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第三百零三章 那個老東西

書名:侯門嫡女之阮妻在懷 上傳會員:一念天堂 作者:情醉微醺 更新時間:2019-06-18 17:13:14

  阮采苓坐直了身子,看了眼天邊,“是啊,為了安撫老臣就娶了人家的女兒,真是不錯的注意。”

  這……

  “苓兒,怎么這樣跟你嫂嫂說話!”阮詡塵突然重了聲音。

  阮采苓與沐易霏都愣住了。

  還是沐易霏先反應過來,立刻拉著阮詡塵說,“你干嘛這么兇!苓兒說的沒錯,我也不太喜歡母妃的安排,但是沒有辦法,苓兒不過是說了實話而已。”

  “不管怎樣,如今你已經是苓兒的嫂嫂了,她該注意說話的態度的。”阮詡塵依舊強硬著態度沒有松口,愣了半晌的阮采苓,也回應過來,抬手將額前的發別到耳后。

  “是,大哥說的對,嫂嫂與大哥已經成婚多日,我是該習慣身份的轉變。”阮采苓對沐易霏微微欠了欠身子,“不好意思嫂嫂,我的話有些太過激動,你不要生氣。”

  沐易霏立刻擺擺手,“不會,其實我三哥也是不同意的,但是沒有辦法,是我母妃和父皇做好決策才告訴他的,三哥也生了悶氣來著。”

  皇室就是這樣,沒有辦法。

  連阮采苓也是才意料到,阮詡塵與沐易霏成婚之后,他們定國公府也跟皇親國戚沾上了關系,從此之后一言一行都是要注意的,就比如她對沐易霏的態度。

  之前她總是把沐易霏當成一個天真可愛的朋友,可是如今,純慧已經成了她的嫂子,真的是該改變態度了。

  要不是因為大哥說了這么一句,只怕直到自己嫁人,都無法改過來。

  “說起來,禮部尚書的嫡女是叫沈清云吧?”阮采苓換了話題。

  阮詡塵剝了一個桔子遞給阮采苓當做示好,阮采苓接過來吃了一口,酸的瞇起眼睛,眼淚嘩嘩的捂著嘴,“大哥……你故意的吧?”

  “……我沒……”

  “誒我想起來了,這個沈清云是不是曾經要鬧著嫁給我九哥的人啊?”沐易霏突然說。

  顧瑾郗拍了拍阮采苓的后背,讓她把嘴里的桔子都吐出來,他用盤子接著。

  這會兒聽到沐易霏提起沐易琛,眾人都是一愣,連顧瑾郗都說,“沐易琛沒有娶親,和沈清云又有什么關系?”

  “你不知道,當初我九哥是皇位的最大人選,不少人都想要把自己的女兒貼進九皇子府,就是為了以后的路,這個禮部尚書的嫡女沈清云,當初就是鬧得最歡的人,說起來也是為了身份地位,并非是真的喜歡我九哥。”

  沐易琛是什么人,認識沐易琛的都知道,雖然沐易琛對沐易霏好,可是經歷了這一場宮變之后,沐易霏也明白過來,對于沐易琛來說,皇位比一切都重要。

  阮采苓卻說,“不見得啊,萬一沈清云就是真的喜歡沐易琛呢?也不能說沐易琛就沒人喜歡,青菜蘿卜各有所愛。”

  “是啊,你不就是這么喜歡上瑾郗的么。”阮詡塵突然說了一句。

  顧瑾郗沒好氣兒的瞇著眼睛掃了阮詡塵一眼,沐易霏突然發現今天阮詡塵的話有點多啊!

  她偷偷扯了一把阮詡塵的衣袖,不想讓阮詡塵再說話。

  “反正人選已經定了,擇日這幾位就送進中宮,且看誰能讓我三哥喜歡了。”沐易霏有些無奈的說,聳了聳肩。

  就憑阮采苓對沐易佐的了解,這幾個人只怕都不是沐易佐最心儀的人,另外兩個人,大理寺少卿和什么將軍的女兒,看起來都不是太過官顯的人家,也算是蘭貴妃和皇上的考量。

  阮采苓單手撐著下巴,“反正咱們就要去盛國了,京城的事兒就讓沐易佐自己好好拿捏吧,再不濟也還有溫如世呢,總能幫沐易佐排憂解難,別讓人去盛國打擾咱們就好。”

  本來這一行就危險,要是再擔心著京城的事兒,那真是要累死了。

  “明日清晨就啟程,晚上要好好休息,不要看賬本了,留給西銀他們看。”顧瑾郗囑咐阮采苓。

  “好啦好啦,知道了!我今兒個都沒有帶賬本回來!”

  見顧瑾郗要走了,阮采苓擺擺手,只覺得如今的顧瑾郗越發嘮叨了。

  顧瑾郗看了眼坐在一側一直沒說話的青芮,“你記得叮囑你姐姐,晚上若是見到她看賬本之類的,把她趕到床上去。”

  阮采苓,“……”

  青芮也笑了,“是,我知道了。”

  臨行之前,定國公府一家子人在正廳吃最后一頓晚飯,這一次去盛國也不知道要多久才能回來,好在京城中已經沒有什么危險了,都在他們的把控制中,也不用擔憂定國公府的安慰。

  不然阮詡塵還要把沐易霏放在家中。

  阮祁的身體也在一天天的好轉,現如今去上朝已經沒有問題了,顧禹和阮祁作為輔佐太子的兩位老臣,地位無人可以撼動,朝堂之上的局面幾乎一邊倒,也不成問題。

  “你們有什么事兒要商量著來,尤其是你苓兒。”

  正在挑魚刺的阮采苓聽到阮祁點名,抬頭看了一眼,“啊?”

  阮祁一看到阮采苓的樣子,就想起了在皇宮中大殿之上,阮采苓毅然決然的模樣。

  心中真是無限感慨,自己怎么就養成了兩個兒子呢?

  見阮采苓挑魚刺費勁兒,阮詡塵就把她的盤子拿過來,開始幫仔細的幫阮采苓挑魚刺,連沐易霏都笑了。

  阮祁看了沐易霏一眼。

  一開始他或許還擔憂一個公主嫁到定國公府來,會不會有什么不習慣,公主金枝玉葉嬌貴的很,他們雖然也是官宦家族,但到底是比不上皇宮的生活,總怕沐易霏是有些嬌氣的。

  可是沒想到,沐易霏來了之后很快就適應了,阮詡塵對阮采苓這個妹妹過分寵愛,沐易霏也沒有什么不開心,反而和阮詡塵一起寵著阮采苓。

  這兒媳婦兒,他們都喜歡得不得了。

  “爹你剛才說什么?”

  見阮祁發呆,阮采苓突然問。

  “我說你啊,有任何事情要跟哥哥嫂嫂商量,不要自己一個人就沖上去,尤其是你啊。”阮祁伸手點了點她身下的輪椅,“你可還坐著那老東西給你做的輪椅呢!不要太沖動!”

  畢竟那里是盛國不是昌朝,真的出了事兒,他們也不好立刻趕過去。

  而阮采苓則是聽到了阮祁對迅叔的稱呼。

  老東西?

  阮詡塵也聽到了,一時沒忍住笑了出來,“前些時候爹不是還去找迅叔喝茶嗎?”

  阮祁,“……”阮祁納悶這事兒兒子是怎么知道的?

  其實本來,這事兒只有他們兩人知道,可不巧的是那一天阮詡塵剛好在皮影樓附近,本想著路過就進去跟迅叔打個招呼,也好感謝迅叔在那一日對他們的幫助,可是還沒推門進去呢,就聽到了他爹的大笑。

  他也就沒有進去打斷兩個人。

  “總之,你們要聽話,千萬要注意安全。”阮蘇氏說。

  阮采苓說,“是是是,知道了!此去這么多人呢,不會出事兒的。”

  阮蘇氏給青芮夾了一筷子魚肉,笑說,“晴天也是,這是你第一次以小姐的身份跟他們出去玩,看到什么喜歡的就自己買,沒錢了就找你大哥要!”

  本來一同在正廳坐下吃飯就讓青芮有些緊張,這會兒聽到阮蘇氏這么說,青芮更是不知道該說什么了,下意識的抬頭看了阮祁一眼,她怕自己是個外來人,讓老爺不喜。

  可誰知,阮祁也溫軟了臉色,“你娘說的是。”

  這一家子人,因為阮采苓都愿意愛屋及烏,而且在宮變那一天,青芮為了阮采苓和定國公府能做到什么地步,他們也都看在眼里,這樣的人也算是他們定國公府的恩人,自然是可以接納的。

  “是,知道了。”

  這一夜,阮采苓沒有看賬本,只是隨意翻了翻話本子便睡著了,為了即將到來的盛國之行,他們每個人都要盡力。

  翌日天還未亮,青芮便已經梳洗妥當,輕手輕腳的推開阮采苓的房門,“姐姐,姐姐!”

  “嗯?”

  阮采苓瞇著眼睛看了青芮一眼,“你怎么過來了?幾時了?”

  “時辰差不多了,起來梳洗換衣服了!”青芮輕聲對阮采苓說。

  聞言,阮采苓起身打了個哈欠,她伸著懶腰對青芮說,“梳洗換裝這事兒梨兒來做就好,怎么是你過來?”

  再一看,青芮已經早就穿戴整齊。

  該是什么時候起的?

  青芮笑說,“習慣了,照顧你穿衣打扮我都已經習慣了,改也改不掉,還不如就順著繼續下去呢,妹妹照顧姐姐換衣服也是正常的啊!”

  瞅了青芮一眼,看到了青芮臉上的笑,阮采苓有些無奈,“你呀!”

  她坐在床上,青芮幫她系扣子的時候,梨兒才端著水盆推門進來。

  “誒三小姐你怎么在這?”梨兒看到青芮已經在幫阮采苓換衣服了,還以為是自己起晚了。

  青芮說,“你沒起晚,是我起早了,姐姐腿腳不便,用時會比世子和世子妃多,所以要早起一些。”

  這些事情,其他人都不會注意,但青芮心細都會算仔細。

  梳洗妥當,她已經坐著輪椅在一樓喝粥。

9781 3579160 MjAxOC8xMS8yNC8jIyM5Nzgx http://m.clewx.com/book/201811/24/9781_3579160.html
新快3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