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340.誰最特殊?

書名:我奪舍了魔皇 上傳會員:一抹陽光 作者:八月飛鷹 更新時間:2019-06-18 16:11:07

  聽到劉思的話,陳初華神色不變,只是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臉頰,半晌后笑道:“這么明顯嗎?”

  劉思搖頭:“平時沒什么,但有時候遠遠看見你一個人在走神。”

  陳初華輕輕頷首,然后說道:“紅塵界的存在,還有本教可能面臨的處境,你應該都知道。”

  劉思點頭。

  除了南荒和東海兩處虛空門戶附近駐守的人以外,其余古神教教眾里,大多只知道基本情況,了解詳情者不多。

  劉思這個層級,權限剛剛好能接觸到,自她這一級再向下,對紅塵界和神州浩土當前外部的局面,了解就非常有限了。

  但她這一級,也不是全部知情。

  陳初華言道:“情況,比你已知的更加嚴峻。”

  劉思聞言,沉靜的點點頭,并不慌亂:“只恨我等實力低微,難以幫教主和姐姐你分憂。”

  陳初華輕輕握著她的手:“無需介懷,情形雖然嚴峻,但仍有周旋的余地,大家都各自做好自己的事便罷。”

  劉思頷首。

  陳初華問道:“說起心事重重,不知是否我的錯覺,你家蘇偉,似乎也有點異樣,你注意到了嗎?”

  劉思微微沉默。

  “看來不是我的錯覺了。”陳初華言道:“你沒跟他談過?”

  劉思輕嘆一聲:“他說沒事,只是最近有些疲勞。”

  陳初華言道:“神州一統,萬象更新,很多事情都壓在他一個人身上,確實壓力巨大,不過有些方面,離不開他的才華,眼下也只好請他多克服一下了。”

  “有些方面,我幫不上忙,只能在旁邊多看顧幾分。”劉思言道。

  “這就很好了。”陳初華微笑道:“說來,蘇偉好不容易修成武王追上你的境界,你就突破至第十一境了,立馬又把他甩開了,說不定這才是他壓力所在?”

  劉思笑了笑:“他臉皮厚著呢,不會因為這個而有壓力。”

  陳初華點點頭:“我想也是。”

  她起身走到窗邊,望向窗外:“帶小遠多去看看蘇偉吧,孩子懂事,蘇偉也知輕重,不會誤了正事,有小遠時不時陪在身邊,或許能讓他更放松開懷一些,反而有利于處理教中事務。”

  “好。”劉思點頭。

  陳初華笑道:“說起來,教主收了小遠做弟子,這陣子一直在忙,也顧不上教導他。”

  劉思微笑搖頭:“孩子平安便好,這都多虧教主,小遠沒事,我們一家也大仇得報。”

  “說起來,蘇夜這一次,是閉死關?”陳初華問道。

  劉思言道:“確實是閉死關,這一次不知要多久。”

  陳初華慨嘆:“一個多月前,才剛剛提升到第十三境,轉眼間就要向第十四境發起沖擊了嗎?這個間隔,比教主當初還要短得多啊,如果今年以內能成功,那就跟教主一樣是十八歲達到第十四境。”

  “全都多虧教主生擒夏朝那個班鴻慶。”劉思說道。

  陳初華笑道:“是啊,沒錯,不過也要蘇夜自己先天天賦和后天努力都擺在那里才行。”

  她眺望遠方天空:“如果蘇夜能成功邁出這一步,將來教主前往紅塵,這里或許便是他和張天恒留下吧。”

  劉思言道:“相信教主自有定奪。”

  陳初華轉頭看她:“你們一家三口,肯定是跟教主一起前往紅塵,蘇偉的才干,與修為境界無關,倒是蘇夜如果留在神州浩土鎮守,蘇偉身邊的安全值得留心。”

  劉思無言的點頭,然后問道:“姐姐你呢?”

  “如果蘇夜來不及邁出那一步,估計會是我留守神州浩土吧。”陳初華微笑:“無需憂心,教主在離開前,自會將一切料理妥當,神州浩土這邊,不至于有問題,倒是紅塵那邊,前程未卜,才需時刻思慮。”

  劉思言道:“池水不養真龍,越廣闊的世界,才越利于教主這樣的人物飛騰。”

  陳初華一笑:“是啊。”

  之前被討論的蘇偉,此刻也正跟人談話。

  只是這青年一對熊貓似的黑眼圈,比先前更加明顯了。

  陳洛陽看著自己的玄武殿首座:“最近出了什么事?”

  言辭雖有些含糊,但蘇偉第一時間聽明白自家教主在問什么。

  面對教主,他不敢像回答劉思時那樣只求對方寬心,唯有老老實實答道:“稟教主,突破至凝意境界后,屬下心中似乎……似乎時不時就響起一些莫名其妙的聲音,像是有人在屬下心底低語,但是聽不清具體內容。”

  陳洛陽面色不變,目光審視面前的蘇偉。

  一統神州,資源整合,整個神州的物產資源盡數歸古神教掌握調配,從前一些顯得緊缺的東西便不再那么緊張。

  古神教中人因此享受橫掃天下帶來的紅利,整體迎來一次飛躍式的發展。

  曾經唯一一位境界不到武王的首座人物,蘇偉,也終于跨過武宗到武王之間的天塹,成功突破至第十境,凝意的境界。

  說是老大難人物,但以他的年紀,在神州浩土這片地方,修為境界其實也不算低,只是有陳初華等人對比,才顯得偏低。

  可惜他媳婦兒青龍第一宿劉思同樣進步,而且上升勢頭比他還猛,于是蘇首座想在武力方面一振夫綱,仍然只能作為夢想。

  只是這一突破后,他心底似乎多出一些莫名其妙的聲音,讓他摸不著頭腦。

  倒不是有心隱瞞妻子,只是蘇偉習慣性的想要先自己找出一些頭緒再說。

  現在既然教主問起,他自然不敢瞞著,當即老老實實交待。

  陳洛陽試圖通過黑壺,套取對方信息。

  可是結果,居然是血紅瓊漿不夠。

  行吧,男隊扳回一分,現在男女雙方是二比二平手了…………陳洛陽心中頗為無厘頭的想道。

  他面上不動聲色:“除此以外,可還有其他異樣?”

  蘇偉搖頭:“稟教主,其他沒什么不同的地方。”

  “無需介懷。”陳洛陽吩咐道:“你抓緊修煉,待你突破至第十一境后,再看變化。”

  受陳洛陽的平靜影響,蘇偉心中也一片安然,行禮告退:“謹遵教主諭令。”

  在蘇偉退下后,陳洛陽面無表情,閉上雙目。

  相對于外表的平靜,他心中此刻波瀾起伏,浪潮洶涌。

  反常,太過反常了。

  偶然,太多偶然了。

  他不知道是不是自我意識過剩的緣故,但自身身邊不尋常的人,太多了。

  按個先天宮的姬重也就罷了,可除了他以外,就在這神州浩土里,已經連續出了應青青、陳初華和蘇偉三人。

  查探他們信息所需的血紅瓊漿用量,跟他們的修為實力,完全不對等。

  好吧,應青青到底是不是神州浩土的人都還不好說,也可以不算在內。

  但是陳初華和蘇偉呢?

  陳初華看起來是因為那口黑棺,那么黑棺究竟意味著什么?

  剛剛離開的蘇偉,又是怎么回事?

  神州浩土以外,紅塵下其他天地,也是這樣一個個離奇人物層出不窮嗎?

  而且不是多年歷史累計出現,而是出現在同一個時代,并且就都圍繞在神州浩土古神教,或者說圍繞在他這個教主身邊。

  在紅塵下其他天地里,這是正常現象?

  如果不是,神州浩土這里的狀況,原因何在?

  如果說是因為我穿越過來了,是不是有些自我感覺太過良好了?

  那么,是因為這個黑壺的緣故嗎?

  圍繞在黑壺周邊?

  可是黑壺出現在古神教,成為神州古神教三寶之一,也不是最近才發生的事情,已經有不少念頭。

  當然,此前一直沒有壺蓋。

  陳洛陽心中瞬間閃過諸多念頭。

  最初來到這里,環境所迫,他首先考慮的是生存。

  現在漸漸地位穩固,雖然有紅塵的外部壓力大到幾乎讓人窒息,但陳洛陽心態反而放松,除了權力欲和物欲得到滿足外,心底更有幾分硬接挑戰,與人斗其樂無窮的念頭。

  但這一刻,他心中突然又生出幾分疑慮。

  閉目養神的陳洛陽,這時睜開眼睛,眼角余光向下瞟,看向自己心臟處。

  除了那個古怪的黑壺外,會否還跟這面黑鏡有關?

  又或者,都沒關系,另有玄機?

  陳洛陽感覺自己眼前,突然變得不明朗起來。

  此前哪怕面對那些紅塵巨頭的威脅,但至少大部分事情都明明白白,擺在眼前。

  現在,卻有幾分剛剛來到這個世界時的感覺,仿佛一切都顯得模糊難測。

  陳洛陽沉思不語。

  這時,金剛進來稟報:“稟教主,大長老從紅塵界回來了。”

  “召他進來。”陳洛陽收斂心思,眾多念頭重新沉淀會心底深處。

  很快,大長老謝沖走進來:“參見教主,教主萬安。”

  “免禮。”陳洛陽看著面前須發皆白的威猛老者:“看來,有好消息。”

  不是屠山夷,而是謝沖回來,并不意味著謝沖代替了屠山夷的工作,但至少這次回來,是更良好的信號。

  謝沖言道:“稟教主,紅塵總教那邊,交托老朽,攜帶信天石回來神州,如此一來,待老朽再返紅塵后,有緊急的消息,便可以第一時間通知教主,無需轉成趕路回神州浩土。”

10020 3579147 MjAxOS8wMi8yOC8jIyMxMDAyMA== http://m.clewx.com/book/201902/28/10020_3579147.html
新快3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