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195 冰釋前嫌

書名:喬先生的黑月光 上傳會員:我是小乖乖 作者:姒錦 更新時間:2019-03-28 23:48:07

  從頭到尾喬東陽都沒有說話,但他始終是食堂里最危險的一個存在。大家都摸不透他的心思,更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池月也不知道。他是她的老板,今天的事,她心里其實有點虛。

  “喬先生,你來了。”她低下頭。

  “好玩嗎?”喬東陽問。

  池月一怔。

  沒明白她話里的意思。

  周圍的人也不明白,但都有點怕,暗叫不好。

  喬東陽重復一句,“好不好玩?”

  “還好。”池月嘴角一勾,不知道他是不是在生氣。

  “那玩夠了嗎?”

  “……”

  池月注意著他的眼睛,“玩夠了。”

  “玩夠了,咱們就走了吧。”喬東陽偏了偏頭,用了一個極為親昵的詞——咱們。

  這個時候,大家才明白他話里的意思,并沒有他們想的那些內涵。僅僅只是字面意思而已,他是真的在問池月好不好玩,問她玩夠了沒有。

  眾人:“……”

  ……

  ……

  出了食堂,喬東陽腳步放慢,讓池月跟上來。

  兩個人沉默著,走了好長一段路。

  池月默默不吭聲,喬東陽的眼神卻不經意往她的臉上瞄。

  “你沒挨打吧?”他終于開口。

  池月嗯一聲,悶悶地說完,拉低帽子,明顯是不想讓他看到她的臉。

  喬東陽有點好笑,低下頭去瞅她的臉,“沒挨打,你怕我看?”

  池月往右邊走一點,與他拉開距離,“誰怕你看?”

  “沒有嗎?”喬東陽不給她躲開的機會,伸手就去拽她,“在食堂的時候就發現了,一臉戾氣,目光閃躲。池月,我是會吃人嗎?”

  不待他的手抓上來,池月就閃開了,身體往邊上,靠著墻走。

  “喬先生,注意影響!”

  喬東陽:“我關心下屬,要什么影響?”

  說到關心下屬,池月就想到了王雪芽,眉頭不由自主擰緊,“鄭西元把她們叫去,能解決什么問題?”

  喬東陽知道她在擔心什么,“放心吧,你朋友不會有事的。”

  池月捋了捋頭發,有些煩躁,“我想去看看。”

  喬東陽愣了愣,沉下臉來,“你保護不了她一輩子。”

  池月:“這事是因我而起的,許文雨有一點沒有說錯,我是一時爽快了,后果卻要小烏鴉承擔。我拍拍屁股就可以走,小烏鴉還要留在這鬼地方,人家要是抱團霸凌她……”

  “行了吧。你以為航天城是什么地方?還抱團霸凌。”

  喬東陽嗤笑一聲,“她專心訓練比賽,不跟那些人來往就是。”

  “你不懂。”池月說完,看他不以為然的樣子,又暗下了眸子,“女生的世界,敏感、多疑,還脆弱。只要她還在這里,就難免不受影響。”

  “那她也應該她自己去面對。”

  喬東陽看她要往辦公區走,突然上前兩步,抱臂擋在她的面前。

  “池月,她不是小孩子了,你能不能不要像個老母雞似的,時時刻刻都想把她護在你的翅膀下?”

  池月抬起眼皮,“讓開。”

  她想從旁邊繞過去,喬東陽卻不肯,兩個人來回幾次,喬東陽煩了,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不讓她走。池月甩了甩手,想要掙扎,喬東陽看她犟成這樣,摟住她的腰,一個轉身就壓在墻壁上。

  腿制住她的腿,胳膊壓住她的身體。

  兩個人呼吸喘息,臉都有點熱。

  喬東陽低頭,看著她郁怒的表情。

  “你以為你替她出頭,就是為她好?”

  池月頭發被他弄亂了,撓在脖子里癢癢的,他的氣息噴灑在臉上,熱熱的,暖暖的,可他冷漠的眼神比她還要涼上幾分,像是下一秒就要把她拆吃入腹。

  池月放棄掙扎,眼睛澄澈地瞪視他。

  “喬東陽,你根本就不懂。女人間的問題,你一個大男人就不要插手好嗎?”

  喬東陽捏緊她的肩膀:“這是女人間的問題嗎?這是星空行者的問題。”

  池月沉默,語氣軟了下來,“我不會去鬧的,就是看看小烏鴉有沒有事。林盼和許文雨兩個人,她只有一個人,怎么說得過人家?”

  想到那兩個女人會嘰嘰喳喳一起懟王雪芽,池月心緒就浮躁起來,不耐煩被喬東陽制在這里。

  “你讓開好吧?我保證不會影響到你的節目。”

  “池月。”喬東陽盯住她,“放手吧,你不是她媽。”

  “你松手!”

  喬東陽不僅沒松,還加大力道,整個人都壓在她的身上,像一堵氣流不暢的墻,將池月籠罩在他的身體之下,“清醒一點!我的傻女孩。你不是救世主,你管不了她一生一世,你得讓她學會單飛,學著自己處理生活!”

  池月聽得耳朵嗡嗡響,“喬東陽,這不關人的事,你放手。”

  她真的怕去得遲了,王雪陽會受欺負。

  可是喬東陽根本就不肯,甚至加重了語氣,“你到底是為了王雪芽,還是為了滿足你的保護欲。池月,你能不能動動腦子?”

  “……”

  池月突然僵住。

  這時,有兩個航天城的工作人員走過來。

  看他倆這樣標準的“壁咚”姿勢,嚇了一跳,低著頭匆匆離開。

  “……”

  沉默間。

  池月突然紅了眼。

  喬東陽嘆氣,胳膊松了松,“是的,保護欲也是一種欲望,是人的正常需求。但是一旦超出正常范圍,池月,你得想想,你這是不是有病了。”

  池月眼睛瞪了瞪,“你憑什么這么說?你了解我跟她的感情嗎?”

  喬東陽沉默了一會,揉了揉她的頭,語氣克制而溫柔,但該說的話,一個字都不少。

  “我知道你們感情好,她幫過你很多,而且每次都是雪中送炭。你想對她好,不計回報。這是報恩心態,是有情有義。不過,凡事都不能越界,你得有邊界心。你不是她,你代替不了她。”

  池月深吸一口氣,目光一片涼氣。

  但是這一次,她沒有開口。

  喬東陽勾了勾唇,語氣更為柔和,“傻子。你可以有想要保護的人,但只靠你的力量是不夠的。你得讓她有自保的能力,要不然,就你這小肩膀……”

  他說著,又捏了捏池月的肩膀,言詞間充滿了憐惜,有隱隱的心疼,“你說你這肩膀,扛了多少事?你的家庭,你的母親,你的姐姐,已經足夠壓垮你……你這是想把王雪芽的事,一肩挑起來?”

  池月低頭,額際不經意就蹭在了他的肩膀上。

  兩個人的樣子更顯親密,她不自在地抬頭,表情軟了些。

  “我沒有要凡事都替她出頭,只是今天的情況不一樣。你那個林盼,不是個省油的燈,小烏鴉應付不來的。”

  你那個林盼?

  喬東陽嘴唇抽搐一下,聽笑了。

  “池小姐。”他狠狠抬起她的下巴,目光里滿是笑,“你講不講道理的?”

  “我怎么不講道理了?”池月回視著她,一臉冷意。

  “我是為了你好,你看不出來嗎?嗯?”喬東陽快被她氣死了,“我和林盼沒關系,還需要我說多少次?”

  “……”

  池月沉默了幾秒。

  “沒關系,她會為了你,在比賽的時候給我放水?”

  “……”

  喬東陽終于明白了。

  想到鄭西元給他捅的簍子,又好氣又好笑。

  “我以為這樣的事情,以池小姐的聰慧是不會相信的。結果,唉,還是情令智昏啊。”

  “什么情令智昏?喬先生,你什么意思?”

  喬東陽挑挑俊氣的眉,笑而不語。

  池月:“你說清楚。”

  喬東陽說:“第一,我沒有找過林盼,更沒叫她故意讓你。第二,她有沒有給你放水這個值得商榷,但你一點都不比她差,你沒有輸。第三——”

  他頓了頓,輕輕低頭,用一種溫柔到極致的表情,看著她的眼睛說,“這件事你受委屈了。之前是我不知道,還沖你亂發脾氣。現在我知道了。池月,我向你道歉,原諒我好嗎?”

  “……”

  池月詫異地仰著頭。

  他的臉近在咫尺,呼吸在臉上,眼睛里的光若隱若現。

  “我……也沒生氣。就算你找她了,也是好心,不該發脾氣的是我。”

  “那你原諒我了?”喬東陽抬她下巴。

  池月別扭地偏開臉,從他手上掙脫,“別這樣。”

  “原諒我沒有?嗯?”

  “原諒啦原諒啦!煩得很~”

  池月被他逼得沒法,只能應承他。

  喬東陽飛揚的眉目里,滿是狡黠的笑意,“那我們是不是可以恢復設置,回到吵架之前?”

  “……”

  他捧住她的臉,眼神深邃而多情。

  “你那天在辦公室親了我,害我白高興一場。結果半天不到,你就對始亂終棄了……”

  池月瞪他一眼,“這根本是兩回事。”

  “一回事!”

  “喬東陽,我說過,我們不合適……”

  “池月。”他打斷她,“不合適可以再調,哪里不合適,修改哪里。行了,別這么瞪著我。我也不占你便宜,還五十分,行不?那個吻,就當我白送你了。”

  “……”

  ……

  ……

  最后。

  池月沒有去鄭西元的辦公室。

  其實內心里,她認同了喬東陽的說法。

  她保護不了小烏鴉一輩子,在這個帶有競爭屬性的星空節目里,她那個性子,如果不吃虧,不磨煉,就算今天的事過去了,日后仍然避免不了被人欺負。

  這個社會,許多人都專挑軟柿子捏。

  王雪芽就是那棵軟柿子。

  她如果硬不起,誰也幫不了她。

  喬東陽后來還說了很多,有些話不太中聽,甚至有些刺耳,但池月全都默默地接受了。

  是的,她沒有細想過,但不得不承認他是對的。她急著替王雪芽出頭的原因,有很大一部分是為了滿足自己的——不是保護欲,而是報恩欲。

  王雪芽幫過她太多,她唯恐報答不完,償還不完,唯恐自己做的事,夠不上那些恩義。

  好在,事情很快就得到了解決。

  王雪芽給她來電話的時候,語氣是輕松的。

  “月光光,我沒事了,鄭哥批評了許文雨,讓她給我道了歉,還說如果再有這樣的事,就請她離開節目組……”

  池月:“那就好。”

  王雪芽想了想,又笑著說:“他那句話,是對著林盼說的。”

  嗯!?

  殺雞儆猴?

  可以的啊鄭西元。

  池月笑道:“那就好。”

  王雪芽壓著聲音說,“還有一個小發現。你猜許文雨為什么那么恨我?原來她喜歡鄭哥。看到鄭哥維護我,她都快嫉妒瘋了,哈哈哈,好解氣啊!”

  “……”

  “月光光,其實鄭哥是個好人,咱們以前那樣說他…………想想,我都不好意思了。”

  說他什么?

  野獸戰斗機么?

  池月忍不住翹起唇角,“別被大灰狼身上的羊皮蒙蔽了,說不定人家想吃的就是你這口肉。”

  “沒有啦,真的。我保證,他對我沒有絲毫邪念。”

  “所以,是你對他有邪念了?”

  “沒有沒有,啊啊啊,我都說不過你的,就會欺負我,月光光,你在哪里?我怎么找不著你了?”

  池月看了看窗外的天空,無奈地嘆了口氣,“我在飛往申城的直升機上。”

  “啊——”王雪芽意外。

  “我陪喬先生過去辦點事,順便領我的獎。”

  “好吧,你注意安全。”

  “你才要注意。”池月看了看喬東陽的表情,又忍不住對王雪芽耳提面命,告訴她要在這樣一群女人里生存,需要注意些什么。末了,又特地囑咐:“那個范維,你離他遠點。免得打雷的時候,他連累到你。”

  “…”

  王雪芽沉默了片刻。

  “月光光,謝謝你,你對我真好。”

  “不用客氣,我的銀行賬號你是知道的。幫打惡霸,一次一千。收費合理,童叟無欺。”

  “噗!你是想笑死我。”

  池月聽著她的笑聲,揚起唇,整個人愉悅起來。

  “你要好好的,我等你闖入決賽的消息。”

  “我一定會努力的。”

  “加油!”

  直升機劃過長空,池月瞇起了眼。

  “喬東陽,你回去要呆幾天?”

  “隨你?”喬東陽正闔著眼,聞言轉過頭來看她,若有似無地一笑,“你要是想,咱們就多玩幾天。”

  池月默了默,沒吭聲。

  某人一嘆,“不過,咱那分,你是不是得給漲點了?”

  池月撇了撇嘴,笑而不語。

  一縷陽光透過云層往來,渾身暖洋洋的。

  ------題外話------

  11111

9865 3545593 MjAxOC8xMi8yNi8jIyM5ODY1 http://m.clewx.com/book/201812/26/9865_3545593.html
新快3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