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捉妖道

書名:驚蟄 上傳會員:絕密style 作者:懷愫 更新時間:2019-05-15 19:28:52

  驚蟄
懷愫/文

  小小分明情急似火, 卻聲如細蚊,謝玄大馬金刀坐在門前守著,一點也沒聽見。

  豆豆直挺挺躺在小小身邊消食,肚里那只小鬼也不知道成鬼多少年了,十分不好消化, 吞下去半天, 還在豆豆肚中滾來滾去,就是不肯安分再死一次。

  豆豆拿尾巴打床,謝玄卻沒回頭,只當這蛇又在淘氣,豆豆急了, 勉力游到床沿, 尾巴一抽竹簍, 把竹簍中同眠的兩個小紙人兒抽醒了。

  大紙人探出頭來,一只手叉腰,一只手去彈豆豆的腦門, 豆豆不敢惹真謝玄,可紙人謝玄它卻不怕, 張嘴作勢要撕了它。

  剛剛張開口, 想到這會兒不是內訌的時候,它一伸尾巴尖, 直直指向小小, “啪”一聲,打了個響尾。

  大紙人拉著小紙人, 爬到床上,看到小小昏迷過去,大紙人一拍巴掌,紙鶴從竹簍里探出喙嘴。

  這兩天用不上它,它歇得骨頭都懶了,定睛一瞧,“嗖”一下飛出去,用喙嘴猛啄謝玄的腦袋。

  謝玄捂著額頭:“怎么回事?”

  一回頭就見家里所有的“人口”都圍在小小床前,紙人伸著手,豆豆伸著尾巴,紙鶴伸著翅膀,全部指向小小。

  謝玄幾步邁到床前,就見小小雙目緊緊闔著,夢中神色還凄惶痛苦,就像是在作噩夢。
糟了!這是又離魂了。

  上回離魂不歸,還是她小時候跑出去跟樹精玩耍,那會兒小小的臉上盈盈帶笑,十分歡暢的樣子,樹精只是貪玩,并沒想真的傷害于她。

  可這一回小小神色痛苦,不知去了何處,必是遇到了危險。

  謝玄抱起小小,將她整個抱在懷中,雙臂環著她的腰:“太上臺星,應變無停。保命護身,心神安寧。三魂永久,魄無喪傾。”

  念了三遍,懷中的人兒還是一動不動,臉上害怕的神色反而更深了。
謝玄抱著小小,對紙人說道:“把香爐取出來。”

  大小紙人鉆進竹簍中,托著追魂香爐,吭哧吭哧送到謝玄眼前。

  紙鶴ダ匆恢香,謝玄點起清香,舉過頭頂,誠心祝禱,本命金光因他心神凝聚灼灼生光:“三魂去處顯蹤跡,七魄追聚來復明。”

  他用心赤誠,懷中又抱著小小的肉身,那縷香煙應聲而起,直飛出窗外,紙鶴振翅跟上。

  謝玄緊緊摟住小小,伸手摩挲她的眉心:“小小別怕,師兄立刻就來救你。”

  他指尖一碰,小小神色漸漸安寧,謝玄將小小放到床上,仔細掖好被子,在她身體四周設守魂陣,兩個紙人守在小小的身邊。

  這法陣防得住邪術,防不住惡人。

  謝玄眉頭一皺,問豆豆:“你是不是條毒蛇?”

  似它這樣顏色赤紅的蛇,該是毒性極強的,謝玄本來還想,若是它不規矩,小小又執意要養,那就拔了它的蛇牙。

  后來看它頗通靈性,這才留下它兩顆小尖牙,也是時候派上用場了。

  豆豆尾巴一拍,搖頭晃腦,得意洋洋的表示自己確實是一條毒蛇,昂著腦袋等謝玄吩咐。

  謝玄伸出手,豆豆還以為又要捏它的七寸了,脖子一縮,結果謝玄是摸了摸它的腦袋,告訴它說:“你就守在這里,鬼來你就吃鬼,人來你就咬人。”

  豆豆吐著紅信,極兇惡的“嘶嘶”兩聲。

  吩咐完這些,謝玄將兩柄劍綁在背上,一柄桃木劍,一柄鐵劍,手里捏著那根香,關上門,順著煙去找小小。

  門一關上,豆豆就沖兩個紙人“嘶”一聲,它吃得太飽了,爬不到門口。

  兩個紙人,一個抬豆豆的頭,一個抬豆豆的尾巴,把豆豆抬到門邊。

  豆豆肚里的小鬼還沒消化,就地滾上幾圈,終于把那個圓滾滾的肚皮滾平了,昂起半身,像條守護蛇一樣,在門邊游來游去,時不時就停下來,沖著木門發出“嘶嘶”的威嚇聲。

  小小躺在床上,枕邊點著安神香,輕擰的眉頭漸漸松開,唇角抿成一條直線,兩個小紙人舉著手帕替她擦汗。

  小小不知自己被什么罩住了,眼前一片漆黑,什么也瞧不見,伸手去摸,只摸到堅壁,用力去叩,堅壁發出鐘磬聲,震得小小眼耳發花。

  小小緊緊捂住耳朵,等鐘磬聲止住,她已經被震得臉色煞白,這下明白了,自己是叫那個妖人用邪術給拘住了。

  她聽見堅壁外那道聲音說:“嘿嘿,死了一個就送上門一個,這筆買賣倒不賠本。”

  金道靈說著拍一拍小壇,黃符紙封住了壇子口,再繞上紅線,把這飛來的魂魄給扣住,他以己度人,還以為這是謝玄養的小鬼,一樣是派來窺探他的。

  兩道哭喪眉一抖一抖,壇子在手中一托:“你乖乖聽話就保你不散,你要是不乖,那就把你扔到亂葬崗去,任你在這壇子里魂飛魄散。”

  一面說一面晃了晃壇身,小小困在里面,壇子一晃,她人就跟著顛倒滾動,這四壁又沒有能夠抓住的東西。

  好在金道靈轉了兩下便不再轉,把壇子擱在幾案上,取出黃紙,點砂畫符。

  似這樣別人養過的小鬼,那都是認過主的,非得花一番功夫才能降服住,先用符紙鎮住,鎮得它迷失神智,再滴血供養,這小鬼就是他的了。

  金道靈也不想要別人養過的小鬼,若在平日把這小鬼給嬰靈吃了,正好以魂補魂,可如今道門對他的追查又嚴起來,再抓只鬼來可不容易,倒不如用這送上門的。

  小小困在壇中,耳邊聽見金道靈的聲音:“乖兒,看著這只壇子,可別叫里頭的小鬼跑了,它要是跑,你就吃了它,正好補補身子。”

  小小心里篤定師兄會來救她,此時最要緊的就是守住心神,不被邪術所害。
她略定心神,盤腿坐下,手中結印,喃喃念道:“靈寶天尊,安慰身形。弟子魂魄,五臟玄冥。青龍白虎。隊仗紛紜。朱雀玄武,侍衛我真。”

  小小闔眼念咒,三遍之后,魂魄之上微有靈光,越是念咒靈光越盛,慢慢在小壇中形成鐘盅,將小小的魂魄護在寶盅之中。

  金道靈畫好了魘魂符,“啪”一下貼在壇子上,兩只綠豆眼兒緊盯壇口,等這壇子顫動,可這符紙上去全無作用。

  他拿起小壇晃一晃:“難道這剛剛捉到,就散了?”

  伸手想拍開黃紙看一看,又停住了:“嘿嘿,你想哄我開壇,倒是個聰明鬼,看來得多封你幾日。”

  小小充耳不聞,定身念咒,原來金道靈一晃壇子,她的魂魄就在壇中滾來滾去,沒有片刻安寧。

  此時金道靈翻轉這壇子,她也不動如山。

  謝玄循著煙來到小院,紙鶴停在門上,伸長了脖子跟謝玄等謝玄來,它這回學得乖了,知道這屋中有禁制,不敢打草驚蛇。

  謝玄殺氣騰騰,下手卻輕,輕輕叩了兩下門,出來個年老的女人替他開門。

  “喲,這么俏的小哥兒,來找我?”

  謝玄眉眼凝霜,伸手給了一錠銀:“你出去,我找里頭的人有事。”

  老妓一看這銀兩,比金道靈幾天都給的都多,笑嘻嘻掖進袖子里:“左邊那間屋子。”

  她知道金道靈不是好來路,那箱子里的東西也瞄過兩眼,這時候來的,必是尋仇的,趕緊躲了出去。

  謝玄將門關上,掐了個靈訣,往自己身上貼了張黃符,暫時斂住聲息,悄悄走到小屋前,戳破窗紙,就見金道靈在里面畫陣作法,舉著個小壇子念咒。

  謝玄剛一動,嬰靈便察覺了,一抬頭就見窗口仿佛掛了個太陽,至陽至烈之光透出窗紙,再近前一步,就要灼傷它了。

  嬰靈連警示聲都不敢發出,一下縮進它寄身的口袋中,瑟瑟發抖。

  謝玄指結輕叩,敲了敲門,只有這妖道一人,看他那干巴巴的樣子,謝玄一只手就能擰住他的脖子。

  金道靈還以為是老妓給他送吃的來了,這老娘們久曠,這幾日纏得很緊,他頗不耐煩,但肚中饑餓卻是真的。

  壇子里的小鬼不服軟,還得再來點猛的。

  心里雖這么想,可開門還是萬分小心,先露一條縫,卻沒見著人,剛要問,門就被大力推開,撞在他臉上。

  金道靈捂住鼻梁,“哎喲”一聲痛叫,覺得鼻尖一熱,流下兩股血來。

  謝玄反腳將門關上,一把拎起金道靈,他本就生得高大,金道靈人又干瘦,被他一拎,雙腳離地,告饒道:“英雄!饒我一命!”
好漢不吃眼前虧,謝玄這拳頭一砸上來,還不要了他老人家半條小命,金道靈吸著氣道:“您要什么,咱們好說好說。”

  口中求饒,手垂在身邊掐了個訣,想讓乖兒子出陣,嬰靈被狠傷過一回,何況此時謝玄怒意大盛,本命金光煌煌熠熠,它連看一眼都不敢,更別說撲上去了。

  金道靈掐了半日也沒用,謝玄冷哼一聲,將他摔在上,又再次拎起:“放她出來。”

  金道靈看他咬牙切齒,心中大懼,那難道不是小鬼,而是式神?

  “放放放,我這就放。”點點桌上那幾個壇子,“是我有眼無珠,我罪該萬死,英雄放了我,我這就把壇子給找出來。”

  謝玄提著他走到桌邊,見幾個壇子都用黃紙封口,伸出手指,一戳一個,把這幾個壇口全部拍開。

  金道靈一喜,他本來就是這個打算,嬰靈不出,那他就放小鬼,還怕謝玄起疑阻撓,誰知他空有一身力氣,竟是個傻子,一口氣把四鬼都放了出來。

  唇邊一抹陰笑剛剛溢出,就見那四個壇子顫動不休,幾只小鬼縮在壇子里發抖,一個也不敢出來。

  剛剛謝玄那一指頭,帶著火星戳進壇子,四只小鬼魂魄似被炙烤,哀嚎連連。

  小小在壇中閉眼念咒,心無雜念,靈光愈盛,頭頂突然一片熟悉的金光照了進來,她睜開眼睛就看見師兄來了,從壇子鉆出來,緊緊抱住謝玄的脖子。

  紙鶴示意,謝玄便知小小出來了,心神一定,看向金道靈,金道靈咽了口唾沫,這人是何方神圣?竟樣這樣厲害?

  “英雄,咱們這是個小誤會,您瞧,誤會都解開了,不如放了我走罷,您要多少銀子,都成都成。”

  小小急了:“不行,他方才還刻師兄的偶人,想要害你,咱們不能這么放過他。”

  謝玄雖聽不見,紙鶴卻啄了啄他的手,他心領神會。

  本也沒打算放了這妖人,提起金道靈的領子:“請你走一趟罷。”把他拖出屋門,押著他回了小院。

10241 3566030 MjAxOS8wNS8xNS8jIyMxMDI0MQ== http://m.clewx.com/book/201905/15/10241_3566030.html
新快3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