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唐叮叮番外【六】

書名:對你不止是喜歡 上傳會員:我是小乖乖 作者:陌言川 更新時間:2019-05-29 23:30:23

  老馮回自己房間后, 陸之行靠在沙發上沉默, 低頭翻了一下跟唐叮叮的聊天記錄, 鬼使神差地點開她的頭像,第一次翻看她的朋友圈。
唐叮叮早期的朋友圈跟很多富家千金差不多, 曬曬聚會派對,曬曬美食, 偶爾曬新買的包和衣服,自拍照不多,翻很久才能翻到一兩張,或許是刻意不發的。
偶爾會說天氣不好, 有時候只是一個表情。
[太陽]
[下雨]
[難過]
……

  她難過什么呢?

  陸之行覺得她好像無憂無慮似的, 平時看起來整日都是開心的, 前提是拍戲沒被他罵……等他抬起頭的時候,發現已經翻了兩個小時了。

  也就是這個時候, 他翻到唐叮叮跟霍辰東的一張合影,從照片能看出來, 那是生日派對的場景, 她說:霍哥哥生日快樂。

  大概是兩三年前了,小姑娘長相還很稚嫩,笑容大方燦爛, 漂亮得不行。

  兩天后,霍辰東再次來探班。

  跟上次一樣, 請劇組的人吃飯,陸之行注意到唐叮叮對他的態度疏離了, 至少沒有照片里那份親密的依賴,她叫他“霍哥”,少了一個字,親昵減半。
陸之行拍過很多電影,目光敏銳,感覺也挺準,他猜測唐叮叮以前大概喜歡過霍辰東。
不過,霍辰東的花邊新聞他就算沒看,也聽說了不少。
不適合唐叮叮。
她現在這樣挺好。

  跟霍辰東在一起,還不如跟他……

  陸之行被自己腦子里的忽然蹦出來的想法驚到了,他嘶了聲,端起酒杯灌了下去,真是腦子不清醒了,老馮轉頭看他:“你怎么了?”
陸之行淡淡道:“沒事,口渴。”
老馮:“……”
行吧,這敷衍的態度,他忍了。

  那晚正好是拍吻戲的時候,進入拍攝大樓時,霍辰東拉住唐叮叮,心里有些難受,他睨著她:“真要拍吻戲?初吻就這樣,不……后悔?”
唐叮叮看著他,心境復雜,她當初很想跟他在一起,親密的事當然也想過,比如初吻啊……還曾犯過傻,生日那晚跑出去找他,想學唐馨,用一個吻逼自己后退。
但現實更殘酷,她笑了笑:“沒什么好后悔的,只是初吻而已。”

  八個機位的吻正式開拍。

  霍辰東站在門外看了幾分鐘,從監視器上看見唐叮叮真的拍了吻戲后,忽然感覺如鯁在喉,他垂下眼,轉身走了,靠在門外抽了幾根煙。
煙灰落了一地。
等聽到陸之行喊“過”,他自嘲地笑笑,走了。

  陸之行知道這是演戲,但真正開始拍的時候,心里感覺并不太好,只拍了三次,并沒有達到他的預期要求,但他喊過了,連唐叮叮都有些意外了。
“休息一會兒,拍下一場。”

  唐叮叮很不好意思,跑去洗手間洗了下臉,回去再讓化妝師補妝,唐馨有些擔心她,站在旁邊看著,小聲問:“沒事吧?”
唐叮叮搖頭:“沒事。”
其實,緊張的只是面對機器,面對導演……
不知道是不是初吻的原因,唐叮叮不用回想,都記得那天跟陸之行唇碰唇的感覺,那天的心跳比今天要快得多,不一樣,很不一樣……

  大概真的是因為初吻?

  唐叮叮咬著唇,如此下定論。

  休息期間,她去門外看了一眼,沒看到霍辰東,手機里進來一條微信。

  霍辰東:“小叮叮,加油,我回去了,北京見。”

  唐叮叮沉默了一會兒,回了那個耳朵會動的兔子表情包。

  電影只有一場吻戲,這場吻戲過后其實還有一場,那場景只用拍背影,所以可以借位。

  拍吻戲的那一整天,陸之行給唐叮叮說戲,唐叮叮都不太敢直視他,晚上收工也走得特別快,陸之行正在收拾東西,回頭看了一眼小姑娘類似于落荒而逃的背影。

  第二天在廈門取景拍攝完畢,劇組轉移云南取景,在香格里拉取景的時候,唐叮叮高原反應比較強烈,拍著拍著直接暈了過去,把全劇組的人都嚇到了。
叮叮小姐貴著呢!這要是出什么事,大家怎么擔得起?
就近的人全部圍過去,唐馨也有高原反應,想沖過去,跑幾步也昏了頭,差點摔了。陸之行從身后扶了她一下,匆匆道:“你去坐著,我去看看。”

  唐叮叮被兩個搭檔女藝人抱著,人已經暈乎乎地軟在她們懷里,陸之行撥開一眾人,看了一眼臉色煞白的小姑娘,繃著臉彎腰把人抱起來,順手接過助理遞過來的氧氣瓶。

  “先送她下山休息。”

  助理愣了一下,連忙跟過去開車。

  唐馨也跟著上了車,陸之行把人放車上后,看到跟隨過來的唐馨,愣了一下,想了想把人交給她,“我送你們下山。”

  助理被打發下車,陸之行親自開車,留下老馮和副導控場。

  到了山腳下,唐叮叮就緩過來了一些,之前陸之行抱她的時候她有知覺,也知道唐馨一直在照顧她,緩過來看到陸之行正在開車,虛弱地說:“對不起,影響拍攝進度了。”她一直在強忍,沒想到還是暈了。
陸之行有些無奈,都暈過去了,醒過來第一件事是道歉,“沒事,先別說話,好好休息。”
唐馨低聲問:“喝點水嗎?”
唐叮叮點頭。
唐馨喂了她一點水。

  唐叮叮屬于比較嚴重的高反了,去醫院打了吊瓶,住了兩天。
那兩天基本是唐馨在照顧她,唐域在她住院的第二天來了一次,那時候唐叮叮還在睡覺,唐域跟唐馨就坐在沙發上小聲說話,唐域低聲:“你沒事吧?”
唐馨搖頭:“我不太嚴重,叮叮主要是累的,最近她戲份太多了,夜戲也不少,還吊了一次威亞……”

  所以,身體就不太好了。

  “在山頂呢?”
“就是有點缺氧……”
“嗯?”
“缺氧,缺氧……”

  唐馨眨了眨眼,靠過去,想吸一口唐僧肉補氧。
唐域翹著腳懶散地靠在沙發上,窗外透入一點陽光,在兩人身上鍍了一層薄薄的光暈,唐馨靠過來的時候,他笑了下,把人摟過來,低頭吻住她。
沙發一角,忽然變得柔情靜謐。

  唐叮叮醒來的時候,一轉頭就撞見這畫面,她連忙捂住眼睛,想了想,又張開一點點指縫悄悄看了看,她覺得愛情和喜歡應該是他們這樣的才對,可溫情可濃烈。

  半分鐘后。

  唐域松開唐馨,不緊不慢地轉頭看向病床,瞇了一下眼:“醒了?”

  唐馨:“……”

  那不是看見了嗎?她忙轉過去看。

  唐叮叮:“……”

  她還想再裝一下。

  唐域低頭看看表,已經快六點了,他捏了捏唐馨的臉,起身說:“你想吃什么?我讓高恒去訂了送過來。”

  唐叮叮這才睜開眼,假裝什么都沒看見,咕噥道:“我現在還不餓,就吃點清淡的就可以,你們看著點吧,我沒什么胃口。”

  唐馨拿出手機搜索,發現附近有不少餐廳,有兩家是全國連鎖的,味道還不錯,她拉住唐域,“我們出去買吧,來回最多一個小時。”
多出一點兩人獨處的時間,也挺好。
唐域牽著她出去了,讓唐叮叮好好休息。

  唐叮叮百無聊賴地趴在床上,拿過手機才發現,陸之行給她發過一條微信。
陸之行:“今天收工早,老馮他們說要去看看你,大概六點左右到那邊。”

  六點左右?!

  她忙爬起來洗臉,又看了看自己的病號服,從箱子里拿了套正常的衣服換上,涂了個淺色的口紅。

  剛做好這些,門就被人敲了敲,她走過去開門。

  陸之行站在前面,身后跟著好幾個人,包括老馮老袁彭州等等,有人拎著水果,彭州捧著一束花,遞給她,笑道:“早日恢復。”

  唐叮叮連忙說:“謝謝,我已經好多了,明天早上就可以出院了。”

  陸之行看了她一眼:“吃飯了嗎?”
本來他是想自己來的,老馮知道后嚷了聲,結果就變成了一群人一起來。

  唐叮叮還記得是他把她抱上車的,低著頭說:“我哥哥和未來嫂子去買了。”

  “那就好。”

  病房不大,是標準的單人間病房,環境還可以,一群人進來后就嫌擁擠了,老馮看看唐叮叮,笑道:“臉色好多了,住院都這么漂亮也就叮叮小姐了。”
唐叮叮:“……謝謝。”
陸之行坐在病床前唯一一張椅子上,懶洋洋地看她:“還暈么?躺下吧。”
正好,護士過來檢查了一下。
唐叮叮躺上去,耳根一直有點發熱。

  好在病房人多,大家你聊一句我聊一句,也不會尷尬和冷場,大家笑呵呵的,等護士檢查完了,唐叮叮看向陸之行,“你們吃飯了嗎?”
陸之行笑笑:“還沒,看完你再去。”
唐叮叮看看時間,已經六點半了,他們來了半小聲,“那你們快去吃飯吧,累了一天了,我明天回組,好好拍戲。”

  陸之行靠在椅子上,看著她不禁失笑:“來看你不是為了催你回去拍戲的。”

  唐叮叮:“我知道啊,沒多少戲份了,盡快拍完就可以殺青了。”
她不想因為自己的原因延期殺青日期。
陸之行看出她的想法,今天唐域讓高恒去過片場了,他本人直接來病房看妹妹,畢竟唐馨也在這里。剛要說話,門打開了,唐馨跟唐域提著飯盒回來了。

  陸之行起身,笑著打了聲招呼:“唐總。”
唐域點了點頭:“拍攝怎么樣?”
陸之行:“按期殺青。”

  “好。”

  大家紛紛喊了聲唐總,唐叮叮還靠在病床上,陸之行手抄進褲兜里,摸到兩顆牛軋糖,當時搬來云南,唐叮叮送的那一小衣柜的牛軋糖被他全部拆了包裝,裝了小半個行李箱,拖運到云南,每天往褲兜里塞幾顆去片場。
他垂下眼,摸出那兩顆糖,在大家都跟唐域打招呼時回頭,對上唐叮叮清澈的眼。
男人扯了下嘴角,把那兩顆糖放進她手心,看她驚訝地睜大了眼,笑道:“我們先走了,你好好吃飯休息,明天下午片場見。”

  眾人轉過來。

  唐叮叮下意識收緊了手,把糖藏在手心。

  好像背著眾人藏了一個小秘密,她有些緊張:“那你們快去吃飯吧,明天片場見。”

  陸之行看了她一眼,笑著轉身,走了,帶走一眾人。

  晚上吃完飯,唐叮叮把唐馨趕回酒店,哥哥來了,她還留在這里做什么?春宵一刻值千金……

  等人走后,她把那兩顆糖吃了,一個抹茶味,一個原味的。

  很香,也很甜。

  ……

  第二天,唐叮叮出院手續辦好,唐域就走了。

  接下來的戲份拍攝很順利,在七月初順利殺青,劇組拍照留念,統一發微博,然后是劇組聚餐,三個月的拍攝期正式結束了。

  那晚大家都喝了點酒,唐叮叮也不例外。
她給陸之行敬了一杯酒,“謝謝陸導幾個月的教導。”
按照他的說法,應該是調|教,但這個詞唐叮叮說不出口……

  陸之行挑眉:“怎么說的我跟教導主任似的?”
唐叮叮:“才沒有。”
教導主任都沒你那么兇,至少我沒被教導主任罵過。

  陸之行笑了笑:“回去好好休息一段時間。”

  她這幾天偶爾還是出現高反,這里氣候對她不太友好,看著也比進組前瘦了點兒,一看就知道沒吃過苦,這次大概是真累到了。

  唐叮叮笑盈盈地:“嗯,陸導也是。”

  最后,她敬了大家一杯酒,鄭重道:“謝謝大家幾個月的照顧。”

  把酒言歡,聚散終有時。

  回到北京后,唐叮叮好好休養了一陣子,韓冰給她安排的工作不多,現在拍完電影了,開始物色下一個劇本,時光影業項目里有合適的角色,她都先篩選一遍。

  唐叮叮忽然想起來,陸之行說要去看牙醫。
不知道他去了沒有?
她給他發了個微信。

  唐叮叮:“導演,你真的去看牙醫了嗎?”
后面帶一個呆萌的表情包。

  陸之行那時候正在跟朋友吃飯,那頓飯從六點吃到八點,主要是聊天,他低頭看了眼,笑了。

  陸之行:“去了。”
他確實去看過牙醫了。
他這人平時很注意檢查身體,不管是牙還是體檢,都定時去的。
唐叮叮:“……”

  她有些窘,回復:“那沒有蛀牙吧?”
陸之行更樂了,懶洋洋地靠在椅子上,有一搭沒一搭地跟朋友聊著天,低頭回復:“沒有,放心吧,下次你要是還想賄賂,可以繼續送糖。”
唐叮叮:“……”
她趴在沙發上,抱著貓蹭蹭蹭,貓喵嗚喵嗚地叫:再蹭就脫毛了!

  朋友看見陸之行拿著手機笑得春風蕩漾,忍不住打趣:“怎么?談戀愛了這是?”

  陸之行跟唐叮叮結束聊天,手機放桌上,低頭笑笑:“沒有,劇組一個小姑娘,開幾句玩笑。”

  “你還會跟小姑娘開玩笑?難得。”
“偶爾,她比較單純。”
“誰啊?XX?還是XX?”

  都是之前劇組里的配角。

  陸之行笑著搖頭:“不是,唐叮叮,你應該知道。”

  嘖,這是傍上千金大小姐了?

  電影還沒開始宣傳,官博偶爾會放出一點花絮和消息,唐叮叮按照工作安排輾轉國內外,城市繁華的地帶開始掛上了她的各種海報,微博上偶爾會有她的消息。

  代言和電視廣告也可以看見她的身影。

  陸之行偶爾看見,會停留一下。
再次見面是電影宣傳開始,已經是十月初了。

  那時候是一個站臺采訪,唐叮叮面對這種情況很少,有時候會被主持人問道,陸之行幾次給她解圍,唐叮叮感激不盡,心里柔軟,覺得他真是溫柔紳士。
采訪結束后,一行人下臺,唐叮叮穿著長裙,下臺階的時候,被后面的人踩住了裙角。
驚得她慌忙捂住胸口。
陸之行往前一步,把人撈住了,似曾相識的場景――唐叮叮抬頭看他,心砰地一下跳了起來,心有余悸地說:“謝謝……”

  陸之行把人扶著走下臺階,低頭看她:“沒事吧?”

  唐叮叮搖頭:“沒事,嚇了一下。”
她以為裙子要被踩掉了……

  那就慘了,她絕對是頭條!

  踩著她裙角的同劇組姑娘過來跟她道歉了,唐叮叮神色淡淡:“沒事,你也不是故意的。”

  到底是不是故意的……

  誰知道呢。

  林林拿著外套過來給她披上,按理說要走了,但陸之行沒動,她也不好意思先走,抬頭看了看他,小聲問:“導演,不走么?”

  陸之行今天穿了一身西裝,比起以前在劇組隨意的休閑裝更顯挺拔,他手抄在褲兜里,低頭笑笑:“叮叮,你是不是忘了當初要請我吃飯的事?”

  

9814 3572554 MjAxOC8xMi8wNS8jIyM5ODE0 http://m.clewx.com/book/201812/05/9814_3572554.html
新快3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