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第 7 章

書名:對你不止是喜歡 上傳會員:我是小乖乖 作者:陌言川 更新時間:2019-03-13 19:08:51

  如果唐域給我發一串亂碼,我大概會解讀成一封情書。
  看,暗戀的苦中作樂。
  ——《小富婆日記》

  黃思藝臉徹底白了,她還趴在桌上,手費力地往前伸,僵在那里。
  直到,策劃看不過去了,別過臉提醒:“思藝,你穿的短裙……”
  都要曝光了!
  黃思藝慌忙起身,狠狠瞪了唐馨一眼,忽然想起什么,又怒氣沖沖地繞過辦公長桌跑過去,“你撤回!趕緊撤回!”唐總那么忙,一定沒看到!

  “為什么要撤?”唐馨把手機藏在背后,笑瞇瞇地站在原地看她,“你又沒說什么,為什么怕他知道?”

  “你!”黃思藝又急又氣,精致的妝容都有些扭曲了,她咬牙切齒地看向唐馨,“你撤不撤?大家私底下開點玩笑,你至于嗎?”

  唐馨慢慢收了笑,淡淡地說:“私底下?你是當著我的面說的,私底下怎么說的別以為我不知道。”

  昨天韓筱筱還跟她說了,最近關于她跟唐總的閑言碎語不少,在茶水間和廁所都能聽見,說什么來著?說她跟唐總估計是那種關系。
  韓筱筱說得委婉,但唐馨明白了。
  她們說她跟唐域也許是炮、友關系呢。

  她真的很想翻個白眼。

  她連唐域的手都沒牽過,還炮、友……她要是能爬上唐域的床,她鐵定買幾千桶煙花,燒它個三天三夜!

  黃思藝臉色變了又變,怒火攻心,她就沒見過唐馨這樣的女人,“又不是我一個人說的,你要不是整天跑上樓,別人會說你閑話嗎?”

  “所以,我也沒罵你什么啊,你急什么?”唐馨淡淡地看她。

  “你們,算了……”有人出來勸架,“我們還是來討論討論選題?剛才說到哪兒了?穿越劇?唐馨啊,你那個什么兩個時代的人……”

  策劃皺眉,手在桌上叩了叩:“對,都坐下吧,吵成這樣像什么樣。”
  唐馨把手機從背后拿出來,低頭一看,“啊,兩分鐘過了,撤不回了。”她無奈地笑了一下,“那我們繼續來開會吧,過兩天唐總回來還拿不出個結果,是會被罵的。”
  黃思藝:“……”
  策劃點頭:“你說說你的想法。”

  唐馨不再看被氣得冒煙,差不多忍不住動手抽她的黃思藝,拉開椅子坐下,認真說:“好啊,我理一理。”

  這個選題唐馨想了很久了,她一直屬于腦洞比較大的那類編劇,腦回路跟常人不太一樣,她想出的題材一般保守型編劇是不敢輕易嘗試的,投資也有風險。

  策劃只是讓唐馨說說,在心里已經否了她的選題。

  散會后,黃思藝狠狠刮了唐馨一眼,才憤憤地走了。

  唐馨坐在椅子上,不痛不癢的收拾自己的東西,過了一會兒,韓筱筱從外面蹦進來,笑瞇瞇地走到她前面,趴在桌上,小聲問:“你真給唐總告狀了啊?”
  剛才她們吵那么大聲,外面都聽見了。
  唐馨抬眸瞥她一眼,彎眼一笑:“你猜呀。”
  韓筱筱:“……”

  她能猜到才怪!

  韓筱筱好奇得不行,她催促:“我看思藝都快氣死了,又不敢作聲,你快告訴我一下,我好奇。”

  唐馨笑瞇瞇:“不,這是秘密。”

  ……

  西安市,夜晚。

  唐域請劇組吃飯,九點多才回到酒店,他大步走進大堂,隨口問:“今天公司有沒有什么事?”
  高恒不知道唐總問的是公事還是私事,公事他已經匯報得差不多了,其他無關緊要的小事……到了電梯門口,他連忙按了上樓鍵,說:“不知道算不算有事。”

  唐域喝了點酒,酒勁上來了有些躁熱,他扯了扯領帶,電梯門開了,大步走進去,懶聲道:“說。”

  “幾個編劇都報了選題,除了唐小姐。”

  高恒說完看了一眼唐總,不知道這算不算事。

  唐域高大修長的身形一頓,緩慢地轉身面對門口,他看著電梯門關上,想起那天晚上之后,他跟唐馨就沒再見過,也沒聯系,沒了她的打擾,耳邊似乎清靜了許多。
  沒報選題,是因為那晚他拒絕了她?
  唐域臉上沒什么情緒,點了下頭:“嗯,知道了。”

  刷卡進門,唐域脫下西裝外套,隨手扔在白色大床上,扯開領帶,扔下,微微側著頭解開兩顆襯衫扣子,露出修長緊實的脖子。
  兜里的手機震了一下,他摸出來看了眼,掃到微信消息堆積了99+。
  他倒了杯水,半個身子倚著桌沿,右手端著水杯喝了兩口,低頭看向左手捏著的手機,拇指緩緩滑動。在掃到唐馨給他發的一串不明消息時——

  黑眸微動,點開看到一長串的亂碼和字母。

  唐域:“……”

  他發了個問號過去。

  過了一會兒,又收到一串亂碼。

  小富婆:“shjd#8irunbjdjd&hdj……”

  唐域嘴角抽了抽,直接發了條語言:“說人話,看不懂你的外星語言。”

  唐馨聽到男人低沉好聽的聲音,歡喜地在床上翻滾了一圈,手肘抵著柔軟的床,趴在上面晃著腿,輕快地回了句:“唐總,晚上好呀。”

  唐域聽到她的聲音,低頭笑了下。

  “嗯。”他沒再發語音,打字過去,“之前那一長串是什么東西,你用臉滾出來的?”

  小富婆:“手機那么小,我臉滾不出,我用舌頭舔的,信嗎?”

  唐域:“……”

  那個畫面感……

  有點一言難盡和說不出的□□。

  他一時間不知道回什么。

  唐馨發完之后,沒等到回復,突然發覺自己的話有點色/情感,好像有點不合適,飛速點了撤回。
  唐域嘴角微抽,回了一句:“已經看見了。”
  唐馨發了一個害羞的表情:“不,你沒有看見!”

  唐域嘴角淡淡地勾了一下,打了一行字,想問問她選題怎么沒報的事,想了想,又刪掉了。唐馨趴在床上,眼睛一眨不眨地盯著手機屏幕,等“對方正在輸入”的話。

  等了好一會兒,她滿心期待地以為唐域會給她發很長的一段話。

  最后。

  只收到三個字。

  【早點睡。】

  唐馨內心有些復雜,她特別想知道,之前唐域想跟她說什么話。

  又是為什么刪了,只剩這三個字。

  她想啊。

  即使唐域給她發的是一串亂碼,她大概也能解讀出一封情書來。

  ……
  第二天,劉又鋒打電話過來。

  “唐總,那個釘子戶說只要第二次說的那個價格就馬上搬,唐總您看是不是……”

  唐域冷聲道:“不用,市場比例賠付是多少就給多少,不用再問我。”

  動工日期定下來很快,就在三天后,唐域一直在西安,等到正式動工那天,他去現場看了看。釘子戶看見他,想要沖過來討個說法,被幾個工人攔在外面。
  “唐總,我都同意了,您什么條件我都簽,別改設計圖啊!這樣……雙方都不得利。”釘子戶看著工隊已經開始動工了,急得冒汗,“你看,你們改設計圖,以后拍戲穿幫還得后期,得花錢,這個不劃算啊!”

  唐域嘴角扯出一個笑,懶聲道:“哦?不缺這點錢。”
  釘子戶:“……”

  高恒站在他身后,被旁邊的劉又鋒拉了一下,他低頭看劉又鋒。
  劉又鋒已經看過設計圖了,壓根就沒改,不然這么大一個影視城,怎么可能一下子就改出圖紙來,還能馬上動工,不過就是給釘子戶施壓罷了。他服氣道:“唐總高啊。”
  高恒不置可否,不高明怎么做CEO?

  唐域不再理會釘子戶,順利開工之后,就轉身走了。
  釘子戶還在鬧,在喊,剛開始還好聲求,后來直接罵唐域沒人性了。

  唐域瞥頭,目光冷淡。

  釘子戶站在原地,失了聲。

  劉又鋒慌忙讓人把釘子戶趕走,又跑到唐域面前,小心請示:“唐總,那什么時候跟釘子戶簽約?”

  唐域剛被人罵沒人性,臉上沒什么情緒,垂眼瞥了一眼有些啤酒肚的矮胖負責人,語氣淡淡:“不識好歹的,因為他工期延誤了那么久,讓他十天半個月吃不好睡不好又拿不到錢,便宜他了。”

  話落,轉身就走了。

  劉又鋒盯著他高大修長的身影發了一下愣,高恒覺得這個負責人有點不聰明,好心提醒:“唐總的意思是,半個月后再簽約讓他搬走。”

  唐域是周五到公司的,他之前已經把選題看了,都覺得欠點什么,不是拍爛的題材,就是保守型,中規中矩,可能爆不了,但只要選幾個自帶流量的主演,就算爆不了,也絕對不會撲街。

  唐域靠在辦公椅上,抬眸看向策劃,有些漫不經心地問:“唐馨沒想法?”
  策劃也不懂唐總跟唐馨的流言幾分真幾分假,哪句是真的哪句是假的,在職場久了,自然知道這東西不能亂信,尤其他們是影視行業,就算謠言天花亂墜,也不能亂信。
  有人去問過高恒,但高恒是出了名的嘴嚴,從來不會透露老板半句老板不想透露的私事。十分護主,放在古代,就是十足十的忠臣。

  策劃斟酌道:“說了,但是我沒聽懂她的意思,而且她說要拍穿越劇,您一向不喜歡這類題材,所以我就沒報上來。”

  唐域垂下眼,手指在桌上叩叩:“讓她過來一下。”

  唐馨剛吃完一份小蛋糕,就被通知唐總讓她上樓。

  這可是唐域自己叫她上去的。

  唐馨歡喜地去洗手間補了補口紅,才飛速上樓。

  她好多天沒看見唐域了。

  她到樓上的時候,高恒正好送文件進辦公室,唐域一抬頭就看見她穿著件粉色毛衣,在高恒身后探了探腦袋。唐馨側過身,站到門邊,甜甜地笑:“唐總。”
  唐域眼底染上一絲笑意:“進來吧。”

  唐馨走進去,高恒放下文件,說:“這些是需要您過目簽字的。”

  唐域:“放著吧。”

  高恒關上門出去了。

  唐域懶懶地往椅子上一靠,微微歪著腦袋,眼尾吊著,掃了面前的小姑娘一眼,“你把你想的選題,跟我說一遍。”

  唐馨正直勾勾地看著他,有些晃神,聞言忙打起精神,“啊,好。”想了想又說,“我能不能先畫一張圖,再跟你說我的想法?我怕你不懂我的意思……”

  唐域:“……”

  他有些失笑,點了下頭。

  “可以給我筆和紙嗎?”

  唐域給她遞了一本空白筆記本,下巴往筆筒里指了指,“自己拿。”

  唐馨拿到筆記本和筆,抱著東西轉身,走到會客沙發前坐下,彎著腰在上面涂涂畫畫,似乎是茶幾有些矮了,她慢慢滑下來,半跪在地毯上,神情專注。

  唐域半瞇著眼,有些漫不經心地看著她,忽然想起她畫的那張丑不拉幾的沒有臉的“男朋友畫像”。

  “唐總,可以給我一支馬克筆嗎?”

  小姑娘抬起頭,笑盈盈地看他。

  午后的陽光從玻璃窗灑落,辦公室明亮溫暖,也抵不過她臉頰上那個淺淺的酒窩明亮生動,唐域晃了一下神,直起身,從筆筒里抽了一支馬克筆,走過去。

  他人還沒走到,忽然嗤地諷笑:“你連男朋友的臉都畫不出來,畫其他的東西,你確定有人能看懂?”

  唐馨仰著小臉看他,沒想到他會提起這個,臉上笑容一收,毫不在意地哼了聲:“沒關系啊,我可以畫一個豬頭。”

  唐域:“……”

  他走到她面前,垂眼睨著她。

  唐馨被他看得心慌,小聲問:“不可以嗎?”

  半晌,他微微彎腰,嘴角帶著一絲冷笑,馬克筆在她腦門上不輕不重地敲了一下。

  

9814 3538648 MjAxOC8xMi8wNS8jIyM5ODE0 http://m.clewx.com/book/201812/05/9814_3538648.html
新快3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