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199 占男人的便宜

書名:喬先生的黑月光 上傳會員:我是小乖乖 作者:姒錦 更新時間:2019-03-30 22:55:07

  “我時間很寶貴的。”喬東陽撩起眼皮看她一眼,“如果你還有正事,建議抓緊時間,不要盡說廢話。”

  “……”

  喬正崇的訓斥堵在喉嚨里,無奈又沉重的嘆了一口氣。

  “我不是想阻止你自由戀愛,也不是逼你和林盼在一起。喬東陽,你能不能清醒一點?你是喬家的繼承人,你不知道找一個門當戶對的妻子有多重要?并不是我看不起那個女孩兒。貧富,眼界,圈子,學識……這些差距會導致價值系統的全面錯位,你考慮過沒有?”

  喬東陽嗤一聲,“說得你和董珊就門當戶對了似的。”

  喬正崇:“……”

  被兒子一噎,喬正崇氣得指著他,有點口無遮攔了。

  “你最近是不是腦子進水了?你難道不知道這種女孩兒接近你的目的是什么?人家只是為了你的錢!心機比你深多了。傻子!”

  “嚇死我了。幸好我有錢,要不真就沒什么優點讓她看上了。”喬東陽手指輕輕撫著水果盆,眼皮都懶得抬一下,“愛看上就看上唄,反正一個人花是花,兩個人花也是花。”

  喬正崇瞪著眼,竟無言以對。

  喬東陽舔了舔牙床,不知想到什么,突地嗤笑一聲,眼尾挑起。

  “你說,我腦子有水,家里有礦,地主家的傻兒子,不是跟她很配嗎?”

  “你知不知道臊的?大伯和小叔一家家的,哪個不是盯著咱們的,恨不得咱們出錯。你說你找這么一個女人,他們會怎么說?”

  喬東陽翻翻眼皮,一本正經地問:“大概會說我隨爹?”

  “……”

  喬正崇覺得自己沒有被氣死,真的是命大。

  “喬東陽,你說,你到底要怎樣,才不跟我對著干?”

  喬東陽勾起唇,笑看他一眼,眉頭舒展,表情輕松,似乎完全沒有與他在同一個戰場上。

  “除非時光倒流,我媽活過來。”

  他望著喬正崇輕飄飄的笑。

  睡衣慵懶,邪若老妖。

  那滿不在乎的樣子,讓喬正崇有剎那的恍惚……面前坐著的兒子并不是東陽科技那個人人稱贊的創始人喬東陽,而是當年那個鮮衣怒馬的少年郎,恣意張狂,不管不顧地想要毀天滅地。

  喬正崇嘆口氣,撐著額頭,忽然間像老了十歲。

  “是不是我把喬氏交到你的手上,你就會停止這一切荒唐?你做這些,是不是就想逼我交權?”

  嗤!

  喬東陽笑了起來。

  叉一塊水果在嘴里,漫不經心的嚼。

  “得了吧,這種吃苦受累的事,只有你喜歡。你愛做主,你做主去。喬氏是你的,我大伯、三叔如果想要……守不守得住,看你的本事,以后別來煩我。”

  說到這里,他揚眉輕笑,紈绔十足,“權利、金錢都是狗東西,還不及我女人一個笑。”

  喬崇臉一黑。

  差一點原地駕崩——

  “還有——”

  喬東陽突然開口,就在喬正崇眼中頹色漸濃,起身準備離開的時候。

  他在背后,懶洋洋笑著補了一句。

  “我不是為了跟你作對才喜歡她的,我是因為喜歡她才跟你作對的。”

  喬正崇抿住唇。

  回頭看了他一眼。

  “逆子!”

  “明天我會帶她去。”喬東陽笑得挑高了眉。

  “你!”喬正崇好不容易熄下的火,騰地又升起來,“不許你亂來!”

  “哦……我聽你的話,才怪!”

  ……

  侯助理帶著秘書小張過來的時候,喬云崇和董珊已經離開了。

  要不然,看到那堆衣服,他估計還得噴一口老血。

  因為兩個人忙活一個上午,就是幫池月買衣服去了。

  認真講,這讓池月非常不好意思。

  衣物都是她需要的,但——真的要不了這么多啊!

  池月把侯助理叫到一邊,小聲問:“這些得花多少錢?”

  侯助理是個老狐貍,聞言笑瞇了眼,“怎么?池助理想付賬?”

  池月認真點頭,“大概要多少?”

  侯助理摸著下巴想了想,斜她一眼,嘖了聲,“大概就你一年的工資吧?”

  “……”

  無功不受祿啊!

  池月不喜歡占男人的便宜。

  更不想讓自己養成這種好逸惡勞的習慣,

  因為這感覺——太爽了。人對物質享受是會有精神記憶的,一旦這種爽感刻在了記憶里,以后的日子一旦不好過,價值系統就會崩潰啦。

  她咬了咬牙,在衛生間找到喬東陽。

  “你給我買的這些衣服,我都買不起,能退嗎?換些便宜的。”

  彼時,喬東陽正在刮胡子,從影子里睨她一眼,沒有回答她的話,倒是努了努嘴看著洗漱臺。

  “幫我把這里先整理一下。”

  池月翻了個眼皮,沒拒絕。

  毛巾、牙刷、洗漱用品,她都一一清洗歸類,把洗漱臺擦得干干凈凈。

  喬東陽眼窩全是笑意,“去!幫我把床整理一下。”

  “?”

  助理還兼干這些的嗎?

  好吧!

  床是她睡過的。

  池月一肚子疑惑,遲疑了兩秒,仍是去了。

  不僅把床整理干凈,連帶臥室,衣櫥都收拾了一下。

  喬東陽看著窗明幾凈的房間,嘴里嘖嘖有聲,很是滿意地點點頭,一把攬住池月的肩膀,“好了,咱倆扯平了。”

  池月仰頭看他,“什么啊?”

  喬東陽給了她一個纏綿的笑,“我幫你買衣服,你幫我做家務。扯平了!”

  池月:“……”

  這哪里叫扯平啊?

  “池小姐別小看自己的勞動力,一個人的經濟價值,是由雇主決定的。我認為你今天的勞動,就值這么多錢。”

  “喬東陽……”

  池月瞇起眼,怔怔看他。

  片刻后,她突然一笑,“你是錢多得沒處花了嗎?”

  喬東陽蹭地睜大眼,“你咋知道的?噓!秘密。”

  “……”

  池月噗一聲,被他逗笑。

  “你真的假的啊?”

  喬東陽嘆氣一聲,痛苦地搖搖頭。

  “錢太多的悲傷,你不會明白。小池啊,就當幫哥的忙了啊,別犟!”

  ……

  衣服已經買回來了,全是她的尺碼,不接受也不好。

  池月暗自決定,要努力賺錢,回頭就把錢補給他,自己必須買得起這些衣服。

  想明白了,她就開始喜歡那些衣服了,一件件看過,高高興興地搬進了客房里。

  是的,為了防止喬東陽那一雙“離奇的腳”,會半夜“主動”回到他的房間,池月選擇了去客房里睡。

  喬東陽沒有說什么。

  “去吧去吧,看你防賊似的——我不是那種人。”

  池月不知道還要在申城待幾天,但她是喬東陽的助理,從工作職責來講,老板要留,她就得留。所以,她把自己的東西收拾好,給老媽去了個電話,又在微信上和“亞洲五美”閑扯了會兒,就倒在床上,看天花板發呆了。

  今天并沒有具體的工作。

  喬東陽說他不用去公司,因為有事要忙。

  可是,當池月泡好咖啡去他書房的時候,發現他——在玩游戲。

  這位老板的工作作風非常奇葩,池月無法理解。

  但是侯助理顯然早已習慣,不僅不勸他,還興高采烈地陪他一起玩。

  池月看著這兩個人,一個頭兩個大,可是不能置喙。

  “咖啡在桌上,喬先生。”

  這么客氣?

  喬東陽抬了抬眼皮,“一起玩?”

  池月撇了撇嘴,“我去和天狗玩。”

  喬東陽放下手機,看她片刻,“不許去!”

  “為什么?”她愣住。

  “天狗沒我好玩。”

  “……”

  這叫什么話?

  喬東陽勾起唇,笑得邪性,“我很好玩的,來,坐這里。”

  他拍了拍身邊的位置,那表情看得池月頭皮發麻。

  “哦,我想起來了,我的衣服沒有洗。”

  她灰溜溜地走了。

  離喬東陽的生活越近,池月發生她對喬東陽的了解越少。

  有那么一個瞬間,她甚至覺得現在的喬東陽和她以前認識的喬東陽,根本就是兩個人。一個冷,一個熱,一個嚴肅,一個荒唐,完全不搭調。

  唉!

  生活里的喬東陽,太魔性了。

  ……

  混了一整天,晚上池月早早進了客房,洗漱睡覺。

  今天不用像昨天那么憋屈,內衣內褲、睡衣拖鞋,洗漱用品,一應俱全。

  池月舒舒服服地洗個澡,安靜地躺在床上,手機都沒去拿,她想趁著睡前頭腦清楚的時候,好好想一想和喬東陽的關系,以及未來。

  然而。

  什么都沒想明白,人就睡過去了。

  不知道什么時候睡的,但醒過來同樣有“驚喜”。

  她的腳那一頭,躺著一個男人。

  照常用被子蒙住頭,兩條大長腿大大地叉開著,睡姿銷魂。

  池月坐起來靠在床頭,這一回連尖叫都省了,直接踹在他的小腳上。

  “喬東陽!”

  “唔!”某人悶悶的聲音,聽上去有些委屈,“沒睡醒。”

  “起來!”池月又輕輕踢了踢他,“你什么情況?怎么又跑到我床上了?”

  “腳自己來的。”

  “你這腳是成精了嗎?”池月在他腳心揪了一把。

  呀!喬東陽抽了一口氣,半睜著一雙眼看她。

  “我起床氣很重的。”

  “……”

  池月挑挑眉,“那又怎樣?”

  “你信不信我……”喬東陽伸出手,兩根修長的手指像蟲子往前爬了爬,做了一個壞壞的動作,“收拾你!”

  “……”

  池月嘴角抽搐一下,氣急。

  她不再說話,翻身起來,將一整床被子蓋在喬東陽的臉上。

  “你睡吧你。”

  被子沒動,喬東陽也沒有。

  池月怔了怔,轉過頭看他半晌,好笑地去了衛生間。

  沒想到,等她收拾好出來,喬東陽還是老樣子,似乎半點動靜都沒有。

  池月生怕把他悶死在被子里了,又好氣又好笑地走過去,把他從被子里解救出來,“喬東陽,你是睡神投胎的嗎?”

  “呵!凡人,本神的秘密,你敢知道?”喬東陽沒有睜開眼睛,懶洋洋地在自己的臉頰點了點,“來,這里親一下,本神就不追究你的罪了。”

  “!”池月快被他氣笑了,“這臉皮太厚了,親不下去。”

  “……”

  喬東陽沒有說話。

  又睡過去了?

  池月慢慢坐在床沿,看他睡覺的樣子。

  這一刻,房間里安安靜靜的,沒有一點聲音,冬日的暖陽在窗口流連,將整個屋子襯得暖暖的。睡著的喬東陽,軟趴趴的躺著,沒有冷峻的鋒芒,犀利的眉峰也柔軟下來,俊美的五官好看得不可思議,像是從哪個偶像劇里走出來的男主角……

  池月微微出神,手指慢慢伸向他的手。

  像一個朦朧的開始,她無意識的,想要去握緊那只手……

  很慢,很慢,她很有耐心,

  即將摸上了。

  突然,他懨懨一嘆,“我都沒睡好。”

  “……”池月縮回了手,飛快的,臉有些燙。

  她在做什么?池月捂了下臉。

  “那你繼續睡吧。”

  喬東陽睜開眼,不耐煩地揉了揉凌亂的頭發,“不能睡了。起床,帶你走親戚。”

  池月一驚:“親戚?什么親戚?”

  ……

  ……

9865 3546528 MjAxOC8xMi8yNi8jIyM5ODY1 http://m.clewx.com/book/201812/26/9865_3546528.html
新快3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