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結新仇

書名:驚蟄 上傳會員:絕密style 作者:懷愫 更新時間:2019-05-15 19:08:28

  驚蟄
  懷愫/文

  小小渾身虛軟,站不起來,望著遠去的女鬼,雙手結在胸前,輕聲念道:“太上敕令,超汝孤魂。脫離苦海,轉世成人。”

  反復念了三遍,直到女鬼的影子消失在小道上,她才停下。

  謝玄伸手摸了摸她的頭。

  戚紅藥的事既然已經了結,又沒有打聽出師父的消息,第二日清晨,謝玄小小就拜別土地。

  他們這回攢下十三兩銀子,進城買頭毛驢,再預備些干糧醬肉。

  此去青州路途遙遠,還不知途中經不經過村莊,一應吃喝藥品都要帶足了才行,謝玄還想買一把鐵劍,好防身用。

  謝玄給土地點了最后一把香,白胡子老頭兒雖然現在強壯多了,可等他們一走,又沒了香火,過不了多久,又會變回泥塑。

  小小把竹簍中的吃食都拿出來,還去外頭摘了幾株桃花插到土瓶里:“土地公公,您慢點吃,一天吃一頓,也能再吃五天的。”

  土地公柱著拐棍嘆口氣,這一片原來住著鄉民,只要有人,就有香火,可一陽觀把這一片土地都納入觀中,變成一陽觀私有,慢慢無人再來,也就沒有香火了。

  他用拐杖敲敲地:“你們倆個小娃,自己上路哪能沒有銀子,我這一片還有些無主的金銀,你們掘了去,拿這些當盤纏罷。”

  把金銀埋在何處,詳細告訴了謝玄。

  又看了看小小,想把開眼的事告訴她,話到嘴邊又頓住了,這兩個小娃娃資質絕佳,可出身尋常,跟了個師父還不靠譜。

  懷壁其罪,還是不知道更好些。

  謝玄按照土地公說的去挖,果然從地里挖出一個壇子,里頭有半壇子散碎銀兩。

  小小沒想到土地公說大方就大方了,一下給了他們這么多錢,兩人從小到大都沒見過這么多的銀錢。

  他們賺來的那些銀子,就已經夠在鄉間蓋磚瓦房了,頓頓吃肉也足夠過上一年的。

  這么大一壇子,是不是就夠走到京城去,到最貴的酒樓里吃席面了。

  可師兄妹二人對視一眼,謝玄抱著壇子掂一掂,對小小說:“老頭這么大方,咱們也不能不講義氣,想個辦法,讓土地廟重得香火怎么樣?咱們走了,老頭兒也不用餓肚子”

  小小一聽,就知道謝玄有了主意,唇角一翹,點頭“嗯”了一聲。

  謝玄留下兩錠當盤纏,余下的還收在壇中,心里搖頭,這個土地就是太死心眼,一陽觀招攬香火,他就不能把這香火再給攬回來了?

  想他治下有這么多的銀子,隨處去送給貧戶病戶,孝子賢孫的,又教化了治下的民眾,又揚了神名,還怕人不趨之若鶩,到時候踩破他那土地廟的門坎。

  兩人把壇子裝在竹簍里,進了池州城。

  既然他們兜里有錢了,就先到鼎香樓去,結結實實點它好幾個菜。

  跑堂兩眼一掃:“兩碗陽春面?”

  謝玄也不說話,從袖中掏出一只銀錠,跑堂立刻堆笑,點頭躬身,把小小和謝玄請進雅間。

  謝玄胳膊擱在雕花桌上,他分明跟小小一樣,自小就沒出過村莊,至多只在鎮上走動過,可擺起架子頗能唬人。

  眉尖一挑,那跑堂的腰就更低兩分。

  趕緊先沏一壺香片,送進雅間:“客倌先開開胃,咱們今兒梅酒活跳蝦新鮮,客倌要不要嘗嘗鮮?”

  謝玄一點頭:“來一個,還有什么?”

  “八寶富貴鴨,神仙雞,金玉脆皮卷。”

  謝玄挑了兩樣,等跑堂的去傳菜,才在小小面前松下架子,懶懶笑著:“咱們今兒吃一頓,到了青州再吃一頓好的。”

  小小捧著杯子喝香片,啜飲一口,滿嘴都是茉莉花香。

  等菜上齊,謝玄還端坐著,擺一擺手,對跑堂的說道:“你下去吧。”

  門縫一闔,上手就先拆了鴨子,給小小半邊燉得酥爛的鴨子腿,他自己吃了幾口,又想起師父,等找到師傅就要把一路上好吃好喝的這些,都帶他再吃一次。

  兩人吃得興起,聽見隔壁幾人在說昨夜城中的怪事。

  家里開著綢緞莊的那個蔣大戶,昨兒夜里討白雪香作小。

  喜宴剛開了一半,就從屋里沖出來,自己把自己吊在在院中那棵老樹上,活生生吊死了。

  吊在樹上的時候拼命掙扎,嘴里不停的叫著“饒命”,兩只手摳著脖子,抓出道道血痕,這會兒尸體還停在蔣家。

  路人聽了擺手:“不對不對,前頭還有一段呢。”

  據說死前抱著一把琵琶,唱作俱佳的講了一段往事,是蔣文柏二十年前騙了個女子,害她命喪黃泉,二十年后終于來索命了。

  一個又跟另一個說:“他那幾個幫閑,嚇得魂飛魄散,還是叫人抬出來的。”

  “那白雪香呢?”

  “那還能怎么樣,今兒一大早,就收拾東西還回她那梨花小院去了。”

  從良不成,重張艷幟。

  白雪香這才明白,她以為自己是獵手,沒想到她才是獵物。

  眼看著蔣文柏把自己做過的惡事說盡,這才明白女鬼來找她,讓她別嫁蔣文柏,是為了救她的性命。

  滿堂賓客看著蔣文柏發瘋,一個也不敢上前去勸。

  袁氏嚷嚷著叫人殺雞取血,“蔣文柏”回眸一笑,“咚”一下跳上了屋檐,又整個摔了下來。

  摔了個半死,腿骨都斷了,整個人像紙風箏一樣被拎起來,吊到老樹上。

  二十年前這樁事里,沒有袁氏的手筆,戚紅藥有怨報怨,借蔣文柏的口對她道:“這個人的命我取走了,你的命,自有別人有來取。”

  說完嬌笑兩聲,笑聲一停,蔣文柏應聲斷氣,身子懸在樹上,一蕩一蕩的。

  袁氏眼看丈夫腿也斷了,手也拆了,死得破破爛爛,人軟在地上,半天都起不來,耳朵里不斷響著那半男不女的告誡“自有別人來取你的命。”

  所有目睹蔣家這樁怪事的賓客,都瘋了似的從蔣家跑出來,跑到街上還覺得冷嗖嗖的,不知陰風從哪兒刮起來。

  今天一早,蔣家的管事蔣榮就去一陽觀把蕭真人請下了山。

  一陽觀的治下,出了這種女鬼索命的事,分明已經找蕭真人作過法,竟還被女鬼害了,蔣家怎肯干休。

  謝玄咧嘴笑了:“走,咱們去蔣家瞧瞧熱鬧去。”

  謝玄骨子里好勝驕傲,又瞧不上一陽觀的作派,同是本教神官,怎么就非把土地公欺負得連香火都沒有。

  他十分樂意看著一陽觀倒霉,牽著小小往蔣家去。

  蔣家門口圍著許多人,指指點點閑話不休,俱是聽說有冤魂索命,趁著青天白日來看熱鬧的。

  蕭真人悻悻從蔣家出來,蔣文柏的死狀一看就知是厲鬼索命。

  今早蔣榮罵進山門,到靈官殿里大鬧一場,一陽觀將要開真武大帝下降法會,觀中都是長年供奉的功德主。

  除了池州本地,還有外地趕來的,落了蕭真人好大的面子。

  他抓了女鬼,也沒有細問,就讓兩個徒弟把法袋供在純陽祖師面前,讓兩個徒弟念經,到祖師殿中一看,法袋被老鼠咬破了洞。

  清源清正不敢說在蔣家時,女鬼已經逃走,只推說昨夜守燈火的弟子沒看住,讓燈油落在法袋上,這才召來了老鼠。

  蕭真人站在蔣家門口,看見外頭烏泱泱站著這么多人,拂試道袍,肅正臉色:“天道無親,常與善人。蔣文柏多行不義,非我輩能恕。”

  清源清正趕緊接口:“蔣文柏他自己作惡,天要收他,我們師父已經多替他要了兩日陽壽。”

  意思就是蔣文柏他的壽數到了,一陽觀作法還讓他多活了兩日呢,他自己作惡,須怪不得別人。

  謝玄小小站在人堆中,聽見這番話,也算大開眼界,謝玄摸摸臉皮,他自忖自己已經皮厚得很了,蕭真人這個臉皮,可真是刀槍不入。

  蔣家自然不依,蕭真人又道:“便是州府問案,貧道也是這番說辭。”

  蔣文柏死得這樣蹊蹺,官府自然要問案,是不是冤魂索命,那還是蕭真人一張嘴就能定案的。

  一陽觀雖是本地道觀,卻是紫微宮一陽真人門下,蔣家跟一陽真人相比,不過螻蟻,撼不動大樹。

  謝玄伸手一摸臉,小小便知他心里想的什么,一把攥過謝玄的手,在他掌心拍了一下,以示告誡。

  謝玄被師妹打了一記,低頭看她,見她細眉擰住,十分不悅的樣子,趕緊哄她:“別氣別氣,我肯定不學這樣,你不打我,師父也得打死我。”

  小小聽見謝玄連聲保證,這才消氣,心里憂愁,師父說師兄性子跳脫,最易移性,果然是真的,還得牢牢看著他才好!

  兩人相貌出眾,站在人群中就十分扎眼,剛剛不說不動還好,一笑起來立刻吸引了清源清正的目光,他們在蕭真人身邊耳語幾句。

  蕭真人眼睛一瞇,目光直刺在謝玄的臉上。
  

10241 3566000 MjAxOS8wNS8xNS8jIyMxMDI0MQ== http://m.clewx.com/book/201905/15/10241_3566000.html
新快3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