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聞姓人

書名:驚蟄 上傳會員:絕密style 作者:懷愫 更新時間:2019-05-15 19:13:15

  驚蟄
  懷愫/文

  謝玄來之前大家伙都好好的,謝玄來之后,四人便連續倒地,大胡子自然以為是謝玄搞的鬼。

  謝玄皺眉道:“我來不過片刻,這些人連碰都沒碰過,就算下毒,也是你離我最近,你怎么沒事?”

  這大胡子是個熱心腸,謝玄看他,比看旁的人順眼的多,這才跟他多說兩句。

  大胡子生得粗獷,倒能聽人講理,一聽謝玄說的有理,刀尖剛要放下,忽聽身后響動,回身一望是錦衣少年腳下一軟,臉色發白,已經站立不住。

  大胡子一只手拿刀,一只手扶住少年,怒吼一聲:“還說不是你!”這一聲吼得林中驚鳥四處亂飛,枝葉撲棱棱作響。

  吼完又急問道:“公子!你怎么樣?”

  錦衣少年搖一搖頭:“不是他們,我離得這樣近,他若暗算我絕不會不知,必是有別的緣故。”

  小小輕輕睜開眼,伸出指尖勾住謝玄的手掌,這些人先冤枉她,現在又冤枉師兄,她很不喜。

  面上含霜,冷冷說道:“你們吃了不該吃的東西,怎么能怪我哥哥。”

  謝玄一背她的身體過來,小小就趕緊回魂,謝玄說的每句話她都聽見了,只是沒有力氣開口。

  大胡子一聽怒瞪小小:“大家一同食一同睡,我怎么無事?”

  他除了這會兒肚子還餓,精神頭足得很。

  小小把頭靠在謝玄肩上,伸手指著大胡子那把油亮亮的胡子:“你吃了雞,沒吃野菌。”

  大胡子一想確是如此,他一向愛葷,無肉不歡,而這幾個通通都只吃素,難道是烤野蘑菇有毒?

  小小又道:“所幸吃的不多,灌水吐出來就是。”

  大胡子就要摸黑去打水,少年沖他搖搖頭:“不必,煩請你取我的紙筆來。”

  大胡子取少年的匣子過來,那匣子一開,謝玄眼前一亮,上下兩層,上面是黃符紙,下面是線香毛筆朱砂。

  少年取出一個小陣盤,點起三枝香,口中默默念咒,揮毫畫了幾道符,遞到大胡子手中“這是祛毒符,把這個貼到他們腹上,再吃一枚清濁丸便能好了。”

  謝玄眉毛一挑,這符是他不曾見過的,順手跟著學畫了幾筆,見那少年看過來,沖他溫和一笑,訕訕將手松開。

  心里又想,這人畫符也要起陣念經,怎么外頭的道士畫符都要起陣?

  有心把那符看得再清楚些,讓小小靠樹躺著,去幫大胡子的忙:“大哥,我來幫你。”

  大胡子沒想到謝玄這樣熱心腸,自己剛剛還懷疑人家,心中頗為愧疚:“小兄弟,剛才是我對不住你,你別放在心上。”

  謝玄笑一笑,從他手里接過靈符丸藥,借著替幾個人貼符的功夫,一眼掃過符頭符腳,著意細看符膽,原來是請了藥王入符膽。

  他只看一遍就記在心上,也是吃一塹長一智,下回再有人送酒送菜,先拍它一道祛毒靈符,那就不怕什么蒙汗藥了。

  那四個人吃下丸藥,再貼上靈符,坐起身來排成一排,盤腿打座運氣。

  謝玄看完了符便回到小小身邊,看她臉色發白,從竹簍里掏出甜糕,喂她吃了兩口,小小慢慢緩過氣來。

  謝玄臉上輕松,心里卻焦急,才短短幾日,小小已經離魂兩次了,師父教的靜心咒這兩天也都念了,怎么還是沒用。

  錦衣少年吃下藥又貼上符,運氣片刻,站起來走到林中去,過了一會兒才回來。

  對小小道:“多謝這位姑娘,若非這位姑娘出言提醒,我們還不知道癥結所在。”他說得和善,可說完又問,“請問,姑娘是怎么知道,我們吃了菌子。”

  謝玄翻了個白眼:“我妹妹從小鼻子就靈,那烤菌一股味,誰聞不見。”

  少年一聽,點頭信了,又道:“我頗通岐黃之術,我看令妹身子不適,正可替她搭一搭脈。”

  小小已經緩過來了,不愿意叫別人碰她,把頭縮到謝玄懷中,謝玄摟著她:“我妹妹怕生,她這是老毛病了,這會兒已經好了。”

  少年剛要勸言,正因為是老毛病才更應該仔細看看,他自幼學醫,醫術還是頗為了得的,只是這話說出來難免有夸口之嫌,一時倒不好勸解。

  那幾個隨從排成一排正在運氣,其中一個憋得滿臉通紅,“噗噗”放了兩個屁,這一起頭,余下那三個,接二連三都放起屁來。

  謝玄一手捂住自己的鼻子,一手捏著小小的鼻子,又看看錦衣少年,把少年看得臉上一紅,原來他剛剛是進林子里放屁去了。

  靈符和藥丸一起作用,肚中便翻江倒海,“咕嚕嚕”響個不停,不把肚里的毒氣排干凈,這些屁也不會停。

  那幾個一等腿上有力,紛紛跑到林子里去,大胡子哈哈笑了兩聲,剛剛這幾人還嫌棄他粗鄙,他卻替他們說話:“人吃五谷,總有三急,跑個什么勁。”

  他一邊說一邊把剛烤好的雞肉拿過來,分給小小和謝玄:“小兄弟,你跑了半夜,一定餓了,這是才烤好的,跟你妹子一起吃點罷。”

  小小看了那個大胡子一眼,這人雖然性子粗放,可頭頂之氣十分純凈,分明不是修道中人,卻比剛剛那幾個隨從的氣要純正得多了。

  謝玄不會辨氣,但他喜歡這大胡子的性格,有一說一,錯了便認,比那幾個順眼得多,接過他手里的肉:“多謝大哥,還未請教大哥姓名?”

  大胡子笑了:“我姓胡。”說著摸摸自己那把絡腮胡子,似乎十分得意自己這一把大胡子。

  “多謝胡大哥。”謝玄問完,撕了點肉喂到小小嘴里。

  大胡子十分心熱,替他們挪了些柴火過來,用粗樹枝將火撥旺:“那是我們公子,我們公子姓……姓聞。”

  “胡大哥是打哪兒來的?”

  “打京城來的,要去池州。”

  謝玄隨口大嚼雞肉,狀似不經意的問:“那位公子,好厲害的法術,是不是那個…那個…紫微宮的神仙?”

  他假裝自己是個沒見識的鄉下小子,與大胡子攀談。

  若在平日,幾個隨從在,必不會就此透露。可大胡子跟那些人走了一路,到底是性情不投,十分氣悶。

  這個小少年的脾氣倒合他心意,萍水相逢也肯說上兩句:“可不,我們公子那可是……”

  “胡子!你又胡咧咧什么呢!”其中一個隨從回來,聽見大胡子要說出來歷,立刻喝住他。

  大胡子立刻住口,心里卻不當回事,沖謝玄擠擠眼睛。

  謝玄聽見果然是紫微宮的人,心頭一緊,看了那人一眼:“不說便不說,何必這么兇呢,我又不是非要知道,不過長夜漫漫,解解悶嘛。”

  說著背過身,手上繼續撕著雞肉,跟小小目光相碰,都是微微一沉。

  紫微宮的,姓聞,會道術,看樣子非富即貴,他會不會與師父有什么關系?

  兩人心意相通,最好是能從這幾個人的嘴里,套出點什么來。

  那幾個隨從一個跟一個的回來,坐到火堆邊烤火,也不敢再吃什么菌子了,白饅頭配面餅。

  其中一個有意問謝玄道:“你們兄妹是要去何處?”

  小毛驢找到了謝玄小小,挨在他們身邊一趴,林家一降露水,還真有些冷,小小套上絮襖,一邊靠著師兄一邊靠著驢子,撐不住就要打盹。

  謝玄給她蓋上一件衣衫:“我們兄妹剛從池州來,要往青州去,所以才在山上露宿一夜。”

  錦衣少年笑了笑,問他:“你們既是打池州來的,那可知道池州城外的一陽觀?”

  謝玄微微一頓,沒想到他張嘴就問一陽觀,那兩個隨從眼睛很毒,問他:“怎么,有什么不能說的?”

  謝玄憨直一笑:“不是不能說,是不大敢說。”

  錦衣少年好奇起來:“可是一陽觀出了什么事?”

  “我跟妹妹本想去法會瞧瞧熱鬧,咱們村里可沒有這樣氣派的道觀,那個……那個蕭真人,身上都是織金的袍子,頭上那冠也是金的。”

  幾個隨從皺皺眉頭,可法衣奢華便奢華些,也不要緊,緊跟著問:“還有呢?”

  “沒了?沒看著。”謝玄撓撓頭皮,“前頭許多人,好像是有什么事兒鬧起來,天上一團閃電打下來,真武神像就倒了。”

  錦衣少年臉上變色,幾個隨從也都互望一眼:“當真?”

  “當然是真的,咱們還磕了好久的頭呢。”他背著小小出來的時候,那些信眾可不在磕頭,生怕真武降罪。

  幾個互看一眼,還是為首的先開口:“公子,若是真的,這事可大可小啊。”

  南道北道本就相爭,離開京城的時候,今上就已經靠丸藥吊著一口氣,遲遲未定太子人選,若是北道從中作梗,只怕要生變故。

  錦衣少年眉頭微蹙,靠著火堆不再說話。

  謝玄知道這幾個人心里防范他,干脆躺到小小身邊,合衣而臥,等明天看能不能從大胡子嘴里,打聽到什么。

  天色剛蒙蒙亮,這幾個人便陸續起來了,打水的打水,做飯的做飯。

  大胡子剛要去打野味,謝玄趕緊跟上:“胡大哥,我跟你一起去,昨兒吃了你一只雞,今日還你。”

  小小年紀小,這幾個隨從處處防范謝玄,不肯在他面前吐露真言,可對小小卻沒這么多的防范,其中一個捧了一葉子的蘑菇走到小小面前:“小姑娘,這里哪些是能吃的。”

  小小抬起眼來,掃這人一眼,目光淡漠,一言不發,從竹簍中拿出鍋和米,到溪邊盛水去了。

  “你這……”那個隨從很下不來臺,可又不能認真跟個小姑娘計較,站在當場十分尷尬。

  等她架起鍋,煮好水,往里頭下了兩米,又把洗干凈的山蘑菇燜在米上,那幾個還手忙腳亂,一看就不是常干這些事的。

  等謝玄和大胡子回來,小小那鍋飯都已經燜好了,她撮了把鹽,飯捏成飯團子,一個個擺在綠葉上。

  謝玄捉了兩只野兔,在溪邊弄干凈,串在枝上烤起來,等一面烤得金黃又換過一面,撒上鹽粒繼續烤。

  大胡子托著剛剛那一葉蘑菇走到小小面前:“小姑娘,請你幫幫忙,看看這個哪些能吃的?”

  他問得客氣,小小便放下手里的飯團,把這堆野菌分成兩捧,指著其中一捧道:“這個是能吃的。”

  剛剛那個便氣不過:“用了咱們的營地,倒還傲氣得很。”

  錦衣少年剛要皺眉,小小便道:“進了山林,人皆是客,沒有哪塊是你們的。”

  錦衣少年聽了一怔,細品這話頗合道法,跟著點頭:“這話有理。”

  主子都這么說了,隨從也不再談,謝玄把一只烤兔和三個飯團送給大胡子:“胡大哥,別客氣。”

  大胡子拿過來便啃了兩口:“好香好香,小姑娘手藝真不錯。”

  余下那幾個還守著火等東西烤熟,但好歹有蘑菇吃了。

  謝玄站起來,跟大胡子告別:“胡大哥,咱們就此別過。”

  大胡子還沒說話,為首的那個隨從先道:“小兄弟,等一等,不如咱們一道上路。”

  那人臉上笑瞇瞇的,話也說得客氣,可謝玄打量他一眼,就知這是被人當賊看了。

  他冷笑一聲道:“你要是害怕蘑菇有毒,就不要吃,又要吃又怕毒,還怕我們搶東西?”

  大胡子一聽,立即惱了,沖著那長臉隨從道:“姓朱的,你真是這個意思?”

  長臉不防被謝玄說破了心思,面上有些尷尬,心下反而更加起疑,這小小少年,怎么如此老成世故。

  不讓他們走,謝玄就偏要走,牽著小小的手,揚長而去。
  

10241 3566009 MjAxOS8wNS8xNS8jIyMxMDI0MQ== http://m.clewx.com/book/201905/15/10241_3566009.html
新快3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