈家孫女順從地回答他:“好好好,阿十。”

  然后小主人將陳嘯之稍微拉起來了些, 給他處理傷口。
沈晝葉其實手有點兒笨, 笨拙地拿著熱毛巾擦拭陳嘯之額角破的地方, 那傷口猙獰地袒露著血肉, 她看得又心疼又難過,動作極其輕柔, 甚至都不敢給他擦。
她擦了陳嘯之的額角,又去擦拭他的指節――于是看見他指節上磨出的老繭, 干涸的血跡,粘在他的襯衫袖子上,濕漉漉的。

  沈晝葉心疼到無法言語,眼淚又要掉出來了。
她用力吸了吸鼻尖兒,讓自己別哭,可是卻不得不看著老臺燈鎢絲燈泡,在床上團著的毛巾被,還有昏昏沉沉地靠在其中的人。
……前男友。

  沈晝葉眼淚終于又一次滾了出來。

  面前這個男人令沈晝葉感到前所未有的復雜與酸楚。過去的她曾與面前的人毫無保留、肆意張揚地談起理想和未來,曾與他談起自己最澎湃的野心,告訴她孤身一人進入宇宙的夢。
像是纏進她人生血肉的藤蔓本身。

  和他分手了,光是分手這件事就令她相當疼痛,沈晝葉哭著用棉簽蘸著碘伏給他擦著他的傷口,陳嘯之疲憊得閉著眼睛,沈晝葉將自己的枕頭拽過來,給他枕著。
“……阿十。”
他不甚清明地喚道。
沈晝葉哽咽著,安慰他一般,應了一聲。

  陳嘯之沉默了許久,閉著眼冒出一句:“……說了……真的是你。”
沈晝葉撐在他身上,一邊哭一邊檢查他頭皮里有沒有破皮的地方,魏萊送給她的那條裙子臟得看不出本色,沈晝葉卻仍穿著,女孩一頭蓬亂的頭發披在腦后――令她整個人看上去凌亂又明亮,猶如稚嫩星辰。

  “……小美國人。”
陳嘯之開口,沈晝葉一呆,熱毛巾按在他的眉角,不再移動。
陳嘯之將胳膊搭在自己眼上,在溫暖的光中,聲音近乎痛楚地道:“……討厭鬼,文盲,小卷毛雞,白癡,阿屎……”

  “阿十。”躺在床上的陳嘯之醉得幾乎連話都說不清楚地道:“……每個都是你。”
“……”
“每一個,都是你。”

  “……是我欺負過你,”陳嘯之聲音破碎:“是我和你拽著頭發打架,是我后來讓你抱著哭,你跟我說你在北京想家,想爸爸媽媽,又說自己想出遠門,你半夜敲我門我就讓你進來……”
沈晝葉那一瞬間,腦子里嗡的一聲。
“……我帶你坐三個小時公交,冒險似的出遠門,”醉酒的陳嘯之痛楚地道:“去天文臺,因為你想摸摸天文望遠鏡,你說你還沒摸過。”

  沈晝葉無意識地按住了心口。
“回來被揍了一頓。”陳嘯之嗓音帶著絲嘶啞的自嘲。

  天文館冰涼的地板。目鏡后絢爛奪目的宇宙。值班研究生收音機里的鄧麗君。孩子們握在一起的、因糖汁而發粘的小手。

  “……是我,有十塊錢就給你喂十塊錢的東西,”
醉了酒的陳教授前所未有的健談,在沉悶的雷聲中道:“是我在你走的那天哭著在后頭追出租車……”

  ……
――沈晝葉終于想起,那個在出租車后,哭著跑著,想追上來的小男孩。
小晝葉在車里嗚嗚哭,淚水一顆顆被抹到曬黑的小手上,她哭著探出頭去看自己的好朋友,看見他在地上摔了一跤。
……

  “是我躺在屋頂說……”醉酒男人的聲音帶上哽咽的意味:“……要和你做一輩子朋友。”
――深夜,瓦片間隙鮮嫩的草枝,上世紀末漫天溫柔絢爛的星云……回憶深處,柔軟草葉再次拂過沈晝葉的面頰,像是從落灰的記憶里掙脫出的鳳尾蝶。

  一切都從額葉深處復蘇,鮮活起來。
沈晝葉淚水在眼眶中打轉。她的眼眶紅得可怕,心底卻酸軟,像是能夠滲出她心頭的血。

  陳嘯之發著抖,眼眶亦是血紅,抬頭望向頭頂老舊的天花板。
“……沈晝葉,”

  那醉酒的故人早已成年,下巴上刺出少許胡茬,面容俊朗。他仰躺在床上,模糊地動了下唇角,道:

  “我……沒有哪怕一分一秒,忘過你。”

  ……
金黃的光。全英文的百科全書。
房間的小主人坐在小凳子上對旁邊的小男孩講故事,講Infinity與Time,講萬物起源,講Theory of Everything,接著講故事的小晝葉一把拉起小嘯之朝外跑。兩個孩子跑出了房子,外面星空燦爛,孩子們沖上老公交車站來的第一輛公交車,驚奇地撫摸他們人生所見到的、頭一架大型天文望遠鏡。
收音機里的鄧麗君。冰涼的大理石地板。小晝葉笑著對小嘯之說我們要做永遠的好朋友,于是他們嬌小玲瓏的指頭柔柔勾了起來。小晝葉說她要得諾布爾獎,笑瞇瞇地用卷毛蹭小嘯之的手心,說我以后會成為一個占星者――Stargazer。

  小嘯之目光落在這房間的小主人身上,心里有什么在發芽成長,猶如看到了太陽。

  于是一切發生,如此自然。
他記滿了稚嫩筆記的英文百科全書。百科全書后的‘我希望阿十回來’。根植在心頭的喜愛與執念。堅定不移的腳步。
我要出國,他對那些人說,我要去見更多的東西。

  最終他能與沈晝葉匹敵的,壓倒般恐怖的成績與履歷。

  ……
長夜落雨不休,天際滾過一道亙古的悶雷。

  溫暖的臺燈下,沈晝葉一手拼命地擦著眼淚,鼻尖哭得通紅,抖著手給那個喝醉了打架斗毆的混蛋貼創可貼,邊貼邊道:
“……你、你騙人,你怎么會是他?”
陳嘯之長吁一口氣,面頰仍泛著紅,醉眼朦朧地看著她:
“可我就是。”

  沈晝葉哭得幾乎喘不過氣:“……你才不是呢,你不配,他、他比你對我好多了,他說他要和我做一輩子好朋友……”
陳嘯之閉上眼,疲憊地糾正:“――不是說,是承諾。”

  沈晝葉淚眼婆娑,抽抽噎噎:“你、你家住我家斜對門?”
陳嘯之:“……以前住過。”
“你……”沈晝葉又氣又難過,“你為什么從來不和我說?”
陳嘯之模糊道:“這重要嗎?”

  “你又認不出我,誰會主動說這個啊……”
陳嘯之別開眼自嘲:“你估計還會覺得我變態呢,我自己一想,都覺得自己惡心。”
沈晝葉一聽,眼前當即一黑:“嗚……”

  “才不會,”沈晝葉哭得喘不過氣:“我不會啊。”
陳嘯之:“……”
他絕望地嘆了口氣,不去談那過去的歲月。
盛滿熱水的塑料盆壓上夏涼被,悶雷滾過天穹。姑娘跪坐在小床上,發著抖又較真道:“你怎么會是他呢,你從……你脾氣這么壞,從我進課題組以、以來……就一直兇我,一點也不像……”
沈晝葉擦著眼淚,酸軟地道:“……你一、一點也不像他。”
“還有,他還比你黑多了。”
陳嘯之嗤地一聲笑了出來,眼睛紅且濕潤地看向沈晝葉:“――你聽聽,你說的這叫什么理由?”

  沈晝葉一邊兒哭一邊兒嘴硬:“可是難道不是嗎?”
她說著,以濕潤毛巾擦拭陳嘯之破了皮的唇角,他唇角青黑,皮膚裂開,新冒出的胡茬扎著沈晝葉的皮膚。
那成年男人眼里泛著血絲,啞著嗓子道:“……年紀小,愛玩,曬黑的。”
沈晝葉眼淚滾出來,哽咽著說:

  “你、你既然什么都記得,把……把我看得這么重要……”

  沈晝葉說到一半時眼眶里蘊滿雨天一樣的眼淚,語氣酸軟到無法呼吸的程度,停頓了下,看向陳嘯之,似乎是在等他說‘不是’,說‘你太高估自己了’。
而陳嘯之酸楚地望向她,卻從始至終沒有反駁。

  沈晝葉痛哭著問:“……那你為什么,現在對我這么壞呢?”
“我因為你哭過很多次,”沈晝葉哭到渾身發抖,跪坐在陳嘯之面前:“真的很多次……你怎么能對我那么壞,又將我拽得那么緊呢?”
陳嘯之與她對視,燈火朦朧,雨聲滂沱。
“你如果沒有那樣提溜我,”沈晝葉哭著道:“我也許還不會對你產生這么大的誤會。你對我好一點,我就總想著我們以前的時候,那樣的話你做什么都是好的……都是好的。”

  “你為什么,”女孩子幾乎要將自己的心都哭出來,問面前的青年:“會將我拽得那么緊呢?直……直接將我放開,在一邊看著,旁觀我或來追我,而不是以一個導師的身份讓我對你產生距離感……這樣不好么?”
陳嘯之:“……”

  他沉默了許久,久到臺燈都啪地跳了一下,沈晝葉滿臉濕漉漉的淚水,她狼狽地用手背去擦。

  “……因為我承諾過。”
陳嘯之嗓音粗糲。

  沈晝葉哭出了聲音,破碎著,像是個受盡了委屈的孩子。
陳嘯之說話時眼眸發抖,慟楚地看進沈晝葉的眉眼,道:

  “……因為我小時候就承諾過。”

  沈晝葉露出雙哭得像桃兒的眼睛。
“我承諾過,”陳嘯之聲音也發起了抖:“我要和你做一輩子的朋友。”

  “而朋友,”
“朋友是要……”他聲音難過又崩潰,幾乎說不下去,這世上哪有這樣狼狽的男人?陳嘯之想,可是口唇卻不受他的限制。
“……是要想著對方好的。”他說。
“你知道朋友是什么嗎?”陳嘯之問。

  那姑娘坐在她兒時的床角,哭得稀里嘩啦,抽噎著搖了搖頭。

  陳嘯之靜默了許久。
沈晝葉聽見窗外雨水落進水塘之聲,聽見萬物復蘇,聽見悶雷跨越世界。

  然后,她聽見陳嘯之說:

  “……朋友,就是在你最低落的時候,所有人都拋棄你的時候……”
“還死死抓住你,相信你可以的人。”

  -

  沈晝葉聽見萬物蓬發的春天,聽見枝頭的花苞綻放。
陳嘯之破了皮的手握住她的手掌。兩個人的手已經不復兒時的嬌小玲瓏,陳嘯之的手明顯骨節分明、修長而有力,女孩子的手掌則出落得柔軟而白皙,猶如沉浸湖中的雪白楊花。

  ……二十年。

  小竹馬脫下滿是血點兒的襯衫,露出修長悍然的一身肌肉,光下映出胸口小腹四道泛白的刀疤。
沈晝葉心疼得大哭,幾乎是個肝腸寸斷的模樣。

  “別哭了,”長大成人的小竹馬將哭成小襪子的青梅纖細的手指纏在自己的指間,對她說:“……別哭了,你再哭我都受不了了。”
沈晝葉:“嗚、嗚嗚……”
陳嘯之將額頭在沈晝葉的手心依戀地蹭了蹭,又睜開眼看著她,道:“困了,睡覺吧。”

  他身上仍有很淡的酒味兒。

  沈晝葉只覺得人生的春天再次到來,那一切――一切,一切。

  她想起許久前,她在從舊金山回加州的路上,那公交車上的吉卜賽人。
「他們都不曾離你遠去。」那阿姨溫柔地說。

  ……不曾離我而去。

  長夜盡頭,落雨不休。
溫暖的室內,沈晝葉蜷縮進陳嘯之懷中,將眼淚全部蹭在他脖頸處。陳嘯之身上仍都是酒味兒,有點嗆人,呼吸平穩,像是已經昏睡了過去,胳膊卻牢牢地環著沈晝葉。這一切都讓人懷疑他剛剛是不是仍醉著酒――應該醉著吧,沈晝葉無意識地想,否則他怎么會說這么多心里話呢?

  可是――可是,沈晝葉眼淚止不住地向外滾。

  ……從始至終。

  沈晝葉疲憊地躺在他懷里。
她真的累垮了,因此沒換衣服,天空藍色裙子濕漉漉地貼在她的身上,心里卻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柔軟與妥帖。

  -

  ……
沈晝葉模模糊糊,因為睡姿原因,睡得并不好。
那是一張單人床,她爸小時候睡的那種,床又硬又小,陳嘯之一米八八的個子――他自己都伸展不開,沈晝葉被他抱在懷里,感覺特別憋屈,好幾次都被悶得差點兒醒了過來。
“……遠……”沈晝葉嫌棄地說:“遠點兒……”
然后半夢半醒的沈晝葉一巴掌按在陳嘯之頭上,十分暴力地將他推開了。

  陳嘯之:“……”
清晨雨停,外面喜鵲啁啾鳴叫。
被按住頭推開的陳嘯之惱了,憑借體重優勢,十分悍然地將沈晝葉朝內側一頂,自己一個人占了單人床的三分之二――沈晝葉被他擠得差點喘不過氣來,艱難地抬起小腿,試圖喘個氣兒。
陳嘯之脾氣更加惡劣,直接給她按了回去。

  沈晝葉伸胳膊胳膊被按,想伸腿腿被壓制,陳嘯之將她摁得死死的,完全是個惡霸。
“……嗚……”
沈晝葉反抗不能,難過地抽抽。

  陳嘯之終于安靜了。
沈晝葉朦朦朧朧地看到清晨天空放晴,金黃的陽光透過棱窗灑進來,喜鵲在枝頭跳來跳去。她困得要命,眼睛睜不開,卻也睡不好,哪怕是陳嘯之抱著她都不行――姿勢太難受了,無論怎樣都留著點耳朵。
沈晝葉很努力地伸胳膊,想抱住陳嘯之,然而下一秒陳嘯之將她胳膊一抓,摁回原處。
仿佛她是個亂動的小學雞。

  “嗚。”
半夢半醒的沈晝葉動彈不得,在睡夢中感到一絲絕望。

  過了不知多久,被牢牢禁錮的沈晝葉感到抱著她的人抬起胳膊揉眼睛,大約是醒了――緊接著,下一秒這個懷抱猛然一僵。

  陳嘯之:“……”

  沈晝葉模糊地感覺陳嘯之應該是在看自己――他難以置信地抽了口氣,伸手在沈晝葉臉上捏了捏。
“……”
捏我干嘛鴨,沈晝葉感到委屈,不讓我動還要捏我,我是沙包嗎?陳嘯之你今天死了……

  陳教授停頓三秒,沈晝葉模糊地看到他難以置信地揉著蓬亂的頭發,晨光熹微,他看上去像遭了鬼。
你死了,沈晝葉半夢半醒地看看他,等我起來我就詛咒你,陳嘯之你今日必摔跤……

  然后他立刻將沈晝葉抱回了懷里,妥妥帖帖地裝作無事發生,伸手在沈晝葉頭上安撫地揉了揉。
“睡吧,”陳嘯之抱著她,一邊摸她小后腦勺,一邊威脅她:“快睡。”
沈晝葉:“……”
沈晝葉一邊想著陳嘯之你今日必死,一邊又被揉后腦勺兒揉得很舒服,光線在眼前暈開,陳嘯之的懷抱溫暖又堅實。

  陳嘯之低聲道:“……快睡。”

  然后他迷戀地用額頭與沈晝葉磨蹭,將被子拉高了些,柔軟的夏涼被摩挲著女孩子的肌理,窗外傳來喜鵲嘰嘰喳喳的鳴叫。
沈晝葉神志逐漸飄遠,她聽見外間傳來收音機聲,沈奶奶起床做飯,收音機哧哧啦啦地播著三俠五義評書。
這個狗人的懷抱過于舒服,簡直像是貓薄荷,沈晝葉舒服地喟嘆了一聲,像只被摸順了毛的貓,接著陳嘯之將被子拉緊,將她牢牢地擁在胸口,姑娘家被他穩穩當當地安置在小小的空間里。

  “…………”
窗外鳥鳴蟲啼,花葉映于墻上。
沈晝葉幾乎失去了對時間的感知,陳嘯之身上極淡的汗味縈繞在她的鼻尖兒,有種難言的性感情|色的意味。
“好乖。”陳嘯之赤著上身,背朝小門面朝她,嗓音沙啞地蹭著她的額頭:“……抱個。”
……

  “葉葉……”
奶奶飄渺的聲音自門外傳來。
“都八點半了你怎么還在睡,”廂房的門吱呀一聲打開:“你懶死算……”

  會客廳里飯菜的香氣涌入。

  沈奶奶看著床鋪:“……”

  -

  沈奶奶定了定神,終于瞅見自家小獨苗苗白皙水嫩的小手指尖尖,從被子縫里露了出來。

9768 3579143 MjAxOC8xMS8xOC8jIyM5NzY4 http://m.clewx.com/book/201811/18/9768_3579143.html
新快3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