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第二百三十二章 我只想做好我自己

書名:干掉那個總裁 上傳會員:天女下凡 作者:曉風殘月 更新時間:2019-06-18 15:38:12

  傅珩遠這邊進了家門左右都等不到沐楚楚回來,沒想到卻把物業等過來了,讓他去挪車。

  等傅珩遠跟著物業一起到了沐楚楚車邊的時候,看到沐楚楚這停車的位置,也真的是醉了。

  “不好意思傅少,咱們這小區地面上是真的不能停車的,麻煩您把車還是開到地下車庫的停車位上,要不然我幫您開過去也行,這邊好了,我把車鑰匙給您送過去?”物業經理還是知道傅珩遠的身份的,其實這小區里確實住的都是有錢人,但身份和身份,也不一樣。

  傅珩遠揉了揉額角,他確實是懶得再去挪車了,便把車鑰匙遞給了物業經理,這車鑰匙是備用的,他也不急著要,便說道:“不用專程的給我送個鑰匙,回頭不管見了我還是沐小姐,給她們都行。”

  “好。”物業經理開著車過去了。

  傅珩遠一想,不對啊,這沐楚楚把車扔在這兒,自己干嘛去了?

  上顧沉夜家里了?

  想著,傅珩遠直接進了門廳,拐了個彎兒準備搭電梯上樓的時候,角落里突然的一個人影嚇了他一跳!

  “顧沉夜!”

  他再抽煙。

  傅珩遠驚了驚,隨后才走過去,“你怎么站在這兒?”

  顧沉夜的指尖夾著煙,眼睫微垂,臉上一片陰郁,讓人根本就看不出來他現在究竟是什么情緒!

  傅珩遠覺得現在的顧沉夜十分的不對勁兒,他往前走了兩步,站到了顧沉夜的眼前,“你怎么了?沐淺淺呢?”

  顧沉夜終于抬眼,他反問了傅珩遠一句,“你剛才進來的時候沒看到沐楚楚的車嗎?”

  “……你以為我為什么會在這兒?物業讓我過來挪車的,你現在這樣……難道沐楚楚又把沐淺淺給拐走了?”傅珩遠想著,不至于吧,這才回來幾天啊,又跑?!

  再說了,沐淺淺不是應該快開學了嗎!

  怎么還能跟著沐楚楚瞎鬧跑呢!

  “沒跑,就是去小區里遛彎了。”顧沉夜這話說的多少是有些無力的。

  傅珩遠松了口氣,“她們不就是去遛彎么,你也至于,就好像沐淺淺要沒了一樣。得,上去吧,遛個彎兒,一會兒也就回來了。”

  “嗯。”顧沉夜滅了手里的煙頭,算是半無意識的就這么跟著傅珩遠一路上樓回家去了。

  傅珩遠總覺得顧沉夜不太對勁兒,“你到底怎么了?出了什么事兒?”

  顧沉夜說不出來,難道要他告訴傅珩遠,就是因為沐楚楚帶著沐淺淺下車的時候,她看他的那個眼神嗎?

  但是顧沉夜心里也清楚,沐楚楚拉著沐淺淺過去遛彎,是一定要說點什么了!

  至于說什么,顧沉夜不知道,也是因為不知道,他才會心有不安。

  進了門之后,顧沉夜看了看腕表上的時間,已經二十分鐘過去了。

  他心里的那股不安正在逐步的放大。

  傅珩遠進顧沉夜家倒像是進自己家一樣,自顧自的就去廚房給自己倒水喝了。

  李阿姨看到顧沉夜和傅珩遠一起回來了,很自然的便問了一句,“顧少,沐小姐呢?”

  顧沉夜還沒吱聲呢,傅珩遠就接上話了,“兩個沐小姐都遛彎兒去了!”

  “哦!”李阿姨應了一聲,也去給顧沉夜倒了杯水。

  傅珩遠問:“李阿姨,有吃的嗎?火鍋就是這點不太好,吃的時候吃的飽飽的,過一會兒也就又餓了!”

  李阿姨笑了笑,“我去冰箱里看看,今兒晚上我做了油燜大蝦,也不知道顧少他們不回來吃飯,給你熱熱吃了好了。”

  “成啊!”傅珩遠可真的是一點都不客氣。

  顧沉夜突然會了頭,看向傅珩遠,“就著油燜大蝦喝點吧。”

  “啊?”傅珩遠猛的一聽,差點沒反應過來,“現在?喝酒?喝什么?”

  “白的。”顧沉夜已經拿酒去了。

  傅珩遠雖然覺得這酒突然之間喝的有些莫名其妙,但也還是跟著顧沉夜坐了下來。

  李阿姨見狀,沒有多言,只是在熱油燜大蝦的時候,另外做了兩個簡單的小菜端了上來。

  …………

  沐淺淺聽了沐楚楚一字一字說出來的話,最終眼淚沒忍住,掉了下來。

  “我知道,我不應該喜歡顧沉夜的。”沐淺淺慢慢的抬頭,眼淚在她的眼眶里滿滿的溢出,透著她的眸子像一塊破碎的水晶。

  沐楚楚沒有做聲,等著沐淺淺接著說下去。

  “他對我挺好的。”沐淺淺又低了頭。

  沐楚楚摸了摸她的頭發,“我知道他對你挺好的,可是你覺得,你們是正常男女之間的戀愛關系嗎?”

  沐淺淺搖了搖頭,正因為她知道不是,所以才會覺得如此難受,所以,她才不知道該怎么做自己。

  曾經不止一次,沐淺淺想,如果她和顧沉夜之間,沒有那么多家庭因素的紛擾,就像是普通的男女那樣相遇,他們之間的關系又該是什么樣子?她又會怎樣對他?

  沐楚楚對沐淺淺說道:“淺淺,你有什么話,都可以對我說的。”

  “姐……”沐淺淺用雙手捂住了臉,聲音里滿滿的都是哽咽,“你知不知道,我很想對顧沉夜也好的。我想要什么事情都去依賴他,遇到什么問題都想要問問他,聽他怎么說。我想周末的時候從學校里回來,跟著李阿姨學著給他做頓飯,我想要親手去打理他平常所穿的衣服,我想要他可以在周末的時候帶我出去玩一玩,我很想很想像是正常的男女朋友那樣,高興的時候就和他膩在一起,不高興的時候也要和他吵一吵,他對我好的時候我想吻一吻他的唇角,我難過的時候想要抱一抱他讓他給我溫暖,可是這些……我都做不到!我做不到完全的把自己所有都給他,我也做不到我對他好,哪怕是我再想,我更做不到我想的全都一心一意什么都不管不顧的全都把自己的好加注在他的身上,我每對他好一分,我都覺得,是折磨!”

  沐楚楚輕聲的反問,“為什么?”

  “因為爸爸媽媽……”沐淺淺的聲音都破碎了,“只要我想對顧沉夜好的時候,我就覺得我對不起去世的媽媽,對不起還躺在醫院里的爸爸,我會難受,我會想如果爸爸清醒了,知道他的女人竟然和仇人在一起,竟然一顆心全都在這樣一個男人的身上,他該多傷心……姐,我都不知道我現在怎么了,我就好像是要分裂了一樣,我沒有自己的主見,我什么都想要問問你,我讓自己聽你的話,你知道嗎?好像我聽了你的話,我就沒有了罪惡感,我越來越不像我自己,在顧沉夜的這件事上,我根本不知道自己所做的究竟是對還是錯,我根本就不是我自己了,我討厭這樣的我……”

  沐楚楚難過的抱住了沐淺淺,“淺淺,你不要這樣……”

  “就像你說的,你想讓我出國,可是我舍不得啊,我舍不得顧沉夜。你想讓我考研,我也知道我應該考研,可是……”

  沐淺淺想到了她之前和顧沉夜所約定的那個協議,她不知道,她未來的路在哪里,真的是指要學習嗎?真的可以像是沐楚楚說的那樣,她什么都不用管,就好像她身邊所有的事情都沒有變,她只需要待在學校那個象牙塔里自欺欺人的只讀書嗎?!

  沐楚楚聽著沐淺淺的眼淚,她的心就像是被擰的一樣,“淺淺,對不起,我以后什么都不要求你,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好不好?爸爸就算是清醒了,也不會責怪你的,真的淺淺!他那么愛你,怎么可能忍心看到你這樣的難過……”

  “這不是借口……”沐淺淺心里明白,人的情感是最為復雜的,你可以很享受一種感情,可享受的背后,也是無休止的愧疚折磨,除非你真的就什么都不在乎,只在乎你自己的感受,確實是有這種人的,但不是她,沐淺淺自認做不到的。

  “淺淺……”沐楚楚深吸了一口氣,“你應該做你自己的。”

  沐淺淺點了點頭,“我知道,可是我也做不到。”

  沐楚楚抿了抿唇,沉心靜氣的想了想,說道:“淺淺,人生在世,總有十之八.九不如意的事情,那我們也可以不用去想那八.九,只思一二,這樣會不會好很多?”

  “自欺欺人嗎?”沐淺淺苦笑。

  “沒辦法,人生太苦,你總要給自己找一點點的甜。”沐楚楚說道:“淺淺,我希望你過的開心一點,簡單一點。”

  沐淺淺笑,“姐,我也希望,可我更知道,我們兩個現在都開心不了,也簡單不了,我們現在活的都挺糾結的。”

  沐楚楚一怔。

  沐淺淺看向了沐楚楚,“因為,你也會有些喜歡傅珩遠啊,盡管你沒有表現出來一點點,看似對傅珩遠完全的沒心沒肺,可是自己的內心呢?姐,我都明白的。”

  沐楚楚低了頭,“我只想做好我自己。”

  做她自己身為沐家的女兒應該做好的事情!

  沐淺淺說,“那我是不是也這樣想就對了?”

9965 3579141 MjAxOS8wMS8yOS8jIyM5OTY1 http://m.clewx.com/book/201901/29/9965_3579141.html
新快3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