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第 32 章

書名:對你不止是喜歡 上傳會員:我是小乖乖 作者:陌言川 更新時間:2019-03-31 00:39:03

  來啊, 造作啊, 趁著你的目光望著我,我有這個資本的時候。
――《小富婆日記》

  那時候唐叮叮才十八歲,他們一群人從小一起長大,唐叮叮情竇初開,整天對著霍辰東霍哥哥霍哥哥地叫, 唐域跟霍辰東同歲,比唐叮叮大了五六歲。

  那時候唐域剛接手時光,霍辰東自家產業不做, 跑來幫他的忙, 這個圈子本來就復雜,色|欲|誘|惑和各種見不得人的交易比別的行業要多。

  霍辰東長得帥, 人不壞, 還很仗義,除了很浪|蕩,也沒別的明顯缺點。

  唐叮叮從小嬌生慣養的, 性子可愛, 長得漂亮, 霍辰東確實心癢癢過……剛露出一點苗頭, 就直接被唐域給掐死了。

  那天唐叮叮本來要跟著霍辰東一起去玩的,一群人,三天兩夜。
三天兩夜, 以霍辰東那浪蕩的個性,指不定能把唐叮叮往床上拐。
當時唐域一身休閑家居服, 靠在墻邊漫不經心地看著唐叮叮興沖沖地準備跟霍辰東上車,直接把人喊住,云淡風輕地說:“霍辰東你要是碰唐叮叮一下,回來后必須把你身邊所有的爛桃花全部給收拾干凈了,以后但凡有個緋聞成真的事。”他睨向霍辰東的襠部,“我打斷你的腿,這輩子別想起來。”

  唐域這一招夠狠。

  霍辰東那時候年輕,才開始浪沒多久,自然舍不得為了一棵樹放棄一整片森林了,更何況是唐域的妹妹,他也不想把關系弄僵,立即認慫:“我把叮叮當妹妹,你想多了吧,兄弟。”

  唐叮叮那時候年紀小,這種事情被當著面戳穿,覺得特別沒面子,直接哭了,轉頭就跑回家,關上房門誰也不理,把自己悶了一天。

  這件事,唐域就是故意做給唐叮叮看的,讓她自己選,也讓她看清霍辰東值不值得。

  從那之后,霍辰東當真不把唐叮叮當女人看了。

  唐叮叮主動了幾次,都被霍辰東給擋了回來,他當真不敢碰她,后來就不了了之了。

  現在已經四年過去了。

  唐叮叮呢?除了每次看到他的桃色新聞還是會生氣郁悶之外,好像也沒那么喜歡了,但情緒依舊會被影響。她端起水杯灌了兩口,啪一聲把水杯放下,憤憤地說:“我就是在想,他到底還會浪幾年?”

  唐馨捧著臉聽完唐叮叮的話,還在想象唐域淡風輕地放出那些狠話時的表情。

  “別想了,這男人死性不改,除非浪不動了。”
@無限好文,盡在晉江文學城
驀地,身后傳來一道懶洋洋的女音。

  唐馨跟唐叮叮同時回頭,尤歡抱著雙臂倚在門框上,也不知道什么時候到的,悄無聲息的,還順道把故事給聽全了。
唐叮叮咬咬唇,不死心地問:“真的嗎?”
尤歡走過來,在唐馨旁邊坐下,瞥她一眼:“真的,除非你把他褲腰給上鎖了。”
唐叮叮:“……”

  唐馨已經習慣尤歡的直接和犀利了,看著唐叮叮那張漂亮的小臉蛋,安慰道:“算了,大豬蹄子到處都有,霍總這么浪,就放他繼續在花叢中浪吧,別惦記了。”

  唐叮叮有些懨懨地點頭。

  唐馨直接拿起菜單,在她腦袋上啪了一下:“點菜!我請客。”

  唐叮叮瞪了她一眼,拽下菜單,一邊翻一邊說:“晚上還要請喝酒。”
她可沒忘記唐馨說吃完飯要泡吧的。
她宰了她那么多錢,她要多喝點酒,喝回來。

  唐馨笑瞇瞇地說:“請請請,愛喝多少喝多少。”

  尤歡看向唐馨:“你什么時候進項目組?”

  “過兩天。”

  唐馨已經跟陸之行約好時間了,她過兩天就直接去他的工作室,他行動力很強,說組建項目組,立即就辦成了。

  尤歡挑眉:“不錯啊,這么快。”
唐叮叮抬頭看看唐馨,嘀咕道:“你可真瀟灑,帶著版權說跑就跑,說炒老板魷魚就炒,我哥哥多可憐……”
唐馨皮笑肉不笑:“小孩子,你不了解的。”

  了解之后,你會覺得我才是那個可憐人。
@無限好文,盡在晉江文學城
唐叮叮:“……”

  怎么跟她哥哥一個語氣?

  ……

  酒吧里有樂隊,還有DJ,有時候聲音很大,人群涌動,大多數女人穿著都很清涼。

  唐馨跟著尤歡進舞池跳了一會兒,被一個咸豬手摸了腰,她看了一眼那油頭粉面的男人,直接踹了他一腳,就出來了。那男人怒目橫生,擼起袖子就要追出來。
尤歡擋在前面,笑得風情萬種:“我妹妹脾氣不太好,別介啊。”
男人一看尤歡這么正點,火氣熄了幾分,色瞇瞇地:“那你陪我跳啊?”

  “行啊。”尤歡撩了撩一頭卷長發。

  唐馨回頭看了一眼,尤歡沖她拋了個眉眼,老娘搞得定。

  她放心地走了。

  一到吧臺前,就看見叮叮小肥羊已經喝了好幾杯了,她有些無語,這小姑娘是專門來買醉的吧?她坐在高腳椅上,扭過她的臉瞧了瞧。
唐叮叮手里還端著杯酒,眼神已經有些渙散了,皺眉道:“干嘛呀?”
唐馨看著她:“我看你醉沒有,你要是醉了我還得送你回去?”

  “我可以叫司機來……嗝……”唐叮叮打了個酒嗝,眼睛都泛起了霧,“叫司機來接我。”

  唐馨翻了個白眼,小肥羊這酒量不太行啊,就醉了啊?
她幫她把手機摸出來,放到她手上:“打,現在就打。”

  別一會兒醉的不省人事了,電話都不會打。

  唐叮叮是有些醉了,但人還算清醒,她哦了聲,就翻最近通話準備給司機打電話,后背突然被人碰了一下,她手一抖,戳到了“哥哥”的號碼。
電話撥出去了。
她立即掛斷。
但也來不及了,已經響了一聲。

  唐域今天加班,剛上車把手機放在中控箱里,正準備開車的時候,手機響了一下。他拿起來看了一眼,就掛了,唐叮叮想干嘛?

  他回撥過去。

  唐叮叮嚇得酒都醒了三分,家里人對她管得還挺嚴的,特別是她哥哥,錢怎么花都可以,不能玩的過火。她看了一眼唐馨,唐馨眨了下眼,唐叮叮硬著頭皮捂住話筒接了。電話一接通,唐域就忍不住皺眉,沉聲問:“在酒吧?”
唐叮叮飛快解釋:“我本來想叫司機來接的,不小心撥錯了。”
唐域手搭在方向盤上,盤問:“跟誰?”

  “糖心和歡姐……”

  “誰?”唐域有些沒聽清。

  唐叮叮大聲重復了一遍,唐域眼眸動了動,手握住方向盤,把車開出去,“在那邊等我。”
說完就掛了。
唐叮叮對著手機眨眨眼,有些迷糊地看向唐馨:“我哥說要來接我。”

  唐馨佯裝不在意地哦了聲,“那好啊。”

  肩膀被人拍了一下。

  她回頭看。

  尤歡回來了,端起她面前的酒杯就灌了下去。

  唐馨看著唐叮叮有些迷糊的醉意,忽然心癢癢的,想……套套小肥羊的話。正好這會兒酒吧把DJ停了,樂隊主唱是個嗓音沙啞的女聲,情歌唱得很勾人心。

  她聽了一首,看向又要了一杯酒的唐叮叮,笑瞇瞇地說:“你別傷心了,你哥也是為了你好,如果霍總不那么浪,像你哥那樣稍微禁欲一些,他也不會反對的。”

  “像我哥?”唐叮叮嘴角一撇,“像我哥其實也不好!”

  唐馨心頭一跳,不好?難道唐域那些新聞也有真的?她舔了下嘴角:“你哥……怎么不好?”

  唐叮叮喝了一口酒,臉紅紅地看向她,開始爆料:“我哥那人從小到大規矩特別多,不過也不怪他,我小叔和爺爺都是當兵的,給家里的男人都定了不少規矩,不過都是一些習性和品格方面的,我幾個唐哥都還算正常。”她停了一下,“我哥就有點不太一樣,他從小到大就喜歡一個款的女生,就……就明燭那種的,溫柔如水,長發齊腰,性格軟一些的。”

  唐馨忍不住翻了個白眼。

  小肥羊又來扎她的心。

  她咬著唇,不死心地問:“就沒個意外?”

  唐叮叮搖頭:“沒有,至少我沒見過……”

  真他媽扎心。

  唐叮叮敲敲桌子,有些神神秘秘地靠過來:“而且,我跟你說啊,我哥哥對喜歡這件事還分有等級的,這個我是聽霍哥哥說的,他也是猜的。”

  唐馨:“什么等級?”

  “比如說喜歡分為十分的話,看對眼緣,五分喜歡的話,他可能就會追你。”

  “……”

  所以,她在唐域身邊呆了一年多,唐域對她的喜歡還停留在五分以下?

  唐馨面無表情地哦了聲:“然后呢?”

  唐叮叮:“六分喜歡就開始行動了,真的追你。”

  唐馨看了一眼尤歡。

  尤歡哼笑了聲,狗男人。

  唐馨扯了個笑:“七分呢?”

  唐叮叮:“七分喜歡啊,他就想吻你了;八分喜歡會對你有沖動,可能想跟你上|床;九分喜歡他一定想跟你結婚……”

  說到這里,她故意停下,沖唐馨和尤歡眨眼。@無限好文,盡在晉江文學城

  等她們提問。

  唐馨一顆心已經千瘡百孔了,她勉強配合地微微一笑:“那十分喜歡呢?”

  唐叮叮笑嘻嘻地歪倒到唐馨肩上,一拍桌子,特豪爽地說:“他要是對你有十分的喜歡,那就像小說里說的那樣,你親他一下,他能把命都給你,他擁有的一切,全都給你。”

  唐馨笑了一下,忽然覺得心疼得要命。

  ……這些話由唐叮叮說起來有些傻氣,但聽起來,挺蘇的。

  可惜她沒機會知道唐域的十分喜歡是什么樣子,她不要他的命,也不要他的錢,就要他這個人。

  但是啊……

  她連他五分喜歡都達不到。

  唐馨想了想,那唐域對明燭是停留在六分喜歡?

  她手肘捅捅唐叮叮:“那他有過幾個七分喜歡的?”

  唐叮叮歪頭想了想,說:“兩三個吧,別人追他很難的,除非剛好是他喜歡的那類型,就能一拍即合,但在一起之后,要是三觀不合,就會分手。”
唐馨眨眨眼:“那意思就是,他談過三個?”
唐叮叮:“好像是……”
其實,她不是很清楚,但談過肯定談過。

  唐馨端起酒杯抿一口,瞥她一眼,裝模作樣地繼續套話:“那八分喜歡的有嗎?”

  這回唐叮叮倒是搖頭:“好像沒有,如果有這么親密的話,以他的性格,應該會帶回家給我爸媽爺爺奶奶看了。”

  唐馨眼睛一亮,有些興奮:“那唐域豈不是處|男?”

  唐叮叮:“……”

  尤歡:“……”

  唐叮叮張張嘴,忍不住說:“同樣是九年義務教育,你抓重點怎么這么厲害……”

  “我比你聰明啊!”唐馨大言不慚地笑。

  唐叮叮哼了聲,她也不傻好吧?她想了想,覺得好像二十八歲還是處|男好像沒什么面子,看看霍辰東那個浪子,都不知道睡了多少個了,她撇撇嘴,又補充道:“這個……我哥哥的私生活,我就不是很清楚了,我胡亂猜的,不一定。”

  尤歡看了一眼滿眼星星的唐馨,罵了句:“沒出息。”

  唐馨開心地點了一杯酒,她要喝一杯慶祝一下。

  等時間差不多了。

  三人菜從酒吧出來,唐叮叮酒勁上來后,已經醉得有些迷糊了,唐馨和尤歡架著她走出來。尤歡已經提前給自己和唐馨找好了代駕,架著個小醉鬼往車那邊走。

  唐叮叮靠著尤歡,小聲告狀:“我跟你說歡歡姐,糖心她心好黑!”

  唐馨:“……”

  她聽見了,好吧?

  “我心哪里黑了?白著好嗎?”

  “你就是心黑!”

  小肥羊站起來,搖搖晃晃地撞過來。

  唐馨猝不及防被她一撞,沒穩住自己,往后退了一步,整個人撞進一具堅硬的懷抱里,裸|露的腰被一只溫柔干燥的大手一把罩住,緊緊扣在懷里。
男人低頭睨著她,眉目清淡,低沉開口:

  “醉了?”

  

9814 3546596 MjAxOC8xMi8wNS8jIyM5ODE0 http://m.clewx.com/book/201812/05/9814_3546596.html
新快3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