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抓放鬼

書名:驚蟄 上傳會員:絕密style 作者:懷愫 更新時間:2019-05-15 19:07:17

  驚蟄
  懷愫/文

  謝玄有意要看看蕭真人有多少本事,他們從小長在鄉間,還從沒見過旁人施道術,不遠不近的跟在蕭真人身后。

  蕭真人的徒弟清源清正時不時瞪視二人,見謝玄滿臉興味,心中氣他不恭敬,舊帳未銷,又添一筆新帳。

  蕭真人也有意顯一顯手段,他掏出羅盤,不必袁氏指路,徑直走到了后院。

  繞著差點吊死蔣文柏的那樹轉了一圈,又是點符又是聞味,半天才道:“不知來路,卻是個積年老鬼,陰氣很重,須得開壇作法。”

  蔣文柏被人用竹椅抬著跟在后面,聽見蕭真人這么說,連連點頭:“要的要的,真人需要什么,只管吩咐。”

  蕭真人讓兩個徒弟預備法壇是要擺的各類法器,自己換上法衣,在壇前又是念咒又是燒香,掐算了半日才告訴袁氏,這是蔣文柏命中該了結的一段承負因果。

  蔣文柏又被血噴又被尿淋,躺在椅子上萎靡成一團,抖著嘴唇問:“是,是什么因果?”

  蕭真人捻一捻胡須,故作神秘:“總是一段孽緣。”

  他又沒有通天的本事,哪里知道為什么,反正有東西要蔣文柏的晦氣就對了。

  這一句話讓蔣文柏渾身一個激靈,他不敢細想那女鬼的模樣,可又十分眼熟,仿佛認識她,只是怎么也想不起來究竟是誰。

  袁氏察言觀色,一見丈夫臉色大變,知道他必是有事瞞著自己,問蕭真人:“可有什么法子,了結這段孽緣。”

  蕭真人捻須不答,兩個徒弟出來說話:“既是承負因果,那便是天意如此,師父要替你們化解,那可是要花大力氣的。”

  劫數自然可破,只是要多花點銀子。

  袁氏知道一陽觀雁過拔毛的規矩,既然請了他來,就已經有準備:“只要真人能把那東西趕跑,安我家宅,咱們自有酬謝。”

  蕭真人依舊吃茶不答,兩個徒弟繼續說道:“師父要設壇畫符,請祖師爺下降,豈是尋常人有的福氣。”

  這是不見兔子不撒鷹了。

  蔣文柏趕緊叫人去錢莊換百兩銀子,蕭真人這才瞇著眼,掐指道:“正午時分陽氣最重,那時畫符事半功倍。”

  蔣文柏差幾個下人在院中擺出長桌供品,又預備廂房讓蕭真人沐浴靜身。

  謝玄看了這番動靜,心中哧笑,畫符還不簡單,這個白臉道士又要起壇又要作法,弄這許多花哨,不就是想多要點錢。

  他心中暗忖這個法子著實不錯,往后再有大戶請他作法畫符,也照這樣起壇,費的功夫越多,拿的錢也就越多。

  蕭真人念咒請香拜祖師,折騰了大半日才畫了一疊符,累得滿頭大汗,把這一疊符交給徒弟,把蔣文柏住的那間屋,里里外外都貼上。

  “我已經備下天羅地網,那東西只要來,就逃不出去。”

  清源清正取出一個朱紅網兜,把朱砂調和,將這網兜浸透,又在上面掛上小金鈴。

  謝玄本來抱臂站在廊下,見這東西新奇,走前兩步。

  清正哼笑一聲:“怎么,沒見過這個罷。”師父竟還對這兩個小道多禮,一看就是鄉間野道,連這樣的法器都沒見過。

  謝玄一下冷了臉,受這句譏諷,本待要走,可又怕他們真有什么古怪招數,忍住一時氣,耐著性子看他們到底如何施法。

  清正清正把這網兜布置在蔣文柏屋前,又用油布蓋住,有心跟謝玄顯擺,把蕭真人另一樣寶貝拿出來。

  是一個寫滿了符咒的黃布口袋,清源道:“任它是什么東西,只要收入法袋,押在祖師爺前念四十九日經書,必叫它魂飛魄散。”

  小小看了一眼,蕭真人符上的靈光還不及謝玄畫的一半。可就是這一半靈光,貼遍了屋子也照得滿室光華。

  法網符袋,只要女鬼入來,插翅難逃。

  小小拽一拽謝玄的袖子,把他拽回屋里,攥著袖子求他:“師兄,咱們幫幫她罷。”

  謝玄十分看不上一陽觀這三個道士,不管是那個白面老道士,還是那兩只癩□□小道士,況且又有土地爺擔保,不幫也得幫。

  可這事兒不好辦,蔣家這些人便不好騙,更別說那個蕭真人了。

  他齜齜牙:“麻煩。”

  小小趕忙從袋里摸了顆粽子糖,塞到謝玄嘴里。

  謝玄含了一口糖,笑著伸個懶腰:“行罷,那就替她想想辦法。”

  三更時分,蔣家院中無人安眠,全都點著燈火,等那女鬼前來。

  蔣文柏恨不把黃符貼在肚皮上,懷里抱著從蕭真人那兒借來的三清鈴,一有風吹草動,就死命搖那鈴鐺。

  清正清源,趕過來看了幾回,都是蔣文柏自己害怕得發抖,氣得罵了一聲:“真見了鬼再搖!”

  蔣文柏縮在床上,蒙頭藏在被里,屋中處處都點著燭火,夜深更靜,他漸漸撐不住要睡。

  眼皮一松,一陣陰風吹來,窗棱“格格”作響。

  蔣文柏一下醒了,縮到床里,從被子露出兩只眼睛,就見窗外一道窈窕身影越來越近,立在門邊,想要推門入內。

  被門上的符咒一震,進不了門,又繞到窗邊。

  蔣文柏大氣都不敢喘,他剛剛還敢搖鈴,這下卻連一點聲音都不敢發,屏息不動,可那道黑影不愿離開。

  “大郎,是我呀,你不是說最愛我么?你不是說要娶我進門么?”聲音好似裹了蜜,嬌滴滴的。

  說罷就要撞門進來,被五雷靈符打中,痛叫一聲。

  蔣文柏緊咬牙關,那聲音又變了語調,陰惻惻笑上兩聲:“蔣玉郎啊蔣玉郎,你躲得過一時,躲不過一世。”

  符咒被陣陣陰風吹得獵獵作響,有幾張還被吹落在地,女鬼長發飄起,兩只鬼爪在門框上一抓留下幾道爪痕,拼卻鬼力也要蔣文柏的性命。

  蔣文柏這才反應過來,猛然搖動三清鈴,兩邊廊下倏地拉起法網,金鈴隨風振動,“鈴鈴”作響,如道道法咒打在女鬼的身上。

  打得女鬼身形一滯,蕭真人一柄拂塵擊在女鬼頭頂心,清正清源趁機抖開黃符布袋,一下將女鬼套進布袋中。

  女鬼在黃布法袋中越縮越小,先還掙扎,兩道符一拍上去,她就一動不動了。

  蔣文柏縮在被子里,抖著嘴唇喃喃出聲:“紅藥……”

  兩聲“玉郎”,他全想起來了,二十年前,他在花舫遇上戚紅藥,他初入風月場,害羞靦腆,紅藥撥動兩下琵琶勾動他心弦。

  他們也曾恩愛過,比后來那些,比起袁氏,他傾心愛過的,也只有紅藥一人。

  可他蔣家雖然敗落,也門風清白,豈能娶個煙花女子為妻,實在愧對列祖列宗,越是近家門,他就越是害怕面對父母。

  這才狠狠心要將紅藥賣掉,誰知紅藥聽見,半夜跑了出去,原來她早就已經死了。

  蕭真人可不管蔣文柏跟這女鬼有什么前情后因,反正一百兩銀子妥妥到手了:“你放心,她絕不會再來找你了。”

  蔣文柏想問問蕭真人要把紅藥如何,最后還是沒問出來。

  蕭真人為了抓這女鬼兩頓未食葷腥,既然女鬼被抓住了,袁氏就讓廚房預備一桌席面,好酒好菜的招待蕭真人。

  謝玄看準時機溜進廚房。

  半夜三更起灶火,下人們當然不樂意,謝玄掏出幾十個錢,摸著肚皮,假意道:“夜里餓了,不拘什么有吃的都行。”

  廚子看謝玄話說客氣,還舍得給錢,從給蕭真人的菜里分了些出來,整魚整雞不好給,燉肉炒菜全分了一半,還有七八個剛蒸好的饅頭。

  謝玄端著托盤,笑嘻嘻出去,就手把香油瓶子順走了。

  拿回房中給小小:“吃罷。”

  小小掰了個饅頭就著炒肉片吃,嚼了兩口才問:“咱們怎么救她?”

  謝玄也是真的餓了,兩三口吃了一個饅頭,他點點香油瓶子:“靠這個救她。”

  夜已經深了,城門都關了,蕭真人酒足飯飽,到預備好的廂房睡下了,他那兩個徒弟年輕好酒,在花廳里喝個不住。

  謝玄推窗放出紙鶴,讓紙鶴望風,等紙鶴飛回來,輕啄他的手,他才從竹簍里扒拉出一個布口袋,布袋里的東西不住蠕動掙扎。

  蕭真人一間屋,他那兩個徒弟一間屋,套女鬼的法咒布袋跟開壇用的法器都收在兩個徒弟那兒。

  謝玄撬開廂房的窗,雙手一托,小小就鉆了進去。

  她在黑暗中也不必點燈,雙目一掃,屋中何處有“氣”,看得一清二楚,藏得再深也瞞不過她的眼睛。

  小小打開木箱,找到黃符布袋,伸出指頭戳一下里頭被套住的女鬼:“你別再害白雪香,我就放你出來。”

  女鬼在法袋中拱了兩下,她本來就沒打算害她。

  小小想了想又出言威嚇:“你若是敢傷無辜,土地公公就收回法旨,進了陰司你也沒話好說。”

  女鬼依舊答應得爽快。

  小小聽她答應了,擰開香油瓶子,把芝麻香油倒在黃符布袋的符膽處,又扔了半個饅頭進去。

  抖開謝玄給的布袋,從里面鉆出一窩老鼠,小小抿唇一笑,師兄這是把老鼠一家都掏出來了。

  她把木箱蓋輕輕闔上,留了一條縫,對著箱子道:“小老鼠,你們啃完了就逃走,可千萬別被抓住。”

  箱中老鼠響不斷,小小跳上窗臺,謝玄穩穩接住了她,把腳印抹去,師兄妹兩個人不知鬼不覺的回到房中。

  謝玄把吃過的盤子送回廚房,香油瓶子順順當當物歸原位。

  躺回床上翹著腳,兩手枕在頭后:“明兒可有熱鬧瞧了。”

  第二天等了一早上,蕭真人屋中一點動靜也沒有。

  小小有些擔心:“是不是老鼠沒能把袋子咬破?”

  難道女鬼沒有逃走?

  “那袋上的符咒再厲害,袋子也是布縫的,哪有老鼠咬不壞的布。”謝玄在廊下伸頭看著。

  蕭真人和兩個徒弟告辭出來,蔣文柏在后面送他們。

  他這會兒腰也直了,臉色也紅潤了,從兜里又摸出一錠銀子:“還請真人多多費心,把那東西好好鎮住……叫她……叫她永世不得超生!”

  “這是自然,這等邪祟,豈能讓她為害人間。”蕭真人臉色無異,可他那兩個徒弟臉上卻很不好看,眼睛四處脧尋,掃見謝玄,咬牙切齒,狠狠剜了他一眼。

  謝玄悄悄捏捏小小的手心,成了,女鬼逃走了。
  

10241 3565997 MjAxOS8wNS8xNS8jIyMxMDI0MQ== http://m.clewx.com/book/201905/15/10241_3565997.html
新快3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