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番外

書名:福星小嬌娘 上傳會員:一抹陽光 作者:王梓蕓 更新時間:2019-10-31 15:42:58

  番外

  我叫葉藤蘿,可我爹不喜歡這么叫我,他說我叫‘藤蘿’,和葉這個姓沒有關系。

  知道我姓葉,是五歲那年,我爹的祖母,我的太.祖母去世,我的一個表舅,也可以稱為堂叔的長輩來祭拜我太.祖母,告訴我,我姓葉。

  那次他不僅自己來了,還帶來了他的娘子和他的侄子以及他的兒子。

  他也姓葉,他說我爹其實是他堂哥,我娘是他娘的大侄女。

  葉是國姓,這個我還是知道的,我還知道,我的這個表舅,是當今圣上的二兒子,如今朝中的武將之一。

  另一個出色的武將是我的堂舅,他比表舅來看我的次數多點。

  得知這些消息后,再結合我平時聽到的一些事情,我拼湊出了我爹的身份,順便也知道了自己的身世。

  我知道我娘是在生我的時候去世的,只是并不知道當初的事情那么嚇人,如果不是我娘堅持,我可能生不下來。

  雖然我的翠花姨一直告訴我,我爹也是愛我的。

  當然,對于這點我是懷疑的。

  直到我一年一年長大,和我爹長的越來越不像,有一天,我那個神秘的三叔公帶著我三叔婆來看我。

  說起我的三叔公,他是真的厲害又神秘。

  據說幾年前,當今圣上要給他升官,誰知他卻請了長假,長假的理由是我的三叔婆要生孩子。

  再后來,我的三叔婆生了我第一個小堂舅后,三叔公又說他娘年邁,要奉養他的娘,也就是我娘的祖母回一個叫下河村的地方養老。

  再再后來,我的三叔公徹底遠離了朝堂,帶著我的三叔婆和他們一大家,就生活在了下河村。

  據說,我娘也在那里生活了近十年。

  三叔婆很溫柔,她很喜歡我,她告訴我,我長的像我娘。

  知道這個的時候,因為太.祖母去世,我爹沒有了顧忌,一個人已經在我娘的墓地旁,住了五年。

  我當時很想去找我爹,可三叔婆說我才十歲,還太小,如今最應該做的事情是好好長大,成為一個出色的小姑娘。

  我問三叔婆,怎樣的小姑娘才是出色的,是像我元夕姨那樣的嗎?

  “嗯?你元夕小姨被你三叔公寵的有點皮,比你的其他兩個小堂舅都皮。”

  我知道三叔婆說的兩個小堂舅,兩個明明比我小,但是卻比我長一輩的小堂舅,三叔婆的兩個兒子。

  我對我娘的事情很好奇,翠花姨也會和我說一些,可她說的都是我娘和我爹在一起的事情,我想知道我娘的小時候。

  “三叔婆,我娘像我這么大的時候,是什么樣子的?”

  我看著三叔婆,問出這句話后,就期待地看向她,等著她的回答。

  原以為三叔婆會知道,可三叔婆在聽到我的話后,卻對著我搖頭道:“三叔婆認識你娘的時候,她已經十八歲了。你要是想知道你娘小時候的事情,你可以去問你三叔公,或者,等你長大,去問你爹。”

  想到只對三叔婆溫柔,對其他人都不算親熱的三叔公,我果斷決定,等我再長大一些,去問我爹。

  這一等,我就等了三年。

  十三歲這年,住在京城里的姑奶奶給我寫了一封信,讓我進京住兩年。

  我明白姑奶奶的意思,我十三歲了,像我這么大的姑娘,應該考慮親事了。

  去找我爹的這天,是在紫藤花開的最勝的時候。

  我沒有讓翠花姨陪我,我一個人,一步一步,走到了我爹買下的一座山頭。

  這座山上,如今有四座墳墓,除了我娘,還有的就是我的太.祖母和我的其他兩位太.祖母。

  嗯,她們是我太.祖母的貼.身嬤嬤,我小的時候,她們也教養過我。

  我看著滿山坡的紫藤花,一步一步,走到了我娘墳墓旁。

  我先將手中竹籃里的祭品擺好,給我娘磕頭后,才走到墳墓旁的,木頭和茅草搭建的房子門口。

  “爹,我來了。”

  我已經有很多年沒有見過我爹了,我覺得我已經長大了,已經學會了堅強。

  可在下一瞬看到我爹的瞬間,我還是忍不住哭了出來。

  我爹他,老了。

  我慌亂地抬手擦眼淚,可我爹卻在看我的瞬間愣住了。

  我能看出他的緊張,他盯著我看了一會后,這才突然笑著道:“早就聽說你長的像你娘,沒想到,竟然這么像。”

  我能聽出來,我爹很開心。

  或許是因為我長的像我娘,我爹這天的心情特別好,幾乎是我問什么,他就說什么。

  他和我說了很多我娘小時候的事情,同時,也說了他們的故事。

  我能聽出來,我爹的心里全是我娘,我很羨慕他們之間的感情,可同時我也有些不開心。

  既然這么喜歡我娘,那為什么不喜歡我?

  這般想著,我也同時問了出來。

  我爹明顯愣住了,他或許是沒想打我會這么問,他盯著我看了好久,這才搖頭道:“沒想到,你娘的性子不像姑姑,你的性子倒是像了你姑奶奶。”說完這話,我爹猶豫了一會,才繼續道:“當初你娘快要去的時候,看出了我想要追隨她而去。可她卻阻止了我,讓我將你養大。”

  “藤蘿,其實當初是你娘堅持要生你的,若是讓我選擇,我可能會讓大夫不管你,直接先給你娘解毒。可是我知道,如果我真的這么做了,你娘就算能活下來,她也會恨我。因為她說,她愛我,所以才會愛我們的孩子。”

  “藤蘿,爹知道這么多年不管你,是爹不好。若不是當時不是你剛出生,你太祖母也還在,爹可能就真的就不活了。”

  “藤蘿,爹這一生至今送走了很多人,爹娘、妻子、祖母。當初爹以為自己很堅強,可真到了那么一天,爹才知道,爹不堅強,爹也只是個普通人。”

  “藤蘿,爹是個不合格的爹,可你娘卻是個合格的娘。她很愛你,她當時每天都在期待你的出生,想著你會長什么樣。如今你要離開這里了,可能以后也不一定能回來,但是爹不后悔。”

  ……

  爹說的很亂,很多,當時我沒有明白他說的話,只覺得他有一句話說的是對的,他不是個合格的爹。

  那天我在山上住了一夜,第二天又給我娘磕頭后,就離開了這里。

  也離開了我長大的地方,去了京城。

  到京城后,我被封了郡主,藤蘿郡主。

  我被姑奶奶帶著親自教養,她教會了我很多東西,她一直拿我當親孫女養,直到我快出嫁的時候,我的二表舅,給她生了一個小孫女。

  從那一天起,我的姑奶奶有了新的心肝肉,而我也在成親后,慢慢明白了我爹那天和我說的話,到底是什么意思。

  或許在娘去世的那一天,我的爹已經死了,活在世間的,只是他的一個軀殼罷了。

  無論是爹娘還是孩子,他們都只能陪你走一段路,真正能陪你一生的,是你的另一半,你的愛人。

  想明白的那一刻,我突然覺得我爹好可憐。

  那一刻,我突然很想回去看看他。

  只是我也沒有想到,再回去的那一次,成了我和我爹的永別。

  我帶著一兒一女跪坐在我爹的床榻邊,想要讓我爹看看我,看看他的外孫和外孫女,可我爹的眼神卻直直地盯著手中的紫藤花。

  就在我以為我爹不會再看我的時候,他卻突然放下手中快要枯萎的紫藤花,看向了我。

  “藤蘿,你娘等了我二十年。二十年,我雖沒有一直陪在你身邊,可你的每件事我卻是都知道的。爹也害怕,害怕我太過親近你,你也會突然有一天走在爹的前面。如今真好,你有疼愛你的相公,子女雙全,這樣,爹也沒有什么遺憾,可以去找你娘了。”

  “藤蘿,你娘等了我二十年,我不想再讓她等下去了。再等下去,我害怕她嫌棄我太老,不愿意再等我。”

  “藤蘿,爹這輩子對不起你,下下輩子爹再報答你。”

  聽到我爹這話,我再也忍不住,帶著哭腔,不解地問他道:“那爹您的下輩子呢?”

  “下輩子?”爹頓了一下,而后認真地看著我道:“下輩子爹當然是要和你娘在一起,這輩子欠她的,下輩子爹要補償給你娘。”

  聽著我爹這么認真的開口,我再也忍不住,撲到他身上,嚎啕大哭起來。

  后來,我感覺到我爹在輕拍我的后背,就像小時候我晚上睡不著那樣,一下一下輕輕地拍著我的后背。

  原本,我是打算帶著相公和孩子,來陪我爹渡過我的二十歲生日,可在這天,我卻送走了我爹。

  從這一天起,我的爹娘,都離開了這個世間。

  后來的后來,我才偶爾聽姑奶奶家最受寵愛的小孫女說起。

  娘喜歡的紫藤花,花語是為情而生,為愛而亡。

  那瞬間,我的身子僵了下,而后卻又放松了下來。

  我想,經過了這一世,下輩子我的爹娘,一定會幸福地在一起。

  就像我爹臨終前呢喃的那樣,愿來世,你我白頭,相愛一生。

  顏夜(葉炎)VS許言珠

  紫藤花,為情而生,為愛而亡。

  愿來世,你我白頭,相愛一生。

  ———————全文完結———————

10073 3616186 MjAxOS8wMy8yMS8jIyMxMDA3Mw== http://m.clewx.com/book/201903/21/10073_3616186.html
新快3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