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053 誰不要臉誰贏

書名:喬先生的黑月光 上傳會員:我是小乖乖 作者:姒錦 更新時間:2019-01-22 23:36:00

  嗯。

  殺氣騰騰。

  池月扶著帳篷,手臂攔在他面前,“有事?”

  喬東陽:“有!”

  池月抿住嘴,看著一步步走近的男人,沒有挪步,直到喬東陽站在了她的面前,利用身高的優勢把她擋在營地燈光的陰影里,再用性別優勢為她帶來壓力,她才開口。

  “不用靠近我,我不聾。”

  喬東陽停下腳步,看著她一臉的嫌棄。

  “池小姐,你是不是忘了我們之間的約定?”

  約定?池月有一些愣神。

  “哼!”喬東陽冷冷挑高眉,雙手插在大衣的口袋里,那懶洋洋的樣子,看上去無害,卻狂妄到了極點,“需要我提醒你嗎?某年某月某一天,你曾經自認為有本事與我打架……”

  池月:“……”

  這男人是個什么樣的奇葩?

  當時隨口說的話,居然記得這么清楚,還找上門來約架?

  “好。”她淡淡回視,不認輸,“你說時間。”

  “擇日不如撞日。”

  “……”

  這叫撞日?

  池月凝視他:“喬先生出門前,是不是翻過皇歷的?”

  喬東陽:“不敢?”

  池月下意識觀察他的表情,卻沒有在他臉上找到玩笑的痕跡。

  居然是認真的。

  她想了一下,點點頭。

  “行!去哪里打?”

  喬東陽唇角上揚,偏了偏頭:“跟我來!”

  “不行!”池月哪能就這樣跟他走?

  她抱臂站在那里,上下打量他,“我對你的人品沒有信心。”

  喬東陽:“放心,我會找裁判的。”

  呵!有備而來?

  池月:“那輸贏怎么算?”

  喬東陽瞇眼,略略走近,低頭凝視她,“你是不是特希望我說,你輸了,你是我的。我輸了,我是你的?”

  “?”

  池月猛地抬頭,差一點撞到他的下巴。

  “喬先生,你是有什么不可示人的臆癥嗎?”

  “池小姐,你的眼睛出賣了你的內心。”喬東陽慢慢彎唇,半開玩笑半認真的表情,帶一點戲謔,更多的像是一種天生自帶的優越感,“不用掙扎了。喜歡我的人很多,你不是第一個,也不會是最后一個。我不會嘲笑你的,我這個人很善良。”

  “?”

  善良?

  確定?

  這是什么神奇的自我評價?

  “喬先生?”池月探出一只手,在他眼前晃了一下,“所以呢?你來找我就是為了展現你的魅力,求我放你一馬?讓你贏一場,挽回顏面?”

  喬東陽漫不經心地笑,“你沒機會贏我。”

  好自信。

  池月慢慢抱臂:“打完再說,免得打臉。”

  喬東陽:“那你到是走啊?”

  池月呵呵一聲冷笑,“喬先生,深更半夜的,我怎么知道你有沒有企圖?萬一你是因為暗戀我不成,就想騙我出去,圖謀不軌呢?”

  喬東陽:“我?對你不軌?呵!呵呵呵——”

  冷笑幾聲,他挑高眉頭,一臉不屑地盯住池月,“池小姐,像你這么自戀的人,我只見過一個。”

  池月:“那就是你自己?”

  喬東陽:“沒錯!”

  池月:“所以,打不打?”

  喬東陽:“打!”

  池月:“好,我們不僅要找中間人,還要寫好協議。”

  喬東陽遲疑一秒:“好!”

  ……

  永錦鎮。

  唯一的“高檔”旅館里。

  聽說他倆要約架,還要立下“生死契約”,就跟傳說中的江湖大俠一樣,王雪芽驚得目瞠口呆。

  聽說自己即將成為裁判之一,她更是嚇得瑟瑟發抖。

  “月光光,咱好好活著不好嗎?這是干嘛啊?”

  沒有人相信池月可以打得過喬東陽,不僅王雪芽不信,另一個裁判鄭西元的表情與她如出一轍,“我的個乖乖,你們這是有多大仇多大怨啊?大晚上的,一男一女,干點讓彼此身心愉悅的事不好嗎?打什么架啊?”

  這話說得……

  王雪芽掃他一眼,鄙視,沒說話。

  這時,第三個裁判開口了,“不好不好!喬大人,男人是不可以打女人的。”

  喬東陽冷冷看它一眼,“我不是讓你來點評的。”

  天狗:“喬大人,男人是不可以打女人的。”

  喬東陽:“你只需要全程記錄!”

  天狗:“喬大人,男人是不可以打女人的。”

  看它搖頭晃腦的樣子,喬東陽猛地敲了一下它的頭,“這叫比試,比試!你這腦子是不是真的需要回爐了?”

  天狗搜索著自己系統里的詞海,“喬大人,比試是不是比武招親?”

  喬東陽:“——”

  ~

  “喬先生,看看協議!”

  在他們聊天的時候,池月坐在凳子上起草協議文字。

  聞言,喬東陽看她一眼,視線落在她寫好的協議的條款上,沉聲道:“天狗,念!”

  天狗:“好的,喬大人。”

  天狗機器眼掃描一下,就開始復述:“本人池月,本人喬東陽,自愿結為夫妻……系統出錯,重新念……本人池月,本人喬東陽,自愿約架,不論PK過程中發生什么意外,生、死、傷、殘,都不用對方承擔任何法律責任……”

  協議寫得很簡單。

  大部分條款都是為了規避法律風險。

  喬東陽挑挑眉,彈了彈紙,“有必要嗎?”

  池月:“有!現在的糟老頭子壞得很,我怕一不小心失手打傷了喬先生,引起不必要的麻煩。”

  “呵呵!”喬東陽冷冷一笑,“池小姐果然是個精明人。不過,你會不會太高看自己了?打傷我?”

  “簽字吧。”池月不多說,把筆遞給他。

  喬東陽唰唰寫上自己的名字。

  在條款下又補充一句:“不許使用任何刀具。”

  池月也彎腰簽名,瞄他一眼。

  順便寫上:“不許使用尖利器械!”

  喬東陽拿過筆:“不能耍潑用牙咬。”

  池月從他手上扯過筆:“不能耍賴扯頭發。”  

  喬東陽厲色看她,唇角勾起,慢慢寫上:“不許攻擊男性要害。”

  池月:“……”

  她瞇眼,看他一臉得意的樣子,哼聲在下面寫。

  “不許攻擊女性要害。”

  喬東陽冷沉沉瞥她,大筆一揮,在上一條補充:“包括但不限于小丁丁及其附屬配件!”

  池月拿筆,盯著他。

  終于,丟下筆。

  “誰不要臉誰贏!”

  ……

  

9865 3521219 MjAxOC8xMi8yNi8jIyM5ODY1 http://m.clewx.com/book/201812/26/9865_3521219.html
新快3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