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長命縷

書名:驚蟄 上傳會員:絕密style 作者:懷愫 更新時間:2019-06-08 21:30:58

  驚蟄
懷愫/文

  郡主雖在跟小小說話, 可眼睛卻時不時看向聞人羽,偷眼看他的臉色。

  雖然他平日就是這么一張臉,既不喜也不怒,不論如何糾纏都有涵養的模樣,可她還是知道, 聞人羽生氣了。

  她看向小小的目光愈加渴盼, 好像只要小小一答應,聞人羽就能不再生氣一樣。

  郡主生得大眼玲瓏,這么看著小小,讓小小想起豆豆來,豆豆肚皮沒吃飽的時候, 便會用這種目光看人, 看得人不得不將手中的肉干拋給它。

  謝玄一把扣住小小的手:“我會帶她去看賽龍舟的, 就不勞煩郡主娘娘了。”這就是朱長文說的貴人,不能讓小小受她的閑氣。

  那雙黑白分明的大眼里隱有淚意,郡主急巴巴拉住小小的袖子:“我跟你賠不是好不好?你要什么?衣裳鞋子胭脂珠釵什么都行。”
她說這話并無壞心, 她一身織金紅裙,頭上戴的嵌紅寶石珠釵, 雙腕套著金環, 這還只是家常打扮,對她來說小小穿的就是素衣布衫, 實是她生平從未見過的粗糙。

  聞人羽飛快看了小小一眼, 他知道這是小小的新衣,她是著意打扮過的, 對郡主道:“桑姑娘是修道之人,道書有云,至簡至純,樸素而天下莫能與之爭美。”

  最后一句發自內心,想看小小一眼,可到底持住了,連余光也不曾瞥過去。

  謝玄咧咧牙,聞人羽說話總叫他牙酸,拉著小小的手緊了緊,那郡主發間的金蝴蝶讓小小戴上一定更好看,如今先送給她糖蝴蝶,等日后有了銀子,也打這么一對金蝶兒給她。

  什么至簡至純,他得帶著小小把天下好吃的都吃了,好穿的都穿過,到那會兒再說什么至簡至純。

  郡主越說越錯,越錯越急,粉面泛紅:“我不是那個意思。”

  小小看她果似豆豆,拍了拍她:“我知道。”

  她光看就知道了,這位郡主五蘊之氣純凈無瑕,確是沒有一點壞心。

  郡主有了臺階下,拉著小小笑靨如花,真心實意對她道:“我叫明珠,你叫什么?”

  小小瞥了謝玄一眼,每到要與人互通姓名之時,她便覺得自己的名字不好聽,都是師兄給她隨便起名的緣故。

  謝玄立時知道她在想什么,伸手摸了摸鼻子。

  “我叫小小。”

  明珠又問:“那你和你師兄跟不跟咱們一道去京城?是不是也要去道門大比?”

  小小看向謝玄,聞人羽道:“我正因此事來找謝兄,謝兄請借一步說話。”

  聞人羽和謝玄到院中樹下談話,明珠一雙眼睛粘在聞人羽身上,看了半日也不見聞人羽回頭,垂頭喪氣回過頭來。

  看見小小眼睛又明亮起來:“咱們玩罷。”

  她往廊下一坐,拍了拍身邊示意小小坐下:“你跟你師兄瞧著不像修道的,和紫微宮的人不一樣,我還以為天下的道士都跟聞人羽一樣,成天扯著臉皮笑,一點沒趣味兒。”

  說完學著聞人羽說話的調子:“道書有云……”
小小看著她,眼睛彎了彎。

  明珠掏出個荷包來,從里頭取出荷花糖,分給小小一顆,自己也嚼一顆:“我也不想坐到高樓上看賽龍船,我想去燈市街,好容易出來一回,什么地方也沒去成,成天光悶在驛站里。”

  小小手里托著那顆荷花糖,拿到鼻前聞了聞,這糖也不知是什么做的,綠瑩瑩的,做成小荷葉的模樣,聞著有股荷香氣。

  小小慢慢送到嘴里,明珠已經嚼了兩顆,兩頰鼓鼓,嘴里還在說個不停:“我也想到街上去走走,端陽集可熱鬧了,夜里還有燈會,咱們一道去看看好不好?”

  謝玄抬眼看見郡主和小小坐著說話吃糖,這才看向聞人羽。

  聞人羽道:“呼延圖詭計多端,蹤跡極難尋覓,謝兄與桑姑娘要去何處?若能同路,也好有個照應。”

  “我們要去京城,我跟師妹想去瞧瞧道門大比,原來只聽說熱鬧,這回想看一看。”他隨口扯了個由頭。

  道門大比是天下玄門道術之爭。

  南道北道每隔五年便要辦一次,說是身在玄門皆可參賽,可魁首就在奉天觀和紫微宮之間,已經接連二次由紫微宮奪魁了。
玄門中人想看道術比試那再尋常不過,謝玄借這個由頭掩蓋他們上京的意圖。

  聞人羽知道此去同路,有些欣喜:“那謝兄可愿與我們同路?屆時觀戰我也能安排。”

  謝玄扯著臉皮笑:“那就多謝你了。”小小余毒未清,他身上又有飛星術的上卷,呼延圖易容的本事確實了得,換一張臉便叫人防不勝防,跟著聞人羽還能多探聽些師父的事。

  二人談完正事,明珠已經跟小小約定:“那明日咱們就一起上街去。”

  小小輕點下頭,明珠把余下的半包小荷葉糖塞到她手里,伸手去勾聞人羽的胳膊:“那你也一起去。”

  聞人羽側身避開,可到底點頭應了。

  謝玄和小小都不懂那兩個人的心里的彎繞,謝玄伸手點點小小的腦門:“我買了雄黃酒,明兒一早給你點額用。”

  小小嘴角一翹,也想起小時候兩人過端陽節的趣事來,歡然問道:“那你買了彩線沒有?”

  年年都要編三條彩絳,一條給自己一條給師兄,還有一條留著給師父,每歲端陽他們三人都會一起系上長命縷,等到六月初六,再用剪子剪去,拋到屋頂上,祈求一年平安順意。

  “買了,我買了粗些的,細的容易磨斷,還有兩只縐紗花兒,你正好一邊戴一個。”說著在小小頭上比劃起來。

  小小心里有些不樂,小姑娘家才戴兩朵呢,她都不梳麻花辮子了,師兄怎么就看不見。

  兩人欣然自喜,仿佛院中再沒有第三個人。

  明珠眨眼聽著,抿唇笑了,原來小小喜歡她師兄呀。

  聞人羽垂下目光,拱手告辭,明珠不知他怎么又不高興了,緊緊跟在他身后:“聞人羽,你還要不要吃小粽子?”

  謝玄將二人送出院門,回屋就見小小拎著豆豆的尾巴,豆豆嘴里叼著他給小小買的縐紗花兒。

  端陽節女兒家頭上都戴五毒,縐紗花扎得也是蜘蛛蝎子的模樣,豆豆睡醒一瞧,眼前一團花花綠綠的事務,一下叼在嘴里。

  它咬了便不會吐,牙勾在紗花上,大張著嘴,咽不下吐不出。

  還是小小發現了,趕緊把它拎起來,倒吊著讓它把東西吐出來。

  蛛蛛掉在地上,縐紗被豆豆的唾液融化大半,黏乎乎的一團,不能再戴了。

  豆豆也知道自己干了壞事,歪脖子把身體藏起來,小小輕輕彈它的腦門,它便扭著蛇身在床上滾了一圈兒,再用頭去蹭小小的手掌心。

  “端陽節百毒避走,怎么豆豆一點也不怕?”小小好奇問道。

  謝玄抱著胳膊,看著縐紗花兒爛糟糟的,磨牙嚇唬它道:“要不然把它扔進雄黃酒里,看它怕不怕。”

  豆豆蛇身直立,“嗖”一下鉆進被子里,怎么叫它,它都不肯出來了。

  “慫貨。”謝玄哪會真的用它泡酒,不過嚇嚇它,看它當真不出來,關上門窗,從懷中取出半張羊皮卷。

  半塊羊皮卷,就只有巴掌大小,當時為了讓呼延圖能交出解藥,謝玄一撕兩半,兩半都是一樣大的。

  到這會兒還沒能靜下心來仔細看一看。

  將羊皮卷攤在桌上,上面凹凹凸凸,寫的也根本不是字,倒像鬼畫符,一個都認不出,若非是從那玉軸里取出來的,謝玄還道這是張刮廢了的羊皮。

  兩人頭湊著頭,正過來倒過去,瞧了半天也沒看出個所以然來

  謝玄皺皺眉頭:“這個就是飛星術?”

  小小想了想:“要不要問問老前輩?”

  呼延圖恨不得天下無人知道飛星術,謝玄和小小卻揣著羊皮卷去找了老道士,可他喝得醉了,歪在涼亭里打呼,怎么拍也拍不醒。

  兩人只好又回到房中,對著燈火照,又拿水來泡,還對著星光月色去看,一點用也沒有,字還是那些字,曲曲折折,根本看不懂。

  羊皮卷經過這番折騰,被扔在桌上晾干。

  謝玄往燈中倒油,小小在燈火下編長命縷,玉指輕挑,將五色絲繩編在一起,編上一截看那羊皮卷一眼:“會不會是假的,根本沒用的。”

  謝玄卻有些氣悶:“早知道這樣,干脆給你換整顆解藥了。”

  就算當時換了,呼延圖也不一定給真的解藥,但這東西無用,還是讓謝玄有些泄氣,他說完不知想到什么,笑起來:“那惡人這會兒是不是已經想破了腦袋?”

  他笑這一聲,窗棱輕響一下,謝玄扭頭看去,半個人影也無。

  驛站之中處處都是兵丁,出去進來都得核實身份,除了郡主,澹王也在,閑雜人等想混進來并不容易。

  可謝玄還是放出紙鶴查探一回,這才放心。

  守著小小,看她練一遍玉虛真人教的穩魂之法,這才睡去。

  天色一點,就指沾雄黃,在小小的額頭上畫了個“王”字,小小又依樣在謝玄的額上畫一個。
今歲她編了四條長命縷,互相系在對方腕上,一條留給師父,另一條給豆豆。

  豆豆昨天還神氣活現,今天卻成了一條軟趴趴的蛇,有氣無力的靠著小小,因小小身上比別處都更陰涼。

  小小把長命縷繞在它脖子上,它有氣無力張張嘴,連“嘶嘶”聲都發不出來了。

  小小將它纏在腕間,就聽院門前一陣喧鬧,開門一看,明珠已經在院外等著,身邊還拉著聞人羽。

  她昨日一身紅衣,今日卻穿了青衣裙,通身無飾,素凈淡雅,與小小昨日穿的那件有些相像。

  她從未穿過這種衣裳,抻著袖子問聞人羽:“我穿這個好不好看?”

10241 3575839 MjAxOS8wNS8xNS8jIyMxMDI0MQ== http://m.clewx.com/book/201905/15/10241_3575839.html
新快3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