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第 63 章

書名:對你不止是喜歡 上傳會員:我是小乖乖 作者:陌言川 更新時間:2019-04-24 08:30:12

  唐域, 我想跟你談一場不分手的戀愛, 但戀愛啊, 承諾啊,原則啊, 都是這個世界上最虛無縹緲的東西。
所以,這是我心底的秘密。
――《小糖心日記》

  明天晚上才是電影節的頒獎典禮, 雖然猜到唐域可能會趕回來,但真正見到他的那一秒,唐馨心跳還是漏了半拍,愣愣地看著他。男人垂下手, 邁出電梯, 低頭睨著她笑:“這么驚訝?”
唐馨回過神來, 先是看了一眼他身后的霍辰東和高恒,然后低頭看自己的腳尖:“我以為你不回來了。”

  她下午好像還在視頻里看見他了, 一晃而過,只有背影。
甚至不確定是不是他。

  “必須回來。”

  他低沉的嗓音落在她心尖上。

  唐馨驀地抬頭看他, 忍不住問:“那明晚的頒獎典禮呢?明天趕過去來得及嗎?”

  霍辰東輕輕笑了聲, 吊兒郎當地調侃:“小糖心,我們十點就要走,所以只呆兩個小時, 感動嗎?”其實霍辰東一直在北京,知道這邊辦生日趴才特意過來的。
只有唐域和高恒才是擠著時間的縫隙拼著趕回來的, 高恒看著唐馨,感嘆唐總這次為了追唐小姐, 真是豁出去了。

  只呆兩個小時?

  唐馨直直地望著唐域,想問他何必呢?
唐域毫不在意地笑笑,在她腦袋上揉了揉,下巴指指前面包廂,“先回包廂吧,等你切完蛋糕我再走。”

  唐馨看著男人挺拔修長的背影,發了一秒呆,忙跟上去,在他身后小聲嘀咕:“你故意的吧?”

  但不得不承認,女人都吃這一套,尤其是自己喜歡的男人,千里迢迢趕回來只為見你一面,給你過個生日,哪怕短短兩個小時。

  唐域手抄進褲兜里,放緩步子,不置可否地笑笑:“今天你生日你最大,隨你怎么想。”
唐馨:“……”
唐域推開包廂門,包廂里音樂聲震天,幾個人正在搶麥狂吼,他忍不住皺了皺眉,大家看見他都驚了一下,連唱歌搶麥的都驚得像被定住似的。

  沈菲驚訝地看向唐叮叮:“唐域哥不是在電影節嗎?”

  “回來了啊。”唐叮叮笑嘻嘻地喊了聲,“哥!”

  唐域沒想到會有這么多人,他瞥了一眼唐叮叮,幾秒就釋然了,臉上沒什么情緒地走進去,順道回答幾個疑問――

  “域哥,你明天再趕回去?”
“十點走。”
“啊?十點好像沒有直飛臺北的飛機了吧?”
“轉機。”
“……”
……

  唐馨再次轉頭看他,唐域已經在沙發上坐下,整個人松散地靠在椅子上,有人問他喝酒嗎?他瞇了一下眼,勾勾嘴角:“喝點兒吧。”
他接過酒杯,手握著,搭在膝蓋上,漫不經心地看向她,然后看了一眼身旁的空位。
唐馨心跳從見到他的那一刻,一直是快的,以前她就特別喜歡穿著西裝的唐域,感覺套上那身西裝,他每一個動作都是勾人的。

  她走過去,在他旁邊坐下。

  大家驚訝過后,又各玩各的了,唱歌的唱歌,喝酒的喝酒,玩游戲的玩游戲。

  唐馨靠過去,在他耳邊說:“其實你今晚不用這么趕回來的,只是生日。”
唐域放下酒杯,沒有回答,低頭捏住她的左手,仔細看了一下,原本細嫩的掌心上有兩處縫了針,還沒好全,就算好了以后也會留下一點疤。
他指腹在那兩處輕輕蹭了蹭,低頭在她耳邊說:“前年我趕去新疆那次,你是不是很難過?”

  “……”

  她手指下意識動了動,不明白他這個時候干嘛突然提起那件事。

  “那次算主創團出事,就算不是明燭,換個人受傷,其實我也要過去看一看,只是可能沒那么著急。”以前的事情唐域沒辦法否認,他也不是個會計較過往的人,只是有些事既然是她心里的疙瘩,那他愿意去抹平,“以后只要是關于你的事,我都放會放在首位,這件事忘了,嗯?”

  “……”

  唐馨心尖震顫,驀地抬頭看他,這算是承諾嗎?

  包廂里的音樂停了又起,因為搶麥的幾個人因為好奇,一直盯著這邊看,忘了唱也忘了詞。

  沈菲湊到唐叮叮耳邊,小聲問:“唐域哥真跟糖心在一起啦?”
唐叮叮搖頭:“還沒追到,糖心真的好難追啊……”
沈菲:“……”
這么難追嗎?

  尤歡輕笑:“難追才會珍惜,男人不都這樣?一般倒貼是沒好結果的。”

  唐叮叮默了一下,又笑起來:“對。”

  霍辰東就坐在唐叮叮旁邊,翹著二郎腿晃著酒杯,聞言頓了頓,側頭看她。她卻像是沒看見他似的,自己玩自己的,轉頭又跟沈菲和尤歡聊得很開心。

  “我去唱歌!”

  唐叮叮站起來,跑去點歌。

  唐馨看向風風火火跑向點歌臺的唐叮叮,唐叮叮舉著話筒笑盈盈地說:“糖心,你想聽什么?我給你唱啊,我唱歌可好聽了!”
唐域:“……”
他瞇了一下眼,臉色冷淡地看著,這丫頭真是……把他的臺詞給搶了。

  眾人目光齊刷刷看向唐馨。
唐馨這才發覺大家都盯著他們看,臉一紅,忙抽回手,掩飾地撩了一下頭發,看向唐叮叮:“你唱你喜歡的吧,都可以聽。”
反正她五音不全,在場的每一個人都比她唱得好。

  過了一會兒,唐馨發現,唐叮叮唱歌真的意外好聽,好聽到讓她覺得唐叮叮就算不給她演女主角,去唱歌也一定能火。她下意識看了一眼唐域,唐域轉頭看她,漫不經心地笑笑:“想聽我唱?”

  她真的沒有聽唐域唱過歌,以前項目組和劇組聚餐,大家都唱過,導演還開玩笑讓他也開開嗓,唐域只是笑笑,說不會唱。

  當然,大家都心知肚明,這唐總推辭的借口罷了。

  唐馨搖搖頭:“沒有。”
這么多人呢,他大概不可能唱。

  唐域懶散地靠在沙發上,喝了兩杯酒之后就不再碰了,唐馨被他們拉著出去玩了一會兒,最后被人鬧著起哄,讓她唱歌,他剛要去解圍――
尤歡:“算了,她不會唱歌,你們聽她唱完會后悔來給她過生日的。”
唐馨:“……”
他低頭笑了聲。

  整個生日趴流程都是唐叮叮制定的,因為唐域要提前走,她把切蛋糕和送禮物的環節提前了,所有人的禮物都送出去了,就連霍辰東都當場給唐馨發了一個支付寶紅包,8888呢。
最后,大家看向唐域,尤歡挑眉:“唐總,你的生日禮物呢?”
唐域淡淡笑了一下:“禮物私下給。”

  “嘖,還藏著啊,是什么啊!”
“唐域哥,你這樣我們會很好奇的,快拿出來吧!”
“我知道!我聽說上個月唐域哥在拍賣會上拍了一顆鉆石!五百多萬呢!”
……
唐馨看向唐域,瞪大了眼睛,不是真給她買了鉆石吧?

  唐域看了她一眼,手指突然勾了一點奶油,抹到她臉上,嗤笑了聲:“你想要鉆石?”

  ……那倒不是,她只是好奇。

  不過,唐馨還是點了下頭,沒心沒肺地笑了笑。
下一秒,唐叮叮忽然惡作劇興起,也想學哥哥抹人蛋糕,她沖大家一使眼色,幾個人同時抓了一把奶油就要往唐馨身上招呼。唐馨嚇得花容失色,驚叫一聲,正要躲,就被唐域按在懷里迅速轉了個身,他用背給她擋住了。

  有人沒收住,白色粉色的奶油一并抹到那件高定西裝外套上。

  “啊!我不是故意啊……”沈菲忙認錯。

  唐馨慌忙從他懷里鉆出來,轉到后面看了一眼,有些痛心地拿紙巾幫他擦去,“擦不干凈……”

  唐域不太在意,直接解開西裝扣,利落地脫下掛在手臂上,眼睛瞥了一眼腕表,九點五十分。他看她一眼,忽然勾住她的肩膀,把人往沙發上帶,唐馨被他按在沙發上。

  唐域順手從沙發上抄起一個話題,走向點歌臺,坐上高腳椅,所有人目光都掃向那邊。

  他點了一首《月亮代表我的心》,張國榮版本的。

  唐馨特別喜歡這個版本,聽了上千遍了吧,前奏一響,她心就砰砰砰跳得飛快。她坐在沙發上,目光像是被定住似的,直直地盯著高腳椅上的男人,他頭頂上光暈籠罩,西裝褲下的兩條長腿松松地支在玻璃地板上,格外性感養眼。

  唐域目光深邃熱烈地看著她,他的嗓音低沉沙啞,比原唱要低一點――

  你問我愛你有多深,我愛你有幾分
我的情也真,我的愛也真
月亮代表我的心
……
唐馨想過唐域唱歌可能會很好聽,但沒想到看著他唱歌的模樣,會這么勾纏,勾得她心又酸又軟。她突然很想哭,幾分喜歡呢?她對唐域,是十分啊。

  不止唐馨愣了,大家都愣住了。

  好像全場所有人都成了透明,只有他們才存在于這個世界。

  唐馨忍住沒哭,怕丟人。

  但唐叮叮哭了,眼淚嘩啦啦地掉,可憐巴巴地看著,突然又笑。
霍辰東愣了一下,給她遞了紙巾,有些哭笑不得:“你哭什么啊?”
唐叮叮抹了一下眼淚,啊了聲,淚眼盈盈地小聲說:“沒什么,就是覺得哥哥真的很喜歡糖心了,覺得他們這樣很好啊,互相喜歡真的太好了,哥哥跟糖心以后一定會很幸福。”她頓了一下,轉頭看看他,笑了一下,“不過每個人追求幸福的方式不一樣,霍哥哥,你覺得開心就好。”
霍辰東抿了一下嘴角,低頭笑得有些艱澀:“嗯。”

  一首歌4分7秒,唐域唱完,輕輕吁了口氣。
說實話,有點緊張。
他直起身,走向唐馨,在她小圓臉上一掐,唐馨驀地回神,眼睛清亮。他抬起她的下巴:“送我?”

  唐馨艱難地咽了下口水,搭著他的手臂站起來:“好。”

  兩人走向門口,高恒和霍辰東也一并跟在身后。唐馨走出包廂才想起來自己外套丟在化妝間儲物柜里了,她站在電梯門口,抬頭看唐域,抿了一下唇,沖他甜笑:“我送到這里,可以了嗎?”
唐域:“……”
他瞇了一下眼,眼底明晃晃地兩個字:不行。

  唐馨假裝沒看懂,依舊笑盈盈地看他,還順手幫他按了電梯。

  高恒默默看了一眼唐總,覺得唐總這一趟又白跑了,依舊沒追到人,他面露同情。

  唐域咬了下腮幫,在她臉頰上用力掐了一把,轉身走進電梯。
唐馨:“……”
電梯門緩緩關上,唐域的漆黑的眼神徹底被隔絕。

  唐馨低下頭,有些委屈巴巴。
怪她嗎?
他連生日禮物都沒有準備,也沒有說一句喜歡,或者讓她做他女朋友。

  剛要轉身。

  手機突然瘋狂地震動起來。

  唐域:[我喜歡你]
唐域:[我喜歡你]
唐域:[我喜歡你]
……
一個個紅包突然轟炸似的飛快刷屏。
唐馨都不知道他到底發了多少個,也不知道為什么他手速能這么快,她看得眼睛都花了。
幾分鐘后。
唐域靠在車后排上,敲下最后一行字,手機就丟到一旁,沉沉地吁出一口氣,他今晚是把自己從來沒做過的事情做了一個遍了。

  他轉頭著看向會所門口,安靜地等待。

  唐域:“下樓拿鉆石。”
唐馨:“……?”

  她還站在電梯門口,整個腦袋都是懵的,什么叫下樓拿鉆石?

  十點十分。
霍辰東站在車子旁邊的枯樹下抽著煙,高恒終于忍不住拉開車門,提醒:“唐總,再不走要來不及了。”

  唐域皺了皺眉,剛要說話,就看見門口多了一道纖瘦單薄的身影,她穿著白色小禮服,踩著高跟鞋輕快地提著裙擺跑下臺階,寒風凜冽,好像一陣風就能把她吹跑似的。

  他推開高恒,一條腿跨下車,還沒來得及走過去,就被人狠狠撞進懷里。

  小姑娘一身寒涼,冰涼纖細的手臂貼上他溫熱的頸脖,眼睛亮晶晶地望著他。唐域心臟一下子被充盈,滿到幾乎要爆炸,他一言不發,直接把人提溜進車里,脫下西裝外套罩住她。
唐馨坐在他腿上,渾身一暖,心跳紊亂,冰涼的雙手捧住他的臉頰用力磕過去,啃一口唐僧肉。
力道沒控制好,撞疼了――
唐域嘶了聲,閉了閉眼,用力摟住她的細腰,啟唇反咬住她的唇,他的唇很熱,吻得很烈,像豺狼虎豹似的吻得她喘不上氣來。

  高恒站在車門外,目瞪口呆地看著,心想,為什么這兩人總喜歡強來強去的呢?正常一點不好嗎?吐槽完了,默默關上車門,仰頭望天。

  外面寒風冷冽,車內熱火朝天。

  唐域眷戀地埋在她細致的頸脖上,平緩氣息后,在她耳朵下輕輕親了一口,唐馨顫著推開他,長發被他揉亂了,坐在他腿上居高臨下,紅著臉伸出手:“鉆石呢?五百萬的鉆石。”

  “……”

  車內光線昏暗,他靠著椅背看她,忍不住嗤笑:“我不比鉆石值錢?”

  唐馨依舊伸著手:“你叫我下樓拿鉆石的。”

  唐域舌尖抵了下嘴角,剛才被她磕到了,他低頭笑笑,抬手按住她的后腦勺,把人重新壓下來,重新吻她唇,“我放在你家里了。”

  他怕他趕不及回來。
上次已經放在她家里了。

  她愣住,他在她唇上舔了舔,舌頭再次闖進去勾纏一番,啞著嗓說:“鉆石和男朋友得一起收。”

  “……”

  奸詐。
狡猾。
不、要、臉!

  過了一會兒,他松開她,兩人喘著氣,唐馨軟綿綿地靠在他胸前,忽然抬頭,傲嬌地看他:“看在鉆石的份上,好吧。”

  叩叩叩――

  高恒頂著巨大壓力敲車窗:“唐總,再不走,來不及了……”

  

9814 3556906 MjAxOC8xMi8wNS8jIyM5ODE0 http://m.clewx.com/book/201812/05/9814_3556906.html
新快3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