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尋庇護

書名:驚蟄 上傳會員:絕密style 作者:懷愫 更新時間:2019-05-22 10:47:40

  驚蟄
懷愫/文

  小小伏在謝玄的肩頭, 聞見他身上的味道,心中漸漸安寧,闔眼趴著,夜風吹得她鬢邊茸茸細發刮過謝玄的頸項。

  謝玄扭頭問道:“你害怕了罷。”

  小小不答,好半日才在他肩頭“嗯”了一聲, 她沒有師兄那么機變, 不論是三清觀大張旗鼓的上門捉拿,還是豆豆暴起傷人,小小都無所適從。

  謝玄背著她顛一顛:“不怕,往后我到哪兒去都帶著你,再不會讓你落單了。”

  他不過走了一刻, 三清觀就將小小捉走, 金道靈的話雖不盡不實, 但也不是全然胡編,若是小小因此受傷,就算一把火將觀宇樓臺全部燒毀又有何用。

  小小伸出手去, 玉色小指擦著謝玄的肩:“拉勾。”

  謝玄一只手托住她,一只手伸出來, 飛快同她拉了勾:“這下該信師兄了罷。”

  小小又“嗯”一聲, 這一聲比方才要歡快的多,兩只手緊緊攥著謝玄肩上的布衫。

  謝玄直到將她背在背上, 這才心中安定, 只覺得胸膛中躁動心跳終于和緩,此刻分明在逃跑, 心中也生出些寧謐之感來。

  還沒靠近花柳巷,就先聞見了夜色中的脂粉香,小小輕呼口氣,問謝玄:“咱們怎么出城去呢?”

  謝玄說道:“我們先回去,找紅姐。”

  紅姐不獨給謝玄報了信,還提供了一條如何逃避三清觀追緝的辦法,去找鄭爺。

  那個姓鄭的既然肯在三清觀捉拿他們的時候示好,必是有用得著他的地方,他們就能借機出城去。

  謝玄幾個起落,從屋檐上摸進了妓館,落在紅姐的小院里,輕輕叩了一下門。

  里頭出聲的是青梅,學著紅姐懶洋洋的調子:“紅姐說了,今兒不見客,身上來紅了。”

  身上來紅,見客不吉,客人便是再急色,聽見這個也不會再起色心,只是紅姐一個月中有半個月都在“來紅”,不過是她不愿見客的說辭。

  謝玄又叩一聲,低聲道:“是我們。”

  青梅將門打開一道縫,見是謝玄,趕緊將人放進門,紅姐坐在床上,與碧檀兩個正在摸牌九,鋪了一床的首飾色子。

  見是謝玄背著小小進來,趿著鞋子下床,拿過燭臺,燭光一照,見到小小臉色蒼白,唇間一點血色都無,趕忙伸手摸了摸小小的指尖,涼得駭人。

  “可是受了苦了。”立時吩咐青梅去廚房要雞湯,又讓綠檀切紅糖姜絲來。讓小小睡在內間的床上,還擺了個碳盆讓她取暖。

  “你們是怎么逃出來的?”紅姐頗為驚詫,她還以為會先找鄭爺,有了幫手再去三清觀。

  那張緝書她看過了,不過是拿了人家的東西,還回去便罷,兩人總歸年小,賠些禮,說點客氣話,三清觀也得賣鄭爺的面子。
謝玄并不說如何逃出來的,開門見山:“多謝紅姐相助,那位鄭爺,想要我做些什么?”

  紅姐微微一笑,目光上下打量謝玄,沒想到這少年還有這番本事,怪不得能讓鄭爺另眼相看:“鄭爺有樁生意要過商州,那邊的路不大好走,想找幾個清道的。”

  鄭爺的生意有些見不得光,既是見不得光的,便不能請三清觀的道士相助,他本來想請的是金道靈,這才容許他在自己的賭坊內顯顯身手。

  若不然哪里容得金道靈在賭坊內贏上七八百兩銀子,便捉不住他出千,也要將人叉出去暴打一頓。
誰知半路殺出個謝玄,不動聲色便破了金道靈的法術。

  在賭坊中頭一個拿出二十兩銀子給謝玄加注的,就是鄭爺的人。

  謝玄初出村時,胸中便有股天不怕地不怕的膽氣,那時且不知外間世界天高地厚,到這會兒對自己的道術劍法如何,已然胸有成竹,可要保商隊卻有些猶豫。

  紅姐一眼便瞧出他心中想的什么:“也不獨請了你一人,還有旁的人,不跟著商隊出城,你們自個兒是出不了城的。”

  紅姐看了看小小:“何況你妹妹這身子,該富貴嬌養,跟著你風餐露宿,如何能好。”

  謝玄指間一緊,臉不變色,問道:“路上怎么個不太平?”

  紅姐笑了,紗扇一搖:“山賊土匪不須你管,孤魂野鬼才是你的份。”

  青梅碧檀取了雞湯紅糖來,紅姐替小小舀了一碗,勸謝玄道:“我看你少年心性,是個快意恩仇的,可你初出茅廬便惹了紫微宮,一人豈敵得過千人萬人,還是尋個靠山才好。旁的不說,在這兒只要鄭爺出力保你,你們往后便來去自如。”

  說完指了指前頭:“你進來時,可聽說王三的事了?”

  鄭爺看中了謝玄的事,還沒來得及傳出風聲,就被王三給攪黃了。

  謝玄在賭局上很給鄭爺面子,王三這是拂了鄭爺的臉面,三清觀的賞銀還沒到,王三一只手已經叫剁了下來。

  連龜公都做不得了,把人扔在棚戶下,由得他哭嚎,誰也不能上前救他。

  紅姐一說,謝玄便皺了眉頭,紅姐細觀他臉色,笑著添上一句:“并不是為你,這些事,不必鄭爺發話,自有手下人替他順氣。”

  “我這話你思量思量,你能在我這兒窩一日,還能窩上十天半個月不成?”

  說完就留下他們兄妹二人,自己到前頭去了。

  謝玄不管其它,先讓小小喝湯,小小喝了半碗,把碗遞到謝玄嘴邊,看他喝了余下的半碗。

  紅姐說的話,她自然聽見了,低頭抓著被角:“我身子好了許多,咱們想別的法子走就是。”

  旁人不知,小小豈會不知,師兄從小便性子驕傲,以他的心性,絕不肯屈于人下,不想讓他為了自己,違心答應替人效力。

  謝玄也知道小小的意思,伸手揉揉她的頭,這些事該他來操心,小小只要好好歇著就是:“你放心罷。”

  說完給小小掖掖被角,小小奔波了一日,好不容易身上干凈舒服了,陷在軟被中,眼睛一闔,便要睡去。

  小手指頭還勾著謝玄的手。

  謝玄等她睡著,把她的手送回被中,轉身到外間對紅姐道:“我答應了,只走那一程,到了商州我就離開。”

  紅姐有些不虞,覺得這少年不識好歹,到了商州他們也一樣被道門通緝,又能往什么地方去。

  “你這條件,鄭爺只怕不能答應。”
“他既然找這許多人要到商州,自然會答應。”

  紅姐眼睛一瞬,輕笑出聲:“我這就著人傳話給他,應不應要看他的。”

  她嘴上雖這樣說,可笑意已經透露出來,鄭爺會答應這個條件,商隊要能先走到商州才行。

  鄭家派出去的商隊,接二連三的折在路上,馬匹倒臥一邊,連人帶貨通通不見蹤影。

  鄭爺本以為是碰上了黑吃黑,掘地三尺也要把對頭找出來,可把馬匹拉回來,便知道不是。

  所有的馬,血都被吸了個干凈,連腦髓也一并吸空了,只余下一張皮,人是辦不到的。

  本來商隊逢此險事,該尋求本地道觀相助,可鄭爺的生意見不得光,三清觀吃的是朝廷的供奉,與官府相聯,找三清觀幫忙,就是自投羅網。

  這才要另尋高人,謝玄就是其中一位。

  謝玄一離開床前,小小立刻驚醒,強撐著睡意,聽外間謝玄的說話聲。

  她睡在暖被之中,手腳也漸漸暖和起來,青梅陪在小小身邊,她自己沒有哥哥疼愛,便十分羨慕小小,給她切了瓣棗子糕道:“你哥哥去走鏢,你就留下來,跟咱們一道罷。”

  小小沉默不應,青梅以為她是害怕,替她攏攏頭發:“外頭的人壞得很,你跟著紅姐,再沒人敢欺負你了。”

  小小看她一眼,沒想到,青梅也覺得外頭的人壞。

  青梅笑瞇瞇的:“只要入了鄭爺的鏢局,就是三清觀也不敢說什么,你與你哥哥就安心在城中安家。”

  看小小還是眉有憂色,青梅以為她年紀小才害怕,便不再說些什么。

  小小心中想的卻是明日緝榜一出,就知道朱長文是不是死了,到時候不能給紅姐她們惹麻煩,得趕緊走才是。

  謝玄回來,見青梅給小小洗了櫻桃,又切了棗糕,照顧她十分妥帖,對著青梅點頭:“多謝你了。”
一回是青梅報信,一回是照顧小小。

  青梅瞥了謝玄一眼,面上微微一紅,竟有些扭捏:“不客氣的,往后就是自家人了。”
小小分明剛剛還感激青梅,看她又是臉紅又是扭捏,心里竟然隱隱不樂。

  謝玄謝過之青梅之后,就坐到小小床邊,從被子外面伸進手去,摸她的手指:“有些暖意了,再歇一夜,就能好了。”

  話音沒落,碧檀就進來報信,對紅姐道:“來人了。”

  謝玄能想到躲藏的地方,三清觀也想到了,城中宵禁,客棧酒肆都要記下姓名,只有躲回原處才是辦法。

  紅姐挑挑眉頭:“不慌,他們進不來。”

  那幾個道士在門前聒噪,鄭家的打手沒有出面,叫了幾個花娘,涂脂抹粉往院前一站:“道爺逛窖子,到這兒來供三清?”

  惹得人人哄笑,那幾個道士道:“還不趕緊將人交出來。”

  其中一個花娘笑起來:“喲,咱們這兒只見過大婦來找自家爺們的,道長是來找誰?相好的?”

  那道士聞言大怒,拔出長劍,寒光一閃,既然動了刀劍,鄭爺的人也不是吃素的,涌了上來:“白日里已經將人拿走了,這會兒又是有誰報信,說人在這院中?”

  自然是無人報信,不說沒人瞧見謝玄,只看王三的下場,還有誰敢找死?

  這些道士又不能貼身保護他們,有命拿錢,也得有命花才是。

  三清觀的道士沒有由頭,也不能進妓館中抓人,就是論到官府,一樣沒理。

  謝玄聽了一會,見那個姓鄭的說到做到,果然無人能進來搜查,他握著小小的手:“咱們過了商州,再想法子。”

  小小夜不能安眠,夢中也是朱長文臉色青紫,軟倒下去的身影,她自夢中驚醒,就見豆豆盤在枕邊,伸手摸摸豆豆的腦袋:“你下回可不能這樣了。”

  豆豆一被撫摸,立刻抬頭,它不懂小小說的,搖頭擺腦,甩著尾尖,還沖小小吐出紅信,咧開三角嘴,仿佛是在笑。

  謝玄摟緊了她,拍著她背,心中惶然這感還未全然消退,總是止不住在想,要是小小出了事,他要怎么辦,悶聲道:“我寧可死一城的人,也不要你傷一根毫毛。”

  小小眨眨眼睛,抓過謝玄的手,在他掌心上輕輕打了一下。

  有一句話,二人誰也沒說破,要是師父聽見謝玄說了這等話,多厚的板子也給打斷了。

  

10241 3569202 MjAxOS8wNS8xNS8jIyMxMDI0MQ== http://m.clewx.com/book/201905/15/10241_3569202.html
新快3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