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263 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

書名:暴力甜妻:總裁壞壞愛 上傳會員:天女下凡 作者:昱小晗 更新時間:2019-06-23 00:14:20

  “啊!”

  劉愛梅的尖叫聲中,椅子重重砸在了地上,瞬間四分五裂。

  她連忙爬起身撲向了甄心,“心心,你沒傷著吧?”

  “我沒事。”甄心眼角余光瞥見兩個沖上前的警察,她立刻垂下眼瞼,蓋住了眼底的寒芒,沒讓任何人察覺出自己剛剛使用了異能,否則那把椅子一定砸在她身上了。

  訓練有素的警察三兩下就輕松控制住了甄大成,一邊厲聲喝斥,“剛放出來就鬧事,啊?我看你是不想出去了!”

  “我教訓自己不懂事的閨女,怎么算鬧事?”甄大成罵罵咧咧地瞪著甄心,“趕緊叫他們把我放了!你這個沒良心的東西!害人精!”

  甄心握緊母親的手,還沒開口,劉愛梅已經生氣的瞪回去了,“別讓他出來!就讓他在這里頭好好反省幾天!太過分了!”

  甄大成剛才的行為讓她又失望又震驚,他明知道她的女兒正懷著身孕,居然還敢對女兒動手,萬一害了孩子可怎么辦?

  手心手背都是肉,她當然也著急兒子甄意的案子,可那不代表著她就會枉顧女兒的幸福不管。

  警察看了眼甄心,見她沒意見,轉頭就扭了甄大成回拘留室繼續蹲著去了。

  甄大成頓時大吼大叫起來,一句句罵甄心還不如他養的狗,狗吃了他的飯起碼還知道護著他這個主人,甄心卻吃里扒外還要害他和兒子……

  “怎么了這是?”

  黎一不過去打了個電話,晚了兩分鐘回來,就看見大他剛剛保釋出來的甄大成又被押回去了,他當場就驚愕了。

  甄心攏了一下耳邊的頭發,“沒事,別管他了。黎一,我想去看看甄意,你有辦法安排一下嗎?”

  “我剛剛就是在安排這事。”

  黎一朝甄心和劉愛梅點了下頭,“等律師到了,我們一起進去。”

  “麻煩你了。”

  片刻后,蕭庭禮的御用律師到了,黎一帶著他們一起進了會客室。

  “兒子,他們打你了啊?”

  劉愛梅一看見鼻青臉腫的甄意,頓時激動地撲上前,將兒子摟在懷中傷心地哭起來,“他們怎么能打人呢?我兒子是冤枉的啊……”

  “我沒事,媽,已經不痛了。”

  甄意嘴上強裝鎮定地安撫著母親,但心里其實很慌張——他不過是個18歲的孩子,莫名其妙地惹上了這么嚴重的官司,他真的怕極了。

  “甄意。”

  甄心也走上前,看見他臉腫的像豬頭一樣,她的心里像被人用刀在來回割著,心痛的簡直要滴血了。

  第三次了,這是甄意第三次因為她而遭罪了:一次被賈家的保鏢打,一次被賈夢妍的人割掉了手指。

  這一次,害他的又是誰?

  蕭盛?

  還是褚薇雨?

  “我真的沒事了,姐。”甄意勉強地咧一下嘴,想要沖她笑一下,結果扯動了臉上的傷口,頓時痛的他齜牙咧嘴。

  甄心將手輕輕放在他肩頭,“甄意,這位是楊律師,是你姐夫特意給你安排的。你一定把事情的始末說清楚了。你放心,姐一定會讓你清清白白的走出去。”

  走出警察局時,已經是下午一點了。

  頭頂的陽光炙熱而刺眼,甄心一瞬間有種恍惚不真實的錯覺。

  “蕭太太,我現在就回去整理證詞和證據,一有消息馬上通知您。”楊律師揮手與她們告別。

  甄心點頭,“麻煩您了。對了,我現在可以去醫院看看那位女同學嗎?”

  “當然可以。”楊律師推了一下金絲眼鏡,“按照您弟弟的證詞,他既然是清白的,那么那位女同學污蔑他,一定是有所目的。您可以去探探那位女同學及其家人的口風。”

  楊律師交代了她一些套話的技巧,然后又拿出一支帶攝像頭的微型錄音筆給她,“只要對方肯松口談條件,這個案子就變得簡單了。”

  盡管不餓,但為了肚子里的孩子能健康的發育,甄心還是帶著劉愛梅去餐廳勉強吃了一些東西。

  之后,兩人在黎一的陪伴下,馬不停蹄地趕去了婦幼。

  而劉愛梅因為本身暈車,又身心疲憊,所以很快就睡過去了。

  “這是那位女同學的基本資料。”

  黎一遞上一份文件,“叫汪可嫻,今年19歲,和甄意同班,成績很好,也在保送名額內。”

  “姓汪?”甄心總覺得這個姓氏耳熟,她微微思考了一下,詫異地偏了一下頭,“紅姨是不是也姓汪?”

  “對。”黎一沒想到她如此敏銳,“她是紅姨的外甥女,因為紅姨終生未嫁沒有孩子,所以就把弟弟唯一的這個女兒當成親生的一樣疼愛。平常蕭小姐給她放假時,她就會回汪家。汪家現在住的房子,開的車子,都是紅姨出錢買的。”

  甄心的眼皮子不由跳了兩下,“我原本猜測,是褚薇雨在害甄意。你現在這么一說,顯得紅姨的嫌疑更大了……或者說,紅姨和褚薇雨聯手做的?畢竟她們都恨我,不是都說,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嗎?”

  “不排除這個可能性。”黎一點頭,“雖然我手下的人暫時沒查到什么證據,但也并不妨礙我們去套話。”

  片刻后,到了婦幼。

  甄心帶著劉愛梅前往了汪可嫻的病房,黎一則帶人等在走廊上,以備不時之需。

  病房內,一個纖瘦的女孩兒半靠在床頭,頭上包著紗布,臉色蒼白正望著窗外發呆。一位中年婦人正坐在床頭給她削蘋果,一邊輕聲地在和她說話,只是卻得不到一聲的回應。

  “你好,請問汪可嫻是住在這個病房嗎?”

  甄心輕敲了兩下房門,病床上的人頓時受驚般地震了一下,猛然回過頭來,臉上的恐慌不像是假裝的。

  “你們又是哪家報紙雜志的?”

  婦人疲憊地臉上透出警惕和反感,立刻大步走過來趕人,“我說了,我們不接受采訪,出去,出去!”

  “您別誤會,阿姨,我們就是過來看看可嫻。”甄心站在門口不動,視線卻往向床上的女孩兒,“我是甄意的姐姐,這位是我的母親。”

  “原來是你們!”

  婦人立刻咬牙切齒起來,“來給甄意說情是嗎?門都沒有!我們說過了,不接受和解,也不需要你們的什么補償!滾出去!”

  “我兒子不可能作出那種事情的!”

  劉愛梅激動地朝汪可嫻的病床走去,“這其中一定有誤會。汪同學,你知道我家甄意多努力讀書的,他一心只想考上最好的大學,不可能做出那種糊涂事來自毀前程的……”

  “聽你這意思,反倒是我女兒故意自毀前程、自毀名聲的來冤枉甄意了?”婦人氣急了,臉色漲的通紅,“我女兒本來保送去京城大學的,可現在都沒有了!她又有什么理由要這樣害人害己?你們滾出去!滾出去!”

  “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我……”

  劉愛梅急的語無倫次,甄心握住她的手,“媽,你先出去。”

  轉頭,她又看向汪可嫻及其母親,“阿姨,給我一點時間,我想和可嫻單獨談談,好嗎?”

  “我們跟你們沒什么可談的。”

  “阿姨,我們的目的都是為了孩子,她們才十八九歲,美好的人生才剛剛開始。你們現在一味堅持把甄意告到底,想一想確實解氣了。可是事情鬧的那么大,全城皆知了,你真的覺得對可嫻會沒有影響嗎?我弟弟好歹是男孩子,可嫻卻是女孩子。女孩子的名譽比什么都重要,您說是不是?退一步說,哪怕你們之后選擇離開青城,但這件事對可嫻造成的心理陰影呢?您不害怕嗎?”

9982 3580555 MjAxOS8wMi8wOS8jIyM5OTgy http://m.clewx.com/book/201902/09/9982_3580555.html
新快3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