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第480章 人至賤則無敵

書名:佔有姜西 上傳會員:我是小乖乖 作者:魚不語 更新時間:2019-08-12 18:06:41

  閔姜西跟倪歡屬于半挑開狀態,每天大家公司里抬頭不見低頭見,倪歡還主動跟閔姜西打招呼,尤其當著丁恪的面,左一個向姜西學習,右一個向姜西看齊,熱絡到閔姜西稍微掛點臉,丁恪都要誤以為她是故意給倪歡難堪。

  不就是等著她擺臉色,好背地里跟丁恪挑撥關系嘛,閔姜西偏不上套,倪歡裝,她也跟著演,絕不給對方留下任何把柄,兩人表面相見恨晚,背地里恨不能互戳兩刀。

  有些人,注定從一開始就是敵人。

  閔姜西跟程雙私下打聽了一圈,看有沒有熟人了解夜城先行,或者直接認識倪歡,對她的過往比較熟,在此期間,閔姜西也開始關注公司里的八卦,看能不能尋到一些蛛絲馬跡,畢竟倪歡這種人,讓她不吃窩邊草是不可能的。

  倪歡感受到來自閔姜西的威脅,而且陸遇遲突然把她微信給刪了,她不爽了兩天,終于在陸遇遲出院當天,丁恪請客的飯局上,公然回應。

  “我以前很內向,見人都不敢說話,老師上課提問都會臉紅,后來聽人說這是性格缺陷,可以鍛煉出來,我就逼自己說話,見誰就跟誰說,能說多少說多少,結果過猶不及,現在有點話癆。”

  倪歡一副懊惱的樣子,一桌幾個人,其他人不接話,唯有丁恪捧她的場,“你還知道自己是話癆。”

  倪歡朝他努嘴,“嫌我煩啦?”

  丁恪說:“嫌煩就不會把你調到耳邊來嘮叨。”

  倪歡彎起眼睛,笑著夾了一筷子菜,非要丁恪直接吃,丁恪也覺得不好意思,不怎么自然,程雙突然咳了一聲,丁恪吃完菜擦擦嘴,半開玩笑半認真的說:“讓大家見笑了……”

  倪歡看向程雙,笑著說:“沒有男朋友是不是羨慕嫉妒恨?”

  程雙沒忍住,皮笑肉不笑,“呵呵。”

  倪歡說:“你們三個女靚男帥,肯定有很多人追,干嘛不談戀愛,浪費大好青春?”

  程雙頭不抬眼不睜的回道:“怕遇上人渣。”

  閔姜西跟陸遇遲皆是心照不宣,倪歡面不改色,“只有兩種人才會招人渣,要么自己渣,要么自己蠢,你兩者都不占,怕什么?”

  她說這話不是在恭維程雙,而是赤裸裸的向在座的三人挑釁,當著丁恪的面說他蠢。

  一桌狼人殺,四個睜著眼,只欺負丁恪一個蒙在鼓里的人,陸遇遲當即眼皮一掀,冷眼看向倪歡。

  閔姜西不著痕跡的給陸遇遲夾菜,提醒道:“豬肝,補氣的。”

  補氣,不氣。

  陸遇遲硬生生垂下眼,另一邊程雙已經開始反擊,“人渣為什么渣,就因為愛把責任推到別人身上,欺負老實人不長眼,千萬別遇上硬茬子,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倪歡感慨,“所以要珍惜現在為數不多的老實人啊。”

  說著,她看向丁恪,撒嬌道:“你可要珍惜我,過了這村就沒這店兒了。”

  丁恪覺得倪歡今天有點不對勁兒,平時私下里她很愛纏人,但別人面前還好,今天好像格外的放得開,可能是沒把他們幾個當外人吧,他來不及多想,下意識的給她夾菜,出聲說:“你現在越來越像個小話癆,多吃菜,少說話。”

  倪歡拿起筷子,邊吃邊說:“我是得改改,遇遲八成嫌我煩,連我微信都給刪了。”

  此話一出,屋中的氣氛可想而知,丁恪看向陸遇遲,意外又有點尷尬,陸遇遲也懵了一下,本能回道:“我那天清微信,可能不小心刪了。”

  倪歡抬起頭,“你不是故意刪我的?”

  陸遇遲的兩只眼睛里,一只是倪歡偽善的臉,一只是丁恪略帶狐疑的臉,他做不到當眾拆穿,唯有忍著惡心說是。

  倪歡像是一只會粘人的癩蛤蟆,變本加厲,窮追不舍,她竟然掏出手機,光明正大的說:“我還以為怎么回事兒,一直沒好意思問你,我來加你。”

  程雙暗暗深呼吸,嘴里的芹菜咬的咯吱響,閔姜西面無表情,低頭吃菜,實則記恨到骨子里,被她恨到骨子里的人,向來不會有好下場。

  陸遇遲被逼當場加了微信,丁恪被她當眾罵蠢,這些仇,閔姜西都記下了。

  席間,秦佔給閔姜西打電話,她出門接,“喂。”

  只一個字,秦佔便問:“怎么了,心情不好?”

  閔姜西視線微垂,“沒有。”

  秦佔說:“小矮子惹你了?”

  他知道她今天參加什么局,腦子轉的很快,閔姜西很生氣,但也不耽誤她想笑。

  唇角勾起,她出聲說:“等撕破臉的那天,我就要這么罵她。”

  秦佔道:“要不要我現在找人堵她,不動她一根手指頭,就罵她這句話,罵到她哭為止。”

  閔姜西笑出聲,秦佔說:“你不讓我|插手,自己也別生氣,這種人,整她就當休閑,圖一樂呵。”

  “嗯。”

  “幾點結束?我來接你。”

  閔姜西說:“不用,我跟浴池一起回去。”

  秦佔停頓片刻,“差點忘了,他今天出院。”

  閔姜西道:“你明天不是要去夜城嘛,早點睡,不用管我。”

  秦佔說:“我不管你誰管你,回家給我打電話。”

  “啰嗦。”

  “喜歡你才啰嗦。”

  “我掛了。”

  “嗯,多吃點,別受小矮子影響。”

  閔姜西笑著掛斷電話。

  重新回到包間,閔姜西再看倪歡,她頭上已經打上了小矮子的標簽,倪歡抬眼看閔姜西,笑容中帶著明眼人才懂的挑釁,顯然,她對自己今天的報復非常滿意。

  閔姜西不是容易被激怒的人,打定主意后更是不與人渣爭一時長短,低頭,該吃吃該喝喝,丁恪請客,不能浪費他的錢。

  飯局散后,丁恪要送程雙回家,程雙就差舉雙腳拒絕,她是再也不想多看倪歡半眼,閔姜西說:“我跟浴池順路送她回去。”

  丁恪說:“好,那我先送倪歡。”

  兩人前腳剛走,程雙馬上吐槽,“小賤人裝什么清高,還單獨租了房子,我敢打包票,她一定在丁恪面前裝清純,說什么結婚前不能同居之類的屁話,然后丁恪還得高興的屁顛兒屁顛兒主動搶著給她付房租。”

  陸遇遲不說話,程雙怒火中燒,“你趕緊給我爭點兒氣,把丁恪搶過來,我現在殺人的心都有了!”

  陸遇遲說:“我爸媽能容忍我出柜,不能容忍我殺人,我默念了一百遍才忍住。”

  閔姜西說:“都冷靜,別弄得跟三個臭皮匠似的,整個小矮子有那么難嗎,時間問題。”

9932 3596219 MjAxOS8wMS8xNC8jIyM5OTMy http://m.clewx.com/book/201901/14/9932_3596219.html
新快3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