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334 撿回來的迷弟

書名:喬先生的黑月光 上傳會員:我是小乖乖 作者:姒錦 更新時間:2019-06-20 02:27:09

  下樓梯的時候,魏歌一直盯著她看。

  池月被他看得發毛,“我臉上有花兒啊。”

  “比花兒還好看。”魏歌的人設是高冷男神,人前是一副難以靠近的冰山樣子。可是一到池月面前,他秒變小迷弟,那種不加掩飾的崇拜眼神,從頭亮到尾,被池月拖著,跑得氣喘吁吁,還不忘了夸獎他的偶像。

  “池月,你是我見過最爺們兒的女人,也是最女人的女人,聽上去矛盾是吧,其實一點都不矛盾,因為這兩種特質在你身上得到了完美的融合發揮,就是跟普通女人不一樣,天啦,我簡直要為你著迷了……”

  “!!!”

  池月賞給他一個大白眼。

  “你能不能閉嘴。”

  “閉不上啊,我太興奮了。”魏歌說著,往后瞅了一眼,“別說,我突然有點了解后面那群人的心情了……哈哈哈,這感覺好奇怪,我在追星,她們也在追星,我的星是你,他們的星是我……”

  “!”還越說越大聲了。

  要不是早就認識他,早就知道他私底下是一個沒有偶像包袱的逗逼,池月肯定能因為他的傻叉當場去世。

  “魏歌,你是不是忘了你現在在做什么?”

  “嗯,做什么?”魏歌愣了下,聽到背后有一個尖利的女聲大叫“哥哥”,他嚇得抖了抖,哧溜一下飛奔,“我的媽呀,快走快走,差點兒忘了!尼瑪,現在的小女孩兒太瘋狂了。”

  “人家也是因為喜歡你。”池月瞥他,跑得比他氣定神閑,“話又說回來,你沒做虧心事,坦然面對粉絲不就好了,無非要個簽名合影,她們還能把你吃了啊?”

  “呵呵!真能吃了。”

  “吃了?怎么吃?”

  “比如我追你吧,我說我愛你,跟你要個親親抱抱,你愿不愿意?”

  “……”池月無語,“人家都是小姑娘。怎么可能這么出格?”

  “哎,不跟你說了。你不懂。現在的女孩子比男人還猛,快跑吧!”

  魏歌腿長腳長,跑起來兔子似的,池月也有專業基礎,他們這一飛奔,背后的幾個小姑娘很快就被甩開。

  池月喘著氣,拍了拍發軟的腿,這才一臉哀怨的反應過來,“不是,魏歌,我到現在還是沒懂明白,我為什么要跑?你跑就算了,關我什么事啊?我為什么跑……”

  “呵呵呵,你太天真了。你跟我在一起,你能不跑嗎?你不跑,就會被她們盯上,明天上頭條的人就是你。”

  “……”

  “不僅如此,她們會把你祖宗十八代挖出來,會每天問候你一次,會羞辱你,詛咒你,用最難聽的話損你…………反正你跟著我跑就對了。”

  “……”

  無妄之災。

  池月想到今天好好的假日被破壞,氣不打一處來。

  “記住了,這都是你欠我的。”

  “沒問題。怎么還,你說了算。”魏歌側頭看著她,露出一個意味深長的笑,沒有表演痕跡,但有專業的蠱惑人心的魅力,“哪怕是你要我……的人,我也是可以雙手奉上的,我的女王。”

  池月雞皮疙瘩掉了一地。

  “我的媽呀,你平常都是這么說話的?”

  “當然不,我最真誠的笑容,只會為了我的女王,我的偶像一個人綻放。”

  “咦~你怕是要瘋了!”

  能火遍大江南北,魏歌無疑是帥的,而且是那種“鑲了鉆”的帥,他五官精致,眉目有神,每一個動作都好像是天生為了誘人失態而生的。這種人,就活該成為女生的偶像,天天被人追著跑。

  池月這么想著,全無王雪芽一樣對他的同情,噔噔跑在前面,不再管他了。

  當魏歌發現自己一個大男人跑不過一個女人的時候,又是崩潰,又是好笑,當然,還有更多的崇拜。

  “女王,你等等我,我天,你這腿怎么長,怎么跑得這么快……”

  池月充耳不聞,疾步跑在前面,然后悲傷地發現前面的安全門被鎖上了。

  此路不通,后有追兵——

  她無奈的站在那邊,很快,魏歌過來了。他大口喘著氣,拉上口罩,壓低帽子,扶住膝蓋直罵娘,“這群神經病,是不是吃飽了撐的沒事干!這里出不去,怎么辦?”

  池月四處看了一下,“這是二樓,走那邊!”

  兩人換了個方向,很快發現前面有一個洗手間。

  來不及多想,池月拽住魏歌的手腕,就把他拖入了男、廁、所。

  魏歌睜大眼,看著她不敢置信。

  幸好,這個衛生間位置隱僻,有點破,沒什么人進來。

  池月松口氣,斜著眼看魏歌身上的“裝備”,嘴巴一撇。

  “你不覺得你這樣打扮,本來就很招人注意嗎?”

  “有嗎?”魏歌又拉了拉帽子,“這樣別人看不清我的臉。”

  “這只是一種沒有安全感的自我保護行為,但是……并沒有什么卵用。死追你的人,你化成灰人家都認識,戴個帽子眼鏡口罩,你以為是隱形戒指?嘁!”

  “那你說,我怎么辦?”

  池月把在商場拎出來的口袋一抖,“換上。”

  魏歌瞠目結舌。

  “不!”

  “不換就別想讓我帶你出去!我可不想被人看見被連累——”

  ……

  魏歌去隔間換衣服的時候,池月背過身去洗手等待。期間有一個男人進來,看到她在里面,愣了一下,臉部充血,又沖了出去。

  不到幾秒,那哥們兒又回來,吭哧吭哧地問:“我沒走錯啊!小姐,你是不是上錯衛生間了。”

  池月朝他微微一笑,搖頭,指了指自己的襠部。

  那男人啊一聲,像是受到了驚嚇,半信半疑的——跑了。

  “噗!”

  池月覺得這屆男人的心理素質不行,難道不應該淡定的方便完了,然后夸獎完他一個大男人有如此美貌才離開的嗎?

  今天做的事,有點荒唐,池月一個人望著鏡子樂呵。

  突然,笑容凝固——

  魏歌出來了。

  長裙,風衣,圍巾…………運動鞋,居然也很搭。池月個子高身材修長,這一身本就是寬松款的衣服穿在魏歌身上,居然毫無違合感。乍一看,這哪里是男人?根本就是一個漂亮妖嬈的女裝大佬啊。

  池月怔愣片刻,招手,把自己的帽子扣在他的頭上,又打開自己的隨身小包。

  “來來來,擦個口紅——”

  魏歌:“……池月,你是不是誠心整我,這樣可以嗎?”

  “太可以了。你自己照照鏡子。”

  他走到鏡子面前,轉了一圈,似乎對自己的樣子不太滿意,不爽地哼聲,“太尼瑪娘了。不行,我不穿,我還是跑吧!”

  “要跑你自己跑,我反正是不跑了。”池月對自己今天為啥被追著跑,現在還充滿了怨念,對魏歌也沒什么好氣,“喏,門在那兒,要跑就把衣服脫下來,自己走。”

  魏歌沒動,扯了扯身上有些緊身的裙子和風衣,斜著眼望她。

  “那如果我穿這個,是不是就可以挽著你走了啊?”

  挽著?

  池月沒回過神。

  魏歌到是找好了理由。

  “我穿了女裝,那咱倆就是閨蜜,不挽著走,很容易讓人懷疑的。再說了,你不得掩護我啊。”

  池月吁口氣,有種哭笑不得的感覺,“行吧,成交!”

  魏歌挑挑眉,帥氣的擺了個造型,發現和自己的外表不搭,又對著鏡子整理一下衣服,輕哼一聲,妖嬈地扭著臀,慢慢走過來挽住池月的胳膊,“走吧,女王。”

  池月快被他的樣子笑成神經病,

  “不錯不錯。改天女扮男裝演一部戲,肯定會火。”

  “小心腳下——有坑!”

  ……

  兩個人“化了妝”,順利從大門走出商場,等綠燈的時候停留片刻,很快就過了街。王雪芽已經等在那里了,看到他們過來,按了一下喇叭催促,笑得臉都變了形。

  “快點快點!”

  坐上車,池月長長松口氣,“累死我了。我特么這是招誰惹誰了?”

  王雪芽看到魏歌的樣子,忍俊不禁,“這個造型我給一百分。”

  “還說呢,我形象全毀了。”他脫下風衣,但這里兩位女士,沒有地方換衣服,他只能忍受著對自己的惡心穿著那條長裙。

  王雪芽笑不可止,“對了,魏歌,現在你準備去哪里?給我個地址,我先送你。”

  魏歌:“你們呢?”

  王雪芽毫無心機,“我們?我們等會去喬東陽的小野宅里釣魚吃燒烤啊!”

  BALABALA,她把什么都交代了。

  魏歌一聽,來了精神,“我也要去!剛好有地方換裙子。”

  王雪芽再次被他打敗,目瞪口呆地看著他。

  “所以,你今天到底是來商場干嘛的?”

  魏歌:“……我就想看看,是不是真的會有人認出我,是不是真的有人在跟蹤我……”

  池月翻個白眼,“恭喜你,紅得發紫。”

  “謝謝。你是不知道這些小姑娘的瘋狂。一個個叫我老公,我哪里吃得消。關鍵有些吧,叫叫就算了,只是調侃……這些可不一樣,她們把我當老公那是動真格兒的,恨不得天天24小時跟蹤尾隨我,我想出來正常吃個飯都困難。公共廁所都不敢上,生怕被人闖進來拍照!”

  “哈哈哈哈!”池月想到他狼狽的樣子,忍不住笑起來。

  “喂!有沒有點同情心了。”

  “沒有。”

  “——”

  回到郊外民居,青山綠水間,極是清凈,不僅王雪芽和池月覺得舒服,魏歌也像是突然換了一個世界地圖似的,看哪兒都新鮮,整個人興奮起來,一連說了好幾個“臥槽,天啦”,然后對喬東陽的小木屋贊不絕口。

  “這附近還有房子賣嗎?我也想來買一幢這樣的,最好是同款。”

  “別!”池月給了他一個“丑拒”的眼神,“你來了,我們還有清靜日子嗎?你那些老婆粉女友粉老媽粉,用不了三天,就得把咱們的房頂掀了。”

  “呃!”

  魏歌突然沮喪。

  “是啊,也不知道她們是不是長了狗鼻子。我去哪里她們知道,我的航班號她們知道,就連我穿什么牌子的內丨褲她們都了如指掌……”

  王雪芽笑得嘴都快抽筋了。

  池月卻繃著個臉,一本正經告訴他。

  “這個樣子,你就該換經紀人了。”

  “是嗎?”魏歌也正經臉,“你愿意來嗎?”

  池月再次丑拒,進了門,給魏歌指了個房間,“去把衣服換了。”

  “……對哦,差點忘了。”魏歌痛心疾首的表示,人太容易被習慣帶歪,就這么一會兒,他已經習慣了女裝大佬的外形,甚至覺得穿裙子舒服——當然,前提是這裙子是他偶像的。

  ……

  “月光光,我完全沒想到啊。”

  半道上撿回來一個大明星,王雪芽還沒有從這個非比尋常的際遇中醒過神來,拉住池月神神秘秘地笑,“魏歌也,魏歌居然跟咱們回來了?而且……他居然這么逗逼,快掐掐我,我咋這么沒有真實感呢?”

  池月抬手捏她的臉頰,王雪芽呀呀大叫,“你還真掐啊!”

  “哼!”池月丟開手,“沒想到,你也追星。”

  “我不追星。只是基于生物本能,喜歡長得好看的男孩子……”王雪芽往魏歌的房間看一眼,突然又捏住池月的胳膊,問:“你老實交代,你和魏歌什么關系?”

  “……”

  池月又忍不住捏她。

  “你說呢?”

  王雪芽急得跳起來,“嘶,痛痛痛。君子動口不動手嘛。”

  池月哼聲,還捏。

  王雪芽苦著臉,“我錯了我錯了,我就是看他特別黏你,就像個迷弟一樣,每次看你的眼神,像是有星光……尼瑪,這不僅是愛,而是超越了愛,根本就是崇拜好不?”

  噗!

  池月一秒破功。

  她松開手,揉了揉王雪芽的小臉,看她生氣的嘟起,又拍了拍安撫,“你說對了。他就是本人的迷弟。”

  “……?”王雪芽不可置信,“你認真的?”

  “當然——”說這話的人是魏歌,他已經換好衣服出來了。從女裝大佬變清貴公子,魏歌眉目帶笑,風度翩翩,演技全在骨子里,一字一句說出來情真意切,假的也說得像真的一樣。

  “我是看著池月的節目長大的,從小就崇拜她。喜歡得不得了,一個《星空行者》,我把有池月的片段,反反復復看了不下數百次,沒有池月的地方,全都是狗S……”

  “!!!”

  王雪芽驚嘆。

  “我沒想到,我真的沒想到,魏歌居然是一個骨骼如此清奇之人!”

  魏歌掃她一眼,“嚴肅點,這位小同志。”

  王雪芽愣了愣,哈哈大笑,突然斂住了臉,“我好喜歡你啊,我也是看你的劇長大的,你的劇我都刷過兩遍以上。魏歌,能不能給我簽個名……”

  魏歌:“在我偶像面前,不能造次。”

  王雪芽白眼:“……”

  池月:“……”

  “你們有時間在這里貧,不如去幫我干點活兒。”池月笑著脫掉外套,拿了一件罩衣套在衣服外面,就出了門。

  王雪芽和魏歌都沒明白是要幫她做什么,跟著她去到菜園子里才發現——池月居然要他們拔草。

  “來吧,把你們的力氣用到這里?”

  “我的姐,為什么不用除草劑,現代化的東西不用,居然人工?”王雪芽看著自己好不容易養回來的白嫩嫩的手,猛地背到身后,撇著嘴說:“不,請不要折騰我優雅的小豬蹄子,我還要留著它泡小哥哥的……”

  “嗤!你是膨脹了啊!”

  池月發現這次過來,王雪芽明顯變得俏皮了,同樣一張天真單純的臉,但和以前不一樣,現在的她更健談,在男人面前,不會再羞澀不安,而是懂得調侃,拉近距離……有那么一瞬,她居然從王雪芽身上看到了鄭西元的影子。

  可怕。

  池月瞥她一眼,玩笑道:“不拔草晚上就不許吃飯。”

  “喂喂喂~怎么能這樣?”王雪芽苦著臉蹲下來,輕輕拉著草,“小草這么可愛,為什么要拔嘛?用除草劑……”

  “除草劑除不干凈,拔不了根。而且,我是要種無公害,無污染的綠色蔬菜懂不懂?”

  池月戴上手套,開始干活。

  王雪芽愣了半秒,“有手套,為什么不給我?你這個負心人,有了新歡,就不要舊愛了。”

  魏歌:“是的……我就是那個新歡。”

  池月:“呸!”

  王雪芽哧哧笑:“他是說,我們都是你的小可愛噠。”

  池月做了個無語的表情,“反正你倆不干活,晚上就沒晚飯啊,到了姐的地盤,就得遵守姐的規則,要吃飯,先干活。”

  魏歌一臉興奮:“遵命!”

  ……

9865 3579616 MjAxOC8xMi8yNi8jIyM5ODY1 http://m.clewx.com/book/201812/26/9865_3579616.html
新快3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