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萬兩金

書名:驚蟄 上傳會員:絕密style 作者:懷愫 更新時間:2019-05-15 22:08:33

  驚蟄
懷愫/文

  謝玄一只手架住金道靈, 指尖墊在他腋下麻穴處,他略一掙扎,謝玄就是一指。

  麻得金道靈腳都立不直,舌頭顫顫,連求饒的話都說不出來, 心中暗恨, 大風大浪都見識過了,竟會在陰溝里頭翻了船。

  干脆兩眼一翻,假裝暈倒。
他人干瘦干瘦的,就像骨頭架子上披了一層人皮,謝玄扛他一個半點也不費力氣, 半提半架著他回到小院。

  這會兒正是妓館最熱鬧的時候, 謝玄架著金道靈進院, 人人都只以為他喝多了,誰也沒有注意。
謝玄拐到后院,推門進屋。

  豆豆一下直起身體, 張嘴就要咬,尖牙還沒碰上謝玄的褲管就認出謝玄, 閉上嘴縮回頭, 搖著尾巴“嘶嘶”兩聲。

  昂首挺胸,示意自己盡忠職守, 沒有離開過房門半步。

  紙人一看謝玄回來了, 站在床上揮舞手臂,小小安然睡著, 眉間還露出一點歡喜的神色來。

  謝玄把金道靈往屋角一扔,用麻繩捆住,口里塞了團布,對豆豆道:“看著他。”

  豆豆知道這個就是害小小的惡人,立刻從看門蛇化身成看守蛇,在離金道靈不遠處伏低蛇身,像盯獵物那樣,盯著他。

  金道靈裝暈,眼睛是閉上了,耳朵卻豎起來,估摸著謝玄將他帶到了自己的地盤,又讓人看守他。

  對方沒有答話,說不定又是一個式神。

  待聽見沙沙聲響,忍不住將眼皮掀開一條縫,從眼縫里瞄見一段蛇尾巴尖,這人竟然還能控蛇?

  金道靈再不敢看,就怕那蛇上來咬他,心里不斷想著逃脫的辦法,也不知道他的乖兒會不會來救他。

  謝玄將將那根沒點盡的香插回香爐中,香煙替小小引路,越飄越近。

  謝玄念了一段安神咒,將小小的魂魄請進肉身,眼睛一瞬不瞬的盯住小小,看她指尖顫動,這才松一口氣。

  小小緩緩蘇醒來,人還軟著,先細聲開口:“這個壞人,刻了一個師兄模樣的人偶,要害你呢!”

  金道靈聞言大驚,方才進屋,分明沒有第二個人的聲息,此時卻有少女說話,他眼皮顫顫就要睜開,又掐自己一把,緊緊閉上。

  難道這個小賊竟養了個女鬼當式神?

  金道靈一門心思修煉煉魂術,至今成功的只有一個嬰靈,且這嬰靈來之不易,他叫嬰靈兒子,是以自己此生沒有子嗣來換的。

  這小賊又是拿什么換的?

  謝玄先喂小小喝甜糖水,喝完又拍她的背:“你先緩過來,這人我自會處置。”

  金道靈腦中念頭一個接著一個,就這會兒的功夫,他也瞧出來了,謝玄并不是紫微宮的人,若真是明門正派,又以怎么會養鬼。

  只要不是正道,總有條件可談,就算是正道,條件足夠,一樣能談。

  金道靈在心里揣摩謝玄的性子,他不貪財,有了女鬼在身邊,怕也不好色,只能以道術互換來打動他了。

  才在心中打了主意,就聽見謝玄道:“總要找個什么法子定你的神魂才好。”

  隔幾日就離魂一次,越是頻繁,小小的身子就越是虛弱,師父教的法子不靈,他們得另找辦法才行。

  金道靈眉毛一抬,睜開眼睛,就見床上坐著個女孩,臉上白得一絲血色都無,兩只眼瞳隱有霧色,雖裹在暖被中,卻不似真人,倒像個玉雕的人兒。

  金道靈一睜眼睛,豆豆便“嘶嘶”示警,謝玄目光如電,投到他臉上,瞪得他一個激靈,賠笑道:“這個……術業有專攻,小道對魂魄一事,倒有些心得。”
謝玄上下掃他一眼:“說下去。”

  金道靈一聽,扭動著坐直了:“我看這位姑娘乃是八字太輕,這八字一輕,壓不住魂魄,方才有離魂之癥。”

  他說的,恰恰也是師父說過的,但師父只是猜測,小小是謝玄撿回來的,誰也不知道她究竟何時降生,也就不知八字了。

  謝玄走到金道靈身邊,一把將他提溜起來:“繼續說。”

  金道靈咽口唾沫,咧開一口黃牙:“似這種人,要安定神魂說難也難,說容易那也容易。”

  謝玄不耐煩了,把豆豆往桌上一放:“輪不到你賣關子。”

  豆豆適時張開嘴,把嘴中兩顆浸了毒汁的尖牙露給金道靈看,唬得金道靈打了個哆嗦,高聲道:“借命壓魂!”
“如何借命?如何壓魂?”

  豆豆闔上嘴,金道靈松了口氣:“就是找一個八字極重,命格極貴之人,借一段運程給她,八字一重,魂魄自安。”

  謝玄并不信他,似這種辦法,為何師父從沒說起過呢?

  若要找個八字重,氣運旺的人,那他就是現成的,不說借一段運程給小小,就是全拿去給她壓魂,謝玄也絕沒有二話,師父卻從沒提起過。

  金道靈看謝玄的眼色就知道他不信,恨不得能趕緊以示清白:“我說的話,句句沒有虛言,不然,你去看看我箱子中的密書,就是這般記載。”

  謝玄豆豆爬到金道靈的肩上:“我去取東西,這家伙若是敢動一下,你就咬他的脖子。”

  金道靈滿口打保票:“我不動,我不動,我絕不動,我連眼睛都不眨一下。”

  謝玄一走,金道靈就斜眼去瞥小小,他剛一動,豆豆就作勢要咬,他趕緊說:“小仙姑,你發發慈悲,叫這蛇離我遠點罷。”

  他看小小年小面善,作出怕不可忍的模樣,出言哀求。

  小小還記得自己在壇子里被金道士顛倒旋轉時的苦痛,淡漠出聲:“豆豆,盤到他腦袋上去。”

  金道靈兩只眼睛,眼睜睜瞧著指長小蛇順著他的鼻梁盤到腦袋上,那冰涼滑膩的感覺,讓他差點要吐。

  他這才知道,小姑娘瞧著玉人模樣,是個鐵心玉人,裝弱賣慘是絕計騙不了她的,只好安安分分縮在椅子上,梗著脖子,一動都不敢動。

  謝玄不一刻便回來了,把金道靈那些個寶貝全裝在箱子里帶回來。

  金道靈又存了壞心,那四鬼必是跑了,可他的乖兒跑不遠,只要把它帶來,就能想法子讓乖兒放他逃走。

  可謝玄剛把箱子放在地上,就掏出黃符,夾在指中“天地玄宗,唯道獨尊,萬神朝禮,役使雷霆,鬼妖喪膽,精怪亡形。”

  黃符在他指前一震,朱砂紅光閃過,“啪”一下貼在木箱子上。

  震得金道靈心口一疼,他的乖兒,必是叫這道符給鎮住了。

  謝玄這才放心開箱,掏了各色古怪玩意兒出來,那一匣子木雕的小人兒,全扔進碳盆里去:“叫人再害人。”

  金道靈眼看自己吃飯的家伙被燒,臉色臘黃,可豆豆還盤在他頭頂,他擠出兩滴眼淚:“小道爺,咱們混江湖的不易,您手下容情,好歹也給我留兩個。”

  謝玄把一整個盒都倒進碳盆中,往里頭又添了些碳,把這些沒有刻上人臉的木偶全部燒毀。

  金道靈心疼得直抽抽,抽抽完又發現這祖宗又在翻箱子了,這回從箱子里頭翻出一疊紙來。

  “這是什么?”謝玄翻了幾張,看出頭緒來,這是道門緝書。

  每一張上面都有名有姓,還有作下的惡事,因何被道門通緝,還有懸賞金額。

  謝玄從里頭找到了金道靈的,煉化嬰靈,使邪術害人性命,懸賞金額整整八十兩,也就是謝玄賭一回贏的錢。

  一般江洋大盜拿住了不過五兩十兩,一個金道靈抵得過八個江洋大盜。

  謝玄看了小小一眼,嘴角含笑,心里有個孩子念頭,不知道他和小小的賞金有多少?蕭真人舍不舍得也花八十兩通緝他們。

  謝玄一笑,小小就知道他心中在想什么,也跟著翹起嘴角來,心里估摸著師兄肯定比她值錢得多。

  若真要有個八十兩,那師兄也能值上五十兩。

  “你收這些作什么?”謝玄握著這一疊紙,問金道靈。

  金道靈嘿嘿一笑:“這個,見賢思齊。”

  謝玄差點要笑,就他這樣的惡人,還要見“賢”思齊,粗粗一翻,大多都是幾十兩,百來兩,翻到最后一張,上面寫著“萬兩金”。

  謝玄抽出一看:“是什么人,竟能讓紫微宮出一萬兩。”

  “金子!”金道靈趕緊道,“是一萬兩金子。”

  謝玄先看金額再看事件,原來這人是紫微宮叛逃出來的,逃走的時候,偷了一本《丹書符》,乃是紫微真人不傳之秘,過十七年了,這人還沒被抓到。

  金道靈看見這張緝書,便臉現向往之情:“這才是老前輩。”

  謝玄哧笑一聲,抖開這張紙,想看看這值萬兩黃金的惡人是個什么模樣,薄紙一抖落開,他便笑意凝固,這緝書上畫的人,眉間額角無比熟悉,分明就是師父。

10241 3566098 MjAxOS8wNS8xNS8jIyMxMDI0MQ== http://m.clewx.com/book/201905/15/10241_3566098.html
新快3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