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二重眼【二更】

書名:驚蟄 上傳會員:絕密style 作者:懷愫 更新時間:2019-05-15 19:07:52

  驚蟄
  懷愫/文

  清源清正昨夜喝得爛醉,今天早上收拾東西的時候,才發現法袋被老鼠咬破了。

  那老鼠好巧不巧,咬在符膽上,符膽一破,符咒無用。里頭東西早就逃出生天。

  這可是一百兩銀子的大生意,蕭真人自從接掌一陽觀,向來是說一不二,平素又最好顏面,兩人誰也不敢當人提起。

  反而想法子遮掩,先混過去再說,反正女鬼找的是蔣文柏。

  好端端的箱子里怎么會有沾了香油饅頭,老鼠吃完還在里面留了些東西,不光法袋破了,拂塵法器也被鼠屎鼠尿所污。

  兩人把帳算在了謝玄的頭上,可又不敢當場鬧出來。

  吃了這么個悶虧,陰惻惻盯著謝玄看,心中暗暗磨牙,總要叫這小賊知道一陽觀的厲害。

  此時只好跟在蕭真人的身后,互相打眼色,怎么把這事兒推到別人身上,把自己摘個干凈。

  蔣文柏還當戚紅藥再不會來找他的麻煩,可到底經過這件事,心內有些打鼓,不敢立時就娶白雪香。

  袁氏卻等不得了,蕭真人一走,催著蔣文柏趕緊討小:“也別什么吉日不吉日了,就明兒。”

  看蔣文柏的臉色不對,冷笑道:“怎么?你這會兒才想著積德行善,可也太晚了些。”

  蔣文柏前夜只是受驚,昨夜又見女鬼被蕭真人收服,說話中氣都足了:“你這惡婦,難不成我的性命沒有生意要緊?”

  袁氏扭身翻了個白眼:“兩千兩銀子要是憑白飛了,前頭那一二百兩可就全虧了,真要行善你倒不如出家。”

  蔣文柏想到那些銀子也十分肉疼,叫來管事蔣榮,叫他往白家小院里送點東西:“問一問吉期改到明日可好。”

  家里的東西都是現成的,把那紅綢紅燈拿出來裝點小院,再請上兩桌酒,就足夠給白雪香面子了。

  再過上一兩個月,池州城還有誰記得白雪香?

  蔣文柏的人還沒去,白雪香那里上趕著過來了。

  謝玄和小小在院里碰見于婆子送食盒來,白雪香親手做的梨花酥玉蘭片,和一壺專為袁氏預備的梨花酒,特意來問問日子定在哪一天。

  白雪香才剛安穩了兩夜,就又做起正房太太的夢來,她被蔣文柏冷落了兩日,生怕到手的鴨子又飛了,殷切討好起蔣家夫妻來。

  于婆子一眼掃見謝玄小小,暗暗吃驚,這兩個小道倒有本事,竟又到蔣家來混事了。

  生怕他們把白雪香的事兒抖落出來,要是蔣家覺得白雪香不吉利,不肯討她進門可怎么好?

  誰知謝玄和小小只當不認得她,于婆子這才松了口氣,堆著滿臉笑討好袁氏,說是來問日子的。

  白雪香怕蔣家不想娶,蔣家怕白雪香不肯進門,兩邊是一拍即合,就把日子定在明天。

  袁氏笑盈盈道:“販絲賣綢都要趁早,大郎再有兩日就要到外頭跑生意了,我是想著,妹妹趕緊進門,也好陪大郎一同上路,大郎身邊也有個貼心人照顧著,她帶來的人都是她使著順手的,也一并跟著她去。”

  一破凍商船就上路了,連同白雪香身邊的人,只要簽了死契的,全部發賣干凈,走一趟船既賣了絲又賣了“花”。

  于婆子欣喜萬分,帶著這消息回去,必能討得一注賞錢,她忙不迭的回去報喜。

  偏院很快掛起紅燈彩綢,小轎也是預備好的,袁氏張著血盆大口,等那兩千兩銀子落進肚中。

  謝玄本來就怕麻煩:“明兒咱們就走,難道咱們還守在蔣家一輩子不成。”

  女鬼這一晚果然沒有再來。

  第二天一早,謝玄帶著小小告辭出城,袁氏奉上十兩銀子,又請他們留下吃酒。

  謝玄笑道:“不必,我們耽擱得太久,也該趕路了。”

  兩人帶著銀子離開蔣家,買了香燭燒雞,去城外的土地廟。

  香火一點,白胡子老頭兒就蹲在神臺上,抓起燒雞就啃。

  小小煮了一鍋豆腐薺菜湯,謝玄撕開另一只雞,分一半給小小,用剛烙好的蔥香餅配著吃。

  謝玄一邊吃一邊對泥塑神像道:“事兒咱們辦完了,也該告訴我們師父去哪兒了。”

  土地爺受了幾天香火,身影厚實許多,卻還毫無顧忌地蹲在神臺上,吃得白胡子一翹一翹:“不要急不要急。”

  土地公吃飽喝足,躬著背伸著腿,在神臺上溜達兩個來回,打了個長長的飽嗝,把腿一伸問道:“你們師父姓什么叫什么?”

  小小立刻站直了:“師父名諱,上聞,下明。”

  謝玄也認真起來,把油手往面餅上一擦,卷起來塞進嘴里,靜等了半晌,終于耐不住問:“算出來沒有?”

  土地爺掐算了半天,全無音訊,他還是那付笑瞇瞇的模樣:“娃娃,你師父的腳沒踏過池州。”

  小小的肩一下垮了,她對謝玄搖搖頭,一字一句學給謝玄聽,說完嘆息一聲:“還是沒有師父的消息。”

  他們出來的時候還托鄉鄰照管院里的葡萄架呢,等夏日就能葡萄架底下納涼吃葡萄,師傅種的那些菜,也不知被誰家割去吃了。

  謝玄本就沒抱多大希望,一個神官混得這樣慘,能算出來那才是撞了大運。

  聽了土地的原話卻笑容一滯,又趕緊收斂,掏出一包花糕給小小:“沒有就沒有,咱們再找就是了。”

  背過身卻皺起眉,池州是離他們最近的大城鎮,腳沒踏過池州土地 ,不一定就沒到過池州……也許……也師父他不是用腳走的呢?

  小小拿了塊花糕,見土地公眼巴巴看著,雖然失望,還是挑出一塊來擺在他神臺上。

  土地吃了花糕,越發喜歡小小,對她說:“我治下也有些無主的錢財,你們要遠行也該有些盤
  纏,明兒你們就去把那金銀掘出來罷。”

  小小坐在火堆前,咬著花糕一角,才剛要笑,眼前忽然有一點紅影搖晃,定睛去看,是廊下懸著的一排紅燈籠。

  嘴角一松,花糕落進灰堆里。

  她“站”在廊下,遠遠看見于婆子攙扶著白雪香進入小院。

  白雪香一襲紅蓋遮到胸前,細腰在喜裙中款款擺動,院中所有人都在笑,賓客在笑,蔣氏夫妻在笑,只有她一步一步踮著腳。

  從長廊那頭,一踮一踮走到長廊這頭來。

  紅影走到小小身邊,似乎知道她站在轉角處,頭側向著小小所站的方向,輕輕福身,行了個禮。
  又一踮一踮走進了喜房。

  小小恍然,女鬼上了白雪香的身,瞞過蔣宅門前的貼符,“嫁”進了蔣家門。

  袁氏稱心遂愿,看一只只箱籠搬進小院。

  小小心念剛動,便穿過屋門,“白雪香”掀開蓋頭,起身為蔣文柏斟酒:“大郎,今日可算遂了我的心愿。”

  她轉到蔣文柏身后,伸手要去掐蔣文柏的脖子,手指還沒碰到他頸間,就被金光一刺!

  “白雪香”猛然收回手,蔣文柏綢衣之中露出一根紅線,紅線上系著一枚破穢符。

  她嬌笑一聲,坐到床邊,素手解開珍珠扣:“大郎,春宵一刻值千金。”

  蔣文柏是睡膩了她的,今日看她顏色不同,可又想起那個夢,害怕白雪香又突然變臉,落出一條長舌來。

  “白雪香”看破了他的心思:“怕什么,她已經被法袋收入,永世不得超生了。”最后一句,一字一頓。

  蔣文柏在外面就喝了幾杯酒,聞見屋中一陣濃香味,不是白雪香常用的香料,馥郁濃烈,香得他心頭火起。

  自己剝了衣裳,那枚破穢符就貼著肉。

  “白雪香”嘻笑一聲:“不東西也太礙事了。”

  蔣文柏迷迷惘惘,竟真的伸手摘掉黃符,想擱到妝臺上,醉眼朦朧,往鏡中一看,床上坐的根本就不是白雪香。

  他剛要大喊,女鬼已經拋下白雪香的身體,長舌一卷一勾,上了蔣文柏的身。

  小小眼前一片模糊的紅,她正要看下去,聽見耳畔師兄在叫她的名字,猛然回神,人就在謝玄懷里,根本不在蔣家。

  謝玄鉆到神臺底下鋪床,聽見火堆“噼啪”一聲,回頭看見小小失神,濛濛雙眼盯著門外,不知看見何處。

  趕緊問她:“怎么了?”

  小小不言不動,整個人仿佛入定。

  “不好!又離魂了。”謝玄趕緊把她摟進懷中。

  算一算日子,今日是月晦日,七魄游蕩,鬼來魅往,此時離魂十分兇險,撥開她領口,看見師父給的金錢紅繩還戴在她頸間,略略放心。

  雙臂貼著她的胳膊,緊緊摟住她,不住在耳邊輕聲喚小小的名字,一遍一遍念安神咒。

  土地聽見“離魂”二字,從神臺上下來,看了小小一眼,他到底是個神官兒,一眼就瞧出門道來。

  “不是離魂,這是開了二重眼!”

  第一重是陰眼,能見鬼神,一重已經難得,這個小女娃娃天生陰眼不說,年紀這樣小,竟然還開出第二重來。

  看謝玄不住叫她的名字,念安神咒要把她的心神召回,急得土地舉起拐杖就要打謝玄一下。

  謝玄既聽不見也看不見,一心關切小小的安危,拐杖頭還沒碰到謝玄的頭頂,“碰”一聲被他命火金光彈開。

  彈得土地公往后退了兩步,他盯著自己的拐杖頭發怔,幸虧并無惡意,若不然這下非將他彈回塑像中不可。

  這兩個,還真非尋常人。

  謝玄摸出靈符,一下貼在小小眉心。

  小小整個人軟在謝玄懷中,渾身發冷,牙關打顫,一時說不出話來。

  謝玄摟住她,讓她整個背心貼住胸膛,暖熱源源不斷烘熱她的身體,搓著她的指尖,懊惱道:“今日月晦,是我忘了。”

  師父在時從沒忘過,每到月晦就讓她念靜心咒,安定神魂,他才照顧小小一個月,就把這事忘記了。

  小小軟在謝玄懷里,額間出了薄薄一層冷汗,她抿唇不言,不敢說她看見女鬼上了白雪香的身,正在蔣家辦喜事。

  土地公氣得吹胡子瞪眼睛,他們倆這師父是個什么糊涂蛋,平白得了兩個資質這樣好的徒弟,竟然連開二重眼都不知道。

  小小想偷偷告訴師兄,可又怕土地聽見,把腦袋往謝玄耳邊拱了拱,謝玄一把托住她的腰,把耳朵貼過去。

  嘴唇貼著耳朵,悄聲說:“我看見她了。”

  謝玄立時會意,也湊到小小的耳邊:“報仇?”

  小小點點頭,細發磨著謝玄的耳廊。

  土地公看他們頭碰頭,唇貼耳,還以為他們說些什么蜜語,把頭轉過去,他一大把年紀了,哪會去聽小情人說私房話。

  師兄妹二人還沒商量出結果,土地爺身上倏地一道金光落下,他整個身體宛如實質,破敗小廟剎時被照得透亮。

  女鬼的心愿已了,二十年日日不倦的愿力回饋。

  小小再次望向廟門,謝玄還當她又要離魂,緊緊環住她的腰。

  不到片刻,廟門外飄進一個紅裙美人,她手中一根羅帶纏在蔣文柏的頸間,蔣文柏兩只手摳著喉嚨,想把羅帶解開。

  摳得脖子上道道血跡,也無法從羅帶中掙脫。

  戚紅藥得償心愿,怨氣消散,又恢復了本來面貌。

  牽著蔣文柏盈盈下拜:“今日雪恨,將去冥府,九泉之下不忘神官大恩。”

  言畢,又望了小小一眼,對她含笑點頭,手中羅帶一緊,蔣文柏的脖子被她勒得一伸,魂魄都變了形狀。

  雙眼凸出,舌頭老長,嘴里還在哀求饒恕。

  戚紅藥冷笑一聲,羅帶勒緊,飛身離開了土地廟。
  

10241 3565999 MjAxOS8wNS8xNS8jIyMxMDI0MQ== http://m.clewx.com/book/201905/15/10241_3565999.html
新快3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