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284 寵出來的小祖宗

書名:喬先生的黑月光 上傳會員:我是小乖乖 作者:姒錦 更新時間:2019-05-10 22:31:36

  她的聲音帶著飲泣,似乎悲傷到了極點。

  這求饒,把湯萍聽愣,許文雨也嚇住了,幾個吃飯的工作人員,都豎起耳朵聽動靜。

  池月慢慢挑著盤子里的土豆,用筷子將它夾成兩半,再分成小塊,再分更小,小得筷子都快要夾不住了,她才慢悠悠把土豆放在嘴里……

  這個過程很漫長。

  朱青在等,每個人都在等。

  等著她給句話。

  而池月……

  把那塊土豆吃完,看了湯萍一眼,露出了滿意的微笑。

  “土豆很軟,入味。帶點酸,好吃的,你別再嫌棄它了。”

  眾人:“……”

  湯萍眉尖幾不可察的皺了下,“是嗎?”

  她學著池月的樣子,把土豆分開,再蘸點汁,慢慢放入嘴里,像在品嘗什么高檔料理,“是不錯,入口即化,松軟入味。算我看走了眼,這土豆它確實不再是昨天那個不入味的土豆了。”

  “那是,火候夠了。什么土豆都能煨軟。”

  “土豆就是土豆。”

  “終歸是要現出原形來的。”

  “對呢。”

  兩個人旁若無人的對話,小聲、自在,無視朱青的存在。

  ……沒有觀眾,這讓表演者情何以堪?

  “池月。”朱青咽了口唾沫,臉頰微紅,總算有了點血色——被氣的。她委屈的語氣也斂了些,多了一點尖銳,“對我有什么不滿,你就明著沖我來,別在背地里搞小動作,好嗎?”

  池月唔了聲,抬頭像看神經病一樣看她,“這位女士,你在跟我說話?”

  朱青倒抽一口氣,“這里除了你,還有別人嗎?”

  池月勾唇一笑,說湯萍,“你看,她不尊重你。”

  朱青氣極了,“你不用夾槍帶棒的酸別人。我就是找你來的。”

  池月輕笑,“喜歡夾槍帶棒的人是你吧?”

  其實這句話沒毛病,池月也沒想太多,就事論事而已。奈何朱青做賊心虛,今天被林盼用那種語氣那種態度問了那樣的話,她現在覺得全世界的人看她的目光都是有針對性的,都是在說她下賤的,都是把她當婊子的……

  于是,夾槍帶棒這個詞,尤其不能忍。

  “無恥!”

  朱青血氣沖腦,但沒有亂了分寸,說話仍然很有想法。

  “你不要以為你傍上了喬東陽就可以為所欲為。星空節目不是一言堂,全國的觀眾都看著呢,你小三上位搶林盼的未婚夫,挑撥離間差一點害她坐牢,現在又想拿莫須有的罪名來誣蔑我。池月,你這個女人真歹毒……”

  池月腦門突了突。

  “好新鮮。”愕然半秒,池月笑了起來,“你今天總算找到點新鮮玩意罵人了。小三上位,嗯,是個不錯的話題和攻擊角度……朱青,你長本事了。”

  食堂里一片安靜。

  沒人說話,但每個人都在聽。

  池月揚了揚唇角,連解釋的想法都沒有。

  “喬東陽是誰的未婚夫,這個你說了怕是不算……”

  她話音未落,余光里突然睨到一個人。

  林盼來了。

  此刻她就站在食堂的門口,皺眉看著她們,神態憔悴,一言不發。

  呵!冤家路窄。

  池月放下筷子,慢條斯理地擦了擦嘴巴。

  “喏,正主來了,不如你問問她?”

  朱青的臉色不停變幻,但是看到林盼過來,斗志高了不少。

  因為她知道林盼這個女人的弱點……喬東陽是她的軟肋,喬東陽也是她人生中為數不多的得不到的東西之一,因此她篤定林盼是討厭池月的,基于這一點討厭,林盼會始終如一和她站在一起。

  她小算盤打得啪啪響,說話更沖了,一副為朋友兩肋插刀的義氣。

  “……呵呵,你這個女人真的好意思咩?你不就欺負盼盼為人善良,不愛計較?資格賽的時候,你私底下央求盼盼放你一馬,是你自己不爭氣,盼盼讓了你,你還是輸了……結果你懷恨在心,倒打一耙……咳,咳咳!”

  池月眼風微動,似笑非笑,“不要急,慢慢說。看把你嗆得,小心噎死。”

  朱青怒急,忽而又是一笑,意有所指地說:“我看什么航天服有問題,全是騙人的鬼話。張冬成是東陽科技的工程師,是喬東陽的人,范維是王雪芽的愛慕者,是個恨不得跪舔她的人…………接下去的話,還需要我說嗎?”

  全場寂靜。

  包括許文雨都覺得朱青膽子大。

  這種可能性,不是沒有人猜測過……

  但是誰敢說出來,直接把矛頭對準喬東陽?

  這世間本就沒有絕對的公平,池月和喬東陽的關系有目共睹,喬老板要偏心自己的女人,誰敢說不呢?只要做得不太難看,所有人都能接受……

  可朱青打著為林盼抱不平的旗號,全都給吼出來了。

  揭開窗戶紙,多尷尬?

  而朱青要的目的也就是這樣,不論池月輸贏——都會有人懷疑結果的公正性。

  殺了人,還誅心,這是朱青慣會玩的手段。

  “嘖!”池月有點佩服她了。半瞇起眼,她輕笑:“聽你這么一說,我都覺得你嘴里這個池月,簡直比蛇蝎還毒……”

  池月知道所有人都在看她,但她不想表這個態。

  一轉頭,她把燙手山芋交給林盼。

  “既然你來了,也聽到了你好姐妹的話,那咱們還是當面說清楚比較好。林盼,我池月有沒有私下求放過?有沒有搶你的男朋友?有沒有陷害你?我想聽聽你的意見。”

  劍拔弩張。

  戰爭似乎一觸即發。

  眾人血液沸騰起來,都望向林盼。

  有些是看戲,有些是好奇,有些是幸災樂禍……各不相同。

  而林盼面無表情,她的目光穿越人群看向池月,四目相對了足有半分鐘,“你沒有求過我,喬東陽也不是我的男朋友。至于有沒有人陷害我……這個我也在等警方的結論。”

  空氣突然安靜。

  池月這時才發現林盼有點不對勁。

  不像她以前正常情況下的表現……

  難道是進去被改造過靈魂了?

  “謝謝!”池月慢慢端起盤子,略一欠身,然后朝四周觀望的人看了一眼,“我吃好了。大家慢用。”

  眾人尷尬的笑著,紛紛回頭,專注自家面前的飯菜。

  林盼一個人走進來,盛了飯菜,找了一張空桌子坐下。

  她沒有跟朱青和許文雨打招呼,以前天天膩在一起的小姐妹,突然就疏遠了。而朱青一手策劃的“路見不平、拔刀相助”成了一個大笑話。

  ……

  接下去的訓練,照常進行。

  教官把訓練時間抓得很緊,選手們配合也辛苦,沒有那么多時間去互動,是非也就少了許多。那一天的小插曲,就這樣過去了,誰也沒有再提,但敏感的人們,隱隱察覺到一場暴風雨正在醞釀,隨時可能爆發出來。

  節目組對賽制進行了調整。

  本來二分之一決賽,是安排的四晉二,再到冠軍爭奪戰,但因為目前選手有五個人,不得不改為“五選一大逃殺”。

  所謂“五選一大逃殺”,也就是說五個人同時參加終極決賽,最后勝出的一個,就是星空冠軍。

  這是節目組剛剛放出來的風聲,至于“大逃殺”的具體賽制和內容,據說還在緊張的籌劃和布置之中,暫時處于保密狀態……

  網絡時代,有一個奇怪的規律。

  當事人都還沒有確定的事情,網上已經流傳出了無數個版權。

  關于“五選一大逃殺”的猜測很多,池月偶爾有空,也會和湯萍研究研究,討論一下應對決賽的辦法。盡量沒有具體方案出來,但顧名思義,她認為在“大逃殺”中,一定要先合作,兩個人絕對的信任彼此……等成功擊敗對手,再各憑本事爭奪冠軍。

  湯萍認可。

  于是兩人心照不宣的結成了某種同盟。

  關于“終局之戰大逃殺”,池月沒有問過喬東陽。

  這幾天,她忙。喬東陽似乎也在忙,兩個人每天發幾條信息,沒有深入聊太多。池月有意回避談到《星空行者》的決賽內容,喬東陽也不主動詢問。

  這狀態,一直持續到第五天,某位先生終于忍不住發來視頻請求。

  池月掛斷,改文字交流:“累,不想說話。早點睡覺,明天要訓練。”

  多少女孩子“但求一聊”的喬先生,就這樣受到了冷落。

  喬東陽牙根兒發癢,覺得這女人真不是一般的不近人情,連續幾天對他不冷不熱,每次發消息從不說一句想念,就好像有他無他都無關緊要一樣……

  他氣得很。可是生氣歸生氣,自家寵出來的小祖宗,又是在決賽前夕,她壓力巨大,怎么著他也得把她情緒照顧好的。

  于是,他黑著臉賣萌,“看看我,你就不累了。”

  “……你什么時候把自己修煉成靈丹妙藥了?”

  “我包治百病……開視頻,有好消息告訴你。”

  “公事還是私事?公事不聽。”

  喬東陽可能被她的態度噎著了,好一會兒才回復:“我懷孕了。你得負責!”

  “……”

  ------題外話------

  喬先生……你的節操呢?

  你一個高冷男神,是怎么淪落到這一步的……

  (親媽捂臉奔逃中!!)

9865 3564134 MjAxOC8xMi8yNi8jIyM5ODY1 http://m.clewx.com/book/201812/26/9865_3564134.html
新快3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