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人皮俑

書名:驚蟄 上傳會員:絕密style 作者:懷愫 更新時間:2019-05-27 15:16:53

  驚蟄
懷愫/文

  謝玄與小小一同長大, 咿呀學語之際,二人便能說些只有他們倆才懂的話。

  一聽“矮子是皮影”,謝玄臉上旋即變色,他從背后抽出桃木劍握在手中,看那些人圍在一起, 心中思量該如何向他們示警。

  他正要開口, 老道士翻身坐起,伸了個長懶腰。

  老道士一直醉熏熏的,眼睛都睜不開,此時睜開雙眼,目中精光四射, 對小小點點頭:“小娃娃長著一雙好眼睛。”

  他說完便繞著樹, 將一張張黃符揭下來, 扔進了火堆里。

  朱砂遇火“騰”的一聲,火苗猛然躥起,還在吵鬧的幾人停了下來, 紛紛看向他,高個兒道:“老道士, 你作什么?怎么把符給揭了?”

  老道士又抻抻腰:“不揭下來, 那東西才要來哩。”

  矮子不知何時站了起來,竟悄沒聲息的站到了老道的身后, 火中添了一點朱砂, 將他背后的細影照出一點輪廓來。

  有個鏢師眼尖,瞧見了道:“你們看, 他身后是什么?”

  幾人目光所及處,就見矮子的影子窄而細長,沒有一丁點兒像是矮子的形狀,等他們再眨眼時,矮子退回陰影中了。

  瘋子就在此時嚎叫起來,他舌頭斷了,根本就叫不出聲,可他一聲接著一聲,其情之悲,震動人心。

  幾人方要將他壓住,他退后一步,竟抽出了鄭開山隨身寶刀,一刀劃開了眾人。

  他是龍威鏢局最有前途的鏢師,一把刀耍得極好,舞將開來,刀刀都是致命的手段,似要將這些人都置于死地。

  手上刀快,嘴中卻不斷哀嚎,臉上神情十分悲傷,刀尖在指向鄭開山時,又往后縮了兩分。

  火光一照,照見瘋子臉上滿是淚痕,他站在那里,胸口不斷起伏,轉身砍斷了紅線陣,沖進樹林夜色中去了。

  這番變故就在頃刻之間,瘋子的舉動人人無措,他是瘋了,可他們卻不能把刀對準自家兄弟,見他逃進夜色,反而松了一口氣。

  其中一個麻臉姓陸的鏢師平素與他交好,問道:“要不要去找?”

  鄭開山沉著臉,搖一搖頭:“不必,由得他去罷。”他心中大概猜到了,那些鏢師是怎么死的。

  矮子方才便伏在老道身后,趁著諸人都盯著那瘋子,悄無聲息的出手,他手指抻得細長,人也比方才要高了一些,指尖刺向老道后背。

  謝玄輕躍上前,一劍挑開了矮子的攻勢。

  矮子竟然被謝玄一劍之勢激得往后搖了兩步,他不是往后退的,兩條腿搖搖晃晃,仿佛站立不穩,整個身子也一樣跟著搖動。

  就像是折手折腳,提線才能活動的皮影。

  矮子被攻,他那個高個兒兄弟怎么肯依,跳到兄長身邊,劍指謝玄:“好小賊,倒敢算計我們兄弟!”

  他不知他兄弟已經是個皮影人,對兄長為何突然攻擊老道也沒有頭緒,卻不能眼看著矮子一人被二人針對。

  謝玄大喝出聲:“你兄弟已經不是你兄弟了,你離他遠一些。”

  “放你娘的屁!我兄弟不是我兄弟,是你親爹!”高個子占了口上便宜還不夠,一劍刺向謝玄,對在他背后的兄長道,“你攻左,我攻右,咱們一道把這小賊拿下。”

  二人劍術平平,但勝在默契無間,高個兒喊出這一句,他便該執劍上前,可他只是站在陰影里。
謝玄不欲傷人,劍尖虛刺:“你再仔細看看,他是不是你兄長!”

  高個兒回頭一看,就見他兄長站在陰影中,不動也不說話,倒讓高個兒有些起疑,喚了他一聲:“哥,你說句話。”

  矮子依舊不說話,只是看著高個兒,抬起胳膊,沖他招一招手。

  高個兒自然相信兄弟,還當謝玄和老道士沆瀣一氣,快步走向矮個兒,問他道:“哥?怎么了?”

  謝玄大喝一聲“別去”,腳尖勾起火堆中一根粗柴,點燃的木柴在半空劃了道火線,亮光正照在高個兒頭頂。

  他伸手要擋,就見兄長還站在那兒一動不動,身后的影子直立起來,扯起兄長的一只手,還沖著他一下一下招手。

  高個兒汗毛倒豎,退后一步:“是……是什么東西?”

  老道士接了一句:“是人不人,鬼不鬼的東西。”

  他方才撕掉了中年人貼的符咒,此時身子一轉,面對那個中年人。

  一直沉默寡言的中年人嗡聲開口:“你我井水不犯河水,何必壞我的好事?待我進城得寶,分你一二。”

  眼睛陰惻惻看了矮子一眼,這才一個,只能進去,不能出來,一個且還不夠。

  他好不容易拿活人馬血獻祭三次,又留下了一個活口,“城門”就要開了,不能壞在這老道士的手上。

  不等老道出手,中年人從袖中抖出繩索,將矮子整個套住,腳下騰風而起,拉著矮子逃進林中。

  老道士從背后抽出一把拂塵,上面的毛已經瞧不出顏色,腳下如風,半點看不出醉意,對謝玄道:“小朋友守陣,老道士去去就來。”

  謝玄提劍追到陣邊:“老前輩!”

  高個兒眼看著自己的兄長似被人拉扯著離開,驚懼之中依舊擔心他的安危:“哥!”待要追出,又覺這林中處處是那詭異黑影,咬牙眥目,哀嚎一聲,竟與瘋子方才的哭嚎有幾分相似。

  瘋子一刀割斷紅線逃走,紅線陣中人方才還圍在一處,此時人人自危,沒想到竟是帶出來的高人先著了道。

  兩棵樹好似一道門,那些細窄長影本來圍在紅線陣外,此時都涌向那門邊,急著要從“門”外邁進來。

  小小比所有人都更著急,她人小聲脆,在喧鬧之中聲音卻極清晰:“退到火堆邊,我來補陣!”

  說著從竹簍中掏出紅線,在紅線兩頭綴上黃符,拋出紙鶴:“去!”

  紙鶴騰空飛起,尖喙プ』品,繞樹而過,用紅線將“門”封起。

  圈外鬼影重重,小小不敢貿然涉險,將另一端紅繩綁在匕首柄上,想釘在樹上,可她盡力刺去,也不過插入一個刀尖。

  鄭開山一把接過匕首:“我來。”匕首應聲插進樹皮樹芯,辦完這事他又問,“還要辦什么?”
小小盯著他的影子細瞧,影子還是他的影子,她松一口氣:“圍著火堆,讓朱砂火照一照你們的影子。”

  封陣太晚了,還是有幾個黑影進到陣中,與鏢師趟子手正面撞上,方才還能看見,這會兒不知躲到何處去了。

  不知它們是不是躲在人身后,把這些人也變成了活皮影。

  鄭開山立時發話,他一路走來都十分和藹,此時沉聲說道:“大家伙圍著火圈,照一照影子,誰不肯上前的,休怪我不客氣。”

  他手中無刀,可一開口便無人敢違抗他,說完這話,先舉步向前,當著火堆還動了動手腳,自證清白。

  小小塞了一團紅繩給鄭開山:“我讓他們一個接一個照,若有不妥的,你就將人縛住,這繩上有朱砂符,那東西傷不了你。”

  究竟是什么東西,小小也不知道,她從沒見過這樣的鬼影。

  世間鬼,雖能伸長變短,可都還維持著死時模樣,這些東西卻只有手腳沒有五官,連“人樣”都沒了,不知是什么死法。

  小小立在火邊,余下十幾號人站在一起,她手指點到哪一個,那人便上前來,在火光中照一照。

  謝玄趕到小小身邊,指蘸朱砂,在每棵樹上都畫上九鳳破穢大將軍的符膽,口中念念有辭:“請大將軍鎮守此地,保弟子諸人一夜平安。”

  念完咒語,與小小一起盯著那些人的影子,一個接一個,每人照完,他依舊點上朱砂,在人雙掌之中畫上朱砂符。

  “此符一畫,邪魔不侵。”

  十幾個人的影子都與他們本人一樣,到最后一個時,那人面如土色,嚇得雙腿發抖,他就是剛剛跟矮子一道進林中方便的鏢師。

  他在火邊一照,又舉手動腿,影子跟他的動作全然一樣,十幾號人的眼睛盯著,他也沒有一點異樣,正要松口氣。
小小出手如電,黃符扔去,謝玄躍身跳起,用桃木劍尖刺向那人。

  大家紛紛變色,其中一個問道:“怎么回事?他的影子不是同咱們一般……”

  話還沒說完,黃符打出一道虛影,這人生得高壯,他的影子之中藏著一道細窄黑影,被黃符一擊,兩重影子分散,又緩緩融合。

  那影子學人學得惟妙惟肖,小小也沒能看影子有什么不同來,這十幾號人,她也記不住每人頭頂有幾盞毫光。

  可就在方才,這人頭頂最后一毫光,倏地滅了。

  鬼影見被人識破,后退了兩步,兩細手伸出影子外,揪住了人影,兩邊一扯。

  陣中人人都盯著那個黑影,除了火光聲響,其余一切悄無聲息,但又仿佛耳邊響起了“嘶拉”聲。

  那人身體完好,影子卻被撕成了兩半,黑影從這兩半的縫隙內鉆了出來。

  它抻長手腳,扔掉了這付穿著太大太空的皮囊,大約是頭顱的地方扭了一圈,看向眾人。

  黑影從人皮囊中鉆出,大個子立時倒地,氣息全無。
謝玄一手結陣,一手蘸朱砂,除魔符一筆畫就,那黑影卻并不害怕,還搖搖擺擺的向火堆邁了兩步。

  方才情形實在詭異,連鄭開山都生平未見,余下的鏢師趟子手,都退后一步。

  黑影轉向小小,似乎在打量她的身體,竟還將自己縮了縮,縮得與小小一般大小,學著她的樣子站步。

  這東西竟盯準了小小魂魄虛弱。

  謝玄怒火大熾:“放肆!”

  豆豆一直蜷在小小懷中,此時從衣內探出頭來,張大蛇口,沖著黑影吐出紅信,蛇牙一下咬在黑影身上,竟然撕扯下一條胳膊來。

  眾人只能瞧見地上的影子,就見小蛇咬著黑影的胳膊,吞吃入腹。

10241 3571300 MjAxOS8wNS8xNS8jIyMxMDI0MQ== http://m.clewx.com/book/201905/15/10241_3571300.html
新快3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