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143 溫柔

書名:喬先生的黑月光 上傳會員:我是小乖乖 作者:姒錦 更新時間:2019-03-08 23:48:48

  “……”池月還能說什么?

  喬先生追求女朋友的風格,真是別具一格。

  “怎么啦?不高興了?”喬東陽不見她說話,突然湊近臉來,仔細看著她。

  “說送我的很難嗎?”池月直視著他。

  “不難。”喬東陽勾唇,指指那束花,“就是買來送你的,可以了吧?”

  “不說可以了吧,可以吧?”

  “……可以。就是送你的。”他眼角膩滿了笑,盯住她的臉,一眨不眨,聲音溫柔起來,“池小姐,你很矯情,你知道嗎?”

  池月滿不在乎地哼了一聲,在他的專注的目光下,有點吃不消,甚至心里……竟有些怪異的緊張。

  這樣躺在病床上的她,臉色和氣色肯定都很差吧?會不會看起來憔悴無神,丑陋不堪?要知道女人打扮和不打扮是兩個樣子的,再漂亮的女人不收拾一樣會成黃臉婆……

  那她在喬東陽的眼睛里,現在是什么模樣兒?

  池月想得很多,眼神閃躲。

  “這什么表情,呵,是餓了嗎?”喬東陽察覺到她的表情變化,饒有興趣地湊得更近,溫熱的呼吸幾乎落在了她的臉上,池月一個激靈,臉側開,“嗯,餓了。”

  喬東陽挽唇一笑,“叫聲親愛的,我給你弄吃的。”

  “……”池月撇嘴,慢悠悠地說:“好像又不怎么餓了。”

  “池小姐,不用這樣吧?”喬東陽不高興了,“當真不餓?”

  “……騙你有錢啊?”

  她是真的毫無食欲,就像暈車之后的人,沒胃口,犯惡心,一般不想吃飯,尤其她掛了點滴,更是感覺不到饑餓。

  喬東陽探探她的額頭,“那你再睡一會?”

  池月:“哦。”

  然后又不知道說什么了。

  兩個人臉對臉,不知是尷尬還是窘迫,不講話就別扭。

  池月想了想,“喬東陽。”

  “嗯?”

  “待會兒小烏鴉會過來,你配合我演一出戲怎么樣?”

  喬東陽狐疑地看著她。

  池月潤了潤嘴,“她要是哭得厲害,你就說,我身體受損嚴重,短時間內都恢復不好……或者你干脆說,我得了絕癥了……”

  “!你有病啊?”喬東陽瞇起眼睛,“王雪芽為什么要哭?”

  池月想到范維就煩躁,臉色情不自禁沉下,“她男朋友劈腿,而我,一會準備告訴她這件事。依她的性格,肯定會難受……你想,在這個時候,如果我得了絕癥,她是不是就不會再去想那件事了?”

  喬東陽吸氣,狠狠閉了閉眼。

  然后一個爆粟敲在池月的腦袋上。

  “你看著挺機靈的,咱腦子總是短路呢。她要知道你得絕癥,不是更痛苦?”

  “……我只是緩沖一下她的情緒。你懂什么?”池月微微一笑,“男朋友劈腿的事,是不可逆轉的。但是我的病可以啊?等她知道我并沒有病,是不是會有失而復得的驚喜?到那時候,什么痛苦是不是都不重要了?至少我還活著啊。”

  “……”

  喬東陽不知該哭還是該笑。

  看池月自言自語想辦法的樣子,他眼神漸漸深邃。

  好一會,他問:“王雪芽在你心里,是不是比我更重要?”

  池月回望,一本正經地吃驚,“你怎么知道的?”

  喬東陽:“……”

  ~

  池月早早把自己收拾了一下,看上去有氣無力,一副陷入了絕癥的樣子。

  可是,王雪芽沒有在約定的時間來。

  池月左等右等都等不到她的人,漸漸有些心亂,她撥打王雪芽電話,她一直關機狀態,池月又找了劉教官,可他告訴她,王雪芽早上就已經請假離隊,沒有人知道她的消息。

  這一聽,池月嚇壞了。

  拔掉輸液的針頭,她按住手背,下了病床就要去找人。

  她動作迅速,喬東陽想攔她攔不住,氣得直接把她抱回來摁在床上——兩個人氣咻咻地眼對眼,正準備大戰三百回合,病房門被推開了。

  王雪芽站在門口,看到他倆的樣子,怔住了。

  “你們這是……我來得好像不是時候?”

  喬東陽彈身而起,池月顧不得裝病,捋捋頭發就坐了起來,尷尬地說:“你來得太是時候了。你再來遲一步,我可能就被某人給掐死了。”

  王雪芽狐疑地望喬東陽,沒說話,一張臉白如紙片,雙眼紅腫,明顯是哭過的。

  池月與喬東陽交換一個眼神,走過去扶住她,“小烏鴉,你怎么了?”

  王雪芽搖頭,抿了抿唇,“我沒事。”說著她又去擦眼眶,強顏歡笑地樣子,“我手機壞了,身上又沒有帶錢,好不容易才找到一個好心的大哥把我送過來——”

  手機怎么會壞?池月看著她慘白的臉,眼皮跳得很快,正準備說話,就看到王雪芽的背后那個一臉尷尬的“好心大哥”。

  “鄭哥?”池月看著他。

  “人給你送來了。我就走了啊!”鄭西元知道這兩天喬東陽不待見他,特地送王雪芽過來,一是舉手之勞二是將功恕罪,哪敢在喬東陽的眼皮子底下造次?

  他臨走,在王雪芽背后,指對池月做了一個“流淚”的動作,然后指指王雪芽的腦袋。

  “你們慢慢聊,我先去辦點事,回頭要回去了就告訴我。我反正順路——”

  池月看到鄭西元的暗示動作,臉色微微一沉,謝過他,回頭示意喬東陽趕緊出去,“喬先生,你不是也有事要辦嗎?”

  攆他?

  喬東陽抬抬眉,“行。就是咱們那個戲,還演嗎?”

  “……”池月吸口氣,突然發現男人不僅是大豬蹄子,還是榆林腦袋,看不出來時機不對了嗎,還演什么戲?

  “回頭再說吧。”她敷衍著,就想快點打發了他。

  喬先生瞄了她幾眼,覺得自己在她心里位置十分低,恐怕連那一點點喜歡都在下降……更不知道那五十分的基礎,是降是降,現在還剩幾分?

  他不情不愿地走了。

  池月合上門,“小烏鴉,告訴我,誰欺負你了?”

  沒有了外人,王雪芽的眼淚再也憋不住,看到池月就像看到了親人,伸手抱住她,嗚嗚地痛哭起來,不論池月怎么勸,她的抽啜聲都停不下來,話也說不明白。

  “你不肯說,我就去問鄭哥了?”

  剛才鄭西元的表情,明顯是知情的,

  池月知道王雪芽好面子,肯定不愿意她拿這事去問。

  果然,一聽這話,王雪芽睜著紅腫的雙眼,吸著鼻子兇她,“你要敢去問他,我就跟你翻臉……月光光,我今天已經夠丟人,再丟一次,我就活不下去了。”

  池月:“……”

  她安靜地看著王雪芽。

  不問,也不逼她。

  好一會,王大姑娘哭夠了,終于止住了哭聲,只剩抽泣。

  “……我看到范維了。”

  ……

  

------題外話------

  小仙女們女神節快樂,比心心~

9865 3536961 MjAxOC8xMi8yNi8jIyM5ODY1 http://m.clewx.com/book/201812/26/9865_3536961.html
新快3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