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第 25 章

書名:對你不止是喜歡 上傳會員:我是小乖乖 作者:陌言川 更新時間:2019-03-26 20:01:58

  如果有人問我, 暗戀四年孤獨苦澀嗎?我仔細回想了一下, 偶爾會難過,但大多時候是快樂的。
因為很多人都沒嘗過喜歡一個人是什么滋味,至少我嘗過了。
――《小富婆日記》

  在唐馨眼里,唐域是個冷靜又克制的人,在公司里襯衫永遠是扣到最上面一顆的, 也不喜歡用網絡用語,以前她叫他“唐爸爸”還被他黑臉教訓過,不準這么叫。

  當然, 她不聽話, 偶爾還是會這么叫他。

  現在,突然聽到他這么說, 唐馨愣了一下, 不可思議地眨眨眼:“啊?”

  唐域沉默地看著她,微微蹙眉,臉也別了一下, 像是為自己剛才的一時失言懊惱。他手抄進褲兜里, 直接轉了個身, 高大挺拔的背影對著唐馨。

  唐馨:“……”

  此時已經是下午三點, 陽光早已西向,百葉窗已經拉起,他面向著整片空曠的落地窗, 他垂眼睨著樓下的車水馬龍,忽然覺得壓抑得慌, 揣在兜里的手微微攥緊。

  唐馨以為他是覺得不好意思了,或者是在思考她退出項目組的事。

  其實她上次只跟陸之行談版權合作的事,沒提過跟項目組。原因是陸之行一直有合作的編劇,而且他自己也會操作劇本,她只是一個十八線的小編劇,陸之行沒主動提讓她跟項目組,她也有點不好意思開口。

  她想等合同出來的時候再加碼,就算不是主編劇,她也想跟組,畢竟是她的作品。

  如果之后《做一個夢給你》劇本開始改編,她大概也會毫不猶豫地退出現在的項目組,趁現在項目剛開始退出是最合適的。

  唐域這么說也沒錯。

  唐馨之前沒想過要離開時光,現在卻有些動搖了,她看著唐域的背影,覺得他連后腦勺都是好看的,心底忽然升起強烈的不舍――

  越是不舍,她越是想叛逆逃離,她突然就不想被框架在這里。
以前愿意留在這里,是因為這里有唐域,她每天在這里打醬油都覺得很開心,偶爾會難過,但大多時候都是開心的。
現在想離開,是因為唐域說他們不合適。
要怎么樣才能合適呢?
不對,應該說,要怎么樣才能喜歡她呢?

  是不是她一直在他身邊,他反而看不到?

  也可能,是真的不喜歡。

  唐大偉和鐘麗B自小灌輸給唐馨的思想是要愛自己,唐馨她可以暗戀唐域四年,沒有回應也沒關系,她甚至可以在這種暗戀中自得自樂。

  但是,被明確拒絕后,無論是自尊還是自小養成的性格,都不允許她繼續死纏爛打。

  即使,現在依舊喜歡他喜歡得要命。

  兩人沉默許久。

  唐域緩慢地抽出手,轉身看向她,已經恢復冷靜,沒什么情緒地開口:“你想退出就退出吧,有合適的項目……”

  他頓了一下,想再說什么。

  唐馨像是剛從自己的思緒里抽出魂似的,直直地看著他,微微一笑:“好,謝謝唐總。你說得對,我剛才想了想,我確實可能要離開時光了,跟陸導演簽約后,我申請進項目組,應該沒問題,畢竟我是原著作者。”

  唐域心猛地一抽,愣了一下:“你說什么?”

  他其實聽得一清二楚。

  她說她想離開。

  唐馨抿了一下唇,輕聲說:“我說我想辭職。”

  如果不是表白被拒絕,她也沒想到有一天她跟唐域會走到這一步。

  她話音一落,唐域眉心緊蹙,緊緊盯著她漆黑明亮的眼,剛要說話,手機鈴響便突兀地響起,他看都沒看。

  唐馨往桌上看了一眼,彎起唇角:“你接電話吧,辭職的事也不是很著急,我先下樓了。”說完便轉身走向門口,這回是真的用后腦勺對著他了。

  唐域喉嚨里像是被什么東西梗住了一般,不上不下,他抿緊唇,垂下眼。
驀地,又抬起頭,叫住她:“等等。”
唐馨手握在門把上,側身回頭,疑惑道:“唐總,還有事嗎?”

  手機鈴聲忽然斷了。

  下一秒,再次響起。@無限好文,盡在晉江文學城

  唐域煩躁地直接掛斷,把手機反扣在桌上,壓在手心下,他看著她,嗓音又低又沉:“真的要辭職?”

  唐馨輕輕點頭,揚起一個笑,臉頰上那枚淺淺的酒窩對著他,語氣輕快地說:“我要去拍電影啦,比在這里跟項目打醬油更好,不是嗎?”

  說著,她手心用力,按下門把。

  咔――

  門開了。

  高恒杵在門口,有幾分焦慮,看見門開還愣了一下。

  唐馨看見他,笑瞇瞇地說:“高助理你現在都不戴隱形眼鏡了?挺好的。”
高恒不明白她怎么每次都要提他的眼鏡,不過還是笑笑:“謝謝。”他往里面看了一眼,看見唐總臉色難看地盯著這邊,神色復雜,看起來心情極度糟糕。

  他心里有些緊張,低頭看向唐馨,她倒是一臉云淡風輕。

  唐馨不再回頭,把門拉開,沖高助理一笑:“我下樓啦。”

  高恒遲疑地看一眼唐總,唐馨已經側過身,從他身旁走出去了。他走進去,看著唐總不太好看的臉色,硬著頭皮道:“唐總,我們該出發了。”

  電影節晚上的頒獎典禮在晚上八點開始,時光影業去年上映的兩部電影都入圍了,而唐域作為CEO和制片人,必須要到場。

  被唐域壓在手心下的手機再一次響起。

  唐域擰著眉收回目光,垂下眼拿起手機,還是霍辰東打來的,他有些不耐地接通:“連環call,你煩不煩?”辦公室都在同一個樓層,真有急事他早就直接過來了,有病。
霍辰東一噎:“我那不是懶得過去嗎?跟你說一聲,準備走了。”
唐域直接把電話掛了,懶得搭理他。

  他深吸了口氣,端起桌上的半杯冷掉的水,仰頭灌盡。
冷水灌進喉嚨,滑進胃里,整個人才恢復冷靜。

  他看了一眼高恒,轉身走進休息室。

  休息室里有個衣柜,還有個出差備用行李箱,他拉開衣柜,從里面拿出一套上午送過來的西裝,面無表情地解開襯衫扣,腦子里不斷閃過剛才那姑娘笑著說辭職的模樣。

  說不續約就不續約,說退出項目組就退出,還拿辭職來說事。

  當真是沒心沒肺了。

  男人換了身純黑的手工西裝,身形越發挺拔修長,他拉開門走出去,霍辰東不知道什么時候過來了,同樣一身黑色西裝,倚著辦公桌玩打火機。

  唐域沒搭理他,徑直往門口走。

  霍辰東落后他一步,慢悠悠地走著,冷不丁笑了聲:“聽說剛才小糖心上樓了?”

  唐域腳步一頓,斜睨向他,皺了皺眉:“小糖心?”

  “就是唐馨啊。”霍辰東吊兒郎當地笑,“我看有些粉絲這么叫她,挺適合的。”

  “粉絲是粉絲。”唐域冷笑了聲,轉身丟下一句,“你就算了,別隨時隨地發|浪。”

  “……”

  霍辰東站在原地,看著唐域的背影,轉頭看一臉正直的高恒,指指自己:“我怎么浪了?”

  高恒想了想,正直臉道:“好像霍總回國之后上了五六次娛樂小版面了,唐總可能是說你最近桃|色|新聞太多了吧,讓您收斂一點。”他頓了一頓,繼續說,“還有……唐總可能不太喜歡你叫唐小姐小糖心,聽起來跟外面的小野貓差不多。”

  霍辰東:“……”

  媽的,這對上司下屬簡直了。

  如果可以,他立即把高恒給開了!

  偏偏,高恒是唐域的得力助手,唐域隱晦說出口的話,高助理都能全部直白地解答。所以,除非高恒殘了傻了或者出賣公司,否則是不可能換的,他也沒這個權利。

  操!

  ……

  唐馨走進電梯里后,就有氣無力地靠著壁廂,后知后覺地反應過來,她剛剛跟唐域說要辭職了?

  叮――

  電梯門打開。

  唐馨深吸了口氣,直起身走出去。

  韓筱筱捧著杯子來倒水,一看見她便急急地走過來,拽住她問:“我剛才聽說你要退出項目組,真的假的啊?”
唐馨點頭:“真的啊。”@無限好文,盡在晉江文學城
韓筱筱瞪大眼睛:“為什么啊?”

  “不合適吧,你知道我喜歡什么類型的劇本。”唐馨拍拍她的手,笑瞇瞇地說,“我跟唐總推薦了你進項目組,不知道有沒有問題,我記得你好像還挺喜歡看民國劇的。”

  韓筱筱有點激動:“真的?”

  不過幾秒,又有些焉了,可憐巴巴地望著她:“不是說好帶我一起跟陸爸爸飛的嗎?你這還是把我留在這里啊!”

  唐馨嘆了口氣:“我現在還沒著落呢,等等吧。”

  韓筱筱關心問:“合同沒談好嗎?”

  “還差一點。”

  唐馨沒多說,韓筱筱也不問。

  黃思藝也捧著杯子出來倒水,看見她,挑了下眉:“真的跟唐總說了?”

  唐馨大方點頭:“對的,他已經同意了,以后就辛苦你們了。”

  她說完就走進辦公室,把之前主編劇交代的工作跟周丹簡單交接了一下,就收拾東西回家了。

  晚上,她早早吃完飯,喂飽花卷,打開電腦,往脖子上套個護頸,盤腿窩在沙發上等電影節頒獎典禮直播,時光影業有兩部影片入圍,等會兒肯定能看到唐域。

  陸之行的電影也入圍了,不過看網上的推論,估計拿不了獎了。

  她心不在焉地擼著花卷,慵懶地靠在沙發上,一邊看著電腦屏幕,一邊還抽空刷微博。

  上次“錢多人不傻”的唐叮叮小肥羊轉發抽獎之后,她的書差點賣斷,原因是唐叮叮跟不少娛樂圈里的大小明星互關,還跟時光影業的唐總和霍副總互關,這一發現讓粉絲們震驚了
――錢多多小姐姐不簡單啊!
粉絲們一直在扒,甚至猜測是不是某個女星的小號。
要不是這幾天電影院,大大小小的明星熱搜不斷,熱搜被買斷,估計早被扒上熱搜了。

  屏幕上,攝像頭晃過入場團隊劇組,唐馨眨了眨眼,眼眸定住了,連忙丟開花卷,手快地截圖――看看,她截到了什么?《不等》劇組入場循序排在《等閑之輩》后面,嘉賓座位也是前后排。
唐域跟陸之行同框了,兩人的位置是一前一后的,視頻里唐域神色淡漠,陸之行笑容懶散。
不過,今天陸之行也穿了一身西裝,倒是比上次吃飯談合作的時候正式和英俊許多。沒辦法,以唐馨的審美來看,唐域是比陸之行要好看,或許是唐大偉匪氣比較重,她天生就比較喜歡男人穿白襯衫和黑西褲,再就是西裝和大衣。

  唐域就非常符合她的審美。

  所以,當初才會一眼就喜歡上了。@無限好文,盡在晉江文學城

  ……

  頒獎典禮現場,《等閑之輩》一舉斬獲多項獎項,最佳男主角和最佳女配角以及,最佳編劇獎等都在他們這個劇組,包括唐域也獲得最佳制片人獎。

  這不是唐域第一次拿獎了,他臉上沒什么多余的喜悅,倒是許多人過來祝賀。

  后排的陸之行也過來祝賀了一番,他看向唐域,笑道:“恭喜唐總,唐總的眼光還是一如既往的好,這兩年時光幾乎每一部影片都是精品。”

  唐域瞥向他,嘴角淡淡勾了勾:“謝謝,陸導也不錯。”

  陸之行自嘲地笑笑:“唐總就別消遣我了,《不等》完全就是在消費以前的口碑,其實內核怎么樣,你也知道,挺爛的。”拍了爛片,也沒什么不好承認的,他看向唐域,像是想起什么,忽然笑了下,“不過,我最近又有了勁頭,你們時光丟放了四年的《做一個夢給你》真挺有意思的,國內這類片子比較少,我倒是覺得可以試試。”

  唐域瞬間皺了皺眉,他瞇了一下眼,看向陸之行,冷淡道:“現在版權還沒到期,唐馨也不一定會跟你簽約。”

  陸之行愣了一下,靠著椅背若有所思地看著他,笑道:“那天我們談得挺不錯的,應該不會有差錯了吧?”

  版權也就這兩天到期了。
他合同都擬好了。

  唐域想起那天唐馨甜笑的畫面,幾不可見地皺了皺眉,心底又是一陣煩躁,加上下午她說她要辭職,要跟陸之行一起做這個項目。

  他喉嚨滾動了一下,堵在胸腔里的情緒突然找不到出發口,悶得慌。

  霍辰東吊兒郎當地插話:“陸之行,你不如讓讓?”
陸之行笑:“那不行,好不容易看上一個合心意的本子。”
霍辰東哼笑了聲,看了一眼唐域,看熱鬧不嫌事大地說:“唐總,你說要不要搶一搶?小糖心應該是吃軟不吃硬的,你試試……”

  唐域橫了他一眼。

  霍辰東舉手投降,行,他閉嘴。

  ……

  第二天,唐馨因為不用去項目組,在家睡了個自然醒,一醒來摸手機看了看,才發現陸之行給她發了微信,郵箱也提示有新郵件。

  陸之行:“糖心,合同發到你郵箱了,你可以先看一下,沒問題的話,我們再面談。”

  

9814 3544737 MjAxOC8xMi8wNS8jIyM5ODE0 http://m.clewx.com/book/201812/05/9814_3544737.html
新快3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