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第133章 阿晚勢力初建前夕

書名:盛世女侯 上傳會員:一抹陽光 作者:溫曉 更新時間:2019-06-23 00:22:13

  “是啊,丫頭,我看你還是……”

  回話行人本還想解釋的,可流衣聽到這忽地一轉眼珠子,竟再次暈厥了過去……

  而街上,又一個重磅消息很快便以閃電速度流傳起來——

  “哎!擎王世子把慧安縣主給克死咯!”

  ……

  “咳……咳……”

  京都城北,某一農舍之中,房間里的女子清醒過來時,天已經全黑了。

  她就是時非晚。此時睜開有些疲憊的雙眼,便見自家躺在一完全陌生的房間里。屋子里點著油燈,便是晚上她也能看清眼前的場景:是一間房,有些簡樸簡單,而且顏色布置多為灰黑色調,冷冰冰的,像是男人的房間。

  媽的!

  時非晚心里狠罵了一句。

  她完全記得白天發生的所有事:沒錯!游泳時她的確很吃力,甚至有些挺不下去了。但軍人的意志到底不一樣,時非晚最終還是快接近岸邊了。

  可就在她想著自己是死不了時,突然感覺有人從水下拖住了她。再然后……她頭上被一重擊,暈厥了。再然后……

  睜開眼,就是眼前場景了!

  “咳……”

  時非晚此時想起身,然而掙扎著坐起時發覺自己渾身有些燒得發燙,實在不舒服得很。而且嘴中一股子中藥味,想來她是被人喂過藥了。她此時想說話叫人,但嗓子又痛又啞,實難以發出聲來。

  爺爺的!她竟然病了!

  也是,這身體本就不強壯,今還被那河水那么狠嗆,又被狠揍了腦袋,在水里泡了那么久,不病才怪。

  “醒了醒了……”

  只時非晚這沙啞的咳嗽聲,還是吵到了房間外的人。砰一聲……她正想挺著艱難的身子下床時,門被推了開來。而后,就見五個“四肢發達”的大漢走了進來。

  “大當家的,怎么辦?要不要把她再次打暈?或者……用繩子把她綁起來?”

  時非晚瞇著眸子打量他們時,那幾人已經大步朝她邁了過來。一個男子看著中間身形最壯的男子說道。

  大當家的?

  時非晚一怔。這稱呼……怎么有些像是一群土匪?

  “綁什么綁?你瞧她那樣?跑得了嗎?”被稱為“大當家”的男人一拳落在男子腦門上,粗魯的回了句后,便笑盈盈色咪咪的瞧著時非晚道:“這么美的美人,綁著得多惹人心疼。”

  說罷,又對時非晚道:“美人,你餓不餓?”

  話落,又揍了下后邊跟班,“還不滾去廚房弄碗清粥來。”

  “大哥,你對她這么好做什么?她可是擎王世子的人,又碰不了半分!”

  他旁邊,一名看氣勢地位應該也不低的男子回了句。

  “混蛋!說什么呢?美人就一定是拿來碰的嗎?美人不管碰不碰得了,都是得憐著的,知道不?”大當家一邊說,一邊對著時非晚流口水,語氣瞬間放柔的道:“美人,你別害怕,咱對你可沒有惡意。咱就是想……”

  “你們想做什么?”

  時非晚聽他們談起岑隱,就知他們不是隨便抓人,他們知道她的身份。

  那么便必然不是貪財。沒有人會為了財有膽子去綁架岑隱的未婚妻。

  “老大……”

  旁有人給大當家使眼色,似不想他直言。

  “我們就是想拿你去換一個人,徐凱。”

  然而某個大當家的,此時一聽時非晚開口,便像得了甜頭似的,那個樂呵,忙道:“徐凱,你知道吧?聽說他還是因為你的事被抓的。他是咱的恩人,咱不能眼睜睜的看著他死,所以,美人……就委屈你了。我們聽說擎王世子對你沒那么冷淡,他若是愿意拿徐凱來換你,咱就送你回去,保證你安安全全的。

  他要是不樂意……咱到時候也放你回去,就拿這事嚇唬嚇唬那個煞星。別怕,哥哥們可都不是壞人。”

  “老大,我們是土匪!”他旁邊立馬有人插嘴。

  “……”

  “混蛋。誰他媽是土匪?你是土匪,你祖宗八代才都是土匪!老子早改行了好不好!老子如今是良民!”大當家一個粗魯的拳頭又朝旁邊人抽了過去。

  “老大,咱才改行五天。而且才干了五天農活弟兄們就沒幾個干得下去了的。你昨兒還說咱還是別聽那徐凱的,離開京都尋個偏僻的地再干回土匪行當呢。”

  “……”大當家的這次被狠噎了下,瞧著時非晚似乎覺得被下了面子有些難堪,忙道:“咱……咱不是土匪。以前也不是,咱是義匪!義匪!就是劫富濟貧,行俠仗義的大俠那種。”

  “真的嗎?”

  哪想,時非晚竟突然回了他一句。

  某大當家的肌肉瞬間一抖,一時懷疑自己聽錯了。可瞧著時非晚,她目光雖然清冷,可卻是直勾勾的朝他看過來……方才,是真的在跟他說話。

  “真的,當然是真的!”

  “……”

  時非晚此時雖有些發燒,可還不至于失了神智。這會兒,她已在理著自己的處境了:

  原來,她是因為徐凱才被這些人綁來的!

  她猜:八成這些人跟徐凱有很深的交情。他們得知徐凱犯了大罪,便想著該怎樣才能救他。然后……撞見自己落水,心知自己身份,便順道將主意打到自己身上來了。

  準備綁架,然后,跟岑隱談交易!

  至于他們的身份……時非晚想,八成是哪個山里的一群土匪無疑了。而且如今,已經下了土匪山在鄉下落戶準備“從良”了。

  只是……不知道一群土匪是怎么跟一個官家公子扯上關系的。而且他們為了他還膽敢直接綁架岑隱的未婚妻。

  “老大,粥來了。”

  “土匪”們辦事效率很快,時非晚正理著思緒時,竟就有人端著一碗粥重新走了回來。他一邊還說道:“老大,今兒京都城內可是鬧翻天了。擎王府的到處在河里查探這女人。他們尋不到人,都以為她被淹死還被河水沖走了呢。你說,咱啥時候去給擎王府送消息讓他們拿徐公子來換?”

  “急什么?岑隱那是那么好杠的嗎?咱總得尋好退路,想好換了人后怎么逃才好。再說……多留這么一個大美人住一陣子給你養眼,這是便宜你懂不?”

  大當家的一邊回答,一邊接過粥走到時非晚面前,道:“美人,哥哥喂你啊。”

  “嘔……”

  某老二吐了。

  時非晚心底一陣惡寒。但想著方才的話心底卻有些凌亂。如今她失蹤,而且還是被河水吞沒的方式,其他人可不就會以為她被沉河了么?

  那么,必然會有人說,岑隱又克妻了!

  岑隱便是再神,看到那條河,只怕也會相信她如今已經身亡。他若是以為他克死了自己,那么此時必然……

  “謝謝,我自己來。”

  不知怎地,時非晚想到這里有些心煩意亂跟不忍。也是這瞬間她不知怎么就提起了力氣坐直了起來,一把接過粥,便忙喝了起來。

  這些人看起來只是想救徐凱而已,對她并無惡意。當然……其中一個原因必然是,他們其實也沒那么大的膽子敢直接要了她的命,他們甚至臉碰她都不敢。所以,這粥一定是無害的。

  而她,需要在最快的時間內調養好身子!

  粥并不燙,時非晚幾乎是一口氣全灌下去的。這姿勢跟動作瞧得幾位土匪目瞪口呆。時非晚遞回碗時,大當家的抽著嘴角盯著她發愣,“你這……比。咱還土匪。”

  “你們哪個山上的?”

  哪想,時非晚接他話了。

  “啊?”某大哥一時半會兒沒反應過來。

  “京都的嗎?”

  “不是。”大當家的看白癡一樣的看著時非晚。京都?誰敢在京都地界做土匪?

  “那哪兒的?”

  “潞州。”

  “潞州?”時非晚知道這個地方。因為流衣就是潞州人氏。

  “怎么來了京都?跟徐凱有關系?”時非晚嗓子啞,問起話來時明明有些艱難,可落在其他人眼里,偏偏感覺她很自然。

  “大哥……”

  大當家的正要繼續回答時,卻被老大及時給托住了。

  而這位大哥這個時候倒沒有“色迷心竅”,他這次倒很謹慎的直接忽略了這話題。只是,卻也沒有失去與時非晚聊天的興趣。見她完全不羞澀,避開此話題后又開始大談起了別的什么。

  譬如吐槽當初當土匪的自在。又譬如吐槽這幾天來在這京都鄉下干農活有多枯燥無味,又譬如他有多想念潞州那些青樓里的姑娘們……

  時非晚也不覺煩,嗓子再痛還是有一句沒一句的跟他聊著。

  這聊著聊著,某當家的覺得似乎某些地方不大對勁了:怎么……他怎感覺這像跟一個爺們在聊天?越聊越沒有任何的“火花”了?

  “潞州前陣子是不是加大剿匪力度了?”

  某當家的意識到這問題正發懵時,時非晚猝不及防的忽又問了一句。

  “對,那些官府的王八羔子,一點活路都不給咱了!如今潞州已經混不下去了。”某當家的話到此突然想到什么,“你一個大家閨秀怎么知道潞州前陣子剿匪剿得厲害?”

  “所以你們這是‘逃’來的京都?跟著……徐凱?”

10076 3580561 MjAxOS8wMy8yMi8jIyMxMDA3Ng== http://m.clewx.com/book/201903/22/10076_3580561.html
新快3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