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番外一

書名:木香記 上傳會員:絕密style 作者:石頭與水 更新時間:2019-10-11 00:17:41

  老話說的好, 女人三十一枝花。

  結果, 李紅梅這晦氣的,剛到三十守了寡。

  送走最后一個守夜的族人, 李紅梅回屋聽著閨女一抽一抽的哭聲就火冒三丈, 摔摔打打的嘟囔, “有什么好哭的, 那沒良心的東西,把最后的三畝地也賣了,以后咱們娘兒倆可如何過活。”

  白木香抽抽嗒嗒的抹著眼睛, “你不就是生氣我爹沒帶你去吃神仙雞么。”

  “這能怪我生氣, 就剩那三畝地了!那是他一人的么,那是咱全家的, 帶不帶我吃也就算了,竟連你也不帶。沒良心的東西,這就是吃獨食的下場,活該卡死。”看閨女哭的可憐, 李紅梅還是倒碗涼白開給閨女。

  白木香對她爹的感情還是不錯的,雖然她爹很敗家,可待她很不錯。白木香擤了擤鼻涕, 接過茶碗喝水。李紅梅坐炕上, 對著桌臺上的油燈, 也恨不能嚎啕一場, 她這叫什么命啊!年輕時明明瞅著是個富戶才嫁的,原以為享一輩子福的, 結果,家里太爺一去,家境每況愈下,閨女才十三,丈夫就去了。死法也不光彩,去縣里酒樓吃神仙雞,叫雞骨頭給卡死的。臨去前還把家里最后一畝田都賣光了,這以后如何過活,李紅梅簡直能愁死。

  白木香喝了大半碗水,人也有了些精神,說起她爹的好來,“以前我爹也沒吃過獨食,哪里去縣里都給咱們帶好吃的回來。”

  “我的傻閨女,他那是到縣里吃個肚圓,把剩下的打掃打掃給咱們帶回來。”

  “哪有的事,都是新吃食,可不是剩下的。”

  “哎,是啊,你爹也不是沒好處。可我勸你也別哭他了,他也不算沒福,把家底糟個一干二凈,自己兩腳一蹬往地下見你祖父去了。你祖父那本事,定在地下又給他攢下不知多少家業,夠他糟的了。”李紅梅直嘆氣,“你要哭還不如哭哭以后的日子,咱們娘兒倆以后怎么辦?”

  白木香說,“以后再說以后唄,愁也沒用啊。”
眼見油燈的燈苗晃晃悠悠幾下便為熄下去,李紅梅趕緊到外間兒找燈油,結果一摸油壺空的。李紅梅揚聲道,“閨女,你去小華家借二兩燈油。”

  白木香剛死了爹,正傷心的沒精打采不想動,“你不說以后日子都沒的過了,就省著些吧,外頭大月亮,不用燈了,就摸黑說吧。”

  油燈哧啦一聲輕響,燈草芯里冒出一團小小的黑煙后徹底熄滅。白木香的眼瞳瞬間陷入黑暗,繼而又在臨窗如水月光的映照中模模糊糊看到屋里桌椅板凳的虛影,見一個人黑漆漆的從外間摸進來,李紅梅像個瞎子似的兩手摸索著門框往里挪,一邊指揮閨女,“不成不成,你趕緊去小華家借燈油,我這眼到晚上就不好使,這沒燈就成瞎子了。”

  據她娘說這是做針線活傷了眼,一到晚上就模糊不清。白木香想她爹這蹬腿兒去了,留下這么個半瞎娘還有她,以后日子是要不好過了,也不禁是又悲又愁。借著月光扶了她娘一把,把她娘領到炕上坐著,白木香說,“那娘你先歇一歇。”

  “給我倒碗水,我也渴了。要是小華家有饅頭,也借倆饅頭。光顧著那死鬼,晚飯也沒吃。咱家醬菜昨兒吃完了,再借半碗醬菜。”

  “一下子借這老多,小華不得放狗咬我啊!”小華是隔壁鄰居,比白木香小三歲,全村有名的精豆兒,甭看是孤女,全村婦孺老少加起來沒她那么會算計的。家養五條惡犬,不要說賊都不敢上門,賊都不敢在她家門前過。

  “沒事,小華嘴硬心軟,我是她姨哩,你是她姐,她姨她姐跟她借口吃的,她能不借?”

  白木香黑燈瞎火的摸出門往鄰居家借東西。

  白木香在鄰居家大門上砰砰砰一陣敲,接著院里傳來一陣狗叫,繼而院里響起個清脆的聲音問,“誰?”
“我!”

  “你是誰?”

  “你木香姐!”白木香先隔門縫喊一句,“把你家狗栓上。”

  門內傳來人的走路聲和狗的呼哧聲,白木香嚇的不敢動,“都說讓你把狗栓上了。”

  “怕什么,它們又不咬人。”鄰居李玉華放下門栓,打開半扇門讓白木香進去,一邊兒關門一邊兒問她,“姨夫出了這樣的事,剛剛入棺,有什么事隔墻喊我一聲就是了,木香姐你怎么還親自來了?”

  “哎,我家沒燈油了,找你借二兩。”

  李玉華在心里的小賬本一翻,光燈油白木香就跟她借過一斤三兩了,今兒再借二兩,那就一斤半了。她倒不是不愿意借,可這有借無還,誰家燈油也不是天上下大雨下來的!都是花銀子錢買的!

  李玉華剛想搪塞過去,就聽白木香繼續說,“還得借倆饅頭,要有醬菜,再借半碗醬菜,我們晚飯還沒吃哪。”

  從門口到堂屋的功夫,李玉華在堂屋的門檻前止了步,心里小賬本啪的一摔,還要借饅頭借醬菜!

  借著大月亮,白木香都能看到李玉華那臉拉的足有二尺長,白木香忍不住說,“看你這樣兒,又不是白要你的,以后有了再還你。”

  “還說我臉色不好,你借饅頭借過二十五個,哪回還我了?”

  “姐這不是一直沒發財么,等姐發了財就還。”

  李玉華心說,你發個屁的財,我看你跟我姨以后得要了飯!還是進屋給白木香拿吃的,饅頭沒有,李玉華吃的都是貼餅子窩窩頭,如今暮春,干糧不敢多做,李玉華把放干糧的柳條籃子拿出來給白木香看,“就剩四個餅子了。”

  “餅子就餅子吧,沒事。”白木香倒也不挑。

  李玉華又往醬缸里去挑個咸菜疙瘩,“我這里沒醬菜,就是咸醬疙瘩。”

  “這就挺好。”白木香說,“我來切個絲。”

  “在你家去切吧,我這案板晚上剛洗了。”

  “我家菜刀都嘣仨口子了,切啥都費勁。我娘說要融了另打新的,這不還沒來得及么。”李玉華說,“我一會兒給你洗案板,你去給我打燈油。”

  白木香做些尋常家事也挺俐落,等李玉華把燈油打回來,白木香把咸菜絲都拌好了。李玉華聞著滿屋的香油味兒,當時臉色大變,肉疼的說,“你還用我家香油啦?”

  “拌咸菜絲兒可不得放些香油才香。”白木香唉聲嘆氣,“我娘餓的眼睛都快瞎了,我想著拌點香油她能吃得香些。”

  白木香的娘李紅梅是李玉華的遠房表姨,李玉華想到白木香剛死了爹,自己的姨剛守了寡,也嘆口氣,“算了算了,我家里還攢了五六個雞蛋,你家也沒柴草,你先升火打雞蛋,我去院里拔兩把小蔥,給紅梅姨做個蔥花炒蛋。”

  白木香再沒想到今兒個鐵公雞要拔毛,當下并不多想,立刻滿嘴應承。

  待把蔥花蛋炒的芳香四溢,李玉華還借著炒鍋的余溫把那四個餅子貼上去熱了熱,如今天氣不冷,也別吃涼東西,堵在胃里難受。

  白木香大為感動,想著親戚就是親戚,要緊的時候小華還是很好的。白木香體貼的說,“我把這鍋給你刷干凈,案板也給你洗了。”

  李玉華精道十足的把飯菜收拾到食盒里,對白木香說,“洗案板就行了,鍋別刷,明兒我還要借著這油鍋再做道菜,就省得放油了不是。”

  白木香接過食盒提著,心下很感慨,怪道人家小華日子殷實,這不是沒有道理的啊,光這份精細,她就比不了啊。

  李玉華跟著白木香把飯送過去,順帶手鎖上自家大門,“我去看看紅梅姨,白天院里亂烘烘的都是你們老白家的人,我想說句話都插不上嘴。紅梅姨還好吧?”

  “還成。你這回這么大方給她做蔥花炒蛋,她聞著這香味兒就更好了。”

  李玉華強調,“這雞蛋可不白給,是借你家的,六個雞蛋,到時得還我七個,那一個算利息。”

  “利息利息。”白木香胡亂應承,“等姐發了財,還你十二個。”

  “你就別吹牛了,飯都吃不上了還成天大吹大擂。”李玉華很不欣賞白木香這種不實干的精神。

  不過,白木香的預料沒錯,李紅梅見著油香四溢的蔥花炒蛋,覺著自己眼睛都亮堂起來,幫著閨女把飯菜擺小炕桌上。李玉華把燈油給她家添上,重新點亮油燈。李紅梅眼睛微微瞇起來,李玉華把油燈放炕桌一畔,問,“紅梅姨,你眼好些沒?”

  “好了好了,還是得有燈啊,有燈亮堂。”李紅梅招呼李玉華,“小華,你也上炕來,咱們一起吃。”

  “我吃過晚飯了。”
“再嘗嘗這蔥花蛋,好吃的。”李紅梅很大方的招呼李玉華一起吃。

  李玉華畢竟年紀小,雖然平時是個很自律很克制的姑娘,也喜歡吃好吃的。既然紅梅姨這樣勸她,她也就脫鞋上去了,白木香趁機說,“那利息不許加了啊。”

  李玉華立刻道,“我那是逗你玩兒的。木香姐你也白長這傻大個兒,玩笑話都聽不出來。”

  “反正總是你有理。”白木香遞給她一雙筷子。

  “本來就是我有理。”精豆兒還十分要強。

  不過,精豆兒這次是帶著對她姨她姐往后生活的關心而來的,“紅梅姨、木香姐,我姨夫這一去,你們想過以后的日子怎么辦不?”

  

10202 3611318 MjAxOS8wNS8wNC8jIyMxMDIwMg== http://m.clewx.com/book/201905/04/10202_3611318.html
新快3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