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晉江文學城首發

書名:玫瑰撻 上傳會員:一抹陽光 作者:棲見 更新時間:2019-06-23 08:27:22

  第三十二章

  這個世界上最有效的勾引, 大概是勾人而不自知。

  纖細的腰, 柔軟的胸,純凈又期待的眼神, 不染脂粉的薔薇色唇瓣配上甜軟的一把嗓子,這些所有的在建立在“這個人是孟嬰寧”這個事實上時, 殺傷力像滾雪球似的成百上千倍直線增長。

  陳妄視線掃過她裙邊, 淡淡的移開。
莫名想到了她之前執著的要告訴他的話。

  我長大了的。

  確實是長大了。
還大了不少。

  大概是雄性本能,男人腦子里的那些齷齪想法只要有一點陰暗就能像細菌在培養皿里一樣瘋狂生長,陳妄靠坐在駕駛座里,昏暗中閉了閉眼,再開口時聲音有點啞:“白色?”

  孟嬰寧最開始還沒反應過來。

  陳妄淡聲提醒她:“走光了。”

  然后看著她的臉瞬間紅了個透徹, 整個人像屁股上安了彈簧似的蹦起來老高,后撤,一聲悶響, 后背狠狠地撞上車門。
那一聲, 陳妄聽著都覺得怪疼的。
她側身面對著他坐,一只手拽著長裙胸口的布料高高拉上去,快到下巴了才又扯下去一點兒,一張臉漲得通紅,連著耳朵尖兒和露出來的脖頸都紅了。

  她反應特別大,陳妄看著有趣, 挑眉逗她:“擋什么, 又沒什么可看的。”

  “你能不能閉嘴!你是變態嗎!”孟嬰寧一臉崩潰,閉著眼不想看他, “再說我怎么就沒什么可看的,我也有――”
C的。
也許還接近D。
畢竟最近稍微胖了點兒,今天穿內衣的時候感覺有點緊了。

  話到一半,戛然而止。
孟嬰寧把剩下的話硬生生地吞了回去,在意識到自己在想些什么的時候,臉比剛剛更紅了。

  陳妄悠悠問:“有什么?”

  “關你屁事!”
“自己不注意還發起火來了,小姑娘脾氣是大,”陳妄懶洋洋地哼笑了聲,“下次還穿這么低的領子啊。”

  孟嬰寧狠狠瞪了他一眼,像只炸毛的小動物,眼睛因為羞恥和憤怒看起來濕潤又明亮:“閉嘴,你閉上嘴!”

  看她生氣,陳妄心情反而好了:“行,我閉嘴。”
孟嬰寧氣呼呼地看著他。

  “上去吧,”陳妄直了直身,摸出煙盒,敲了一根遞到唇邊,“明天不是還要上班。”
孟嬰寧不用他提醒,飛快打開車門抱著包跳下車子,兔子似的竄出去了。

  剛跑出去沒兩步,陳妄在后面叫了她一聲。
孟嬰寧猶豫了一下,還是轉過頭去了。

  陳妄單手撐在副駕駛車窗框上,身子傾過來順著車窗看著她,鼻梁往上的半張臉虛虛隱進黑暗里,唇邊帶著很淡的一點笑:“晚安。”

  孟嬰寧愣了愣。

  陳妄略揚了揚眉:“傻愣著干什么,不是想聽這個么?”

  “啊,”孟嬰寧應了一聲,剛剛那點羞憤沒了蹤影,她抿著嘴笑了起來。
最開始只有很小的弧度,后來像是壓抑不住了,扯開很燦爛的笑,眼睛彎彎站在離車兩三米的地方朝他揮了揮手:“晚安!”

  活像個小傻子。

  陳妄看著她蹦蹦噠噠地跑進樓,白色的小小背影,長發綁成馬尾在身后晃蕩,將煙咬在嘴里,沒點。
沒一會兒,面前一戶燈光亮起。

  又等了幾十秒,客廳落地窗的窗紗被人拉起來,小姑娘兩只手拽著窗紗,只露出一顆腦袋來往外瞧。
看了兩眼,她腦袋縮回去了,窗紗重新被拉好。

  手機在褲袋里震動了一下。
陳妄抽出手機,劃開看了一眼,是條微信。
你的嬰寧:【你怎么還沒走呀?】

  特別沒營養的問題。
而這么沒營養的問題,陳妄也不知道自己為什么會回答:【抽根煙】

  你的嬰寧:【陳妄,你肺會爛掉的,再過兩年它就會變得跟你的心一樣黑遼。】

  “……”
陳妄:【?】
陳妄:【誰心黑?】

  孟嬰寧不回復了。
陳妄冷笑了一聲,抬眼看了一眼亮著的房子,將手機扔到副駕,發動了車子,頓了頓,抬手摘了嘴里咬著的還沒點燃的煙。

  他以前沒什么煙癮,也就最近幾年抽得兇了。
孟嬰寧家這邊雖然小區環境不錯,但地段有些偏,白天看上去倒是環境清幽交通便利,到了晚上路上基本沒什么人,車也少,一路開過去都沒見著幾輛。
路燈一盞盞碼在路邊,莫名有些荒涼的寂寥。

  陳妄腦子里略過的第一個念頭是,這地方晚上看著不太安全。
太偏了。

  他略皺了下眉,雖然知道完全沒有必要,偏是偏了點兒但也還算是環內,還是伸手把手機撈過來,非常多此一舉地重新點開了孟嬰寧的微信,打字:【鎖好門】
陳妄覺得也許是今天的孟嬰寧過于莫名其妙,導致他自己也變得有些莫名其妙。

  心情前所未有的輕松,以及愉悅。
他都沒想過自己有一天還能和這個兩個詞沾上關系。

  孟嬰寧那邊秒回了:【好的!】【[圖片]】

  還附帶一個很乖巧的表情包。

  陳妄減慢了車速,垂眼看了兩秒,勾起唇角,無聲笑了笑。
余光掃見側面有車燈亮起,陳妄抬了抬眼,側頭。明晃晃的白在黑夜里有些刺目,一輛白色皮卡從側面直直地急速開過來,距離已經很近了,在眼前無限放大。

  “操……”陳妄低聲罵了句臟話,反應極快,猛地打了下方向盤,長腿伸著,另一只手死死卡住方向盤,低下頭。
“哐”的一聲巨響,皮卡車頭熱情地一猛子扎上來,車身伴隨著這一聲劇烈晃動著翻了個個,刺耳的刺啦聲中側著飛出去砸在路面上,車窗和擋風玻璃被撞得粉碎,安全氣囊砰地一聲彈出來。

  玻璃碎渣掉了滿身,陳妄抬起頭來,瞇眼,模糊瞥見那輛同樣翻了的白色皮卡駕駛座車門被打開,然后從里面艱難地爬出來一個人。
目測一米七出頭,身量普通,短發,穿一件藍色polo衫,跌跌撞撞地往前跑。

  車門被卡住,陳妄撐著車窗框從駕駛座里面脫出來,側身用手肘徹底擊碎前擋風玻璃,手伸出來抓住車的前支柱長腿一跨,動作干凈利落地翻出車外,撒手落地。
與此同時那人已經跑到了街口,一輛黑色轎車從路口沖出來猛剎在面前,車門彈開,那人一閃,汽車絕塵而去。

  陳妄面無表情站著,粘稠潮濕的某種液體順著額頭向下淌,殺過眼睛,順著挺直的鼻梁滴落。
剛剛那一下沖擊巨大,這會兒到耳膜還嗡嗡地響,眼前的路燈和地面都像是在跟著晃動。
陳妄側身,靠著車頭緩了幾秒,心念微動,忽然毫無預兆抬起頭來,看向眼前那輛翻倒的皮卡。
他緩慢地直起身來,盯著直直看了幾秒,眸光倏地一沉,腦子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身體率先動了。

  幾秒鐘后,白色皮卡爆炸,巨大的火光掀起氣流和灼人熱浪,伴隨著爆炸聲轟的一聲在耳邊炸開。

  陳妄當時的念頭只有一個。
還好已經把她送回家了。

  -

  晚上十一點,警察局大廳,陸之州沉著臉大步走進來。
陳妄靠坐在塑料椅子里,懶洋洋地抬了抬眼皮,沒動。

  一個穿著警服的迎上去,陸之州神情嚴肅,兩人低聲說了一會兒,陸之州抬手拍了拍他的肩,朝陳妄走過來,半蹲下:“怎么樣?”

  “沒看見臉,很普通,”陳妄長腿伸著,嗓音嘶啞,“就那種一百個人里八十個看起來都那樣的普通。”

  陸之州擰著眉:“我是問你怎么樣!”

  “沒事兒,”陳妄懶散說,“我說怎么這么急著跑也沒補個刀,鬧了半天車里備好了。”

  陸之州最見不得他這副輕描淡寫的樣子,壓著火上上下下掃了他一遍,除了一些傷口已經做了簡單處理,人看起來確實沒什么大事。
陸之州深吸口氣,倏地站起來,垂眼看著他:“陳妄,多余的話我不想說,你明白我什么意思,這半夜三更黑燈瞎火的你自己瞎出去跑什么?掃街?”

  “九點,”陳妄覺得有必要矯正一下他對半夜三更的定義,又回憶了一下孟嬰寧那條微信發過來的時間,補充,“還不到。”

  陸之州:“你自己去那邊干什么去了?”
陳妄笑了笑:“過了啊陸隊,我是還不能出門了?我怎么知道這什么時候會找過來?”
陸之州沒說話。

  陳妄唇邊的笑緩慢地收了,眸色很深:“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有人拿著把刀來,我自己上趕著往刀尖兒上送?”他淡聲說,“我還不至于。”

  他說完,兩個人都沒再說話,半晌,陸之州忽然肩膀一塌,走到他旁邊坐下,有些疲憊地說:“等會兒送你去醫院看看,以防萬一,保守一百來克TNT,車都他媽快炸光了,也虧你當時能反應過來,陳隊真是寶刀未老。”

  陳妄扯了扯嘴角,漫不經心地說:“是啊,牛逼么。”

  “……”
陸之州被他氣笑了:“牛逼。”
陸之州服了,都不知道說什么好,摸出盒煙,遞給他一根,自己也抽了一根出來。

  兩個大齡單身老男人深夜將近十二點,坐在警局角落里沉默著,憂郁地吞云吐霧,其中一個一身血窟窿才剛堵住。
吐了一會兒,陳妄忽然說:“孟嬰寧電話,有么?”

  他這個問題和今晚發生的事情以及剛剛討論的話題跨度都有點過大,八竿子打不到一塊兒去,陸之州一時間有點沒反應過來:“有,怎么了?”
陳妄指間夾著煙,垂手:“給她打個電話。”

  陸之州:“……”
陸之州瞪著他:“陳妄你是不是有病,半夜了,你一男人沒事凌晨十二點,給人家小姑娘打什么電話?”

  “那條街,孟嬰寧家門口,”陳妄說,“我今天晚上是送她回去。”
不太放心。

  陸之州明白過來:“你是怕她……”

  陳妄沒說話。
陸之州掏出手機來,調出孟嬰寧的電話號碼,遞給他。

  陳妄看了一眼:“你打,不用說別的,她沒事兒就行。”

  “……我他媽?”陸之州壓著嗓子,一言難盡地看著他,“為什么我打?”

  陳妄把煙掐了,懶洋洋地說:“你不是說了么,我一男的,半夜給小姑娘打電話,不合適。”

  “……”
陸之州心道我他媽難道就是個女的?我打就合適了?你自己放心不下,為什么要我遭受這種折磨?

  陸之州看了一眼男人此時渾身是血慘不忍睹讓人想垂淚的造型,這口氣還是忍下來了,電話撥過去,按了免提,手機舉到兩人面前。
剛按下去,動作一頓。

  聽著那邊還沒接起來的忙音,陸之州又有難處了,匆忙低聲問:“這都幾點了?人肯定都睡了,我找個什么理由?”

  “想她了。”陳妄隨口胡扯。

  陸之州崩潰道:“你他媽……”

  他話沒說完,電話被接起來了。
陸之州閉嘴了。

  那邊也一片安靜,幾秒鐘后,小姑娘帶著困倦睡意的軟糯嗓音響起:“喂……”
尾音拉得很長,沙啞黏膩。

  陳妄一頓。
忽然有些后悔讓陸之州打這個電話,聽到她這種狀態下的這把嗓子。

  陸之州看了他一眼,試探開口:“那個,嬰寧?”

  電話那頭有[email protected]@的輕微聲響,像布料摩擦的聲音,孟嬰寧打了個哈欠,聲音帶著鼻音,聽起來黏黏糊糊的:“之州哥?怎么了嗎?”

  確認了小姑娘聲音聽起來沒事,陸之州放下心來,他又看了陳妄一眼,清了清嗓子,緩慢開口:“我現在跟陳妄在一起。”

  “……”
陳妄側頭,面無表情地看著他,深黑的眼里全是“你找死嗎?”的危險情緒。

  孟嬰寧迷迷糊糊地哼唧了一聲,音調上揚,表示疑惑和茫然。

  陸之州對身邊的死亡警告視若無睹,意味深長地說:“陳妄剛剛讓我跟你說,想你了。”

  陳妄:“……”
孟嬰寧:“……”

9839 3580607 MjAxOC8xMi8xNC8jIyM5ODM5 http://m.clewx.com/book/201812/14/9839_3580607.html
新快3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