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第190回 失憶的王爺

書名:通靈小甜妻 上傳會員:一念天堂 作者:陸無雙 更新時間:2019-06-23 08:27:21

  嘿你……慕云松無辜受氣,心頭噌噌火起,一把抓住了蘇柒的肩膀,“你再說一遍?!”

  “我……”蘇柒簡直要被這家伙蠢哭了:你是豬腦子么?

  她一個眼神瞪過來,慕云松才驚覺自己能動了,身上的捆妖索不知何時,已被她悄悄解開。

  好吧,算你有良心……

  便見蘇柒抬手將繩索另一端的黃纓穗一扯,正得意洋洋看戲的狐妖便措手不及,被捆了個結結實實。

  慕云松起身活動了活動手腳,不忘瞪蘇柒一眼:“讓我說你什么好……”

  蘇柒臉一紅:“實在不好意思,許是我記錯了。”當年蘇先生用這捆妖索降妖的時候,她只顧驚嘆于這寶貝神奇,至于究竟如何用的,也的確沒怎么細看。

  慕云松愈發氣不打一處來:“那你眼見我因你受累,自己卻撒丫子跑了,又是為何?”

  “我也沒想到,釣狐湯釣來的,竟是只修行千年的四尾狐妖,法力高強,我哪里是她的對手?”蘇柒一副無辜臉,揚了揚手里的玉劍,“我這不是……回屋取梼杌劍去了。”

  “你們……”狐妖被繩索勒得倒在地上,看著一對“打情罵俏”的男女,簡直要抓狂,“你們當老娘是死的?!你這丫頭,不教訓這薄幸渣男,捆我做什么?!”

  “他的事容后再說,先說說你。”蘇柒索性在她身邊蹲下身來,“這位狐妖大嬸……”

  “大、嬸?!”狐妖媚娘柳眉倒豎,氣得直哆嗦,“老娘有那么老?!”

  蘇柒忍不住翻個白眼:您都自稱老娘了,還不老么?索性不跟她計較稱謂,直奔主題,“你女兒,可是名喚錦樂?”

  媚娘愣了愣:“你認得我女兒?”

  自是認得……蘇柒回想在潭柘寺后山的經歷,那揣著春畫冊欲拿赫連鈺練手的小狐妖,著實有趣得很,“我與令嬡曾有一面之緣,卻一見如故、相談甚歡。”

  “你既是我家錦樂的朋友,還好意思搶她的心上人?!豈不聞姐妹如手足,男人如衣服,但姐妹的衣服斷斷穿不得?!”媚娘越說越生氣,索性深吸一口氣,“嗷”地哭了起來,“我可憐的女兒啊!初涉世事便遇人不淑啊!不但遇到個薄幸浪蕩的渣男,還遇上個一言不合就搶男人的綠茶婊啊……”

  蘇柒被她哭嚎得頭大:那畫像上的人,十有八九就是慕云松,難不成錦樂暗戀赫連鈺未果,轉而拿慕云松練了手?

  想至此,她心中一陣發緊,轉眸望向慕云松的眼神都帶著幾分咄咄逼人。

  慕云松被她這眼神惹得火大:“在你心里,我就是這樣的人?!”

  他此語一出,媚娘又拔高了個八度大嚎起來:“我可憐的女兒啊……”

  “別哭了別哭了!”蘇柒被她鬧得腦仁兒疼,暗嘆狐妖者不都應該如蘇妲己般腹黑攻于心計么?怎么還有這般一哭二鬧的潑婦款?

  她作難地望望滿臉委屈的慕云松,又望望更加委屈的狐妖大嬸,一時間倒不知該如何是好。

  左右為難間,倒是媚娘止住啼哭,抽抽噎噎出了個中肯的主意:“不如你先把我放開,我把我家錦樂帶來一見,不就都清楚了?”

  也是……蘇柒暗罵自己豬腦子,起手念個訣,將捆妖索收了回來,“那就煩勞狐妖大嬸你……”

  熟料她話未說完,失了束縛的媚娘已然一躍而起,瞬間變了氣場。

  她一雙眼眸變得血樣通紅,腦后一頭銀色長發無風自動,一張長了白毛的臉沖慕云松獰笑道:“你這混蛋……我女兒被你傷得心都碎了,我豈會讓你再見她?!”

  慕云松見她周身殺氣凜冽,下意識將蘇柒擋在身后,厲聲喝道:“你想做什么?!”

  “做什么?”媚娘雙手化作銳利尖爪,“殺了你這負心漢,替我女兒出氣!”

  說著,身形一動,閃著森森寒光的利爪便向慕云松撲來!

  慕云松護著蘇柒騰身而起,避過狐妖的襲擊,一把抓過蘇柒手里的捆妖索,便向狐妖甩去。

  見捆妖索襲來,媚娘身后驀地揚起四條雪白渾長的狐尾,其中一條如鞭子般掃過,竟是將那捆妖索遠遠抽了出去。

  這四尾狐妖,果然本事不小!慕云松心中暗嘆,從蘇柒手中抓過梼杌玉劍,打起精神與狐妖纏斗。

  狐妖一雙利爪加四條狐尾,令人防不勝防,慕云松打起十二分精神招架,與狐妖斗了三五十個回合,終尋到她一點破綻,手中玉劍如閃電刺出,直取她心口!

  媚娘招架不及,百忙中一雙白毛利爪抓住劍刃,苦撐著倒退幾步,重重撞在院墻之上。

  她眼見自己沒了退路,反倒沖慕云松嫵媚一笑,嬌聲道“俏郎君,當真舍得殺我?”

  慕云松不知怎么的,竟被她的媚態惹得有片刻的恍惚,便是這走神的瞬間,被媚娘一口白霧噴在臉上,頓覺眼前一片模糊,連帶著心神也恍惚起來。

  他用力咬自己的舌尖,用痛感強撐著一絲清明,將手中的梼杌劍向狐妖刺去。

  劍尖“叮”地刺在墻上,帶起一片火花,而媚娘早已趁機化作四尾白狐模樣躍上了圍墻,臨行還不忘得意留話:“今兒老娘留你一命,讓你這薄幸渣男好好想想,自己曾經做過的事!”

  說罷,便縱深躍下圍墻,不見了蹤影。

  “王爺!”蘇柒趕忙兩步沖上前去,正見慕云松撒手棄劍,雙目一闔便向后倒了下去。

  蘇柒忙將他抱在懷里一迭聲地喚他,奈何他如同喝醉了酒一般,臉頰發紅鼻息沉沉,就是不醒。蘇柒只好喊石榴和葡萄過來搭把手,三人費盡心力,才將王爺弄到了臥房的床上。

  “王爺這是怎么了?”石榴心有余悸地抓著自己胸前的衣襟,“剛才院子里那是……”

  “一只狐妖。”蘇柒此刻無心做更多解釋,伸手翻了翻慕云松的眼皮,又探了探他的脈搏,“他這是中了狐妖的狐香,亂了神志……”她愈發地擔心:如今他昏睡著尚好,若醒來,還不知是瘋是傻,“石榴,你去打桶冷水來!”

  石榴忙應聲去了,蘇柒憂心忡忡地坐在床邊,用衣袖去拭他額角的汗珠,熟料突然被伸手抓住了腕子。

  蘇柒嚇了一跳,但見床上的人睜開了雙眼,眼眸中一片清明神色,不由大舒一口氣,欣喜道:“相公你醒了?”

  床上的人,眼角竟是劃過一抹羞赧,輕咳了一聲問道:“什么時辰了?”

  蘇柒望了望窗外的月色:“酉時許。”

  “我竟睡到了這個時候,”慕云松撐起身,低頭看看自己身上的衣裳,一臉狐疑向蘇柒問道,“你將我穿成這幅模樣,又是要扮誰?”

  “哈?”蘇柒費解,“什么扮誰?”

  慕云松向她投來個“你明知故問”的眼神:“我有言在先,既不扮故弄玄虛的道士,也不扮沉郁酸腐的書生!”

  蘇柒一頭霧水:什么道士什么書生,你究竟在說些什么?

  適時腳下傳來“嗷嗚”一聲叫喚,燒麥立起身來,將一雙前爪搭在床邊上,沖慕云松討好地晃了晃尾巴:爹爹你醒了?

  熟料慕云松嚇了一跳,指著諂媚的老虎質問:“蘇柒你……何時又弄了這么大只老虎來?!”

  一人一虎皆愣,蘇柒看了看委屈不已的老虎,嗔怪道:“你失憶了?這是燒麥啊!”

  “你才失憶了!”慕云松瞪她一眼,“燒麥才抱回來幾天,哪里就能長這么大了?”

  蘇柒原本云里霧里,此刻突然心念意轉,一把抓住慕云松的手,正色問道:“你告訴我,你是誰?”

  慕云松望了望被她抓著的手,慍惱道,“我哪知道我是誰?!”尷尬地將手抽出來,“你不是說,我叫蘇丸子么?”

  蘇柒被雷得外焦里嫩,張大的嘴巴能吞下個西瓜去:敢情兒這家伙中了狐香,記憶又回到了東風鎮蘇丸子的時期?!

  這叫什么事兒啊……她驀地想起狐妖臨走前說過的話,讓他“好好想想自己曾經做過的事”,似成了某種心理暗示,讓慕云松的記憶倒了回去。

  蘇柒糾結之余,又有幾分竊竊的欣喜:對于二人在東風鎮的日子,她由衷地懷念。那時,她與他雖說窮得叮當響,雖說時常吵鬧拌嘴不可開交,日子卻過得簡單而美好。比之在步步驚心的北靖王府,不知要快活多少。

  想至此,她忽然玩心大發,刻意向他身邊湊了湊,緊緊靠在他身旁,語氣嬌媚道:“丸子,我問你件事,你可要如實回答。”

  說罷,便見眼前的青澀男臉頰紅了紅,僵硬著肩背與她離遠了些,“問就問罷,離我這么近做什么?”

  蘇柒幾乎要忘了,如今的腹黑無賴王爺,也曾有過這般靦腆的時候,實在是可愛至極,愈發湊近了他,嬌笑道:“你看,我好歹救了你一命,你又無以為報,是不是該以身相許啊?”

  她這話一出,青澀男一張臉都漲紅成了番茄,忙不迭伸手去推她:“你一個姑娘家,怎么能說這般沒羞沒臊的話?!”

  蘇柒在心底“切”了一聲:這會子扮清純,你可知日后對姑娘我做了多少沒羞沒臊的事兒?

  “我是真心的。”她故意低頭,做個怯怯羞澀狀,雙手糾扯著衣帶,“只是不知道你,究竟喜不喜歡我……”

9973 3580606 MjAxOS8wMi8wMi8jIyM5OTcz http://m.clewx.com/book/201902/02/9973_3580606.html
新快3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