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押鏢車

書名:驚蟄 上傳會員:絕密style 作者:懷愫 更新時間:2019-05-24 12:39:43

  驚蟄
懷愫/文

  謝玄陪老道士飲了兩杯, 他一杯酒還沒喝完,老道士已經喝了一壇子。等他第二杯下肚,老道早已趴在桌上,嘴里哼哼個不住。

  謝玄側耳去聽,聽見他說的是:“好一塊豬頭肉。”

  謝玄將人扶到床上, 替老道蓋上被子, 又吹了燈,關上門。

  那邊鄭開山辦的宴席才剛剛開始,謝玄也去吃了兩杯酒,同席上人混個臉熟,大家又說了一番齊心協力共同護鏢的話, 這才散了。

  加上小小和謝玄, 本次護鏢的玄門中人一共七位, 余下的除了老道之外,還有一高一矮兩兄弟,和一個干瘦中年人。

  其中那對一高一矮的兄弟待人極是客套, 與謝玄還碰了幾杯,可才走到了拐角處, 謝玄便聽見那個矮子對高個兒道:“到時候只顧著咱們那一輛車就成, 旁人的死活不需管。”

  謝玄耳聰目明,走在前頭聽見了, 也不扭頭看回去, 這人如此,余下那個必然也是如此想, 到時只怕人人都自掃門前雪。

  商州要道會遇上什么,還真是無人知曉。

  三次出鏢倒也不是無人回來,龍威鏢局商州分號的人,趁著天色大亮去拖馬匹,從死掉的馬身下面掏出一個人來。
人還有半口氣在,救回來已然瘋了,舌頭斷在嘴里,大夫看了齒痕,竟是他自己生生咬斷的。

  原是龍威鏢局中最有前途的年輕鏢師,回來之后便又瘋又顛,絕不敢走到樹下綠蔭處,聽見夜風吹動樹梢的聲音,便嚇得抱頭亂嚎。

  鄭開山很有些兄弟義氣,將他養在鏢局里,替他請了名醫診治,又請了三清觀的宋知觀來喊魂,皆是一點用處都無。

  這人還作下病來,只要看見鏢車上插上鏢旗,便撲地打滾,啞聲嚎啕,不許鏢局中人坐馬走鏢。
從他嘴里,自然是什么也問不出來了。

  那對一高一矮的兄弟,替鄭開山出了個主意。
矮子道:“人之靈竅便一點靈犀,他靈犀蒙昧,說是說不出來,但他活了下來,就有保命的法門,不如將他帶去。”

  他雖不能說話,但他還能走,這回出鏢,就將他灌醉了抬到鏢車上,等走到那一程,他自然就能找到原來那條路。

  鄭開山猶豫許久,到底答應了,一口氣給這人的父母妻兒二百兩銀子,就算是買斷了他的性命,這次外出,生便將人再帶回來,死那也是個了斷。

  小小收拾好了東西,紅姐給的衣裳她挑了一件臟穿的收下了,青梅給的鞋子她留在鄭家,他們的銀子都被三清觀搜走了,只有貼身幾兩碎銀,一半補給紅姐。

  又預備了一袋面餅兩包醬肉兩只燒雞,還有尋常用的傷藥。

  最要緊的是符咒,竹簍被三清觀的人搜走了,桃木劍謝玄隨身背著,可朱砂黃符都在簍中,他們手上一點存貨也沒有了。

  好在這些東西,鄭爺早就吩咐人備下。

  尋常走短鏢,不過是帶足食水罷了,這一回卻預備了滿滿一箱子的黃符朱砂線香,連黑狗血都備了幾囊袋,隨他們取用。

  謝玄不知這幾人的底細,小小一眼便能看得出這些人是好是壞,她霧色雙眼將這幾人掃了一圈,瞳仁微張,捏了捏謝玄的手。

  這幾人中,除了老道士的五蘊之氣是灰蒙蒙,不辨善惡之外,余下都是黑色,沒有一個是善人。

  謝玄拍拍她的手:“咱們不過同路,到了商州便會分開,我們坐最后一趟鏢車。”

  一共五輛車,鄭開山騎馬行在最前,余下的鏢師趟子手一個不少,謝玄和小小頭上壓著斗笠,又換了龍威鏢局的衣裳,胸前一個“威”字,混在人群之中。

  馬隊走到城門口,守城的兵丁俱是熟識的,開門放行,還說了一句吉利話,“祝鄭爺馬到功成”。

  謝玄壓低帽沿,無驚無險出了城門,心頭略松,抱著小小放上鏢車,跟著自己也跳上去,神情終于歡快起來:“等到了商州,咱們就坐船去京城。”

  他打聽過了,鄭爺的貨是送到商州船隊去的,他們不要金銀,只要坐上一艘去京城的商船,將他們一路帶去京城就好。

  小小點點頭,豆豆從她懷中鉆出來,它連著兩天吃“素”,又成了一條吃不飽的豆,用腦袋頂謝玄的手背,撒嬌似的磨蹭他。
謝玄拍拍它的腦袋,從布袋里掏出塊餅來,掰一塊給豆豆,豆豆溫馴地從謝玄手里吃,怕咬著他的手指,腦袋歪了好久才咬著,叼著餅咽進肚子。

  謝玄對它道:“留點肚子,今兒夜里你有吃的。”

  商州路途并不遠,只是押著鏢車走不快,其中一夜得在山間露宿,前三回的車馬,就是在山間出事的。

  白日一路無事,趟子手在鏢車兩邊喊著龍威鏢局的號子,聲聲響徹山野。

  “龍威虎嘯,請江湖朋友借道。”

  這一帶哪個不知鄭開山的龍威鏢局,尋常出鏢并不用這么叫喊,只要鏢旗一亮,四方朋友見到旗上的標識,自然要賣個面子。

  但既然鄭開山親自帶隊,趟子手便使出全身的力氣,一聲響過一聲,賣力氣給鄭爺看。

  謝玄與小小坐在最后的鏢車上,老道士就在他們前一輛,不到半路他就又吃得爛醉,整個人躺在鏢車的箱子上,翻了個身,差點兒滾到車下去。

  謝玄躍過去,一把將他托起來,老道士還迷迷蒙蒙,擰開葫蘆灌酒,酒一條線似的灌進他的喉嚨,咚咚咚直飲了半晌。

  謝玄好脾氣的扶著他,一是看他年紀大了,二是他有些像師父的模樣,瞧見了便不能不管。

  就這么扶了片刻,謝玄臉色微變,這酒葫蘆不過是尋常大小,似這么個倒法,早就該一滴不剩。

  可老道士這個酒葫蘆,倒了半日還汨汨出酒,好似沒有盡頭,越是聞越是酒香撲鼻。

  老道士終于喝夠了,打出了一個長長的酒嗝,紅通通的鼻子動了動,吧唧著嘴說:“好肥的豬耳。”

  謝玄見他又露一手,有些尊敬這位前輩,躍回車上,從竹簍中取出一包青醬肉,打開油紙包,放到老道士的手邊:“老前輩,沒有豬耳朵,就只有青醬肉,拿這個給您下酒。”

  老道士睇了他一眼,也不客氣,捏了一塊肉往嘴里塞,沒一會兒便把一包肉都吃盡了,吮著手指頭把酒葫蘆抱在懷中,又在鏢車上睡去了。

  謝玄也不惱,他心中敬佩有本事的人,又輕輕躍回去,旋身坐到小小身邊。

  他這一起一落,也被那對一矮一長的兩兄弟瞧在眼里,紛紛側目,雖不知道謝玄手段如何,就他這一手輕身功夫,那便是少有的。

  一直到黃昏時分,鏢車行到山崗前,大隊人馬又停了下來,趟子手道:“各種英雄,再往前便是死人崗,崗上路極難行,咱們先停下用飯。”

  鏢師趟子手都歇下起火野炊,還有帶來的醬肉面餅,燒了一鍋野菜湯。

  小小自己架起鍋來,把燒雞串起來再烤過,烤得雞皮發脆,油脂滴在柴上,又把野菌子摘來,在雞油下面烤了。

  那一隊鏢師都是粗漢,哪有小小做飯好吃,老道士聞著味兒就來了。

  小小撕了半只雞給他,抬眼看向老道:“您吃吧。”

  老道士先不用手拿,鼻子湊上前,從雞頭聞到雞屁股:“好香好香。”正要拿在手上啃,抬頭看了小小一眼,一直耷拉著的眉眼驟然一抬又耷拉回去。

  接過小小手里的烤雞,撕了兩條雞肉,卷在軟餅里吃著。

  謝玄去前車取水,矮個兒笑盈盈過來,手里托了一把鮮果,遞給謝玄:“小兄弟,這果子是才剛摘來的,分你一些。”

  他見謝玄功夫了得,想與他結交,進了死人崗也有個照應。

  謝玄接過鮮果,對他點點頭:“多謝。”

  矮子自道:“我叫齊英,我兄弟叫齊遠,我看小兄弟功夫了得,咱們進山之后相互也有個照應。”

  謝玄拱拱手:“我姓萬,叫萬金,我師妹叫萬銀。”隨口胡謅,把師父被道門通緝的金額當作姓氏。

  矮子倒不計較這是不是師兄妹倆的真姓名,大家不過同路發一筆財而已。

  他笑道:“小兄弟可知前頭為何叫死人崗?”

  謝玄還真不知道,矮子道:“倒也不是路過就要死的意思,那是幾十年前,山中小鎮一夜之間成了空城,活不見人,死不見尸,越傳越兇,這才叫作死人崗。”

  謝玄看他眼神閃爍,知道他有所隱瞞,托著果子笑一笑:“謝謝齊兄告知,我與師妹對這些事一竅不通。”

  矮子連連擺手:“哪里哪里,不過大家同走一條路,這些事還是要告訴萬兄才好。”

  他雖這么說,可并沒見他去告訴那個干瘦中年人和老道士,顯然是瞧他們一個萎靡一個老邁,這才來拉攏謝玄師兄妹。

  說完他又問:“萬兄同那老道走得近,他可是有什么過人之處?”

  拳怕少壯,可道術卻不同,他怕那老道真有什么深藏不露的本事。

  謝玄搖搖頭:“我也不知,只是見他這個年紀還要替人押鏢,心中不忍。”

  矮子也知道謝玄沒說實話,彼此這就算是打過招呼了。

  謝玄一回到小小身邊,就見那老道吃了整整一只雞,又把半袋餅子吃完,一時神色微妙,他這肚量跟豆豆一模一樣。

  小小藏了半只雞腿,拿給謝玄:“師兄快吃。”再不吃,連這個都沒有了。

  謝玄笑一笑,把雞腿留給小小,自己只吃干糧,才將將塞飽了肚皮,趟子手便來催促:“再晚些進山,就找不到落腳的地方了。”

  謝玄收拾東西背在背上,鏢師趟子手背著貨物,鄭開山還走在最前,趁著天黑之前,找到一處空地安營扎寨。

  那個瘋子到這會兒才醒轉過來,他眼睛睜開,知道自己身在林中,仿佛重回噩夢,嘴巴微張,想喊卻喊不出聲來。

  仿佛被釘在原地,動也不敢動,兩只手只肯抱著自己的身體,眼神萬分驚恐,壓下頭只盯著自己的腳尖,嘴唇一張一闔。

  他沒了舌頭誰也不知他究竟在說什么,座中這些人,都是經過大風大浪的,見他行為古怪,只當他已經嚇傻了,紛紛不再理會他。

  鏢師之前,也有他的舊友,給他留了飯食,他明明腹中打鳴,但對肉食面餅看也不看,什么也不肯吃。

  謝玄一直注意這個瘋子的舉動,就像那矮子說的,這人既能幸存,必是知道什么關竅,只是看他的行為,一時不能推測出些什么。

  謝玄在看那瘋子,小小也在看,往日進了山林,她總是無比舒暢,可這一回,剛邁進來,她便覺得喘不過氣。

  整片密林,看似枝繁葉密,處處生機,可對小小來說,卻是死氣沉沉,她感受不到這林中樹林的喜悅,只有一股又一股淡淡死氣,在林間圍繞。

  小小先是抬頭看樹,等到天色愈暗,她眼前影影幢幢,望向鏢隊的人,只見每人頭頂除了五蘊命火外,她眼中所能見的,又多了一重。

10241 3570196 MjAxOS8wNS8xNS8jIyMxMDI0MQ== http://m.clewx.com/book/201905/15/10241_3570196.html
新快3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