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不周風

書名:驚蟄 上傳會員:絕密style 作者:懷愫 更新時間:2019-06-13 21:54:04

  驚蟄
懷愫/文

  老道抻抻腰伸伸腿, 在亂葬崗那棵歪脖子大槐樹前轉了一圈,從樹上折了一根樹枝下來。

  他在追呼延圖的時候,曾經露出過一手御風術,但因那林中鬼影密集,微風難透, 所以飛得極低, 只是掠枝而過。

  他有心想顯一顯本事,把那樹枝擺到地上,用細枝畫上陣法,請飛天將軍入陣,然后對謝玄和小小道:“這御風之術, 得三元抱一, 心神皆定, 與天之風、 水之風、松濤之風融為一體,方才御風而行。”

  說完又道:“這個法術,當年我師弟便學不會。”

  謝玄和小小不知他的師弟是誰, 聽他說得得意洋洋,又不好意思問, 怕擾了他的興頭, 老道等了半晌,自己說道:“你們怎么不問?”

  這是他生平得意事, 恨不得說出來顯擺顯擺, 結果兩個娃娃一句不問,倒讓他掃興。

  謝玄立即捧場, 墊話給老道:“老前輩這樣厲害,您的師弟必也是個厲害人物了,究竟是哪位,說出來也讓我們開開眼界。”

  老道士咂咂嘴:“紫微真人是我師弟,我師父當年有兩套道術,兩套法術的道法相悖,入門之后便問我們,想學哪一種。”

  老道士已然須發皆白,方才在謝玄和小小的面前,還擺出老前輩的模樣,此時回憶起舊事,眼中顯出一點懷念來。

  “我那會兒也就是你這個年紀,我師弟大概就是女娃娃的年紀,師父叫我們到山壁前,問‘兩卷道術,一道入世,一道出世,你選哪道’。”

  老道士說完,看向謝玄小小二人,似乎在等他倆的回答。

  小小自出村以來,便覺得外頭的世道險惡的很,等找到了師父,她便想回到山間去,他們還搭個竹屋,種幾畝地,過自在的日子。

  她想了想,覺得自己還是要選出世。

  謝玄并不說選什么,嘴角一挑:“老前輩挑了出世,紫微真人挑了入世?”

  老道士含笑點點頭:“不錯,師父說他名利之心太重,志不在山水間,是以學不會,也不必學。”

  可紫微真人不信天下還有他學不會的道術,央求師兄玉虛子教他御風術,但就像師父說的那樣,不論他陣法畫得再精再好,二兩風都托不起他來。

  謝玄撓撓了臉:“那,怎么連呼延圖也會這個。”

  言下之意,便是這御風術也沒那么了不起,老道說得這世間仿佛只有他會一般,可呼延圖明明也飛起來了。
老道方才還在懷想過往,聽見謝玄這話,氣得舉起枝條又打他腦袋三下:“他那是縛靈術,縛鬼靈馱肉身,那區區靈體豈可與八風相比!”

  南北方位,四時節氣的變幻,催動的風都不同。

  老道士瞪了謝玄一眼,將樹枝擺回陣中,兩腳踏在枝條上,拋了張黃符上天,劍指抵在眉心,口中念念有辭,說了起“起!”。

  腳底樹枝騰空而起。

  老道穩穩站在樹枝上,搖著酒葫蘆道:“若覺得樹枝太寒酸,尋用劍也可,不拘什么器物。”
他乘風而起,扶搖直上,一時倒轉一時后退,還在半空中翻了個筋斗。

  看得謝玄眼花繚亂,脖子越仰越后,看他控風,這才知道,他空手拿酒壇使的也是這個法術。

  老道在樹枝上還能伸腰動腿:“那林中沒什么像樣的鬼,呼延圖只能拘些靈體,若是像樣的鬼,他就更厲害了。”

  商王墳外那些個鬼影,早就沒了靈識,不能算是完整鬼的了。

  老道士咧著牙想了想:“就好比豆腐,有老豆腐有嫩豆腐,那些鬼影就只能算是些豆腐渣。”

  怪不得連豆豆都不吃它們,原來是已經沒了精華,小小剛要伸手到腕間摸摸豆豆的腦袋,就覺腕上一空,豆豆不見了。

  “豆豆!”她呼喚一聲,四處尋找。

  亂葬崗上那些鬼紛紛飄起來,瑟瑟發抖圍成一圈,一條指長小蛇就在圓圈的正中間,沖著這些鬼們咧開蛇牙。

  小小這才想到,豆豆進了亂葬崗,就像老鼠落進白米缸,它餓了多時,上一次吃的還是金道靈的兒子,看見這些鬼,怎么會不流口水。

  “豆豆過來。”

  豆豆聽見小小呼喚,扭頭看向她,猶猶豫豫擺擺尾巴尖,渴盼得看向小小,張張嘴巴吐出紅信,似乎在問“我能不能吃一個”。

  小小從口袋里拿出肉干,蹲下引它:“來,豆豆聽話,這里的鬼不能吃,等我們找到了人,再找只野鬼給你好不好?”

  豆豆不大愿意,頭微微一偏,慢慢騰騰游回去,一口吞了小小手上的肉干,尾巴尖一拍,輕輕打了打小小的手背。

  亂葬崗上這些鬼,聽了這話俱都一個接一個的躲了起來,剛剛還有百鬼在哭,片刻就少了大半,就只有孩兒鬼和他那些鬼兵還在。

  既然想求這些鬼幫忙,就不能讓豆豆把它們當干糧。

  小小對那孩兒鬼道:“等我們找到了人,就來給你做道場。”

  謝玄也撿一根樹枝,學著老道的樣子畫上符陣,抱著小小的腰站在樹枝上,將黃符一拋而起。

  玉虛子瞪大了眼睛看著,他原來也曾想過收徒弟,可他沒什么當師父的耐性,最好能說一知二懂三踐四,便有些聰明的,到他這兒也是蠢人,結果一個徒弟也沒教成。

  御風術的法門,他說的已經很明白了,就看這兩個小娃學不學得會。

  謝玄與小小卻很習慣這種授業方式,師父也是一樣,只教道藏經書,讓他們背下來,時不時便要抽上兩句,其中變化都要他們自己揣摩。

  兩人一站上樹枝,便雙雙閉眼,念起清心咒,待靈臺一片清明,神思無半點掛礙之時,樹枝便在謝玄腳下輕輕顫動起來。

  小小覺得腳下顫動,有些害怕,雙手結印在胸前,又念了一遍清心咒。

  她一動,謝玄便扶住她的腰,將她半抱在懷里:“不怕,這有什么學不會的。”話音剛落,腋下風來,風似兩只手掌,將二人輕輕托起。

  玉虛子掂著酒葫蘆,連酒都忘了喝,酒液順著下巴流進胡子里,就看兩人已經穩穩飛了起來,停在他面前。

  謝玄昂揚一笑:“走,咱們找呼延圖去!”

  他方才還被老道說是朽木,這會兒朽木就上了天,由那鬼兵領路,飛往前方。

  玉虛子嗆了一口酒,反而比謝玄要慢,他哈哈長笑兩聲,誰說他這輩子等不來一個聰明的徒弟!

  謝玄膽子極大,雖是頭回御風而飛,卻一點也不怕,睜大眼睛看身下的街市巷道,船只行人。

  小小閉著眼睛,靠在謝玄身上,覺得身子平穩,這才掀開一道縫。

  夜風拂面而過,地上燈火熒熒,原來只抬頭看過星星,這會兒低頭也看見星星了,小小嘴角一彎,握緊了謝玄的手。

  鬼兵飛得直快,將他們帶到一片野塘邊,謝玄放飛紙鶴,回驛站報信,讓澹王加派人手,呼延圖這害不除,他們夜不能安寐。

  謝玄剛要控風飛往湖面,被老道一攔:“不可打草驚蛇,呼延圖為人謹慎得很,必在湖邊下了禁制。”

  謝玄放下小小,對她道:“你藏在草間,離得遠些,他要是過來,你就放豆豆咬他!”

  豆豆剛剛在天上不敢鉆頭出來,這會落地了又神氣活現,它身子直立,張牙咧嘴,謝玄撓撓它的腦門:“帶你好好吃幾只鬼。”

  小小雖藏在草中,也想幫忙捉呼延圖,她看著湖中船只的方位,用紅繩結了幾個簡易陣法,從懷中掏出小紙人來。

  “東南西北四個方位,每個方位擺上一個。”

  這是她和謝玄用來捉野獸的,再小的陣,只要擺上就能管用,他們就靠這些毛皮換鹽米,既是捉呼延圖,就將陣法加固,連野鹿狍子都逃不脫,呼延圖只要踩進來,總能阻礙他片刻。

  老道士使了個眼色給謝玄,謝玄心領神會,伏到另一邊的長草中。

  老道士凌空而起,在半空叫陣:“呼延圖,你出來。”

  呼延圖翻身坐起,聽聲音就知道是老道士找來了,低罵一聲:“陰魂不散。”說著看一眼明珠,冷哼一聲,出了船艙。

  見老道在半空中,他也使出縛靈術,五方鬼將他馱起,小小打眼一看,趕緊將頭低下,使了個障眼法術,掩蓋自己的魂識,就怕被這五鬼說破藏身之處。
謝玄也是一樣,他雖看不見,但已經聽老道說過,符咒貼在腦門上,莫說是鬼,就連人也瞧不見他。
呼延圖被五鬼托在半空,對著老道輕笑一聲:“玉虛子,天師道已經被紫微宮奉天觀擠得沒有立足之地,我若是你,死后都沒有臉面去見道門先輩。”

  老道士充耳不聞,呼延圖又道:“你不愿意管事,便將玄門宗主之位讓給能者,我自會重振天師道。”

  老道士聽了,這才嘿嘿兩聲:“重振天師道?憑你?”

  話音未落,頸風拂動,推得小船往岸邊搖晃而去,萬瓣葉片如飛刀向呼延圖射去,呼延圖雙手畫圓,一鬼飛身而去,替他將葉瓣擋住。

  葉片飛刀,一半扎進水中,一半扎入船篷。

  老道一聲大喝,明珠便跟著醒來了,她一直都沒睡實過,熬到后半夜,實在撐不住,眼皮才剛闔上。

  聽見有人來找呼延圖,還當是哥哥派人來了,從船艙中望出去,黑夜之中看不見是誰來了,但她知道這是個機會。

  勁風將船吹得搖搖晃晃,明珠根本站立不穩,她手腳并用,剛爬到船外,一枚葉片擦著她的手釘在了船上。

  血珠立時涌出,明珠倒抽一口氣,隨即咬緊牙關,一聲不出,不能讓呼延圖知道她逃出來了。

  趁著二人打斗,她借黯淡月色,看見船只已經離岸邊很近了,翻身跳入水中。

  水面“咚”一聲響,呼延圖分神回望,就見明珠在湖中劃水,幾下就撲到了岸邊,原來她不會水是騙他的。

  老道趁他飛神,以風御劍,攻向面門,呼延圖打碎鋼劍,劍尖卻扎進胸口。

  謝玄按捺不住,趁機躍出,將紅繩索套套過呼延圖的頭頂,呼延圖不防謝玄竟也學了御風術,受傷大驚之下心神紊亂,被紅繩套個正著。

  老道立時拍出黃符,封了他的道術。

  明珠渾身濕透,扒在岸邊,勉力蹬腿想要爬上去,她又怕呼延圖贏了那人追上來,又被關了一天,神魂不屬,蹬了兩次,竟然沒爬上去。

  一只小手搭住她的手背,明珠抬頭一看,見是小小,目中熱淚涌出,也顧不得臉上手上受了傷,哭道:“聞人羽呢?他怎么不來?”

10241 3577573 MjAxOS8wNS8xNS8jIyMxMDI0MQ== http://m.clewx.com/book/201905/15/10241_3577573.html
新快3是什么意思