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344 湮滅

書名:喬先生的黑月光 上傳會員:我是小乖乖 作者:姒錦 更新時間:2019-06-22 23:56:11

  不出太陽,申城的天空陰蒙蒙的,像蓋了一層灰色的幕布。

  小木屋邊的菜地里,撒下的種子發了芽,在一個個整齊的窩里泛著青蔥的綠意,嫩嫩的,喜得人心里發醉。

  池月很珍惜一家人的勞動成果,澆水的時候小心翼翼,生怕用力過猛把苗兒澆壞。不遠處的小木屋,炊煙裊裊,是于鳳在做飯。池雁坐在田埂上,叼著一根結了草籽的狗尾巴草,望著天空發呆。

  時光靜謐,生活在靜止中,有了不同的意義。

  喬東陽拎著一桶水過來的時候,池月正蹲身仔細觀察著她的雞毛菜苗兒。

  “看什么這么入神?”他問。

  池月回頭看他一眼,指了指嫩綠的雞毛菜,“看著這些菜,有沒有一種很舒服的感覺?”

  喬東陽:“還好。”

  黃沙里跋涉出來的孩子,對綠有特殊的沖動和情感,池月能理解他的不理解,笑嘆一聲,就著水桶里的清水洗了手,拉著喬東陽慢慢踱步過去,坐到池塘邊的椅子上。

  “今天怎么這么早回來?”

  “回來看看我的小女人在疼愛哪顆雞毛菜。”

  “……”池月輕笑著,揚起胳膊舒展舒服身子,悠悠然地說:“必須得疼愛啊。有了它們,我都有一種提前進入退休生活的感覺了。”

  這一點,喬東陽認同,“你最近有點中毒了。”

  “嗯?”池月抬抬眉,“有嗎?”

  “有!”喬東陽望著她的臉,視線溫和柔軟,“庭審后,你在家里待的時間比在公司還多。”

  呃!

  池月笑了。

  “不是閑著嗎?如果有事,我就去了。”

  實驗室需要的三維實驗設備還沒有運到。就算運到了,這個部分池月也插不上手,她能做的只是幫喬東陽整理資料和打理工作日程等瑣事,而這些,其實侯助理就可以做得很好。

  在于鳳和池雁還沒有離開申城前,池月想盡可能多的留出時間陪她們。

  喬東陽理解,但是吃醋。

  “你愛你的菜,超過我了。”

  “你吃醋的段位又上升了啊喬先生。你居然會吃一顆雞毛菜的醋?”

  “不是一顆,是無數顆。”

  池月哧聲,“那我勸你趕緊愛屋及烏,提前進入中老年生活狀態,和我一同愛上雞毛菜吧,要不然,你會一直吃醋下去的。”

  “哼!”喬東陽白她一眼,牽過她的手,翻過來癱在自己的掌心,看了片刻,又重重捏了捏,“手變粗糙了,池小姐。”

  “喬先生會嫌棄嗎?”

  “會。”喬東陽把拿過凳子上的水杯,遞給她,“喝點水。”

  水的溫度剛剛好,入口舒服,正如住在這小木屋里的每一天,一切都剛剛好。

  在這里,池月不去關注新聞,不關心八卦,除了偶爾在“亞洲五美”群里聊幾句,基本不和任何人聯系,這種與世隔絕的生活狀態,把她修煉得像一個隱世高人。

  她喝著水,開始規劃,“喬東陽,等咱老了,就住這里來吧?自給自足……”

  喬東陽沉默。

  漆黑的眼,專注地盯住她。

  池月愣了片刻,思維從悠遠的天空和碧綠的池塘中回神。

  “干嘛這樣看我?”

  喬東陽從她手里接過杯子,目光飄向別處,懶懶散散地笑,“不住月亮塢了嗎?”

  他狀似不經意的語氣里有太多的情緒。

  池月雙唇緊抿,看他許久,“你想說什么?”

  “這口小池塘不是月亮湖,這些田地不是月亮塢的大片綠地,這個小木屋也不能讓更多人安居樂業……”喬東陽的目光愈發深邃,以使于池月從他的眼中看到自己的倒映時,臉上都是帶著大片陰霾的。

  不。

  也許此時的她,正是這般模樣。

  原來他以為她醉心于這一片田地池塘,是對月亮塢計劃的一種情感轉移嗎?

  一只手搭上他的肩膀,池月微笑。

  “喬東陽,不要給自己壓力,那不是你責任。這些日子我想過了,月亮塢……可能就是我異想天開的一個夢。為了這個夢,我們都已經投入了太多……”

  “你是想放棄嗎?”喬東陽突然問。

  池月啞然。

  好半晌,她搖頭。

  “正如你520光年的夢想一樣,月亮塢是植根于我內心的一種情懷,未來我還會為它努力,但是……現在先全力以赴做好眼前的事吧。”

  喬東陽沉默不語。

  目光里,有心疼。

  她已經很久沒有回去了。為了他。

  天天陪在身邊,為了他的夢。

  可是她的夢呢?又怎會不想。

  喬東陽慢慢偎近喬東陽。

  “不要自責。我們已經邁出過一步。下一次,一定會走得更遠。”

  “池月——”

  “閉上眼。”池月打斷他,目露狡黠。

  喬東陽看著他不吭聲,也不動,池月勾勾唇,手覆蓋上他的眼睛,“聽話,閉上眼。”

  “……”喬東陽輕笑,“你搞什么?要親我嗎?”

  他一臉笑意,內心疑惑,但仍然配合了她的小趣味兒,慢慢合上雙眼。

  “對呀,我要親你啦。”

  羽毛般的柔軟,輕輕落在唇上,蜻蜓點水一下,轉瞬離開,然后,如蘭的呼吸里是她帶著笑的聲音。

  “現在,跟著我的節奏。身體放松,深呼吸——”

  喬東陽忍不住笑起來。

  “要不要氣沉丹田?”

  “……聽話嘛!”

  她一撒嬌,喬東陽就敗退,成了任由宰割的大綿羊。

  “吐氣。”池月又說。

  “吸氣,吐氣,三次。憋住氣,再長長吸一口氣……”看喬東陽照做,她沒有說話,盯著他俊美的面孔,仔仔細細地觀察,連細小的毛孔都沒有放過,一直到他忍不住詢問,池月才笑出聲。

  “你聞到什么味道沒有?”

  “聞到我女人的味道了。”

  “皮!認真的。仔細感覺一下,空氣里有什么?”

  喬東陽沒有說話,持續那個表情好久,而池月也由著他,只是靜靜的微笑著,陪著他。

  “聞到了。”

  喬東陽聲音緩慢而磁性,像在讀一首優美的散文,“是清新的空氣。”

  “清新的空氣,有沒有告訴你什么?”

  “清新的空氣告訴我,要把看著不爽的人當成空氣,才能獲得清新的感受。如心經所說,色不異空,空不異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識,亦復如是……做人只要看得開,就明媚清新,溫暖如初。”

  池月愣了愣,噗一聲,笑出聲來。

  “喬東陽,你快要變哲學家了,但是我要說的并不是這個——”

  喬東陽睜開眼,斜睨著她,“那你是想說什么?”

  “……我是想問你,有沒有聞到空氣里,野生菌燉雞的香味兒!”

  “……”

  “菌子是我自己去采的,可食用。雞是去采菌子的時候,在一個農戶家里買的放養雞……”池月說著,咽了一口唾沫,“我媽在燉。好香,好香啊。”

  喬東陽:“……”

  他的人生哲學理論初探,就這么敗給了一窩雞湯。

  ……

  木屋那邊有汽車駛近的聲音。

  沒過片刻,于鳳在叫:“囡囡,小喬……”

  池月哎一聲應了,轉過頭,看到院門口來了幾個人。

  小木屋柵欄不高,她坐在塘邊,可以將幾個人的樣子看得清清楚楚。

  為首的一人,滿頭的銀發在秋風中瑟瑟,左右各一個女人扶住她,小心翼翼地下車,池月看到這畫面,想到了太后西行——

  “喬東陽!”

  池月輕輕吸氣,有一種美好生活被打破的心塞。

  “太陽真的打西邊出來了。”

  在兩個人最艱難的時候,池月曾經和喬東陽開過玩笑,說也許有一天喬奶奶突然想通了,或者真相大白了,她會親自來找他,當面向他道歉,并把他失去的一切通通還給他。

  喬東陽當時說了一句,除非太陽打西邊出來。

  這不!

  人來了。

  只不知是為什么而來。

  一審判決后,喬瑞安當庭表示不服表示要上訴。他不承認殺人,不承認強丨奸,不承認傷害,不承認所做的一切惡行。不得不說,喬瑞安這個人的心理素質極好,在那樣的情況下,還在咬牙硬杠。

  王律師說,除非有新的證據或者事情逆轉,不然他上訴除了拖延執行的時間,不會改變結果。

  而且,有了這個案子的判決墊底,在再接下來喬東陽和喬正元,東陽科技和喬氏集團間的民事官司,還有喬東陽對喬氏財產的申訴和認定上,都會比較有力,法律會往他的方向傾斜。

  大家都認為喬瑞安再也翻不出什么水花。

  但是,案子沒有終審,沒有定數,池月仍是懸著心。

  ……

  喬奶奶不是一個人來的,同行的還有大嬸娘,三嬸娘和喬家的保姆阿鳳。

  人一讓進客廳,氣氛就莫名凝重。

  小木屋與喬家的大宅子相比,實在太寒酸了,客廳面積小,和餐廳擠在一起,平常家里人少覺得溫馨,來了客人,就顯得十分狹窄。

  喬奶奶坐在沙發上的第一眼,掃視一圈這房子,眉頭就皺了起來。

  池月怕于鳳亂說話,讓她去廚房里照顧她的野生菌燉雞,自己留下來倒水泡茶,招呼客人。

  這些人來意不明,她冷靜地觀察著,在發現喬奶奶看著房子皺眉的時候,她內心隱隱生出一絲希望。畢竟喬東陽是她的親孫子,她希望老太太看喬東陽日子都過成這樣了,能生出憐憫心,不要再對他說些什么不好聽的話。

  可惜,喬老太太第一句話就挺招人煩的。

  “住到這種破地方來,你是想向誰示威呢?喬家是沒地方給你住了嗎?”

  喬東陽聞言一笑,對她的話,似乎無半點意外,“你不主動找上門,上哪兒去看我示威呢?”

  說罷,看老太太沉下臉,他笑容越發擴大。

  “咱們就不用兜彎子了,你老人家身子嬌貴,在我這破地方待久了不合適,有什么要說的,趕緊說完了回去繼續養著吧。”

  他的話,明顯帶著譏誚,老太太活一把大歲數,不會聽不出來,被他刺激得氣血上浮。

  “你是在故意氣我?”

  喬東陽愣了愣,微微一笑,“是的。小小回敬一下,我就不跟您客氣了。奶奶——”

  前些日子他被羈押在看守所里,喬正崇三番五次想要去求他這個親奶奶,想讓她老人家出面,哪怕說幾句好話,給喬東陽一條活路。可是,他這奶奶身體不好,不知道被大伯弄哪個地方療養去了,見不著人,電話也找不著,直接避免了和喬正崇相見。

  以前喬東陽很少叫奶奶,這次相見,他倒把奶奶叫得響亮,聲音拖得很長……

  于是,那話里的嘲弄就格外刺耳。

  大嬸娘看老太太氣得臉都白了,當即沉下臉,“東子,奶奶今天來找你,是商量事情的。你犯不著甩臉子。咱們喬家走到今天,尋求一種合理的解決方法,才是唯一的出路……”

  “商量?”喬東陽還是在笑,“商量什么?”

  “東子——”

  大嬸娘還想說什么,被喬奶奶抬手阻止。

  她頭發銀白,但精神尚可,面容憔悴十分顯老,可那雙盯住喬東陽的眼,依舊銳利,擺足了長輩的架子。

  “我知道你這人冷血,是沒有血脈親情這種概念的。所以,我也就不和你談親情關系,不繞圈子了。”喬奶奶聲音沉重,每一個字都極有分量:“欠今天來,就是想聽聽你的想法。”

  “你已經在繞圈子了,奶奶。”喬東陽歪歪頭,“看來你休養這么久,還是沒有康復啊?怎么這腦子越來越糊涂了呢?”

  喬奶奶被氣得提了一口氣,自找臺階。

  “行,不怪你。你長成今天這個樣子,我也有責任,當初就不該同意你爸把你送走。要不然,天天在我跟前,也不會養廢了……”

  “容我提醒你一下。奶奶。”喬東陽一口一個奶奶,全是諷刺,說的話更是句句扎心,“在您跟前由您親手撫養長大的喬瑞安,是個殺人強丨奸犯。”

  喬老奶奶臉色一變。

  喬東陽哦一聲,假做驚詫地看著喬家大嬸娘,笑著問。

  “你們該不會還沒告訴我奶奶吧?這么大的事兒,怎么能隱瞞呢,法院的死刑判決都下來了……”

  “你胡說八道!”大嬸娘的臉,瞬間拉下來,吼他的時候,聲音有點破,情緒上頭了,“我們家瑞安是什么人,奶奶是最了解的。瑞安從斷奶開始,就是奶奶著著的,奶奶看著他長大,他會不會殺人強丨奸,奶奶不清楚嗎?”

  “你是想說,奶奶教唆他的?”

  “喬東陽,你——”

  大嬸娘喘了一口氣,徹底把護犢子的潑辣勁兒拿出來了。

  “東子,你要報復就沖我來就好了。為什么要去害我兒?瑞安被你弄瞎了一只眼,傻了那么多年,已經夠可憐了,現在你聯合你的女朋友,你女朋友的瘋子姐姐,還有你的后媽,你們一家子一口咬定我瑞安強丨奸……過分不過分。”

  喬東陽抬抬眉,沒忍住,笑出了聲。

  “這個你們不是應該去問法院嗎?哦對,你們上訴了。那等著二審就是了。找我做什么?”

  大嬸娘:“你從小就狡猾,有本事,會耍手段。我不知道你是怎么做到的,弄出了那么一個判決,今天嬸娘只是想求求你,放過我們家瑞安吧,他是個老實孩子……”

  老實孩子?

  池月望天花板。

  “這是老實人被黑得最慘的一次。”

  喬東陽輕揚唇角,笑了起來:“有這樣的媽,喬瑞安也算是死得其所了——”

  大嬸娘氣急,“喬東陽,你不要欺人太甚。當年你弄瞎瑞安的眼,是誰在刑事諒解書上簽的字?是你大伯!要不是你大伯饒過你,你早就坐牢了。哪里輪得到你今天來報復我們?喬東陽,知恩圖報,你怎么這么沒有人情味兒呢你?”

  “淑香!”

  喬奶奶黑著臉,呵了聲,不悅地瞪她一眼,阻止了她和喬東陽的爭論。

  然后,她慢吞吞看著喬東陽,“我們繼續剛才的話題。今天來,我不是跟你談親情的,我想,你也不在乎這樣。我們就談條件。你要什么?要多少?”

  池月:“……”

  這個奶奶,還真是不拿喬東陽這個孫子當親生的。

  心都偏到姥姥山去了,還是親奶奶嗎?

  喬東陽扶住突突直跳的頭,懶洋洋看著她,“沒想到喬瑞安還挺值錢的。”

  喬奶奶:“你開個價吧。”

  末了,看喬東陽只是看著她笑,她沉了聲音,“喬家財產的分配,我們可以坐下來談。你的心里底線是多少,都可以說出來。這里沒有外人,咱們好說好商量。”

  喬東陽點點頭,下巴微抬,一副了然的樣子,“既然喬瑞安這么值錢,那我……”

  拖長聲音,他莞爾,“更不能談條件了。看你們急得跳腳的樣子,可比錢有意思多了。”

  幾個人厲目看著他。

  這話,太狠了。

  大嬸娘更是罵叫:“你還有人性嗎,喬東陽?瑞安是你大哥!你怎么說出這種豬狗不如的話來?”

  喬東陽摸著下巴,似笑非笑,不接她的話,只是盯住喬奶奶。

  “錢再多,我可以自己賺回來。但這種樂趣……千金難買啊!”

  喬奶奶臉更黑了。

  自己親手養大的孩子,感情是不一樣的。

  喬瑞安的死刑判決下來,幾乎要了她的老命。

  吃不下睡不著,她思索再三,顧不得老臉找到喬東陽這里,沒有想到會被他一陣奚落。

  “喬東陽,你到底要什么?”她盯住喬東陽,“不要告訴我,你沒有要求。”

  “有啊!怎么會沒有?”喬東陽慢條斯理地笑,一字一頓,“我要他伏法。要、他、死!”

  ------題外話------

  ……大家不要覺得喬家奇葩,畢竟現實里,比這奇葩的多了去了。哈哈哈~

  其實,人的思考方式都是很主觀的,看不到別人的感受,只會在意自己的得失。嗯,喬家這些人,大概就是這樣。

9865 3580545 MjAxOC8xMi8yNi8jIyM5ODY1 http://m.clewx.com/book/201812/26/9865_3580545.html
新快3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