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開天眼

書名:驚蟄 上傳會員:絕密style 作者:懷愫 更新時間:2019-06-11 21:04:09

  驚蟄
懷愫/文

  明珠窩在破被中, 僵直了身子,想要開口呼救,可喉嚨里發不出一點聲音,除了瞪大雙眼示意,她沒有一點辦法。

  那些兵丁看著這么一個頭發花白的老婦瞪著他們, 還以為她是在害怕他們, 仔細掃過船艙,就又放下了簾子,走向后一條船去了。

  “老頭” 顫顫巍巍出去,同那些官兵打招呼:“軍爺,咱這就把船開走。”

  官兵揮一揮手, “老頭”劃動小船到港口關卡, 關卡的官兵也再看了一次, 沒瞧出什么異樣來。

  船只漸漸駛離港口,離人聲越遠,明珠就越是害怕, 要是這人將她殺了,再悄無人知的拋到水里, 誰也找不到她。

  船劃出去很遠, 駛進一片深塘,四周靜無人聲, “老頭”不再顫巍巍的走路, 他直起了腰板,看上去比剛才高大了一圈。

  正當明珠以為他要殺她的時候, 呼延圖揭開布簾出去了。

  艙中只余明珠一人,她四肢慢慢回復知覺,開始覺得酸麻,手腳并用的爬向布簾,掀開簾子一看,除了一片野塘水草外,就只有滿天的星斗。

  怪不得那人敢將她一個人丟在這里,四面都是水,沒有出去的路。

  明珠活動活動手腳,若是尋常女子當然出不去,可她會水。

  弓馬鳧水是哥哥手把手教她的,黑暗中的野塘雖沒游過,但總比困死在這里要強。

  明珠站起來,舉步想跳,腳下一軟,她穴道被封太久,氣血運轉不暢,麻勁還未過去,掙扎著想再站起,就聽見一聲輕笑。
那人不知何時站在了船艙頂上,抱著胳膊看著她,見她看過來,把條活魚往船板上一扔:“怎么不跳?”

  明珠立時假裝自己并不會水,把身子縮成一團,那人果然又笑了一聲。

  也不再封她的穴,當著她的面殺魚煮湯,小刀扎進魚背,輕刮一下,便把整條魚骨剔了出來,魚肉落在鍋中,倒上一碗面糊,做了一鍋魚面糊糊。

  他做這些事時,看也不看明珠一眼,明珠便抱著膝蓋縮在船頭。

  魚面糊煮好了,他盛出一碗來擱在鍋邊,又盛了一碗,拿在手里,示意明珠過來吃飯。
這片野塘寂無人聲,明珠咬緊牙關,他肯給她吃東西,就是暫時還不會殺她。

  她輕輕闔了闔眼,露出柔順的目光,伸手拿起碗,小口小口喝著魚湯。

  “能讓澹王派這么多官兵找你?你是他的姬妾?”呼延圖頂著老翁的臉,聲音卻很年輕,問完了又搖頭,“不對,你不是姬妾。”

  “你是澹王的女兒?”

  明珠的年紀確實能當澹王的女兒了。

  呼延圖勾起嘴角,見她一動都不敢動,還道自己猜對了,上京城都要帶著女兒,可見十分寵愛,狀似漫不經心的問,“那對師兄妹是不是投靠了澹王府?”

  大昭道術盛行,王府養的門客中也有各玄門道宗的道士,何況謝玄手里還有飛星術。

  商王曾憑一己之力打天下,飛星術既是道術,又是陣法,只要按陣列兵,進陣就無有生還者,是以攻城掠地,戰無不勝。

  明珠一下怔住,她哪里知道謝玄有沒有投靠王府,只知道府中確實是有許多術士方士,她搖搖頭:“他們是去京城看道門大比的。”

  “道門大比。”呼延圖一字一頓,說完冷哼一聲,“沽名釣譽。”

  明珠小心翼翼覷著他的臉色,他眼睛一瞇,臉色猛然一變,伸手打翻了她手里的湯碗,扼住她的喉嚨:“他們有沒有給澹王什么東西?”

  進獻飛星術,縱這二人破不了羊皮卷的秘密,也能就此飛黃騰達。
明珠被扼得喘不過氣來,可她當真不知,只覺出氣越多,進氣越少,胡亂點頭,從喉嚨里擠出聲來:“有。”

  一個“有”字,讓呼延圖放開了她,她伏在船板上猛烈咳嗽,拼命吸氣,把目中淚意忍住,越是這樣越不能哭!

  “你可知道是什么東西?”呼延圖又放緩了聲音,好似方才要扼死她的不是他一般,循循善誘,眼中還笑瞇瞇的。

  明珠這下知道,此人喜怒無常,得順著他的話說,才能活命。

  “我……我不知道是什么東西,我沒看過。”明珠情急之下編造謊言,絞盡腦汁,“是用布罩著的。”

  年年到王府來投靠的道士有許多,有的獻丹藥,有的獻經書,都是些能延年益壽的東西,她說完這些,又加了一句:“說是什么書,能……祛病延年。”

  呼延圖一把將她拎起來:“撒謊。”

  這一回比剛才還要用力,明珠眼中流出淚來,不斷掙扎:“確是這么說的。”

  呼延圖看她這樣,又松開手,縱這兩個小賊不知道飛星術的厲害,玉虛子那個老東西也該知道才是,他一向與紫微真人不對付,難道是想拱澹王上位?

  這兩下傷了明珠的喉嚨,她已經發不出聲音來了。

  呼延圖放開她,那對師兄妹一進驛站,他便料定了是要走投靠澹王這條路,澹王得封一個“澹”字,可若真是澹淡之人,又怎會在封地練兵養馬?

  他掃了這個小郡主一眼,她倒還有些用處,得留她一命。

  明珠蜷在艙中,本來還怕這人對她動手動腳,后來看他并不拿女色當回事,心中還松了口氣,只要摸準了他進出的規律,她就能逃出去。

  聞人羽設壇施法,都未能找到明珠的蹤跡,小小的搜魂術也不靈,三人找到老道,請他幫忙。

  老道士醉熏熏的,渾身一股雄黃味兒,他還抱著酒葫蘆,醉眼惺忪:“這怎么來找我?問問那女娃娃不就知道了。”

  謝玄和聞人羽都看向小小,小小老實說道:“我的搜魂術不靈了。”

  老道士哈哈一聲:“你這娃娃,有你這么一雙眼睛,還要什么搜魂術。”

  老道士翻坐起來,又飲一口酒,吧唧著嘴道:“你凝神打坐,點香祝禱,再想著郡主的模樣,差
不多就能看見她了。”

  “差不多……是什么意思?”謝玄問道。

  老道撓撓頭:“差不多就是差不多的意思,老子又沒開過眼。”這世上開眼的人只在記載中見過,怎么開的眼,又怎么靈活使用,無人知道。

  “那要是不成呢?”

  “那就把我說的法門再練些日子,精派袢元合一,總能成的。”

  只怕明珠等不到那個時候。

  三人面面相覷,再想問時,老道已經歪在床上,打起酒鼾來,一聲響過一聲,謝玄在他耳邊大喊呼延圖的名字,都沒能讓他坐起來。

  小小眉頭輕擰:“那我就試一試。”

  謝玄眉頭緊皺對小小道:“你忘記金道靈那一回,雖能離魂去找,但呼延圖比金道靈厲害百倍,金道靈都能扣住你的魂魄,呼延圖豈非易如反掌。”

  聞人羽這才知道,原來這師兄妹二人會跟金道靈在一起,是因為謝玄捉了金道靈。

  “桑姑娘,既然如此兇險,咱們再找辦法就是。”

  小小搖了搖頭,目光堅定:“那個惡人實在太壞,明珠說要拜我為師的,當師父的當然要救徒弟。”

  落在呼延圖的手里,若不快些找到,只怕……只怕找回來,也是一付人皮架子了。

  老道猛打一聲響鼾,咂吧咂吧嘴,翻了個身道:“給她護法便是。”

  小小執意要找人,回房準備,用紅繩結陣法。

  謝玄在外頭踱來踱去,對聞人羽道:“小小是離魂找人,損耗極大,還請聞人兄不要將此事宣揚出去。”

  聞人羽點頭道:“我知道厲害。”

  若找不到郡主,澹王之怒還不知如何平熄,他說完又道:“若是天明還沒有郡主的消息,那謝兄和桑姑娘還是……還是盡早離開此地。”

  他雖受罰,可到底有師父護著,謝玄與小小兇多吉少。

  謝玄挑挑眉頭,雖然知道,也還是承他的情:“我心中有數。”

  小小打開門:“陣結好了,咱們開始罷。”

  謝玄手中握把寶劍,小小盤腿坐在床上,他便坐在床邊,劍尖戳地,屏住呼吸。

  小小點起線香,也不知該念哪一段咒,請哪一位神,只好閉眼入定,心中反復想著明珠的模樣。

  先時還能聽見謝玄的呼吸聲,等念上兩遍清心咒,煩躁之意漸去,氣息和緩,心神貫一,只覺得身子陡然一輕,再睜開眼,眼前一片白霧迷茫。

  小小心中并不膽怯,也不迷惑,只要撥開霧氣,便能找到她想找的人。

  她舉步往前,這才發現自己站在水面之上,耳邊水鳥鳴叫,這淡白霧色便是從水中而起的薄霧。

  天邊淡月迷鰨照見水面之中一葉小舟,小小輕輕走過去,腳步碰處,水面一圈圈漣漪漾開。

  她走到舟邊,眼睛透過船篷,看見明珠縮在船中,船艙中還有一團黑色人影,正是呼延圖。

  謝玄漸漸聽不見小小的呼吸聲,回頭就見她雙目緊闔,好似睡著了一般。

  伸手摸她的腕間,氣停脈住,連心口都不跳了,知道她魂魄已遠,眼睛一瞬不瞬的看向線香,等線香燒到半截,便輕聲呼喚小小的姓名。

  呼延圖猛然驚醒,只覺被人窺探,可他下了咒術,無人能找到這小郡主的行蹤,看她累極而睡,推開艙門。

  靜湖暗月,水面一點淡淡漣漪,呼延圖拍出黃符,那黃符繞舟身一圈,什么也沒找到。

  小小睜開眼睛,離魂之后,她又變得虛弱,按老道說的,三元守一走上一個周天,這才緩過氣來:“郡主在城外野塘內的一只小舟中。”

  

10241 3576751 MjAxOS8wNS8xNS8jIyMxMDI0MQ== http://m.clewx.com/book/201905/15/10241_3576751.html
新快3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