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第402章 別靠別人

書名:佔有姜西 上傳會員:我是小乖乖 作者:魚不語 更新時間:2019-06-23 01:02:24

  閔姜西一夜沒睡,后半夜程雙每隔幾個小時給她熬藥,她屏著氣全喝了,明天還要上班,她必須讓自己恢復,最起碼要打起精神頭來,不然怎么應對這一團糟的生活?

  程雙躺在客臥床上,睡得很沉,恍惚間有人叫她,她迷糊著睜開眼,一看是閔姜西,不由得翻身坐起,“你怎么起來了?”

  閔姜西說:“出來吃飯。”

  程雙看了眼手機,早上八點半,她一步三晃往外走,一臉茫然,“你幾點起來的,我定了鬧鐘給你熬藥,手機沒響。”

  閔姜西說:“我給你關了。”

  程雙來到飯廳,看到桌上擺著清粥小菜,就連煎蛋都是兩種口味,一種是糖醋的,一種是辣醬的。

  閔姜西坐在飯桌前,一如往常,除了面色稍微有些發白。

  程雙直勾勾的盯著她,“你不難受了?”

  閔姜西應聲:“好多了。”

  程雙沉默片刻,由衷的說:“你真是我偶像。”

  吃飯途中,程雙手機響,應該是公司打來的,她出聲道:“我今天有事回不去,會議讓副總主持,回頭把會議記錄發我,星海那邊的合作你讓CoCo跟進一下,還有海韻的齊總今天過生日,禮物我準備好了,在我辦公桌第二個抽屜里面,你親自送過去……”

  她一手拿著手機,一手拿著勺子,一連吩咐了七八件事,待到電話掛斷,閔姜西說:“等下吃完你回公司吧。”

  程雙說:“不用回去,沒事兒。”

  閔姜西道:“我好了,比你還精神,你要是太累就補一覺,著急就現在回去,跟我還啰嗦什么。”

  程雙說:“公司那么多人,我又不白給他們發工資,總不能什么都指著我來做。”

  閔姜西說:“有些事兒還就得你來做,你想跟海韻的老板談新電影,之前鋪墊了那么久,就差拜個干姐妹,今天她生日你不去,女人沒幾個心眼兒大的,關鍵還敏感,沒必要在這種關鍵時刻掉鏈子。”

  程雙說:“她是干姐妹,你是親姐妹,那能一樣嗎?”

  閔姜西說:“你嘰嘰歪歪的樣子真讓我想跟你一刀兩斷。”

  程雙忍不住樂出聲,閔姜西說:“等下秦嘉定過來,你不用怕沒人幫我叫120,吃完趕緊走。“

  程雙是被閔姜西給趕出家門的,房門關上,家里只剩她自己,她無意識的輕嘆出聲,沒有一個人的生活是容易的,大家都在疲于奔波,沒錢的希望賺錢,有錢的希望賺更多錢,不知從什么時候開始,能給人安全感的不再是人。

  閔姜西想到秦佔,她曾從他身上看見并且獲取了安全感,但那終歸是他給予的,如果他不想給,分分鐘收回。

  人終歸不能把希望寄托在別人身上。

  上午十點多,閔姜西收到秦嘉定的微信,他問:在家嗎?

  閔姜西:在,你什么時候過來?

  秦嘉定:半小時。

  閔姜西回了個OK的表情包。

  兩人都在同一小區,秦嘉定很快就來了,閔姜西沒提秦佔,是他主動說:“我太爺爺臨時有事叫我二叔過去,他今天來不了。”

  閔姜西聞言,險些勾起唇角,榮一京說秦佔去外地了。有些謊言根本不用戳穿,稍微一碰就破了,大家都在小心翼翼的幫忙圓謊,所有人都知道秦佔是故意躲著她。

  她就不該向身邊人詢問,幾歲的時候就知道有些錯犯一次就夠了,反倒越長大越糊涂,可能昨晚真的中毒不淺吧。

  閔姜西心底唏噓,面上不動聲色,“你想吃什么,我們中午出去吃。”

  秦嘉定不著痕跡的打量閔姜西的面色,見她神色如常,回了句:“隨便,看你。”

  閔姜西說:“今天心情好,我們慶祝一下,去吃西餐。”

  秦嘉定問:“為什么心情好?”

  閔姜西說:“我們好幾天沒見面了,久別重逢,你心情不好嗎?”

  秦嘉定瞥著她,“切。”

  閔姜西笑了,一如從前,秦嘉定看不出絲毫破綻,卻知道她是裝的,因為他早前給秦佔打了電話,說閔姜西約他中午一起吃飯,秦佔干脆利索的說沒空,聲音冷漠。

  秦嘉定問:“你們又吵架了?”

  秦佔沉聲說:“補你的課,其他的別管。”

  他鮮少用這種語氣跟秦嘉定講話,秦嘉定心下一沉,替閔姜西沉,很顯然他二叔這次是真的動了肝火。

  不敢問秦佔,來的路上秦嘉定一心想問問閔姜西,可見到她的時候,他又怎么都問不出口,算了,他們的事讓他們自己解決,免得一個說不好再火上澆油。

  中午閔姜西跟秦嘉定一起出門,打車去餐廳,路上兩人聊天的功夫,司機突然一個陡剎,坐在后座的兩人慣性前傾,險些沒撞在椅背上,慢半拍抬起頭,只見計程車前斜停了一輛紅色野馬,此時司機已經解開安全帶,快步推車門下車。

  閔姜西下車的時候,計程車司機正在跟野馬司機交涉,是計程車搶道導致的,眼看著這車是不能走了,閔姜西掏錢準備提前結賬,野馬副駕里下來一個男人,上下打量閔姜西,似笑非笑的問:“沒事吧?”

  閔姜西客氣的點了下頭,“沒事。”

  男人問:“你去哪,我們送你。”

  “謝謝,不用了。”

  閔姜西跟他隔著一米多遠,都能聞到他身上的酒精味兒,干脆不理,掉頭欲走,誰料男人突然伸手過來拉她,閔姜西掙了一下,還沒等說話,秦嘉定立馬沖上前,二話不說,一把推在男人胸口上,男人猝不及防,往后踉蹌兩步,差點兒摔倒,站穩后直接張口開罵,作勢朝秦嘉定過來。

  閔姜西閃身擋在秦嘉定身前,一怕別人打他,二怕他動手打人,眼看著雙方沖突一觸即發,身后忽然出現兩個男人,其中一個干脆利落的制伏住耍酒瘋的人,對方企圖還手,男人竟然當著眾人的面兒卸了他一只胳膊和一條腿,閔姜西清楚聽到‘咔嚓’兩聲響。

  野馬車主上前想要阻攔,被另外一個男人擋住,雙方肢體碰觸,結果顯而易見,閔姜西喊了聲:“別…”

  話音未落,被痛呼聲蓋過,他也被卸了一條胳膊一條腿。

  說是場面失控,也不是,是單方面的碾壓,兩名保鏢面無表情的來到閔姜西身前,其中一個問:“閔小姐,您沒事吧?”

  閔姜西忍著脾氣道:“沒多大的事,干嘛下手這么重?”

  保鏢毫無愧疚的回答:“二少吩咐的,如果有人騷擾您,胳膊腿都打斷。”

  閔姜西一時無語,關鍵秦嘉定就在身旁,一臉淡漠,像是再正常不過,他才十三歲。

9932 3580574 MjAxOS8wMS8xNC8jIyM5OTMy http://m.clewx.com/book/201901/14/9932_3580574.html
新快3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