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第一百四十四章 含冤(一)

書名:風從何處來 上傳會員:天女下凡 作者:顏灼灼 更新時間:2019-06-23 08:02:21

  她看到鐘恪南將手中的黑色連帽大衣掛在衣架上,“你這大衣什么時候買的?之前沒見你穿過。”

  “去年買的,去年冬天你還不認識我,當然沒見過。”他說,“今年我也是昨天才剛穿的。”

  “昨天你有參加什么活動嗎?”她看似隨意地問。她是想知道,會不會是殺害吳安華的真正兇手看到他穿這件大衣,特意買了一件相似的。

  “沒有。”他肯定地回答,“這兩天一直和丁一衡在實驗室里,哪有空參加活動。“

  她的眉頭輕輕的蹙了起來,眼底浮起了一層迷茫與困惑之色。

  他探了探她額頭的溫度,拂開她額前的一綹碎發,定定的望著她問:“有心事?”

  她頓時心亂如麻,有滿腹的疑問想向他求證,此時卻一個字也問不出來。她張開嘴來,吶吶的:“你……抱抱我。”

  他凝視著她,她的臉色很蒼白,大睜著的眼睛里盛滿了某種令人心悸的熱情,他覺得震動而且心亂了,一把將她攔腰抱起,她緊緊摟住他的脖子,把頭埋在他的肩膀中。后來,兩人就一起倒在了床上。他顧及她是個病人,想要起身,她卻不肯松手,更用力的將他拉向自己,主動親吻他的臉、耳垂和脖頸。他哪里經得住她這樣的熱情,于是滿室春意漸濃,恣意彌漫。

  燈影暈染,春光旖旎,顏昕伊趴在鐘恪南懷里,他拉過被子,將兩人一同裹住。

  “你的鏈子呢,怎么不戴了?”她裝作不經心地問,抬起頭注視著他。由于擔心親熱的時候鏈子打到她,他總會把鏈子摘下來,過后再戴上。因此她也沒有留意到,那條鏈子是什么時候消失的。

  他傷感地嘆氣:“丟了。”

  她強抑住內心的情緒波動:“怎么丟的?”

  他無奈搖頭,“已經丟了好幾天了,我四處找,但是一直沒有找到。”

  “記得是在哪里丟的嗎?”她試探著問。

  “不記得了,我已經戴了十幾年,從來沒有丟過……”他伸手摸著脖子,語聲頓住,廢然長嘆,“唉——”

  她很了解他,他這樣一邊說話,一邊頻繁摸脖子,是一種安撫行為,是大腦感覺到不安或者恐懼,導致心情慌亂時,無意識地想要自我安撫的一種行為。那條鏈子是過世的奶奶留給他的,具有如此重要意義的貼身物品,不可能輕易丟掉,他為什么不安慌亂,又在隱瞞什么?一種不祥的預感如同大網對她兜頭罩下,她緊緊擁抱住他,仿佛末日來臨之前,用盡全身氣力攫取那最后的一點點溫暖。

  第二天上午開會,顏昕伊感覺到大家看她的眼神明顯都不一樣了。因為鐘恪南成為嫌疑人,她和鐘恪南的關系又恰好在此時曝光,和專案組其他成員的關系也變得微妙起來。她知道很多人已經戴上了有色眼鏡來看她,唯一能做的,就是證明鐘恪南的清白,可目前她還毫無頭緒。

  沈弘在會上匯報了自己對鐘恪南居住的住宅大廈以及附近監控視頻的調查結果。“沒有發現鐘恪南的身影,但是……”他有些困難地說,“如果走樓梯,可以避開內部和電梯的監控攝像頭。那棟大樓只有一個出入口,出入口的監控攝像頭無法避開,但是我分析了監控畫面,在案發當晚11點53分到56分,以及1點23分到26分,各有3分鐘的時間,監控系統被人從外部侵入,對畫面進行了修改,雖然幾乎做得天衣無縫,我還是通過光線的變化,看出了破綻。”

  “能恢復被修改的畫面嗎?”盧睿剛問。

  沈弘遺憾搖頭,“那是頂尖高手做的,我恢復不了。”

  “從那棟住宅大廈開車到海灣公園,需要將近20分鐘。如果鐘恪南從住處離開,開車到海灣公園,把吳安華埋進沙堆后再回到住處,兩處監控視頻被改動的時間,正好完全吻合。”盧睿剛的目光逼注在顏昕伊的臉上,“沈弘說那個修改畫面的是個頂尖高手,鐘恪南不就是個頂尖高手?”

  天氣很冷,顏昕伊卻覺得額上在冒汗,盧睿剛的眼睛那么使人震撼,好像一直看進她的內心深處。她想思索,想說話,可是,她根本無法思索,因為昨晚吹冷風,又帶病索歡,導致感冒癥狀非但沒減輕,反倒加重了。她費力地在頭痛中掙扎著,內心深處,有個聲音在向她吶喊著:“快說話,快解釋啊!”可是,此刻她該說什么,又能解釋什么?她根本拿不出任何有力的證據,來證明鐘恪南的清白。

  “但是我調看了附近路口的交通監控視頻,沒有發現鐘恪南的車輛。”沈弘在試著減輕鐘恪南的嫌疑,那畢竟是他心目中的大神,敬佩的偶像。

  “沒有開車,還可以打車,或者租一輛車,方法多得是。”盧睿剛馬上派了任務,尋找目擊者,調查那個時間段經過那棟住宅大廈的的士、網約車等,他已經認定,鐘恪南具有重大嫌疑。

  “呀——”沈弘突然發出了驚喊聲,“愷撒大帝上線了!”他監控了很長一段時間都沒有動靜的愷撒大帝的QQ頭像,居然在這時候亮了起來!

  “馬上追查!”盧睿剛就像捕獵的老鷹,眼神凌厲。

  今天上午,鐘恪南和駱舒雯一起去了本市的一家五星級酒店。鐘恪南是去和駱舒雯的父親駱以利會面,商談下一階段的合作。鐘恪南排除萬難,帶領團隊按時按質完成之前的簽約項目后,駱以利對他愈加賞識和認可,決定把后面的一系列項目也交給他們公司來完成。

  約定的見面地點是在這家酒店的咖啡廳,鐘恪南和駱舒雯到得稍微早一點,找了個角落的安靜位置坐下,駱以利還未到,鐘恪南習慣性地取出隨身攜帶的筆記本電腦,利用任何時間工作。駱舒雯不敢打擾他,坐在對面安靜地看著他。

  時間流逝著,離約定的上午9點已經過去了15分鐘,駱以利還沒有出現,駱舒雯又急又惱,父親這么不守時,讓她在鐘恪南面前丟了臉面。她正想打電話催促,駱以利匆匆來了,很誠懇地向鐘恪南表示歉意,說自己因為在酒店碰到重要的朋友,聊了幾句,耽擱了。鐘恪南不是愛計較的人,駱以利又是長輩,他也沒放在心上。

  鐘恪南和駱以利談話的時候,沈弘正在追查愷撒大帝的登陸地點,他查到登陸地點在本市的一家網吧,火速帶著一幫刑警趕往那家網吧。那是一家地下網吧,地點非常偏僻,網吧內和四周都沒有監控。網吧內魚龍混雜、烏煙瘴氣,沈弘他們找到了正在電腦前使用QQ的人,那是個瘦小干癟的年輕男人,一頭雜亂的頭發染成綠色,蹺著二郎腿,嘴里叼著煙,一看就是個小混混。

  沈弘一看心就涼了半截,這樣的人怎么看都不像愷撒大帝,果然帶回公安局后,小混混一問三不知,稱那個QQ號是剛剛在網吧盜來的,不知道之前是什么人使用過的,他盜號后修改了密碼。盜號不違法,警察也拿他沒轍。

  沈弘追查網吧電腦上的QQ聊天記錄,找到在愷撒大帝QQ號被盜之前和愷撒大帝聊天,涉及到詐騙內容的一個聯系人。那人名叫林喜,長得黑黑壯壯,也是詐騙團伙的一員,而且在團伙中的地位比趙興輝那幾個人更高。他嚇得什么都招供了,而關于那個被盜的QQ號,他說:“愷撒大帝已經很久沒有和我聯系了,今天上午差不多9點的時候,突然給我發了QQ信息,說他的QQ號被盜,要用另外一個號碼和他聯絡。”

  沈弘馬不停蹄地根據林喜提供的另一個QQ號碼進行追查,號碼的主人讓他傻眼,竟然是鐘恪南。愷撒大帝給林喜發QQ信息告知QQ被盜的時間是上午9點05分,沈弘查到QQ登陸地點是在本市的一家五星級酒店,那個時間,鐘恪南恰好就在酒店里面,所有的證據都指向,鐘恪南就是愷撒大帝!

  9點05分,鐘恪南正和駱舒雯一同在酒店的咖啡廳等待駱以利。唯一能夠為他作證的只有駱舒雯,但是,偏偏那時候鐘恪南正在使用筆記本電腦,而駱舒雯一直坐在他的對面,他是否有用電腦登錄QQ,她并未看到,也無法為他作證。

  不管是吳安華的被害,還是愷撒大帝的突然出現,鐘恪南都無法為自己提供能夠自證清白的證據。于是他不僅成了殺害吳安華的重大嫌疑人,還是重大詐騙團伙的犯罪嫌疑人,被批準逮捕。

  刑警到公司抓人的時候,鐘恪南正在主持技術研發會議,他神色平靜,似乎早已料到這一天的到來。“我的工作,接下去暫時由方文俊接替。”在一幫精英們極度震驚的目光中,他只是簡短地做了這樣一個交代。

10089 3580583 MjAxOS8wMy8yNi8jIyMxMDA4OQ== http://m.clewx.com/book/201903/26/10089_3580583.html
新快3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