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攬香火

書名:驚蟄 上傳會員:絕密style 作者:懷愫 更新時間:2019-05-15 19:09:40

  驚蟄
  懷愫/文

  謝玄原以為一陽觀的名頭這么響亮,清源清正又跟著蕭真人學道,多少該有些真材實學,要是一下從帳中飛出個女鬼來,必然是不信的。

  這才反其道而行之,叫他們先看見“女鬼”趴在他的身上吸陽氣。

  沒想到這兩個草包這么沒用,才看見一只女鬼就嚇得這個樣子,后頭預備的十幾個紙人都還沒派上用場。

  長街燈火亮了一路,還有城中巡夜兵丁沖去抓賊,謝玄和小小腦袋擱在窗沿上,看那兩個胞包抱頭鼠竄。

  等燈火漸息,謝玄背起竹簍,輕悄悄跳下去,又反身接住小小。

  兩人趁著夜色,潛入池州城西。

  城東是富戶,城西是平民,白日里他們粗看了幾家,俱是宅頂之氣清正平和的,先給這幾家送錢。

  小小掏出紙剪的土地公,謝玄落筆成符,沖紙人吹一口氣,紙人輕飄飄飛過土墻,到人窗前一停,將銀兩擺在門前。

  拐杖“篤篤”叩一兩聲門,等人出來開門,紙人便退到墻邊。

  夜晚燈火又黯,只能看得清一個輪廓,分辨出是個柱著拐杖的老人,謝玄拉小小藏在墻后,適時叫了一聲:“土地爺!”

  窗臺上,水缸邊,落下幾塊碎銀,正解了這幾家的燃眉之急。

  第二日一早,池州城的人就不再傳蔣家女鬼索命的事兒了,反而談起土地爺顯靈威,賜下金銀救病救急的事兒。

  小小坐在豆花攤上,用勺子舀著豆花,一口一口吹涼。

  謝玄要了兩屜蒸餃,翹著嘴角聽了兩耳朵。

  “糖水攤那個宋寡婦,逼債的欺她們娘倆孤兒寡婦,都把人牙子領到家門口了,說是今兒就把那丫頭帶走,昨夜里土地一顯靈,這回可不必賣女兒了。”

  “我聽說了,是白雪香不從良,要買了女孩子去調-教,宋寡婦今日攤子都不開了,一早就帶著女兒去土地廟酬神了。”

  師兄妹兩個相視而笑,謝玄心中得意,還與人對談兩句:“當真是土地爺顯靈?”

  那人聽他口音就是外鄉人,見他不信,越發認真:“自然是土地顯靈,好幾家人都看得真真的,就是土地爺的模樣,今日一開城門,幾家都去燒香了。”

  有說宋寡婦平日虔誠,土地爺才會顯靈保下她女兒。

  還有劉老頭一家,病得抓不起藥了,土地爺一給就是一個銀錠子。

  謝玄贊嘆一聲:“池州的土地竟這樣靈驗,那咱們也要去拜一拜,出門在外也好保佑平安,最好啊,是能請一張畫像回去。”

  連他這外鄉人都要去拜了,豆花攤子上的人紛紛商量著要去拜土地,去一陽觀回回都要抽一筆香油錢,拜土地公可沒這些規矩。

  何況蕭真人才鬧出作法不靈的事,拜真神可不比拜人有用。

  土地公躺在神臺上大睡,迷迷蒙蒙打個哈欠,聽見廟門外有動靜,瞇起眼睛一看,廟門陸續陸續來了一波人。

  土地公一下坐直了,近幾年來除了小小和謝玄就只有那個女鬼來過他的小廟,沒了供品,連老鼠都不來偷吃了,怎么今天這么多人。

  打頭是個戴孝的婦人,臉色憔悴,手里挽了個竹籃,身邊還跟著一個七八歲的小女孩。

  兩人一進廟門就下拜,女孩從竹籃中取出清香,跟母親一起點香磕頭:“土地爺救我女兒出火坑,就是救我們母女兩條性命,我已請了您的畫影供奉,家中雖貧,也絕不斷了您的香火。”

  丈夫欠債,人一死,債便落到母女倆身上,利滾利,光賣糖水怎么夠還。

  討債的拿出張契約,上面按著丈夫的手印,說日子到了還不出錢,便要把女兒抵給他們。宋寡婦昨兒夜里已經預備下拌了耗子藥的甜糖水,母女兩一起尋死。

  若不是土地公的拐棍敲門,今日已是身在黃泉。

  拜完掃土撥草,把土地廟掃得干干凈凈。

  土地公端坐在神臺上,每來拜一個,他身上便落一道金光,從早晨到黃昏,人便沒斷過。

  還有富戶聽說這事兒,來替土地廟修屋,廟前的雜草拔個干凈,給神臺添上黃帳。還燒香下拜,定吉日給土地公重塑神像。

  土地公這些年里身上的彩衣也斑駁了,拐棍也腐朽了,得了供奉,雖泥塑還寒酸,神力卻大漲,掐指一算,是那兩個小娃幫忙,笑瞇瞇捻著胡須:“善極,善極。”

  小小謝玄吃飽了肚皮,慢悠悠回客棧去,還沒走到門前,就見清源清坐在客棧對面的茶寮里。
  假借喝茶,偷偷摸摸盯著客棧二樓。

  他們昨夜好不容易才跑脫,窩囊窩囊藏了一夜。

  天色一白,清源便道:“那兩個小賊這會兒尸身都硬了,咱們正好去撿漏。”

  清天白日還怕什么鬼,那東西必得夜里才出來,白天安全得很,這兩人死了,客棧必要惹上官非。

  他們倆正可打著一陽觀的旗號,說這二人是一陽觀的人,連尸體帶東西都給搬到觀中去。

  不論師父是看中了這兩個小賊身上的什么寶貝,都手到擒來了。

  兩人打著這個如意算盤,在茶寮坐了許久,可里邊就是沒動靜,清正問:“是不是還沒人發現?”

  清源端著茶:“不急,反正天黑之前回去就行。”

  謝玄略一思索,明白過來,他牽著小小的手,大搖大擺的走過茶寮,走到清源清正那桌前,背身擋住他們的目光。

  清源清正一心盯著客棧,全沒發現眼前站的就是昨天被女鬼“吸盡陽氣”而亡的謝玄。

  清源老大不耐煩:“趕緊的,給爺爺讓開。”

  謝玄一個轉身,笑盈盈道:“原來是道兄,道兄在看什么?”

  清正一下瞪大眼,伸手指著謝玄:“……你你你你。”

  謝玄笑意愈深,學著清正的樣子,也用手指頭點住自己:“我我我我,怎么了?”

  小小“撲哧”一下笑出了聲。

  清源這才知道被謝玄戲耍,生憑還從沒被人當個猴似的耍了半夜,漲得面皮通紅。

  清正卻還沒反應過來,他呆呆道:“你不是……”被清源踩了腳尖,痛叫一聲,這才住口。

  清源咬牙切齒:“好啊,好你個小賊,別落在我手里!”

  站起來拂袖而去,行蹤都被人識破了,還跟什么跟。

  謝玄洋洋笑著看他們離去,等二人走了,小小輕聲疑惑:“蕭真人想要咱們身上的什么東西呢?”

  知道他是有所圖謀的,可不知道他圖謀的是什么。

  謝玄也不知道,他們倆來池州之前身無長物,就是身上有些銀兩了,蕭真人替人化煞捉鬼,一開口就是一百兩銀子,這點小錢他也不會放在眼里。

  “難道……難道跟師父有關?”

  二人回到客棧房中,昨夜又是看好戲,又是送金銀,還沒來得及收拾東西。

  小小拾起地上紙人一看,一枚金錢打在了紙剪女鬼的身上,劃破紙上符咒,這才破了紙人法術。
  “師兄!你看!”

  謝玄取過那枚金錢,托在掌心中,臉色一下變了,從自己領口扯出一根紅繩,紅繩上系著一枚一模一樣的金錢。

  小小頸中那枚也是一樣,薄金打造,正反兩面都刻著小字“太上玄門”。

  這兩枚金錢是從小就系在頸中的,師父說這金錢能驅邪壓祟,再窮的時候也沒把這兩枚錢花出去。

  他們一直以為師父就是個散道,師父也從沒說過師承,偶爾問他,他都糊弄過去。

  教的道術也是東一錘西一棒,沒想到會在一陽觀的道士身上,看見師父給的金錢。

  “師父難道是一陽觀的人?”小小蹙眉,把那枚金錢對著日光細看。

  兩人對一陽觀的觀感都不好,可既然有同樣的金錢,師父與一陽觀就有關聯,所以蕭真人才要將他們騙上山。

  謝玄心中還有個猜測從沒對小小說起過,他猜師父是被人給抓走的。

  他比小小大幾歲,記事更早,他們在定居之前,一直漂泊流浪,師父只帶他們到村中鄉里,連鎮上都少去。

  難道是師父偷了東西,所以被門人追捕?

  可師父一樣窮得響叮當,身上最值錢的也就是這兩枚金錢,真要偷了東西怎么會窮得帶他們風餐露宿呢。

  兩人對望一眼,謝玄收起笑意,正經道:“咱們就去一陽觀。”

  

10241 3566002 MjAxOS8wNS8xNS8jIyMxMDI0MQ== http://m.clewx.com/book/201905/15/10241_3566002.html
新快3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