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唐叮叮番外【十】

書名:對你不止是喜歡 上傳會員:我是小乖乖 作者:陌言川 更新時間:2019-06-03 02:10:50

  至于跟唐域談判這件事, 還沒到時候, 兩人目前地下戀也談得挺開心的, 陸之行家門是指紋鎖,那天晚上, 他送唐叮叮回去之前,把唐叮叮的指紋也錄進去了。

  錄完之后, 陸之行沖她揚揚下巴:“試試?”

  唐叮叮眼睛微亮:“真的可以隨便進出你家么?”

  “為什么不可以?”陸之行忍不住笑,“你是我女朋友,我有什么可防著你么?我巴不得你天天來。”

  “……”

  她臉微紅,手指按在上面, 門鎖來了。

  陸之行笑笑:“好了, 這樣會方便一些, 以后如果我沒及時趕回來,你可以直接進去等我, 家里的東西你都可以碰,沒有禁忌, 知道嗎?”

  唐叮叮乖巧點頭:“好。”

  她還在上高中的時候, 她哥哥就搬出去了,備用鑰匙倒是給她一份,不過每次過去都得提前打招呼, 不能亂進,哥哥也不會隨便去她房間。

  活到24歲, 她第一次談戀愛,也第一次在男朋友這里擁有了諸多特權。

  年前幾天, 唐叮叮沒工作的狀態也,也經常往外跑,有時候晚上十點左右才回來,曾婉就奇怪了,早上吃早飯的時候,就問:“叮叮,你這幾天在忙什么?”
唐叮叮喝著牛奶,強裝淡定:“還不是沈菲啊,趁著我這幾天休息,弄了很多活動,晚上還有派對。”
騙人的,這幾天她都跟男朋友在一起。
沈菲愛玩是真的。
曾婉沒懷疑,搖了搖頭:“你啊,好不容易休息,就好好休息,別玩累了。”

  “不會的,你看我都胖了三斤了。”

  “你這叫胖?”

  曾婉不滿意,之前都瘦了好幾斤了,還說瘦了上鏡好看,真是……

  唐叮叮眨眨眼,想著今天晚上還要再出去一趟,媽媽就先開口了,她說:“你大堂哥明天過生日,在家里辦,下午你陪我去逛逛,我們母女倆很久沒出去逛了。”

  唐叮叮看看她,笑瞇瞇地:“好。”

  吃完早飯就跟陸之行說了,晚上不過去了。

  下午,午睡起來后,唐叮叮就陪曾婉出去了,兩人去專柜逛了逛,她給媽媽買了一條項鏈,曾婉往外面看了一眼,嘆了口氣:“你看看,你現在陪我逛個街都被人圍觀。”

  品牌店門外,確實有些人在張望,猜測她是不是唐叮叮。

  唐叮叮也有些無奈,她很喜歡現在的工作,就是不太自由了,她特意做了一點偽裝,沒想到還是會被人認出來,她抱著曾婉的手撒嬌:“那我陪你喝下午茶,那邊很安靜,沒人的。”

  店里確實很安靜,每個桌子都隔著屏風。

  曾婉優雅地端坐著,唐叮叮在點餐,服務員拿著單子出去,打開屏風的那一瞬,門外的人看了過來,兩人均是一愣,霍辰東笑著看她:“叮叮。”

  唐叮叮揚起笑臉:“好巧啊,霍哥,你陪林姨過來?”

  霍辰東身旁還站在個跟曾婉差不多貴婦人,霍辰東的媽媽,曾婉抬頭看了眼,有些驚喜:“哎,你怎么也來了?”
曾婉跟霍母是舊識,兩人關系一直很好,這也是為什么兩家關系這么好,霍辰東跟唐域唐叮叮關系更親近的原因之一,既然碰上了,自然要坐一塊兒了。
幾個人坐下后,霍母笑笑:“辰東難得有空送我過來一趟,等會兒就要走。”
曾婉嘆氣:“叮叮現在不也是,做什么演員啊。”
唐叮叮嬌嗔:“媽……”
霍辰東看著唐叮叮,笑了笑,沒說什么。

  兩個貴婦人聊著聊著,霍母看看叮叮,笑容溫和:“叮叮現在這樣很好,越來越漂亮亮眼了,哪像我們辰東……不過現在倒是好了,收心了。”
霍辰東大概一年沒有談過女朋友了,至于女伴有沒有不知道,反正沒有任何緋聞。
曾婉像是知道她要說什么似的,笑著打發叮叮:“叮叮,你去幫我交代一下,我要帶走幾分糕點回去。”

  唐叮叮點頭:“好。”

  她起身后,霍辰東也跟著起身:“我陪你去。”

  兩人像是有默契似的,走到了后院,那里僻靜,戶外的位置空蕩蕩,畢竟冬天沒人坐在外面,唐叮叮回頭看向霍辰東,笑容依舊:“霍哥,你是不是有話想跟我說?”
她沒穿外套,霍辰東把搭在手上的大衣裹在她身上,垂眼眼她,眼底情緒復雜:“嗯。”
唐叮叮抿了一下唇,“我知道你想說什么,霍哥……”

  “叮叮,我一年沒有跟別人有聯系,我……以后不會像以前那樣了,如果你愿意的話,以后只有你。”霍辰東說完這話,眼神微黯,心底隱隱覺得。
大概,遲了。
一年真的不長,她喜歡了他很多年,在他那么糟糕的情況下,還喜歡著。

  唐叮叮愣了一下,笑了笑:“霍哥,我有男朋友了,你也認識的,陸之行。”
霍辰東臉色白了白,下顎繃緊,咬著腮幫看她,似乎連呼吸都窒了。
唐叮叮默了一下,笑盈盈地看他:“霍哥哥,你以后也會有特別喜歡的人,會想跟她結婚,生孩子,像我哥哥那樣的,我祝福你呀。”

  說完,她把外套脫下來,塞給他。

  轉身走了。

  霍辰東站在原地,任由冷風吹拂,臉頰僵硬,心底漏了風似的冷,腦子里卻飄過去年她生日那晚,追到路口攔住他,她問他選擇誰?她說這是她最后一次問了。
想起唐馨生日那晚,她笑著哭,祝福他。

  那時候就應該覺悟了。

  有些事,錯過就是錯過。

  最后一次。
那也許就是真的最后一次。
沒有重生。

  ……

  回去的時候,曾婉看著唐叮叮問:“叮叮,現在有喜歡的人了嗎?”
唐叮叮:“……”
曾婉嘆了口氣:“有喜歡的人,試著談談也好,你不想跟我們說呢,讓你哥哥幫你把把關,你哥哥覺得可以的話,那應該就沒什么問題。”
顯然,之前霍母提起過霍辰東了,霍母一直很喜歡叮叮。
唐叮叮含糊地應了一聲:“好,我以后會跟你們說的。”
她想了想,給了媽媽一個定心丸:“媽媽,你放心吧,我不想著霍哥哥了。”

  曾婉這才徹底安心。
過年前兩三天,陸之行拗不過老馮,再次請人到家里聚一聚,唐馨也來了,瞞著唐域來的。唐叮叮跟她坐在沙發上,小聲說:“你不怕哥哥生氣嗎?”
唐馨笑:“怕什么?他還能……還能拿我怎么樣?”
她咳了聲。
唐叮叮掩嘴偷笑。

  今晚男人做飯,老馮和老袁手藝都不錯,畢竟是有家庭有孩子的中年男人,陸之行一點也不客氣地把廚房丟給那兩老家伙,自己懶洋洋地靠在門邊看著,手抄在褲兜里。
老馮回頭看他一眼,嘶了聲:“你這單身好些年,剩到32歲,還能撿到叮叮這么個大寶貝,夠劃算的啊。”
老袁也哼了聲:“陸導,你入贅得了。”

  陸之行懶聲笑:“別羨慕。”

  袖子被人輕輕一扯。

  他回頭,就看見唐叮叮往廚房里看,“要幫忙嗎?”

  老馮和老袁同時嗆了一聲,陸之行握住她的手,低笑:“沒事,讓他們自己忙吧。”
唐叮叮被他牽著走向客廳,其他幾個人嘖嘖了幾聲,把她鬧了個大紅臉,陸之行倒是鎮定地拉著她一起坐下,看了一眼唐馨他們,笑了笑:“看電影嗎?”
陸之行給他們找了部片子看。

  那晚,等大家都走后,唐叮叮跟著陸之行收拾屋子,她把客廳收拾好,陸之行也從廚房出來了,天氣太冷,不好出去走。

  陸之行靠在沙發上,唐叮叮被他抱在腿上,他冷不丁地的一句:“我爸媽知道你了。”嚇得唐叮叮腿一軟,瞪大眼睛看他,他笑著揉揉她的發,“他們要給我介紹女朋友,我說我有女朋友,不用緊張,他們沒有說讓我馬上帶回去。”

  剛確定關系沒多久,現在兩人進展已經很快了,再快大概就到了一個讓她不自在的階段了,但陸之行沒打算瞞著她什么,只是告訴她一聲,免得哪天突然碰上,或者被狗仔拍了,有個心理準備。

  唐叮叮放下心來,怕他誤會,主動過去抱他,“我爸媽也還沒知道,總覺得大人知道了,會比較有壓力。”

  陸之行看著她,溫聲問:“怕什么?怕他們催婚?”

  唐叮叮愣了一下,忽然想到兩人年齡的問題,陸之行比她大八歲,今年32歲,她哥哥30歲,連哥哥都要結婚了,那他……她表情有些變幻莫測,不算糾結。

  陸之行笑著親了她一下,“不用緊張,我這個年紀確實挺適合結婚,父母也有點催的意思,但是叮叮,無需有壓力,兩個人在一起不是為了結婚,也不是為了生孩子。”

  唐叮叮眨眨眼,心里軟得不行,不知道他到底有什么魔力,總是能讓她在惶惶的下一秒就安定下來,她腦袋貼在他頸邊,故意問:“那為了什么?”

  兩人在一起,只要相愛,當然會想結婚。

  陸之行低頭,下巴貼著她的鬢發,在她耳邊低語:“兩個人在一起開心就足夠了,不開心的話一張結婚證書放著也是諷刺,叮叮……”

  她很小聲:“嗯?”

  下一秒,男人的氣息落在她耳邊,他在她耳朵上輕吻了幾下,手指捏著她的下巴抬高,覆上去。

  兩人吻得難分難舍,倒在沙發上,氣息漸漸熱了起來。唐叮叮覺得腰上有些癢,心砰砰砰地跳,快得昏眩,陸之行低頭看著她,眼睛比以往更漆黑深邃,他低低地說:“我想了想,不可否認我想跟你結婚,當然不是現在,你年紀還小,現在跟你提結婚有點過分了,是等你想結婚的時候,兩年,三年,四年,五年,都可以……”

  “不過,別太久。”他埋在她肩窩里,嗓音帶笑,“我怕我人老色衰,競爭不過。”

  “……”

  什么羞澀緊張,都拋到腦后了。

  唐叮叮忍不住笑,笑了好一會兒,后知后覺的動容,她伸手抱緊男人緊繃的背,軟聲說:“導演,你別小看自己,你長得這么帥,一定能帥到六十歲的,不,七十歲!”
陸之行垂眼看她,笑了。
唐叮叮勾住他的脖子,主動吻上去。

  電影正播放到一段極度吵鬧的片段,兩人卻像沒聽見似的,接吻和喘息聲也被掩蓋,陸之行聽見小姑娘特別輕的一句:“以后應該不會再遇上更讓我想結婚的人了。”

  所以,如果真的想結婚,只有你啊,導演。

  一部電影播放完了,陸之行把人抱起來,幫她整理衣服,瞥見她紅透的耳根,笑了笑:“送你回家?”

  唐叮叮低頭:“嗯……”

  回到家后,唐叮叮洗澡的時候,發現內|衣扣子有一顆扣漏了,她臉刷地紅了。
陸導演壞起來,也是很壞的。

  一個春節過去,唐叮叮開始忙碌起來,采訪錄制、出席品牌活動、拍攝廣告等等,還有新劇本要背。她跟陸之行的地下戀藏得很成功,一連三個月都沒有被拍過。
一晃到了四月初,電影節馬上就要到了。
去年爆了三部電影,兩部都是時光影業投資的電影,包括《做一個夢給你》,這部電影肯定能提名,包括唐叮叮,這幾個人氣很高。

  陸之行說:“最佳新人獎,大概跑不了。”

  就連唐域也這么說了。

  這兩人都說了,那基本就沒跑了。

  韓冰連獲獎感言都讓人給她寫好了,唐叮叮看過之后,笑著放下,她當然在意能不能獲獎,能的話那最好,畢竟電影已經拍完了,不能的話說明她能力不夠,以后還有機會。
她現在糾結的事情是,電影節頒獎典禮那晚,正好是陸之行生日。
送什么呢?
她還沒想好。
如果獲獎了,她還可以送他一個獎杯……

  當然那是附加禮物。

  她在群里問:“歡姐,嫂子,有事求助!導演生日我送什么呢?”

  尤小歡:“還叫導演呢?”
唐叮叮:“我改不了口……”
陸之行說隨她,就算叫導演,她叫出來也比別人特別,她家導演。
小富婆:“送什么?送小肥羊唄,羊入虎口。”
唐叮叮:“……”
尤小歡:“可以,你也不小了。”
唐叮叮:“……”
她臉色微紅,這幾個月兩人獨處的時間挺多,也越來越親密,她也感受到陸之行有時候有沖動,但是這樣會不會太快了一些?而且陸之行也沒提過,她太主動好像不太好。
小富婆:“24歲了,可以擁有性生活了。”
唐叮叮:“……”
過了一會兒,唐叮叮和尤歡發現唐馨忽然從聊天中消失了……

  唐叮叮突然有種不好的預感。

  唐叮叮:“嫂子?”

  唐叮叮:“嫂子?”

  小富婆:“……”

  另一頭,唐馨手機被唐域拿在手里,男人就站在床頭,低頭睨著她,臉色變幻莫測,最后回歸冷淡:“叮叮跟陸之行?什么時候的事?”
唐馨剛才跟她們聊得太入迷了,以至于唐域走到旁邊的不知道。
再一次中招。
不過……慘的是小肥羊。
她硬著頭皮笑了笑:“就年前……”

  她拼死給小肥羊和陸之行說話:“陸之行不是很好嗎?人有才有貌,還會照顧人,叮叮漂亮可愛,跟他在一起很合適啊,他對叮叮很好,特別好。”

  唐域冷笑了聲。
把手機丟給她,撈起自己的手機給唐叮叮打電話。

  唐馨飛快給群里發了個消息。
唐叮叮只看見一行字:你哥哥知道了……

  下一秒,手機就響了。

  她嚇得手一抖,接通后,哥哥冷淡地聲音傳來:“你喜歡陸之行?”
唐叮叮低低地嗯了聲:“哥哥,他聽好的,這次你應該不會反對了吧?他沒什么緋聞……”

  “是嗎?以前跟唐馨的不算?”

  “……那是電影炒作!網友腦補的。”

  “你信?”

  “……”

  唐馨聽得無語,從后面悄悄戳他的腰,眼睛骨碌碌地轉了轉,手又胡亂扯開浴袍帶子,唐域回頭,瞇著眼警告地看她。

  兩分鐘后。

  電話毫無預警地掛了。

  唐叮叮盯著被掛斷的手機,一臉茫然。

  第二天,四個人在那家私房菜館見面,陸之行跟唐叮叮提早二十分鐘到,她看了看陸之行,小聲問:“你緊張嗎?”
陸之行給兩人倒了杯水,看她一眼:“不緊張。”
唐叮叮不信:“真的?”
陸之行喝了半杯水,往椅子后一靠,低頭笑笑:“多少有點,畢竟你哥是資本家,你從小又很聽他的話,不過……也幸好你聽話,我該感謝他才是。不過,我估計他不會太反對,就是身份轉換上有些別扭,畢竟我比他大個兩三歲……”

  唐叮叮:“……”

  所以,導演你別扭的是這個嗎?

  剛要說話,包廂門被推開。

  唐域跟唐馨走進來,兩人都穿著白襯衫,看起來很般配亮眼,唐叮叮小聲喊了聲哥,唐馨悄悄給她遞了個顏色,讓她安心。

  唐叮叮就真的安心了。

  陸之行笑得從容,把菜單遞過去:“你們點。”

  唐馨不客氣,快速點了菜,她隨口挑起話題:“電影節馬上就到了,說起來我們在座的都是贏家,你看看我是編劇,你是導演,叮叮是女主角……”她說到這里,頓了一下,星星眼看向唐域,笑瞇瞇地說,“你就最厲害了,賺錢最多的就是你啊,唐總。”

  唐叮叮:“……”

  唐域嘴角一抽,冷淡地開口:“從昨晚到現在,就一直在夸我,不累?”

  唐馨:“……”

  唐叮叮忍不住笑了聲,悄悄看了一眼哥哥,小聲說:“嫂子說的對啊,以后我們家編劇導演演員和制片都有了,一家人講究整整齊齊。”

  唐域:“……”
陸之行:“……”

  唐馨哈哈大笑:“對啊,一家人就是要整整齊齊!”

  “一家人?你們才剛在一起,是準備結婚?”唐域皺眉看向陸之行。

  陸之行笑笑:“叮叮現在還年輕,一切以她舒適的狀態交往,如果哪天她愿意,我們肯定會結婚。”

  唐域看了臉紅緊張的唐叮叮,以前他說過,唐叮叮想交男朋友可以,前提一是她喜歡,二是對方品性沒問題,當然家底也不能差。他因為電影和求婚視頻拍攝跟陸之行關系熟了很多,陸之行在業內評價還不錯,他調查過,也沒查到什么不良習性,除了……年紀大一點,的確是個好的交往對象。

  “你不覺得,你比她大了一些?”

  “八歲,還好吧?”唐馨搶話,“而且,陸導演比你大,他回頭還得叫你哥哥。”

  “……”

  幾個人安靜了幾秒。

  唐叮叮小聲補了句:“對啊……”

  陸之行倒是坦蕩,笑著看向唐域:“確實是這樣,你要是不介意,我提前叫也是可以的。”

  唐域看了他一眼,沒什么情緒:“算了。”

  飯桌上,唐域漫不經心看著對面兩人的相處,突然覺得,或許唐馨說的是對的,成熟會照顧人的男人更適合叮叮,最重要的是,這個人是唐叮叮喜歡的。

  分別時,唐域還想跟唐叮叮說幾句話的時候,被唐馨拖走了,她不滿地咕噥:“我以前怎么沒發現,你還是個妹控呢?她都長那么大了,跟男朋友同居都是正常的。”
唐域:“……”
他對唐叮叮是正常關心,算什么妹控?

  那時候,唐叮叮跟陸之行已經坐在車上了,她眨眨眼,看向陸之行:“唔,哥哥這算是同意了吧?”

  陸之行低頭親了親她,“大概是。”

  這件事過去后,電影節馬上就要到了,唐叮叮看到嫂子給哥哥定了一塊手表,哥哥的手表很多了,她忽然想起陸之行只有那么三四塊手表,最貴的一塊就五十多萬,不像哥哥每一塊都上百萬。
哦,除了嫂子送的。
最后,唐叮叮訂了一款情侶鉆石表。

  當做陸之行的生日禮物。

  至于尤歡和唐馨的建議……

  她有點害羞。

  如果陸之行提呢?
她想了想他情潮上身時的眼神,她想,她大概拒絕不了他。

  電影節開幕式當天,唐叮叮挽著陸之行走紅毯,她身材高挑,膚若凝脂,氣質清新,臉蛋純天然的精致漂亮,一入場就收獲頗多關注。
他們身后還跟著劇組團隊,拍照的時候,陸之行趁機低頭看看唐叮叮,嘴角含笑:“緊張嗎?”
唐叮叮深吸了口氣,抬頭看他,也笑了一下:“還好。”
第一次走紅毯,韓冰可謂是給她下了血本……

  當天,女星紅毯造型在微博上進行評選。
唐叮叮挽著陸之行的照片被放到第一頁。

  “唐叮叮!我可以!長得漂亮,氣質好,家世好,唐域那么帥,妹妹也完全不輸,跟某些整容臉完全不一樣,一眼看到的就是她了!超美啊啊啊啊!”
“陸褚寧女神!唐叮叮我也可!!!!”
“你們有沒有注意到,唐叮叮跟陸之行好般配啊……”
“我我我注意到了!叮叮跟陸導演真的好般配啊,而且你們看視頻啊看視頻,我總覺得兩人看對方的眼神有點不一樣,就是……看情人的眼神。”
“你們多看兩個視頻……”
……

  有時候不得不承認網友的眼睛是雪亮的,一點點不經意的情意被捕捉,就能無限放大,加上唐叮叮入圍最佳新人獎,關注度突然沖到了前三。
當然,還有黑粉說她靠著家里的關系,才能入圍,肯定是內定的最佳新人獎。
晚上劇組團隊一起吃飯的時候,唐叮叮看到微博上的網友們的腦補時,嚇了一大跳,不是吧?

  狗仔都沒出動,網友就先破案了?

  陸之行低頭看了她手機一眼,直接抽走了,“不用理會。”
唐馨笑瞇瞇地說:“只要沒被拍到實錘,你想不認都可以。”
唐叮叮:“……”
實錘是什么?沒拉窗簾的那種嗎?

  她拒絕。

  韓冰也特別交代:“這兩天不用多關注網絡上的事,等頒獎典禮之后再說。”

  唐叮叮本來也不是多在乎別人的想法的人,把手機交給林林,就不再理會網絡上的事了。

  頒獎典禮當晚,唐叮叮不出意外獲得最佳新人獎,她提著裙擺上臺領獎,她捧著獎杯站在最亮的那一束燈光下,閃亮動人,她笑著說:“我要感謝的人很多,最感謝的是我的導演,是他一眼相中我,讓我變成電影的女主角……”

  我的導演……

  這句話聽在別人耳朵里是再正常不過的一句話。

  但陸之行聽出她在“我的”后面,很短暫地停頓的了一下,他知道她說的是――我的,導演。

  她的導演。

  她的陸之行。

  他一身黑色西裝,慵懶地靠在椅子上,目光溫柔地看著臺上那個漂亮閃耀的小姑娘,那也是他的小姑娘。

  頒獎典禮結束后,兩人沒有回酒店,在兩人的助理掩護下,悄悄離開。

  車子停在一個高級小區住宅樓下,陸之行在上海的房產,唐叮叮喝了三杯酒,臉蛋微紅,戴著鴨舌帽,寬大的衛衣,看不出容顏,被男人帶上樓。
兩人一進門,就抵著門背吻在一起,唐叮叮帽子掉落,柔軟烏黑的長發散落,臉蛋在月色下白皙清透,眼睛亮得像星星,她抱著他的脖子,溫順地說:“導演,生日快樂呀。”
陸之行吻著她,低聲:“有你就快樂了。”

  看看,老男人真會說情話!

  親昵夠了,陸之行放她去洗澡。

  唐叮叮在浴室折騰了半個多小時,穿著睡裙出來,臉有些紅,陸之行從另一個浴室出來,看了她一眼,目光頓住。小姑娘目光柔軟又羞澀,他心底忽而變熱,緩慢地別開眼,后知后覺地反應過來――
下午,她問他:“導演,晚上我們不住酒店可以嗎?”
他以為她只是單純的不想住酒店,就把人帶回家里,還特意讓家政過來收拾了一下。

  畢竟,他怎么也沒想到,小姑娘會這么大膽。

  他丟下擦頭發的毛巾,身上披著一件浴袍,系得很規矩。
男人在她面前站定,低聲笑笑:“你睡主臥?”
唐叮叮咬唇:“……好。”
很快,又抬頭看他,“那你呢?”

  “我睡客房。”

  “……”

  大美人在你面前,你居然睡客房?!

  她被噎了一下,有些低落:“好……”

  陸之行把人送到門口,低頭在她唇上親了一下,悶笑道:“晚安。”
唐叮叮更郁悶了:“……晚安。”

  臥室門被關上了。

  陸之行悄無聲息地出了趟門,帶著手機,怕她找他。十五分鐘后回來,唐叮叮沒有給他打電話,他手抄在褲兜里,去敲門,把正躲在床上猶豫著要不要給他打電話的唐叮叮嚇了一跳。
“叮叮,睡了么?”
“……”
她心跳驀地快了,爬起來去開門,看到穿戴整齊的陸之行,愣了一下。
下一秒,男人擠進來,把她打橫抱起,唐叮叮驚慌失措地抓住他的衣服,咬著唇看他。
她被壓在柔軟的床上,男人的眼睛深邃黑亮,他低頭吻她,帶著安撫的意味,他埋頭在她肩窩里,嗓音低啞:“叮叮,怕嗎?”
唐叮叮:“……”
他什么都知道……
她又羞又窘,蜷縮在他懷里,悶熱虛軟,事到如今,也只能硬著頭皮小聲說:“不怕。”

  “我喜歡你呀,導演。”

  她忽然想起來,自己好像很少表白。
熱汗淋漓的時候,陸之行在她耳邊低低說了句:“我愛你。”

  ……

  第二天早上,天剛亮。

  唐叮叮忽然醒了,她做了一個夢。
一個不太好的夢。
醒來時發現,夢是反的。

  她深深吸了口氣,慢慢爬起來,摸著黑把睡裙套上,想去上個廁所,一下床,腿軟得差點摔倒,男人手從被子里伸出來,一把抱住她。唐叮叮又跌了回去,背靠在他懷里,他身體倚著床頭,低頭看她,嗓音有剛睡醒的低啞:“去哪兒?”
唐叮叮有些羞澀,小聲說:“去廁所。”
他聽了掀開被子,就要起身,“我陪你去。”

  唐叮叮看了他一眼,窘得不行,忙按住他:“不用不用,我自己去。”

  她從廁所出來,晨光從窗簾一角漏入一點光,她忍不住走過去悄悄拉開看了一眼,晨光熹微,今天是個好天氣,她揉著眼睛,困倦地想。

  一回頭,就看見男人靠在床頭,人已經清醒,正看著她,明明屋子里昏暗得很,她卻看清他眼底的深情和熱烈。
她一下就想起昨晚的事情,臉色紅透,腳趾都忍不住蜷縮起來。

  陸之行伸手:“過來。”

  她忍不住笑了一下,走過去,鉆進他懷里。

  “導演,謝謝你啊。”

  謝謝他在大學校園里錯認她,卻一眼相中她,讓她變成了現在的唐叮叮。

9814 3574258 MjAxOC8xMi8wNS8jIyM5ODE0 http://m.clewx.com/book/201812/05/9814_3574258.html
新快3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