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鬼上身

書名:驚蟄 上傳會員:絕密style 作者:懷愫 更新時間:2019-05-15 19:04:53

  驚蟄
  懷愫/文

  小小露宿了幾日,總算能在客棧里洗了個舒服的熱水澡。

  茉莉澡豆搓著烏黑細發,熱水浸潤過肌膚,香紅一片。

  她洗完澡滾在床上,兩只腳丫搭在一起,轉過臉面對著墻,輪到謝玄洗了。

  謝玄三兩下剝掉衣衫,蹲進桶里,用小小洗過的水搓了一遍身,等他洗完上床,小小立刻鉆進他懷中,烏茸茸的細發磨著謝玄的下巴。

  有些擔憂地道:“要是明天,咱們還賺不著銀子怎么辦?”

  總不能天天去賭,師父知道了必要不高興的,那地方的氣沾多了,謝玄就更開不了陰眼了。

  謝玄拍拍她粉白面頰:“先睡,明兒有明兒的法子。”

  小小笑了,師父突然不見了,師兄妹二人對著幾床破被,一個竹簍,全無主意。

  那時師兄就是這么安慰她的,小小不再擔憂,她把頭埋進謝玄胸前,裹著被子,安然睡去,這一夜什么夢也沒做。

  第二日一早謝玄帶著小小去到早市攤子上吃辣湯米粉。

  淺淺一勺辣醬攪在湯里,吃得小小面上緋色,她今日沒作道士打扮,一邊吃一邊扇舌頭,往來的人見了,都勾起饞蟲,攤上生意源源不斷。

  攤主樂得瞇起眼睛,往他們這桌送了兩只鹵蛋,一份配菜:“不夠就再添。”

  謝玄一邊吃粉一邊聽四桌閑話,想打聽打聽城中可有哪家遇上怪事,要請人作法的。

  一抬眼就見昨天那個啐了他們兩口的婆子正四處問訊,見著相熟的店家就問:“可曾見過兩個眉清目秀的小道士?”

  謝玄笑了,他把最后一口湯粉吃盡,拍了拍小小:“來了。”

  初春時節,于婆子跑得滿頭是汗,她找了一路,都沒人知道兩個道士去了何處,心里一陣陣發急,昨兒聽著話音不對,就該把人請進院里才是。

  這一大清早,天還沒亮透,白雪香就把她叫進屋中,問她:“一陽觀的道長當真說我與蔣大戶是天作之合?”

  她雙眼微紅,臉色發白,裹著一件厚襖還在瑟瑟發抖,尋常身邊最喜愛的小丫頭被她打發出去,不許靠近。

  婆子心里“咯噔”一下,昨兒她確是去了一陽觀,找一陽觀的道士卜算吉日,算出來這兩人的八字勉勉強強。

  可道士測吉兇是收了錢的,把勉勉強強換成天作之合,婆子將批語送上去,還得了蔣大爺的賞錢。

  “自然是天作之合。”于婆子嘴上答應,可心里卻想到小小說的,這樁婚事大兇。

  白雪香一看婆子的臉色就知道她有所隱瞞,急紅了臉:“你是不是沒有上山?”

  于婆子連連擺手:“上了上了,這等大事,我怎么敢誑騙姑娘,只是剛出門時遇上了兩個野道士,我就……就請他們看了一眼。”

  白雪香揪著領口,身上一陣陣發虛:“他們說了什么?”

  于婆子哪里敢說,可白雪香逼問得急,她只好實說:“那兩個小道士毛都沒長齊,胡說一氣,非說姑娘若是與蔣大爺結親有殺身之禍,我看他們就是想討一份化煞的錢,叫我狠狠啐了兩口。”

  跟著又道:“一陽觀的道長可是說了,姑娘這八字跟蔣大爺那是有正頭夫妻相的。”

  這意思便是白雪香進了門,往后能扶正。

  白雪香一聽,臉上紅紅白白,想到夢中那張被燒過的八字,和那顆滾來滾去的人頭,咬了咬牙:“你趕緊的,去把人給我請回來!”

  于婆子也不知道白雪香今日是抽的什么風,可她說要找,只好滿城找人。

  謝玄挑眉看婆子滿街轉悠,半點也不急,帶小小抄近道回到客棧,換上道袍,就在堂前要了一壺茶。

  他擺出款來:“要上好的碧螺春,再來三只茶杯。”

  不光要茶,還要幾樣細點,叫店小二跑腿買酥梅丸給小小當零嘴吃。

  點心吃了一半,于婆子就來了,她打聽半日,道士很多,都是一陽觀的,誰也沒見著兩個年輕小道。

  只好到各處客棧去問,走到這間春來客棧,進門就見客棧堂前坐著她要找的人,正品茶吃點心呢。

  于婆子上前,還沒開口,謝玄便笑:“吃茶。”

  桌上擺著三只茶杯,其中一只是空的,竟是料定了她要找來,婆子心里越發虛了,難不成這兩個小道士還真有大神通。

  她哪里還敢吃茶,急巴巴的想把人請回去,謝玄卻不應,婆子咬咬牙,摸出百來個錢,把這一桌的帳給結了。

  謝玄這才站起身,撣一撣衣角:“走吧。”

  小丫頭早就守在院門邊,白雪香催問了幾次,一看見婆子將人帶來了,先回屋稟報。

  這一間院落布置得十分雅致,靠墻種了三五株梨花,正是花季,開得堆雪一般,望一眼便覺得眼中一清。

  小小望了好幾眼,除了梨花,那樹下還有一道灰撲撲的影子。

  繞過太湖石,就到了堂屋前,謝玄看不見那些,只是想著等往后有了錢,也弄這樣一間院子。

  師父愛種地,院里就種些果蔬瓜菜,小小喜歡花,就給她栽一院子的花。

  他將院里院外一掃,估摸著這回要開個什么價,心里這么盤算,可眼觀鼻鼻觀心,一臉清凈無為的樣子。

  丫頭不敢怠慢,奉出香茶點心,白家的酥梅丸子都跟外頭不同,用薄荷柑橘調味,小小鼻尖一動,便伸手拿了一個,含在嘴里。

  白雪香病懨懨出來見客,見這半大少年神采英拔,心中止不住疑惑,這個年紀的小道,當真能解煞?

  謝玄微微一笑:“昨夜宅中可是有些不太平?”

  白雪香輕掩檀口,咳嗽了一聲:“道長昨日說我的八字與蔣大郎不合,不知是怎么個不合法?可有法子能化解?”

  謝玄站起身來,裝模作樣的在這屋里轉了一圈,背對著白雪香,使了個眼色給小小。

  小小的目光往墻邊花樹一瞥,謝玄心中有數,他轉身落座,道袍一掀喝了口茶。

  喝完茶才輕笑一聲:“八字若合,你便不會心神難寧,那墻邊的梨花……開得真不錯。”

  白雪香一聽見梨花臉色都變了,她平日最愛這幾株梨花,每當花季,她便要送帖子辦詩會,釀梨花酒,博一個雅名。

  此時聽謝玄贊花開得好,卻連眼睛都不敢掃過去,想到昨夜那顆頭,喉間一緊,一陣陣犯惡心。

  白雪香終于肯信這兩個道士是真有本事,說話口吻恭敬起來:“道長,我是不是沖了花煞?”

  她自比梨花仙子,這么多年也有無數恩客為她寫詩揚名,說不準是惹惱了正花神。

  謝玄肅正臉色:“究竟是何方妖孽作怪,得等那東西來了才能知道。”

  白雪香一聽,趕緊安排客房,于婆子都看得出小小是女子,白雪香更是眼毒,目光在小小身上轉了好幾圈。

  她起名叫作白雪香,便是一身肌膚欺霜賽雪,一向以此自傲,沒成想小小比她還白得多,目色空濛,嘴唇淡紅,玉人模樣。

  她生得再好,白雪香不敢起嫉妒之心,轉頭吩咐丫環預備兩間屋子。

  謝玄一聽兩間屋子,立刻知道小小的身份被看破了,干脆認下:“不必,今夜我與師妹會守在院中,有一間屋子給我畫符就成。”

  白雪香聽他說得鄭重,越發擔憂:“道長作法需要些什么,只管吩咐就是。”

  謝玄半點不客氣,他們的竹簍都快空了,正好補補貨:“清香黃紙朱砂,越多越好,今日院中就不要再見外客了。”

  預備東西容易,可不見外客……白雪香面露難色,她跟蔣文柏正該是打鐵趁熱的時候,豈能尋由頭把人推出去。

  可看謝玄的臉色,咬牙應了:“聽憑道長吩咐。”

  她一邊吩咐小丫頭去買朱砂黃紙,一邊叫來了于婆子,讓她給蔣大戶送幾枝梨花去,就說這幾日她身上不大方便。

  “到花擔上買幾枝好的,不要動院子里的。”

  她還是不敢看窗外的梨花樹,房中更是連窗都不敢再開了。

  丫環將謝玄和小小請進客房,這間屋子是預備給過夜的客人用的,換過香被,比客棧不知道舒服多少。

  謝玄關上門,燃一束清香,鋪開黃符紙,筆沾朱砂,龍飛鳳舞的畫起道符來。

  畫符他練了千百遍了,閉著眼睛都能畫,一口氣連畫了十幾張。

  小小坐起來看著他畫,謝玄凝神靜氣之時,命火灼然赤金,符成之后朱砂染金泛出火色,這一道符打出去,尋常小鬼動彈不得。

  三支香燃盡,符也就畫成了。

  小小取過一張折疊起來,送到白雪香房中,看她大白天不敢開窗,房內點著燈,把符咒遞給她:“隨身佩戴,不要解下。”

  白雪香接過黃符塞入香囊,掛在頸中:“小道長不如留在我房內過夜,你們皆是我女子,也沒什么妨礙。”

  小小嘴角一翹,她要是在,那東西就來得更快了:“我就在左近,你不必怕,這符在身上,輕易傷不了你。”

  話是這么說,可白雪香到三更天也不敢睡下,喝濃茶提精神,忽然聞見一陣清香,剛想問丫環是不是換了熏香,就辨出這香味就是梨花香。

  腦袋一歪,睡熟過去。

  白雪香恍恍惚惚抱起一把琵琶,素手輕揚彈撥兩聲,口中剛要成曲調就見到小小站在自己面前。

  這小姑娘生得十分姿色,假以時日不知如何驚艷,白雪香正覺得古怪,只見小小指著鏡子,白雪香順著她的指頭看過去,就見鏡中人的臉。

  這張面孔不是她的。

  小小眉頭緊蹙,這女鬼竟然能不驚動符咒就上了白雪香的身,她想一會問道:“她知道你的八字?”

  “白雪香”笑盈盈張開嘴,半截舌頭就掉了出來,她伸手把舌頭疊起來掖回去,當慣了吊死鬼,一時還真不習慣把舌頭收起來。

  小小圓目微怔,原來還是個熟鬼,只是她為何能離開土地廟?

  她吊死在那,被樹所縛,除了那間土地廟,哪兒都不能去,但她能到白雪香家里,必定是突破了束縛。

  女鬼見小小攔她,面露猙獰。

  小小這回不再留情了,雙手結印,張口念道:“太上臺星,應變無停。驅邪縛魅,心神安寧。”
  女鬼附體不久,神咒一宣,她就晃出一道虛影。

  卻不肯示弱,嬌笑一聲:“小道士,土地爺許我有冤報冤,我既不動你,你也莫要來擾我!”
  

10241 3565990 MjAxOS8wNS8xNS8jIyMxMDI0MQ== http://m.clewx.com/book/201905/15/10241_3565990.html
新快3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