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陰虛體

書名:驚蟄 上傳會員:絕密style 作者:懷愫 更新時間:2019-05-15 19:25:13

  驚蟄
懷愫/文

  謝玄蹲在樹上, 鬼面娃娃就停在他的面門前,看他一無所覺,咧開紅口大笑。

  謝玄既聽不見也看不見,目光穿過鬼面娃娃的身體,盯著小院, 鬼娃還是小兒心性, 頗覺有趣,繞著謝玄轉了好幾圈,見他神魂強健,心中歡喜。

  啃這人一口,它就能再長大一些了, 原來那個小身子就不要了, 讓金道士再找人給它捏個大一些的身體。

  它又轉一圈, 想找個容易下嘴的地方,一抬頭,就見著一雙眼睛, 那雙眼睛滿含霧色,正牢牢盯住它。

  瓷娃娃有些猶豫, 還想退后一步, 看看這眼睛有沒有什么厲害的法術。

  它是陰物,才剛降生便被拘在瓷器身體中, 只是粗通七情, 卻也瞧得出來這雙眼睛對樹上的人十分關切。

  可卻只能看著。

  瓷娃娃咧嘴大笑,咯咯噥噥作小兒語, 似是在嘲笑那雙眼睛,那雙眼睛的主人越是著急,它就越是得意洋洋。

  終于選好了要下嘴的部位,張開嘴巴撲過去,還沒碰到謝玄的身體,一團火光在它身上炸開。

  炸得它捂眼亂叫,再抬頭看時,只見那人的元神灼灼似火燒燃,通身被金光籠罩其間,要不是它退得快,就把它整個炸裂了。

  鬼面娃娃本是陰物,被這至陽的光束一射,魂魄似被火烤,飛也似的逃回瓷器身體中去。

  金道士放出他養了許多年的“乖兒子”,只等著他兒子把那個與他作對的人揪出來,正起香念咒,催它趕緊把人抓住。

  堂前一陣陰風刮過,忽然聽見一聲脆響,供在錦匣中的瓷娃娃裂開了一道口子,瓷娃娃的一只眼睛里,流出濃濃污血。

  金道士一下扔掉香,捧起他的寶貝兒:“乖兒,這是怎么了?哪個心狠手黑的這樣待你。”

  瓷娃娃便是承載它魂魄的器皿,身體裂開一個口子,就是魂魄受了損傷,那人竟能壞了瓷娃一只眼。

  金道士趕緊點上香油蠟燭,讓“兒子”好好補上一補,這可有些棘手,這樣的口子得以魂補魂,方能補全。

  這下金道士那兩道哭喪眉是當真在哭喪了。
小徒弟一見平日里無所不能的“大師兄”都裂開了,嚇得縮成一團:“師父,那人……是不是極厲害?”

  要不然怎么神不知鬼不覺的,就將紙鶴放在他的身上,讓他帶入法陣中,還把大師兄打成這樣。

  金道士的寶貝兒子都受了重傷,只怕那人來頭不小,他正被道門通緝,若是來的是紫微宮的人,可就完蛋了。

  好歹也在這小院子里好吃好喝的呆了一年,本想多喝宋濟才幾口血的,可形勢比人強,此時不開溜,等道門的人來了,可就沒這舒坦日子好過了。

  “你去把屋里貴重的東西都收拾了,別管那個姓宋的,咱們走。”

  小徒弟還發懵,被金道士一巴掌打在后腦勺上:“趕緊的。”

  謝玄一直蹲在樹上,目不轉睛望著小院,半晌都沒動靜,突然就見那小道童在院中穿梭,收拾了細軟,眼看要逃。

  謝玄暗自疑惑,這人是怎么知道被人盯上了的?前后都無人來,是誰走漏了風聲?

  陸子仁還沒帶著官府的人來,可不能讓他們先逃走,謝玄從樹下跳到檐上,看見宋濟才坐在小院的靠椅上,盯著李瀚海那根壽數香。

  看樣子,他還不知道那個道士要卷細軟逃跑。

  謝玄隨手摸了一塊瓦片,輕輕一扔,擊中香爐中那根長香,這香本來就燃得極慢,被瓦片一打,火星熄了。

  宋濟才“騰”一下站起來,慌忙進屋去找金道士,正瞧見他在收拾屋中的東西。

  金道士一笑:“法堂里太亂,我收拾收拾。”

  小徒弟繞了進來:“師父要不要帶被褥……”

  宋濟才還有什么不明白的,一把揪住金道士的衣襟:“你不能走!”

  金道士邪術厲害,身子卻脆,宋濟才到底年輕力壯,被他半拎起來,掙脫不掉。

  金道士擺擺手:“不是要跑,我是出去躲兩天,那邊請了紫微宮的人,我也打不過不是。”

  宋濟才冷笑一聲:“事兒還沒成,你這會兒逃了,我到哪兒找你去?”他零零碎碎給了這道士許多銀子,這人一走,李瀚海的氣運還回到他自己身上,這一年煎熬都是白費。

  金道士把他手揮開:“宋狀元,你真以為那些人找上門來,你能逃得掉,不說你如今還不是狀元,就當真成了狀元,紫微宮說要拿你,皇帝能說不?我被抓住了,你也逃不了。”

  宋濟才一聽這話,松開了手,若這事叫人發現,他名聲盡毀,仕途無望。
“當真要來人了?”

  金道士急得跺腳,掀開盒蓋給他看自己的寶貝兒子:“你瞧瞧我兒子都傷成這樣了,這可都是為著你。”
宋濟才扭過臉去不敢看:“那也得把我這兒弄干凈了再走。”

  這些香爐紅繩,法陣法器,一看便是設下害人用的,金道士逃了,他宋濟才一樣脫不了干系。

  金道士眼睛一轉,指著小徒弟:“你跟宋相公收拾法陣,把那些紅線和符都給燒了,香爐里的灰都掏干凈,為師到后頭去把東西收干凈。”

  謝玄趴在檐上,遠遠看見來了十幾個穿著官服的人,陸子仁就在其中,松了口氣:“來的忒慢。”

  要不是他讓兩人狗咬狗,這會兒那個妖道已經逃了。

  就這么片刻分神,金道士已經背著行囊,從后面逃出來了,一路頭也不回往山中轉去,謝玄掃過去時,只看見他杏黃道袍的一個角。

  謝玄待想去追,十幾人已經到了門前,為首那個本客客氣氣敲門,忽然見里頭冒出陣陣濃煙,一腳踹開,正看見宋濟才和小道童正在燒毀證據。

  謝玄松一口氣,反正這宋濟才是跑不了,他得趕緊回去,帶小小快走。

  小小望見幾里外的情狀,情急之下喊出聲來。

  聲音一出,眼前景色驟然倒退,瞳中花綠一片,等她再看清楚時,眼中又是李家的竹屋,瑛娘正扶著她,關切問道:“你怎么樣?”

  小小一把攥住瑛娘的手:“我睡了多少?”天色已經蒙蒙發暗了。

  瑛娘臉上劃傷,小小雖替她糊上草藥,到底沒有仔細醫治,好在陸子仁架了回春堂的王大夫過來。

  陸子仁騎馬去報官,留下王大夫給瑛娘治傷。

  瑛娘強忍疼痛,照顧丈夫,聽見窗前響動,頭一抬就見小小軟在窗邊,趕緊扶她起來,讓王大夫給他摸脈。

  小小以為自己大聲喊了謝玄,可聽在瑛娘耳中不過含混一聲,連她說什么都沒聽清楚,只看見人軟了下來。

  王大夫一摸脈便眉頭緊皺,看了看瑛娘,欲言又止。

  瑛娘給小小蓋上薄被,請王大夫出門說話,王大夫道:“這姑娘的身子虛得很,脈若游絲,雖無疾病,可身子著實太弱,須得仔細調養才是。”

  看著活蹦亂跳的,沒想到底子這樣差,若不好好將養,只怕不是長壽之相。

  瑛娘一聽,心疼起來,這兄妹倆年紀這樣小便流落江湖,既無好吃又無好穿,都快五月天了,小小身上還裹著一件絮襖,方才一摸,她指若春冰。

  “大夫,您給開些補藥吧。”

  王大夫搖搖頭:“不必開藥,她這會虛難受補,這樣的病癥一時三刻難好,非得慢慢將養才行。”

  若是生在富貴人家,便是一輩子養不好也沒什么,生在貧寒人家還得這樣的“富貴病”那可真是遭了罪。

  瑛娘聽了,心里嘆一聲,去灶間切了半碗紅糖煮開,又打了兩個雞蛋進去,端到小小身邊,探手去碰她手背,一絲兒暖意都沒有,涼得像是浸了冰水。

  小小一醒來就先問她睡了多久,說不準師兄已經撞上那個鬼面娃娃了。

  瑛娘扶住她,把紅糖雞蛋端到她嘴邊:“你先吃點這個暖暖身子。”

  小小身上一層一層出著虛汗,手腳都沒力氣,離魂之后便是如此,就著瑛娘的手猛喝兩口紅糖水,四肢剛有一點暖熱,就要下床去找謝玄。

  瑛娘按住她:“你歇歇罷,大夫說了,你的身子經不得勞動。”

  小小眉頭擰住:“不成,我得去找師兄。”

  瑛娘一聽,這才知道他們不是兄妹,而是師兄妹,二人相依為命,愈發可憐了,揉揉小小的軟發:“又無人帶路,你到哪兒去找呢?”

  這可難不倒小小,她取出小香爐,點起一支香,要順著香煙去找人,可才走了兩步,腳下一軟,又要暈倒。

  瑛娘將她扶回床上:“你先把這碗紅糖雞蛋吃了再說,何況……陣法無事,你師兄自然也無事。”

  紅線不顫,鈴音不響,李瀚海還安安穩穩睡在陣中。

  若是結陣的人有了閃失,陣法自然便失去效用,如此看來,那鬼臉娃娃必是叫師兄給打退了。

  小小還不放心,抿嘴抽出一張黃符,疊成紙鶴模樣,把香爐捧在手中,闔上雙眼,那紙鶴先是停著不動,忽爾一振翅膀,順著爐中飄出窗去的香煙飛走了。

  小小這才拿起勺子,把兩只流黃的紅糖蛋全給吃了,捧著大碗一口一口慢慢啜飲紅糖水,這碗比她的臉還大,舉起來又放下,殷切望向窗外,等著紙鶴回來報信。

  瑛娘十分憐惜她,問她:“夜里你想吃些什么?我給你們做。”

  她自己的傷處還在隱隱滲血,小小搖搖頭:“等官府來了,我們就走。”

  既是告官捉拿,那她和師兄被道門通緝的事便瞞不住了,在他們來之前,就要先走,她跟師兄已經商量好了,就在村口的樹下等著。

  瑛娘一聽皺起眉頭,他們幫了自己,竟連片刻安生也沒有,咬牙道:“你等著。”

  說完翻箱倒柜,從里面取出自己的棉襖,飛針走線,把衣裳改小些,給小小換上:“這是前年新做的,我也沒什么能給你們,只有這些,紅糖塊兒我都給包上了,在外討著熱水就化開些喝了,也好暖暖身子。”

  面餅饅頭分好幾個布袋包起來,又裝上一小袋米,早上謝玄買回來的臘肉燒雞全裝起來,掛在毛驢背上。

  小小站在竹籬前,看見天空一道黃影,紙鶴飛了回來,知道謝玄依約在村口等她,坐上毛驢,跟瑛娘揮手:“那幾種藥材你日日搗碎敷在臉上,日久便能淡去傷疤。”

  想要完全治好,是不可能了。

  瑛娘渾不在意這些,她打開窗戶,讓李瀚海能從窗口送小小,兩人的雙手,隔著窗戶緊緊交握,看小小乘著毛驢,走上了田埂。

  瑛娘說道:“該為他們遮掩才是。”

  李瀚海臉色依舊蒼白,但人有了力氣:“子不語怪力亂神,今日我便怪力亂神一回。”

  話音剛落,陸子仁帶著兵丁來了李家,他滿面漲紅,急急剖白:“法陣已毀,宋濟才被捉住了。”

  又看向瑛娘,想告訴她,宋濟才那個小院中,連同他也被壓在一個法陣內,他那些糊涂心思都是被人害的。

  可一瞧見瑛娘的臉,心中哀傷悲慟并未減輕,他人怔一怔,又轉向李瀚海:“李兄可能進城,到府衙去把事情稟報上官。”

  李瀚海點一點頭:“好,我這就隨你去。”

  李瀚海和瑛娘坐在車中進城,官兵有些疑惑:“李先生,你是怎么知道是宋濟才施術害人?”

  李瀚海笑了一聲:“我命將西歸,夢見圣人執一書卷前來,上面便寫著我被人暗害。”
官兵又問:“哪位圣人?純陽真人?”

  李瀚海輕輕搖頭:“是儒家圣人。”

10241 3566022 MjAxOS8wNS8xNS8jIyMxMDI0MQ== http://m.clewx.com/book/201905/15/10241_3566022.html
新快3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