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081 入迷

書名:喬先生的黑月光 上傳會員:我是小乖乖 作者:姒錦 更新時間:2019-02-05 10:09:13

  黑夜一望無垠,沙丘起伏著像一只只潛伏在幽暗空間的野獸,冷見一吹,頭皮發麻。

  池月來不及等工具,雙手像鐵鏟子似的在沙子里刨動,一雙手被沙子摩擦得火辣辣的,破了皮,痛得鉆心。但她沒有停頓半秒。

  風鏡、圍巾,全被丟到一邊。

  脊背被汗濕透,頭發被沙子和汗揉成一縷一縷。

  她還在刨。

  拼命刨。

  好像沒有人阻止,她就會永不停歇地刨下去——

  喬東陽遲疑了大概十幾秒,見她不顧雙手的樣子,皺了皺眉頭,終于還是什么都沒有說,蹲下身來,與她一起刨。

  鄭西元、侯助理趕了上來。

  又幾分鐘后,增援隊伍趕到……

  人多力量大,很快,里面的人終于被刨了出來。

  “小烏鴉——”

  “咦!下面是什么?”

  “不對!還有一個人,被她壓在下面——”

  被掩埋在流沙里的不是一個人,而是兩個。

  除了王雪芽,還有一個女人。

  不知道她是誰,

  之所以知道她是女人,是眾人看到浮在流沙表面的長頭發。

  池月叫了幾聲,沒聽到王雪芽的回應,顧不上別人,大口喘息著,摸了摸王雪芽的臉,壓住她的人中的水溝穴,擰開水袋,給她灌入嘴里,然后一個用力,把她從沙坑里抱起來,大步走人。

  “送醫療隊。”

  眾人驚詫。

  英雄救美的例子很多。

  男人這樣抱女人也很尋常。

  可是,一個女人公主抱另一個女人……

  畫風略怪,幾乎很少有人見過。

  侯助理被感動了,抹一把腦門上的沙,“池小姐,我來幫你……”

  “不用。”

  池月抱著小雪芽跑得很快,額頭上的汗水,順著臉頰滾下來,滴入眼睛里,她沒有去擦,腳步反而越來越快。

  停車的地方離這里有一段距離。

  鄭西元搶步上去,也想幫忙,仍然被她拒絕。

  “我可以,謝謝!”

  鄭西元:“……”

  “為什么她看我的眼睛,好像有點什么不對勁兒?”鄭西元看著池月疾走的背影,拍拍身上的沙子,小聲嘀咕。

  “不是不對勁。”喬東陽走過來,“那是鄙視。”

  “鄙視?我有什么可讓人鄙視的?”

  喬東陽剜他一眼,沒有說話,但臉上分明寫著,“為什么鄙視你,心里沒點B數?”

  鄭西元:“……我會吃人啊?”

  喬東陽拍拍他的肩膀,走人,“這里交給你了。”

  這個時候,增援隊伍的人,剛把另一個選手抱出坑來——

  鄭西元看了一下,激靈靈地,“啊喂,阿喬,坑里那個……是林盼。你就這樣走了?”

  喬東陽就像沒有聽見,走得更快。

  鄭西元嘆口氣,想讓侯助理留下來陪他撿爛攤子,可那猴子溜得比誰都跑,抱起天狗就跟著喬東陽跑了。

  “……”

  池月穩穩地抱住王雪芽,面色凝重,雙唇緊抿,沒有人知道她有沒有很吃力,但從她緊繃的面孔看,是卯足了一股勁兒的。喬東陽默默跟在她的身邊,看她脊背挺得筆直,磨破的手指上鮮血未干,眉心皺了又皺,“為什么要拒絕?有這么多男人在,你一個女人,逞什么能?”

  “不想讓臭男人碰她。”池月回答得干勁利落。

  “……”喬東陽無言以對。

  池月冷笑一聲,

  突然側過頭,汗濕的臉充滿了一種古怪的情緒——就剛才看鄭西元那樣。

  “收起你的小心思!”

  喬東陽:“你什么意思?”

  池月沒有說話,但臉上分明寫著“你怎么想的,心里沒點逼數么?”

  喬東陽:“……”

  “我對女人沒有興趣。”

  池月只當沒有聽見,在寂靜漆黑的荒漠上走得很快,像一只凌厲的鷹隼,守護著自己的領地,不容人侵犯……

  黑沉沉的天,

  一望無垠的沙漠……

  一個抱著女人的女人。  

  喬東陽看著看著,又氣又恨,又有點入迷。

  ……

  遠遠的,醫療隊抬著擔架上來了。

  王雪芽被送上了醫療車,醫護人員在采取緊急救援措施,準備送往醫院……

  喬東陽這才再次走近池月,“上車吧。”

  池月是肯定要跟去醫院的。

  醫療車除了王雪芽,還要救助另一個選手,已經沒有她的位置。

  她看了一眼,甩甩酸澀到麻木的胳膊,沒有拒絕送上門來的“資源”,朝喬東陽點點頭,“謝謝!”

  喬東陽把車開到她的面前,“沒有誠意。”

  池月緊抿嘴巴,默默坐上去。

  喬東陽發動了汽車,“為什么不說話?”

  池月:“沒有誠意的話何必說?”

  喬東陽:“……”

  很快,林盼也被送上了醫療車。

  這個時候,池月才知道和王雪芽一起被掩埋的女人是誰。

  她有些詫異。

  林盼和王雪芽,兩人平常在節目組幾乎沒有交集。

  印象最深的一次是王雪芽被推下沙坡,曾對池月說過一句話——“不過我摔到坡下后,一抬頭就看到了林盼……她就站在坡上看我。”

  上次是巧合,那這次呢?

  為什么她會和王雪芽埋在一個坑里?

  這時,后面的人趕了上來,林盼也被送上了醫療車。

  侯助理氣喘吁吁地上車,天狗看到喬東陽又坐在駕駛室,發出一聲嘆息,“喬大人,我是要失業了嗎?”

  “……”

  喬東陽瞥頭看它一眼,問侯助理,“還有一個人,有線索了嗎?”

  失聯的一共是三個選手。

  如今找到兩個,還有一個沒有蹤跡……

  侯助理:“想到那一排男人的腳印,有點嚇啊。”

  喬東陽與他交換一個眼神,沒有說話。

  而池月,毫無反應。

  喬東陽看了看她:“讓他們繼續尋找!醫療車先送王雪芽和林盼去醫院。”

9865 3526560 MjAxOC8xMi8yNi8jIyM5ODY1 http://m.clewx.com/book/201812/26/9865_3526560.html
新快3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