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236 大眾情敵,多看幾眼

書名:喬先生的黑月光 上傳會員:我是小乖乖 作者:姒錦 更新時間:2019-04-17 23:51:05

  喬東陽瞥一眼他有些邪氣的臉,“權隊長不像刑警。”

  “是吧。我也這么認為。”權少騰笑著摸了摸下巴,眼睛微微瞇起,到處放電,“是不是太帥了?我其實想過,要不要效仿蘭陵王,辦案的時候戴個面具,要不太沒威攝力了。”

  “哈哈哈!”

  眾人大笑。

  都把他的話當成幽默。

  池月卻不這么認為——

  他是認真的。

  這個家伙的眼睛里,有著跟喬東陽一毛一樣的自傲。

  ——全天下老子第一。

  可是,一山不容二虎的呀。

  同一張飯桌上,當然也不能有兩只老虎。

  今天這頓飯是吉丘的幾個領導為了給喬東陽講和而設的。

  喬東陽是主角。

  可權少騰卻不像個配角。

  他俊美的五官,帥得太過張揚。

  以至于張警官看他幾眼,都忍不住認可了他那句話,“不開玩笑,我在警隊這么多年,還真沒見過比權隊更帥的刑警,哈哈。出去辦案,怕是挺危險的吧?”

  “哈哈哈!”權少騰笑了起來,“我就喜歡張隊你這種實在人。不過,我確實不能算刑警。”

  “哦?”

  “我是從紅刺借調過來了,關系還沒轉過來。而且,我不會破案。”

  “不會破案,那權隊在重案里做什么?”

  權少騰手指輕抬,響擊一下桌面,面帶微笑,“抓人啊!我最擅長的就是抓人。聽說你們這兒偷樹賊猖獗,我就來了。”

  一聽紅刺,眾人紛紛豎大拇指。

  池月也忍不住多看了他幾眼。

  紅刺特戰隊這個名字,是她和雷競、謝奇認識后才知道的。

  那天晚上在旅館里吃燒烤,聽他們說過一些。

  池月以前沒有接觸過這個群體,很好奇,也很有好感。

  可是權少騰和雷競謝奇那種一看就很厲害的男人不一樣,他還是顯得太俊了一些。

  這樣的人,會是特種部隊的?

  池月今天的身份是個助理,沒有說話的分。所以,在飯局上,她相當于是個局外人,可以肆無忌憚的想自己的事,沒有人會太過注意她。

  除了喬東陽。

  他看著她眼神飄忽不定的樣子,

  看著她時不時瞄一眼權少騰。

  臉色已經快掛上墨汁了。

  “沒有你喜歡吃的菜嗎?”他突然問。

  池月還在琢磨自己的事兒,聞言唔了一聲,“都挺好的啊,我喜歡吃。”

  “喜歡為什么不見你夾菜?”喬東陽并不在意別人怎么看他,伸手就給她夾了一筷子。

  要說特立獨行這一點,他是個能做到極致的人。

  看池月心不在焉的樣子,他根本不顧場合,沉著臉叮囑她,“多吃點。看把你瘦得。”

  “……謝謝!”池月突然頭皮發麻。

  剛才入座的時候,他向眾人介紹的是池助理。

  現在這樣對她,合適么?

  她只當看不到別人的目光,低頭吃東西。

  “不喜歡吃這個?”喬東陽又問。

  他所有的專注度,全在她的身上。

  這讓池月臉頰火辣辣的,很不自在。

  飯桌上這么多人,還坐著她們吉丘的父母官,她不想搶風頭,引來所有人的目光……

  “我都喜歡,你不用管我。”她望喬東陽一眼,暗示他,今天是來做正事的。

  喬東陽視若無睹,“我不管你,誰管你。”

  “……”池月腦殼痛。

  他的語氣有點奇怪,好像在生氣。

  可是,當著這么多人的面兒,她又不好問他。

  “好嘛,謝謝。”

  她硬著頭皮笑了笑,然后甩開腮幫吃菜。

  卻沒有發現,她越是說謝,喬東陽的臉色越難看。

  “喬先生真會照顧人。”張警官調侃著,緩和氣氛。

  不料,喬東陽放下筷子,卻是一笑,“讓各位見笑了,我女朋友挑食,不監督她就不吃東西。”

  女朋友?

  池月差點噎著。

  大家微微一怔,然后夸獎。

  “喬先生好福氣,池小姐很漂亮。”

  喬東陽嗯一聲,滿意地揚起唇角,寵溺地笑著,“就是有時候太調皮。”

  “……”

  池月覺得自己沒嗆死,算是命大。

  她側過臉,警告地看他一眼,喬東陽卻是哂笑,燈光下的臉,陰涼涼的,暗沉一片,情緒似乎已經壞到了極點,只是壓抑著沒有表露出來……這感覺就像幾個月前,與他初見。

  “不好意思,我上個洗手間。”

  池月覺得屋子里太悶,想出去透透氣。

  ……

  大多數時候,喬東陽是個開明的人。

  但他與別的男人不一樣。

  他敏感、尖銳,傲氣、自我,不好相處。

  池月并不想因為一個玩笑跟他產生芥蒂,在洗手間里磨蹭了一會,走到洗漱臺前,低著頭,一邊洗手一邊想,一會出去怎么跟他說。

  一遍遍洗手,她在磨時間。

  等她關掉水籠頭,沒想明白這事。

  一抬頭,嚇了一跳。

  “你干什么?”

  喬東陽不知道什么時候進來的。

  他抱著雙臂站在她的背后,倚著墻,面無表情,目光陰涼,不知道在想什么。

  池月走近他,“這是女衛生間。”

  “沒人來。”

  喬東陽笑著捋了一下她耳邊的頭發,渾不在意這是哪里,伸手就攬住她的肩膀,端詳著她說:“我看你好半天不出來,準備來打撈你呢。結果看到一個發呆的女人。池月,你在想什么?”

  “……”

  池月勾了勾唇。

  “沒想什么,就是無聊,走吧,去陪客人。”

  “我又不是三陪。”

  說到這里,他唇角一翹,“不是你告訴我的嗎?錢在我手上,資源在我手上,我才是大爺。管他們?”

  是這么說沒錯。

  但是,

  池月知道他不是為了這事。

  她拉他:“別置氣了,我陪你出去吧。”

  喬東陽不動,似笑非笑地問她,“我剛才說你是我女朋友,你是不是不高興?”

  “……沒有。”

  “那你躲洗手間不出去?”

  沒有。

  池月說的實話。

  “只是太突然了,而且和你開始說的自相矛盾。我覺得有些突兀,不明白你為什么這樣。”

  喬東陽沉著臉不說話,輕輕撫著她的臉,突然低頭,就去吻她的唇——

  “喂!”池月扭開脖子,推他,“別這樣。”

  喬東陽瞇起眼,看著她細白的臉,指頭若有似無地磨蹭她,“不讓我親了?”

  “不是……”池月忍不住笑了起來,“你是不是吃錯藥了?親什么親,也不看看這是哪里。”

  “我不管!”他扼緊她的腰,往自己身上一勒,又霸道又橫:“我就是想親。誰想看就看,我不介意。”

  “……”

  池月推他,想掙扎。

  可他身子剛硬得像一堵墻,不論她怎么使勁兒,他紋絲不動,生生捧住她的臉,膩膩軟軟地得了個香吻,嘗到了甜頭,冷冽的眼里終于恢復了活氣,多了一絲溫暖。

  “池月,你不喜歡我碰你嗎?”

  這叫什么話?

  池月哭笑不得,“喬先生,你要珍惜你的六十分。”

  “我在問你。”

  “當然……沒有不喜歡。”

  池月嘆氣,看著他高高的個子卻垂著頭在面前,像個向大人索愛的孩子,又是好笑又是好氣,“喬東陽,你還在為我那句話生氣嗎?我是開玩笑的,你難道聽不出來?”

  他目光一沉,說:“你不是開玩笑。”

  “……”不是玩笑,那是怎樣?

  “你就是喜歡長得帥的。”

  他聲音帶著莫名的指控,話沒說完,自己先怒了,摟她過來,一張嘴就咬在她的脖子,不輕不重,但滿帶怨氣,“你個小沒良心的,敢見異思遷,小心打斷腿……”

  池月摸著脖子,吸口氣,“你神經病啊,我什么時候見異思遷……”

  說到這里,她一愣,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突然笑了起來。

  “你是不是吃醋了?”

  喬東陽哼聲,“我吃什么醋?”

  “因為那個權少騰?”

  “呵,名字記得挺清楚。”

  “……每個人的名字我都記得清楚。”

  “是嗎?我問你,張警官旁邊那個男的,胖胖的那個中年男人,叫什么?”

  “……”

  池月答不上來。

  “我沒說錯吧?”

  喬東陽瞇起的眼里,不知是氣還是笑,目光帶著極強的攻擊力,像一只被母狼拋棄的小狼,銳利、緊張、明明看上去很無辜,卻又讓人不得不正視他的冷漠,小心防備著他。

  池月一嘆,“這個不能賴我。飯桌上那么多人,我不可能每個配角都記得的。”

  “呵!”喬東陽笑了起來,語氣比剛才更重,“這么說,姓權的是主角了?”

  “……”

  “嗯?哪個故事的主角?”

  嘖!

  池月發現男人吃起醋來,比女人更不講理。

  而且這個醋吃得簡直莫名其妙。

  她第一次見到權少騰,只是好奇他的職業……

  當然,也有可能是因為他長得好看,就多看了幾眼。

9865 3554189 MjAxOC8xMi8yNi8jIyM5ODY1 http://m.clewx.com/book/201812/26/9865_3554189.html
新快3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